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二章 枯叶
    人们都说,弄臣的舌头比猪油还要滑润,比鸟儿的羽毛还要绚丽,比蝮蛇滴下的唾液都要恶毒,但在格瑞纳达人的面前,弄臣的舌头就像是被冻结的猪油,被折断的羽毛和被投放在火焰中的毒液那样失去了所有的优势,但他的勇气并不是没有回报的,被他一阻,安静下来的鹰狮身兽终于不会对大公和臣子形成致命的威胁了。

    格瑞纳达人的领看了看弄臣,然后向他身后瞥了一眼:“谁是大公?”

    臣子们看向大公,这片领地的统治者在别人的帮助下站起来,一边抚摸了一下胸膛,一边借着臣子们的遮掩,向法师投去一个眼神,而法师微微地摇了摇头,他并没有告诉格瑞纳达人大公会来迎接他们,这没有必要,并且会让他觉得羞耻——格瑞纳达人可以找到他,他却无法找到格瑞纳达人,即便能,他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打搅一个龙脉术士,他们众所周知的暴躁易怒。

    大公走上前去,但没有一个骑士从他们的坐骑上下来,他们居高临下,俯瞰着大公,像是法庭上的审判者俯瞰着罪人,大公不以为忤地深深地鞠了一躬,他的兄弟就是死在这些人手中的,关于这个,他并不气恼,毕竟这个兄弟给他的羞辱多于利益,只是他绝对不想让这些人认为他心怀怨恨。

    ————————————————————————————————————————————

    “我们应该尽快地完成任务,然后回到我们该在的地方去。”在有着吟游诗人唱歌,弄臣说笑话,艺人耍把戏,热热闹闹的宴会上,一个龙牙骑士不高兴地低声说道。

    “我倒觉得我们先该做的就是保证我们还能到什么地方去,至于回到哪儿我不是很在乎。”他的同伴说。

    “你不会以为就因为那位殿下挑选了我们,我们就该对他忠诚不渝吧。”先前的龙牙骑士嗤笑着问。

    他的同伴看着他粲然一笑。

    在格瑞纳达,笑容往往不是笑容,它里面可以包括很多东西,骑士的同伴根本懒得和他解释的太多,譬如说,他们从被克瑞玛尔殿下挑选出来,就和他站在了同一个立场上——有谁会选择让一个敌人而非友人站在身边呢,尤其是明知道这个任务并不稳妥的情况下,但他知道,他们对于这位殿下的敬意多半来自于他的坐骑——鉴于术士们还是没能弄明白那种会让鹰狮身兽们癫狂欲死的药物究竟是什么,更别说是弄清楚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从什么人手中拿到的。不过这位殿下似乎也不是很关心的样子,他的随心所欲基于其强大的力量,他并不是如红龙所以为的那样挑选出了那些被他收服的人,只是像个天真的小孩子那样随手从名为军团的藤篮里抓出了几颗看上去不错的浆果。

    他们愿意为他效力,当然,这很好,但如果他们不,那么那位殿下也不会仁慈到让背叛者就这样完完整整地离开自己,或者说,就是因为克瑞玛尔殿下总是十分温和的样子,他才会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如果他只会像凯尔门或是凯尔丝那样大吵大闹,反而要好对付的多了。

    大公自然不会对克瑞玛尔的温和有所抱怨,他胸无大志,虽然也豢养着一个法师,但这个法师完全可以说是物似主人形,对于魔法、权势或是力量都不怎么热衷——在大公的兄弟还活着的时候,他的每一次拜访都会让这两位头痛。说实话,他们很担心格瑞纳达人会在王都里用人类的血肉碾压出一条可怕的道路来彰显他们的威势,幸好没有,就连那些据说以人类为食的鹰狮身兽,在膳食官的奴隶们战战兢兢献上了肥美的牛犊后,也露出了一副非常满意的样子。

    “那是因为人类骨头和肉的比例实在不太符合我们的审美,”人面狮身兽诚恳地说,“当然,如果像那种就颇为投合我们的脾胃。”

    他举起一只爪子,指向躲藏在墙角窥视他们的膳食官,无论在什么地方,厨师几乎就没有饿到皮包骨头的,管理着厨房的膳食官就更别说了,奴隶和狮身兽们听到了一声惨烈的喊叫,就看到膳食官连滚带爬地逃出了他们的视线范围,这下子,就连奴隶们也跟着露出了轻微的笑意。

    “他不是个坏人。”一个奴隶说。

    克欧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些奴隶若说有哪里与其他奴隶不同,那就是他们格外干净,很显然,他们也是提供给狮身兽的膳食之一,克欧无法理解怎么会有人对将他们送给野兽食用的人仍然不怀怨恨。

    “嗯,”一个比说话的奴隶更年长一些的男人说:“冬天我们被允许和牲畜,主要是猪住在一起,它们很暖和,而且我们还可以吃到剩余的泔水,如果生病,可以免除磨坊和驮货的活儿,死了,可以被埋葬。”

    “看来他确实干的不错。”克欧干巴巴地说,至少比格瑞纳达的奴隶好,格瑞纳达的奴隶死去之后灵魂和躯体也会被再利用的,还要被术士们抱怨成色不佳。

    ——————————————————————————————————————————————————

    巫妖当然知道他的队伍中可能连一个愿意忠诚于他的人也没有,但这着实不算什么,龙血中携带着的自私让十之**的格瑞纳达人都不懂得什么叫做付出,即便是格瑞第,他们的神祗与母亲,他们的奉献也是要索回报偿的,如果报偿不够令他们满意,或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让他们畏惧,那么就算是那只硕果仅存的古红龙也会沦落到最为悲惨的境地,毕竟她本身也是极其珍罕的。

    仍由自己沉浸在剖解红龙的美好想象里,或者说,巫妖从来不将其视作一个想象,而是将其当做筹备与计划,虽然他的道路产生了一些偏差,但他相信自己终有一日会将双手伸入到红龙滚热的鲜血里,捧起她结实强壮的心脏的——黑龙裔沿着平整的廊道往前走,大公明智地将他的整个宫邸让了出来,他的宫邸是个四方形的建筑群,中间是平整的广场与一个圆形的庭院,看上去还是挺可爱的,而且带着几分悠闲与精致,鹰狮身兽们就在庭院里选择地方休憩,而他们的主人分别居住在宫邸的两翼,大公和妻子的房间理所当然地属于了骑士们的领——这个房间十分宽阔,但不算奢侈,也可能是因为大公个人喜好的关系,着重点几乎都在舒适上,以至于一张用来阅读和写字的桌子也没有,急切中他们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了一抬沉重的就像是石头的长大书桌。

    异界的灵魂伸展着身体醒来,在识海中沉沉浮浮地睡觉总觉得有些不太安心,它“看到”巫妖伸出手,在那张桌子上随意地抚摸了几下,伴随着轻微的轧轧声,桌面就倾斜了一个角度,然后两处看似装饰的嵌金咯地一声跳了起来,巫妖信手一拨,它就顺滑地从这头滑到另一端,和自己的同伴紧靠在一起。

    ——一张施法者专用的抄写桌,巫妖说,他微微闭着眼睛,用指尖去触摸凸起的浮雕上的一个小点,它被雕琢成美杜莎的一颗眼珠,旋转七次,就有三个小抽屉从浮雕中跳了出来,抽屉的面板都是不规则的,分别是两条卷在一起的毒蛇与一只前伸的手掌,抽屉里居然还摆放着一些装在匣子和瓶子里东西,一些已经腐坏了,但宝石粉末还有一些可以保持很久的东西依然熠熠生辉。

    ——龙鳞碎片,巫妖渴望地说,这张桌子的存在比他以为的还要久,这是金龙的碎鳞,要知道,率先离开这个位面的就是金龙,而且就算是它们还在,金龙也是巨龙族群中最为难以对付的巨龙,即便是邪恶的红龙也无法抵御它们的魔法,他就像是被迷惑了一般地伸出手去,然后,在距离那只瓶子还有一根丝那么粗细的缝隙时停下了。

    如果这只匣子会咒骂的话,它一定老早粗口连天了吧。异界的灵魂想,它当然知道巫妖没有蠢到被一瓶龙鳞迷惑。

    停顿只有一瞬间,那只瓶子还是被提了起来,在那一瞬间,一团黑暗猛地跳了起来,“啊哈!”同样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中的小魔鬼喜悦地叫了一声,飞扑上去,从毛绒绒的仓鼠身体里突然弹出一张不但出了原先的身体,甚至可以将膨胀到能够湮没整个龙裔的黑暗完全吞没的赤红大口。

    ——我必须说这个情景不但不可怕,还有点好笑,异界的灵魂说,小魔鬼似乎没有办法立即消融掉这团“东西”,它仰面朝天地躺在地毯上,肚子圆涨,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毛球,需要用劲儿才能找到它的鼻子、爪子和尾巴。

    ——那是一只劣魔,巫妖说,在一百年内我们都可以不喂这家伙了。

    在小魔鬼呜唔的抗议声中,巫妖开始检查匣子里其他的东西,那瓶龙鳞显然就是一个诱饵,无论施法者还是非施法者都会第一眼看到那瓶闪烁着精光的菱形碎片,匣子里的其他东西才是一个施法者真正需要的,钻石尘、琥珀粉、水晶珠不算什么,只要施法者的财力可以支持,即便没有店铺,也会有商人给他们弄到,真正珍贵的是那些从生物的各个部分取下的施法材料——并不是只有死灵法术才会用到这些,一些经过修改与增强的法术中,如果用到了更为“适宜”的材料,它们所能呈现出的瑰丽将是人们无法想象的。

    ——一些材料非常古老,巫妖说,在一千多年前,它们还很常见,因为它们是依靠着巨龙而生的,就像是这种龙粪磷藓,把它涂抹在需要的物体上,不但能让它亮,还能驱逐地精或是大小相似的怪物。

    巫妖施放了一个预测法术,保证自己不会遗漏什么,果然,一块看上去与其他雕板并无区别的方块泛起了浅淡的光芒,他取了下来,那是块符文板,显然,是这张桌子的主人留给自己的退路或是杀手锏,但没关系,它们的新主人也能让它们物尽其用的。

    ——这是什么?

    ——是谱系图,巫妖漫不经心地说,每个有着悠长历史的家族和大公、国王都会有这么一张,每诞生一个孩子,就有女主人或是侍女在下方绣上孩子的名字,如果夭折了就在下方绣上一段断折的树枝,如果成年后死去,就在左侧绣上一枚枯叶,他们无师自通学会了用树状图来表示每个人之间的联系,只要瞥上一眼,就能知道他们高贵的血脉从何而来。

    异界的灵魂现巫妖突然站在那张挂毯前不动了。

    ——你觉得这是什么意思?

    异界的灵魂看过去,就在第三排,主根分裂成了四组,象征着三个儿子与一个女儿,惨烈的是,只有一根细小的根须延续了下去,其他三只看似粗壮的根系突然齐齐断裂,十七片代表着夭折与死亡的断枝与枯叶是那样的触目惊心——巫妖指出的是那根有幸延续下去的根须的先祖,他的左侧应该是一片枯叶,但那片叶子的颜色虽然在长久的岁月中变得黯淡灰沉,但还是看得出是一片碧叶。

    ——施法者,或是刺绣者的错误?异界的灵魂知道这样的织物因为要被保存数百年或是更久,都是施放过魔法,或是从纺线的时候就开始使用那些有着魔法力量的原材料,让它们既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变脆腐朽,也不会因为水、火焰、热汤等等各种意外而损毁。

    ——也许不是一个错误,巫妖说,将手指放在那个名字上,仔细地阅读了一次后才转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