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四十章 夫人
    “你不准备做些什么吗?达诺斯?”

    达诺斯抬起头来看着他们的殿下和领,然后他现他的同伴们的表情都有些微妙,术士将双手放进了长袍的袖子里,这个对于一个施法者来说往往预兆着极度危险——至于龙牙的骑士们,他们的位置已经说明了他们不会偏向于达诺斯。?

    “既然我们到了这里,”达诺斯说:“您就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并不是一个疯子,或是一个白痴。”

    “那么让我看看你真正的样子如何?”曾经的不死者漫不经心地说。

    达诺斯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您是想要夺走我所有的秘密吗?在这些人的面前。”

    “我相信这并不过分,”巫妖柔声道:“事实已经证明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而且你应该对你的隐瞒有所偿还。”

    如果说,在与一个眷侣巫妖以及她衰弱但因此变得更为疯狂不羁的主人一战之前,这支队伍的领这样说的话,虽然骑士与术士们会乐见其成(毕竟在格瑞纳达多知道一个秘密就如同得到了一次机会甚至生命),但他们还是会对克瑞玛尔有所忌惮的,毕竟在格瑞纳达的三军团中,谁能没有一两个小秘密呢,过于咄咄逼人会令人陷入到一种兔死狐悲的情绪之中,甚至引起不小的反感——但在这场战役中,就个人的力量,黑的龙裔得到了每个幸存者的敬服,无论怎样,就在他们追逐那个成功地欺瞒了所有人(包括自己的眷侣)上百年之久的不死者时,是殿下给予他们庇护与指导——他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就算是那位年轻的红龙女士降临到这里,或许也不能做的更好了。

    达诺斯感到一阵疲倦,他们可以说是用一种冗长而迟钝的方式,如同巨大的石磨碾磨最坚硬的豆子那样,缓慢地,细微地,一丁点儿一丁点儿地毁掉了那个可怕的不死者——他在自己逐渐变得虚弱的时候开始失去了爱与信任的能力,他欺骗了他的妻子,让他的眷侣巫妖以为他已消亡,他很明白,几乎是以他的力量与爱而坚持到现在的眷侣巫妖一定会不顾一切地保护他的堡垒与他的骸骨——她将自己的命匣放在了以为的爱人骸骨之中,也是一种另类的宣誓——一旦她再也无法保证他最后的安眠不受侵扰,那么她也会随之而去。

    可怜的女人,她并不知道,眷侣巫妖原本就不可能脱离创造了她的巫妖而继续存在下去,若是她的丈夫真的消亡了,她在之后的几天就会化作飞灰。

    她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眷侣巫妖并不是那么常见,但曾经的不死者曾经在巫妖与不死生物扎堆儿的七十七群岛居留过一百多年,若是这里是一条巨龙,又或是一只恶魔,魔鬼,天界生物,他或许还会有无法掌握的些许细节,但抱歉,有什么有关于骨头架子的秘密能够不被他揭穿的呢?不能,就像是龙牙的骑士与术士惊讶于他们的领简直就像是可以读出那个失败者的内心那样了解他。毕竟很多时候,不死者们的行事方式几乎都是一致的。

    他们击碎了巫妖的命匣,得到了巫妖的遗骸,比伪装用的骸骨还要多一些,膝盖以上的骨骼几乎都被保留了下来,干瘪的眼珠飞了出去,然后被克瑞玛尔殿下粗暴地从小魔鬼阿斯摩代欧斯的嘴里挖了出来,小魔鬼凄惨的喊叫声让格瑞纳达人都不由自主地产生了一丝怜悯,尤其是他们看见小魔鬼之所以没能第一时间吞下眼珠,是因为他脖子上的细绳骤然收紧,紧得就像是它有了一根细若草茎的新脖子,术士甚至不那么适宜地想起了他在术士塔看到的一本书——瑟里斯人会豢养一种叫做鱼鹰的水鸟,它们的脖子上也系着绳子,这样它们在捕捉到大鱼的时候就没办法吞咽下去来填充自己的肚皮了。

    当然,这不是说他们会因为同情而任由小魔鬼吞掉这样珍贵的宝物,如果克瑞玛尔继续如此放纵,他们或许还会嫉妒与憎恨,比起一个眷侣巫妖的命匣,很显然,能够让一个生者拥有一个巫妖才能有的力量的巫妖骸骨可要重要得多了,而且黑的龙裔已经清楚地说过了,因为眷侣巫妖的命匣已经被他用来喂了小魔鬼,所以巫妖的骸骨就属于术士与骑士们,他们可以整个儿交给神殿,等待格瑞第的奖赏,或是自行分配——至于如何分配,他们的领不介入也不关心。

    那双干瘪的眼珠与脊椎被术士拿走了,鉴于他是这支队伍中仅剩的一个施法者(除了克瑞玛尔之外),没人对此提出异议,达诺斯取走了头骨和胸骨,骑士们均分了臂骨、指骨等等,他们最有可能的做法是取出一部分交给神殿,敬献给格瑞第,一部分留给自己,或是做交易,在格瑞纳达,这样的骸骨几乎可以与龙骨相媲美了。

    达诺斯如果拒绝克瑞玛尔的要求,违背领的意旨,那么,其他的骑士与术士是可以在克瑞玛尔的命令下杀死达诺斯的,达诺斯看到他们的眼睛在篝火下闪闪亮,显然每个人都在跃跃欲试,如果他死了,他身上的武器,甲胄,魔法用具和次元袋里的东西都会被立即瓜分,就他们宽容的主人一贯的做法来看,他或许不会在里面分一杯羹。

    希望你们在得知这个秘密之后,达诺斯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同时在心里说道,也能继续保有现在的勃勃野心。

    他向后退了两步,他身边的人如今只有克瑞玛尔殿下仍然平静地坐在一颗倾倒的枯萎树干上,但达诺斯根本不去看他们,他只盯着黑的龙裔,那双黑色的眼睛映照着篝火,就像是金色的眼睛,长也被火光渲染上一层浓郁的血色,在这个时候,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纯正的龙裔,而不是有着一半该被憎恶与厌弃的血脉。

    达诺斯先是脱下了皮甲,然后是腰带与腰带上的武器与次元袋,紧身衣,靴子和长裤。他站立在火光里,周身没有一丝遮掩与束缚,术士微微露出了吃惊的神色,他不认为龙刺的代统领会因为小小的压力而疯癫,那么他这是要做什么呢?他瞥了一眼克瑞玛尔,然后突然了悟到他们接下来会看到什么——赤红色的,犹如即将熄灭的炭火般的鳞片从达诺斯的皮肤下犹如涟漪般地翻卷出来,他微微向前倾身,脊背拱起,围观的人们听到了皮肉撕裂的声音,从他的肩胛骨位置,伸出了一对小尖,鲜血从小尖的根部留下,小尖飞地变大,紧束在一起的时候它就像是一柄伞,而在它终于打开之后,术士深深地吸了口气——那是一双膜翼,然后,毫不意外地,他看到了一根满是棘刺的尾巴从达诺斯的脊椎末端伸出,它在空中灵巧地转动着,就像是要为自己的主人寻找泄怒的目标。

    “看来,”巫妖温和地说:“你的血脉要比你表现出来的要纯净得多。”

    当一个人认为达诺斯只是有着微薄的红龙血脉的盗贼时,他不会像是警惕一个强大的敌人那样警惕他,但等到达诺斯愿意显露出他的特殊之处的时候,相信会有很多人感到懊悔与骇异,只不过那个时候无论要做什么都已经太晚了——达诺斯如此谨慎地保存着这个秘密当然不是为了给人一个惊喜的,也许,他一直就在守候着,满怀期待,搜索着任何一个因为最轻微的懈怠而产生的弱点或是缝隙。可惜的是,他等到的是黑龙裔的致命一击,龙刺的代统领如今根本不可能杀死克瑞玛尔,不,别说是克瑞玛尔,他未必能够让那些龙牙骑士与仅存的一个术士彻底沉默。他们不会不清楚自己得到了怎样的一个秘密,以及为了让这个秘密得以继续成为秘密会,达诺斯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看来除了向这位殿下献上忠诚之外别无他法了呢,达诺斯想道,同时现自己的心绪没那么糟糕,这位主人或许正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并且抱有着许多天真的期许,但他确实有凯尔门凯尔丝爬回到龙蛋里,再长上几百年也未必能够拥有的智慧和力量,而且极其宽容与慷慨,至少之前达诺斯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从这个贫瘠单调的任务中获得如此之大的收益。

    “我可以知道一下吗?”达诺斯忍不住问道:“殿下,您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觉察出我的意图的呢?”要知道,为了出其不意的那一击,他即便数次濒临重伤或是受到死亡的威胁,也没有显示出自己有着越人们认知的实力。

    从一开始,巫妖在心里说,他也许并不熟悉达诺斯,但他对奥斯塔尔还是有些了解的,那个龙裔最喜欢的就是玩弄各种阴谋诡计,即便他只是为了人们所不知道的原因留在了格瑞纳达,抑是到了别的地方,他也不可能将一个笨拙的家伙放在代统领的位置上——年轻的红龙女士,也许还有达诺斯,想到了他或许不会接受一个红龙派遣而来的人随侍左右,也有可能一离开军团就设法先将这个隐患除去,所以达诺斯就来扮演了一个想要拒绝与克瑞玛尔一同陷入到绝望的泥沼之中并且蠢到暴露出了自己“真实”想法的傻瓜。格瑞纳达人,以及一些心胸不够宽阔的人,都会因此而感到愤怒,当然——因为不想让达诺斯遂意而坚持让这位可恶的盗贼被迫履行他并不想要履行的职责,这种恶意完全在他们的预计之中。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巫妖的同居者来自于另一个位面,而在那个位面里,像是“激怒某人”令得他“反其道而行之”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早已成为了各种小说、戏剧以及现实中的套路。

    不过就算是三百年前的巫妖,也未必会如他们所愿地那样踏入陷阱,而且他未必会留下达诺斯,就像是他处理同僚和格瑞纳达术士塔的导师那样,他只会用最直接和干脆的手段让对他心怀叵测的人去死。

    就连灵魂也未必能够保留下来的那种。

    ——————————————————————————————————————————————————

    克瑞玛尔一行人回到了大公的都城,又一次得到了隆重的款待,以及见到了他们在寥寥几天里就重了几十磅的坐骑,大公现这些坐骑不以人类为主食后简直就是喜出望外,就连平民们也愿意拿出小心储藏着的奶酪和干肉,无法满足口腹之欲,或是遭受了一些损失,有什么关系,不把自己放到食盘里就足够让人满足的了,而且这些长毛怪物们也不吃燕麦或是其他植物,他们还是能够吃饱的。

    “生了什么事情吗?”巫妖敏锐地觉察到了一丝不安的波动。

    “是这样的,”大公有些伤感地说道:“我们刚刚得到消息,殿下,高地诺曼的王都已经沦陷了。”

    ——————————————————————————————————————————————————

    “我不相信!”伯德温喊道,他高大的身躯甚至颤抖了起来,他紧握住来人的肩膀,他不相信,不相信雷霆堡,不,还有高地诺曼的王都就如此轻易地沦陷了。

    “这不是您不愿意……相信,就能够不相信的…大人。”男爵夫人很好地掩饰住了眼底的一丝不耐烦,诺曼王都的沦陷根本就是一个噩梦,毫无预警,猝不及防,她就连召唤下属的机会都没有就匆匆逃出了那里,后面跟着成群饥饿和贪婪的怪物以及兽人。她能够逃到这里,出警告还要感谢命运之神的眷顾。她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愚蠢的猎人居然会无法相信这是一个事实,她承认这确实有点残酷,但这难道不早有预兆吗,如果不是她畏惧着富凯,她或许早就设法远离高地诺曼了——而且她说出这种谎言还能给自己博得什么好处吗?

    “她没有说谎。”李奥娜说:“就像是我们之前得到的情报——并不是恐慌下产生的谣言与臆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