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悼亡(4)
    他们今天刚吃掉了一整头角鹿,在这个只有几十个兽人的小部落里,这样的行为堪称奢侈,但这只角鹿已经被一只孤单的地精挖出了肠子,没有存活的希望了,所以,它的肝脏与心归了祭司,最肥美的肉属于部落的领与他的子女,然后其余的部分才轮到部落中的其他兽人瓜分,因为兽人少年的家庭,有着一个强壮,仍然在繁殖期的雌性的关系,或许还要加上一个即将成年的雄性,他们分到了两只膝盖以下的鹿腿,比起那些只能拿到骨架和头的人,他们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幸运的了,但兽人少年并不为此感激决定如何分配的领——第一,这只角鹿本来就是他的,只是奴隶大意疏忽之下竟然让它从栅栏中跳了出来;第二,部落的领不允许部落里的雄性去寻找格什,因为他知道,如果格什现了他们,也许其他的兽人可以有幸成为格什的战士,得到比角鹿和盘羊更多更好的战利品,但他只能无奈地迎接死亡,每个部落都是这样的,格什不要第二个声音,不但是领,就连一些祭司都奇诡地生了各种意外——如果你一定要那是个意外的话。?

    但兽人少年想,他有个同伴曾经给他带来糖,知道糖是什么吗,比春天的草茎甜上一百倍的东西,他只得到了有拇指甲盖那么大小的一块,但那种能够让人梦牵魂萦的美妙滋味直到现在少年也没能忘记,而他听说,人类会将这些糖装在有着角鹿脑袋那么大的罐子里,想吃了随时都能拿出一块来吃,他们还将糖加在面包里,刷在烤肉上,或是掺入酒里,他简直无法想象那种生活会是个什么样子?就算是卡乌奢的神国也未必能够与之相比吧……而这些,只要他们攻占了人类的城市,就能随心所欲地劫掠所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兽人少年那张几乎将整个面孔划分成两半的宽嘴丑陋地咧了咧,他还是会走的,在某个黑到就连冬狼的眼睛也看不到一百尺之外的时候,不然就太迟了,他甚至感到了几分侥幸,因为这次的战役提前了不少时间,如果他的角鹿奔驰的够快,他还是能够找到格什的军队的。

    “唧!”

    在黑暗中,兽人少年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他的眼睛和许多夜行性的动物那样闪烁着不祥的绿光,而他的耳朵,已经分毫无差地捕捉到了声音的来处——他丢下骨头,飞快地朝蓬草密步的地方跑去,脚步如同大猫那样轻柔,没一会儿他就看见了出声音的动物,那是一只肥硕的地鼠,而它之所以会这样愚蠢地尖叫起来,是因为它正在被迫迎战一条尚未进入冬眠的蛇,就像是地鼠要在雪封大地之前用草籽填满自己的巢穴那样,蛇也要在冬眠之前储存足够的能量,虽然说,一般的蛇会在夏季完成这件紧要的事情,但如果美食从天而降,那么蛇也是不会拒绝的——那只地鼠尖叫就是因为蛇一口咬中了它的后腿,这种蛇的毒性不算非常大,地鼠还能歪歪斜斜地乱跑,蛇紧随其后。

    兽人少年也不会拒绝一份额外的夜宵,他一伸手,就抓住了蛇尾,用力在空中一甩,蛇的脊椎就被甩断了,它还活着,但已经不是威胁,然后兽人不是那么困难地找到了那只已经气息奄奄的地鼠,他不准备把它们带回帐篷,这样他的母亲会分走一半,他就地坐下,拧断蛇的脑袋,将蛇身塞到嘴巴里吮吸——与此同时,他听到了轻微的风声,呼啸平原上风声永不停息,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但这样的风声不是兽神卡乌奢的使者带来的,他从地面上跳起,这是一个人类根本无法做到的动作,但毫无用处,将一块轻柔但坚韧的鹿皮罩住了他的脑袋和肩膀的人类对兽人非常熟悉,他们默不作声地冲上来,一个高大的人类女性当其冲地跳到了少年的脊背上,她的手指上戴着兽人们的戒指,被揉捏过的纯金既能贴服她虽然粗大但还是无法与兽人相比的手指关节,又能凸出致命的锐角,她就这样捏起拳头,一下一下地打在兽人的脖子上——或许察觉到死亡的威胁,兽人少年的挣扎变得疯狂,三个成年男性,以及一具或许比男性更为沉重的身躯都几乎压制不住他的反抗,在兽人少年从鹿皮下抬起头要叫嚷出声的时候,一根粗壮的角鹿骨头猛地戳入了他的喉咙,锐利的断口割伤了他的口腔与食道。

    丑鸡不曾有着丝毫停顿,除了风声之外,人们只能听见她急促压抑的呼吸声,她的拳头夯进兽人少年的脖子里,透过纷乱的皮毛与粗厚的皮肤,兽人少年的唾液和血沿着角鹿骨头流下来,他的反抗变得微弱,但人类还是谨慎地抓着他,一直到那根角鹿骨头戳伤了丑鸡的手指皮肤。

    一个男人朝丑鸡做了个手势,丑鸡摇了摇头,指向那个帐篷,他们看到兽人少年时出来收拾角鹿骨头的,也知道兽人的母亲虽然不会像是人类的母亲那样一刻也不能看不到自己的幼崽,但她们会需要他们干活,所以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丑鸡站起来,看了看那个帐篷,又看了看兽人少年的尸体,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

    作为一个母亲的雌性兽人当然不会关心她的小崽子跑到哪儿去了,兽人的繁衍不是出自于爱,而是因为本能与贪婪,每个没能离开帐篷的小兽人都是奴隶,在他们没能击败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之前,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言权,就像是丑鸡和其他幸存的人类奴隶知道的,他们只比人类的地位略高一点,帐篷的主人,无论是雄性还是雌性,不会容许他们拥有自己的东西,从食物到自由,都是如此——在人类再次藏到茅草里之后只一会儿,他们就看到帐篷里钻出了一个比兽人少年高出了一半有余的雌性兽人。

    雌性兽人满脸疑惑地左右张望,挖掘一个沙洞可不需要那么久,她怀疑这小子是不是乘机跑远了以躲避将辉石敲成碎末的工作——辉石是呼啸平原的矿产,但像他们这样的,还没有资格无限制地使用辉石——敲成碎块之后,辉石就能多用一段时间。

    但让她变得愈愤怒的事情生了,她居然嗅到了新鲜的血的气味!角鹿的骨头上是不可能留着肉的,事实上,他们还将角鹿的骨头折断了,吮吸里面的骨髓来吃,那么她可以肯定,她的儿子一定抓住了别的猎物,然后为了独吞而决定在外面吃掉它们——她的面颊恐怖地颤抖着,口中出忽忽般的低吼声,她决定了,她要抓住那只可恶的“粪便”,夺走他的食物,然后剥掉他后脑上有手掌那么长宽的一条皮肤——这种惩罚又能疼痛到让兽人们的小崽子记住教训,又不会让他们有机会躲避劳作。

    人们或许很难想象,一个如此臃肿高大的生物,在奔跑起来的时候也能够如同一只初生的角鹿那样轻盈,她的脚步比她的儿子还要大,却更为隐蔽,而且她在半途中换成了四肢着地的奔跑方式,这让她消失在茂密的茅草中,如果不是人类一直没有转移开自己的视线,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她到了什么地方——母亲没能找到自己的儿子,只找到了一点被丢弃的食物,也许是因为逃跑的太过仓皇了,那竟然是一只还有着内脏的地鼠,雌性兽人拿起来闻了闻,地鼠的毛都被拔除了一部分,但它看上去确实非常地肥硕,迟疑了一会,这个比她的儿子吃下了更多角鹿肉的雌性兽人将地鼠放在了牙齿之间,她咀嚼的声音是那样的响亮,地鼠的血和内脏,粪便从她那张上翻的嘴里流出来。

    在丑鸡数了五十下之后,雌性兽人突然毫无预兆地猛地仰面倒下,厚实的茅草消弭了声音,丑鸡身边的男性看向其他的帐篷,消失的两个兽人没有引起更多的注意。

    “你应该感到荣幸,”丑鸡用轻的就连自己也未必能够听见的气音说:“这是精灵的药剂呢。”说着,她抓住了雌性兽人纷乱的头,用它们把她活活绞死。

    这些人类,兽人们的奴隶、工具和食物,在一夜之间,将这个小部落一点一点地吞吃殆尽,唯一的差错出在祭司身上,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们十次之中有九次都是如此,毕竟兽人卡乌奢的追随者即便不受宠爱,也仍然享有着一些特殊的权力与掌握着普通兽人无法掌握的力量,为了这个祭司,他们损失了两个人,还有几个人受了伤,可能他们最终也只得一死,毕竟兽人们的牙齿和利爪,还有祭司的诅咒都是有毒的,如果丑鸡还有雪蜜,他们或许还能获救,但那些珍贵的蜜糖都已经在之前的战役中消耗一空了。

    丑鸡也受了伤,但也许是因为她的复生是生命之神安格瑞斯的恩赐的关系,她的痊愈能力要比其他人都要来的强大,只是失去同伴的痛苦是她永远无法习惯的。

    她坐在倾倒的帐篷里,环顾四周,同伴们正在切割角鹿肉,在辉石板上简单地一灼就放进嘴里,他们也不敢升起篝火,免得引起兽人们的关注——不过他们的肠胃就连干草、粪便和骨头渣都能适应,消化这样柔嫩的肉当然不会是什么大问题。是的,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曾经是兽人的奴隶,他们曾以为自己卑微地活着,也终将卑微地死去,是丑鸡给了他们新的选择,只是最后他们都不得不承认丑鸡是个无畏到几乎有点匪夷所思的家伙——在她还孑然一身的时候,她就敢焚烧兽人的帐篷,惊扰他们的角鹿,刺杀他们的领,从他们的爪牙下抢夺自己的同族。

    起先只有一个,两个,然后是十个,几十个,最多的时候他们有上百人,当然,不是所有人敢于与兽人作战,即便他们只是一些衰弱的部落,祭司可能连续几代都没能听到过卡乌奢的声音,用来威胁敌人的也只有药剂和毒虫,但那也是兽人,一个可以对抗两个或三个全副武装的骑士的兽人。一些人离开了,他们要去雷霆堡,找寻机会回到诺曼,也许他们没有了亲人,没有了土地,没有了房屋,但还有什么地方能够比呼啸平原更可怕呢?也有些人留了下来,他们的愤怒与怨恨战胜了怯弱的内心,但即便如此,丑鸡也不会贸贸然留下所有愿意留下的恶人,她必须保证可能只是一时冲动的新人不会带来令得这股小小的力量彻底毁灭的祸端。留下的人,都曾经是士兵,猎人或是佣兵,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沦落到了这里,然后又聚拢到丑鸡身边,就像是兽人曾经带给他们的,他们也带给了兽人如同跗骨之蛆般的痛苦与死亡。

    丑鸡所得到的,来自于精灵们的馈赠逐渐消失在一场紧接着一场的战斗以及追逐和被追逐中,他们没有补给,也没有援军,他们的终场已经写在了死亡之神克蓝沃的书本上,而且他们自己也能看到,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反而能够平静地迎来人们最为恐惧的阴影。

    ——————————————————————————————————————————————————

    “我有一个紧急而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年轻的红龙对黑的龙裔说:“这是一个卷轴。”

    巫妖轻轻鞠了一躬,表示自己正在听。

    “把它带给高塔的主人,”红龙说:“这是我与他约定的酬劳和信物,我想他一定会为之喜悦的——他的态度将会直接关系到我们之后的战事。。”

    ——————————————————————————————————————————————————

    《神奇动物去哪里》同人(12)

    就在纽特因为这句话而情不自禁地毛骨悚然的时候,这位有着拗口名字的先生突然抬起头,“看来我们有了一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他无视迷茫的纽特和在慌乱中舔着嘴唇的麻吉雅各布,只轻微地晃动了一下身体,就消失了。

    “这……这是什么?”雅各布紧张地问。

    “幻影移形,”纽特不确定地说:“但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他知道有很多古老的家族有着自己的魔法,不为人所知更不会在学校里教授——鸟蛇们不满的唧唧声唤回了赫奇帕奇的注意力,这位先生也许十分危险,但纽特真的很难这么认为,看,他在匆忙离开的时候,还记得将鸟蛇们放回它们的巢穴,只是嗅嗅和月痴兽在原地傻乎乎地打着转。

    “我们现在怎么办?”雅各布问。

    纽特还记得他们算是从蒂娜家逃出来的,但他也不能就这么把雅各布一个人放在这里,这里是神奇动物的巢穴,其中有很多都是魔法部标注了5个x,也就是说,致命的,不可驯服的,对巫师尚且如此,更别说是一个手无寸铁的麻瓜/麻吉。

    “我们上去吧。”纽特说。

    但就在纽特想要掀起箱盖的时候,却现箱盖纹丝不动:“麻烦了。”他说。

    纽特打不开箱盖当然是巫妖玩弄的一个小把戏,他没有离开那个半位面之前就察觉到了巫师的魔法波动,而且正是那位蒂娜和奎妮两姐妹,还有一位显然是受了奎妮诱惑神思不属的可怜虫,他们可以说是违背巫师法律地对麻吉使用了隐匿与混淆的咒语,顺利地混入到酒店客人当中。

    “很抱歉,”顶层的年长侍者说:“客人们,但我记得这里的主人应该没有邀请你们,需要我叫一个侍者给你们带带路吗?”

    奎妮看了姐姐蒂娜一眼,显然这位容颜艳丽如同玫瑰的女孩还是第一次这样胡作非为,在那位男性巫师说些什么之前,蒂娜的魔杖猛地指向了侍者:“魂魄出窍!”

    “等等!”那个男性巫师大叫道:“那是违法的!”

    “这是不得已的情况下的……非常手段,是的,”奎妮接收到了蒂娜的讯号,连忙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只是……没关系,谁也不知道。”

    “这里就住着一个巫师呢!”男性巫师气恼地说:“还有蒂娜你已经不是一个奥罗了,你想让我也做不成奥罗吗?”

    “一个黑巫师,”蒂娜说:“强大的黑巫师,也许是一个圣徒,甚至就是格林德沃本人。而且施法人是我,如果有需要,就让他们来审讯我好了。”

    “如果事情真有这么简单……”

    “好了,我说,”奎妮说:“反正我们都到这儿了,”她看向那位麻吉侍者,习惯性地投去一个妩媚的笑容,虽然他看到了也无法理解:“带我们去顶层的那位黑先生那儿。”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麻吉侍者的怀表正在微微光,这是一只被施加了防护咒语与警告咒语的怀表,而就在下方第十三层的套间里,一个正沉迷在麻吉的冒险小说里的少年猛地跳了起来,冲到衣帽间里抓出最下面的皮箱,把里面翻得乱七八糟后抽出了一根魔杖。

    少年冲出房间的时候,皮箱盖碰地一声落下,上面有着一排纤细而鲜明的烫金文字——吉德罗?布尔斯特罗德,

    ——————————————————————————————————————————————————

    帕西瓦尔.格雷夫斯先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寻找过克雷登斯了,这个大男孩甚至没有勇气离开玛丽女士的视线,更别说是去寻找他,是他对自己失望了吗?还是他已经找到了那个默默然?所以不再需要自己了?

    悔恨与耻辱啮咬着克雷登斯的心,他抱着头,蜷缩在自己的“床铺”上,而在另一个地方,灰黑色的,狂乱暴躁的气团正在成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