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万维
    格瑞第有七个孩子。???

    一个被沼泽溺死。

    一个被巨弩射落。

    一个被冰雪冻结。

    一个儿子奄奄一息。

    一个女儿为她征伐四方……

    还有两个呢,还有两个呢,亲爱的朋友,还有两个呢。

    千万不要忘记。

    不能忘记。

    格瑞第还有两个孩子呢。

    ————————————————————————————————————————————

    凯瑞本听到了他的父亲,密林之王英格威醒来的那一刻,就毫不犹豫地跳下银冠木跑进了精灵们的王庭,当然,在这之前,他没忘记把怀里的水獭白脸儿交给伯林。

    “你还真是奇怪啊,”伯林低下头说,“水獭难道不会畏惧高处吗?”

    白脸儿唧唧地叫了两声,水獭确实不怎么习惯像个鸟儿一般地栖息在树尖上,但从那里,可以看到星光河,还有飞翼船,他们总是一起望着,就像是可以看到有个人影出现在他们熟悉的地方。

    凯瑞本在银冠木间飞跃,轻如微风,迅如闪电,他几乎忘记了一切——密林之王在所有的精灵都归巢后就进入了沉睡,间隔几天或是十几天,他偶尔会醒来,但时间极其短暂,短暂到即便凯瑞本就在隔壁的房间也来不及看到那双如同星辰般璀璨的双眼。

    即使如此急切,年轻的精灵游侠从高大的银冠木上落入露台的时候,他的动作仍然就像是花瓣坠落水面那样轻柔,然后他就看到落地的长窗已经被打开,帷幔被挑起,他的父亲穿着一件轻便的银色暗纹长袍坐在圆桌边,身边是佩兰特,看到呼吸都有些紊乱,头上还插着一根断裂的细枝的凯瑞本,他们笑了起来,佩兰特还摇着头。

    “您……怎么样了?”凯瑞本问,带着隐约的恐惧。

    “我沉睡并不是因为疾病或是诅咒,”英格威有些无可奈何地说,“而是因为我的力量已经庞大到这个身体无法承荷,我想你应该知道的,我的孩子。”

    但结果是一样的,年轻的精灵在心里说。虽然凯瑞本知道他的父亲如果最终还是会被这个位面驱逐的话,那么他并不会进入到哀悼荒原,生命之神安格瑞斯会亲自来迎接他,密林之王将会进入到神国,成为一个神祗,享有永恒的荣光与生命。但凯瑞本,或许还有密林大部分的精灵们,还无法接受他们的王就这么离开他们,至少不要那么快。

    “好吧,让我们收紧时间之线,”英格威说,他站起来,佩兰特提起放在一旁的斗篷,这件斗篷与密林之王惯常穿着的,可以替代甲胄的,夹杂着秘银与蛛丝的厚重斗篷不同,它就像是云朵那样洁白、厚软和蓬松,就算不是一个婴儿,而是被无数邪恶之徒忌惮与畏惧的密林之王被它裹着的时候也显得有几分可爱。

    “这是你从你的女儿凯莱布丽尔哪儿偷来的吗?”密林之王显然也注意到了。

    “不,”说到女儿,佩兰特隐含着忧郁的眼睛中有不禁露出了些许真实的笑意:“她很愿意与密林之王分享她的毯子。”

    那么说这张斗篷确实是属于一个婴儿的喽……凯瑞本在心里说,一边紧随着他的父亲,密林之王在走动的时候,会有微弱的光点从身上飞落,则是力量的固化,是满溢后无法承载的象征,这点光点一落到地上,就会有细嫩的幼芽从地下升起——这样的痕迹一路蜿蜒,直到他们来到了那面就像是贯穿了整个银冠密林的水流前,浓郁的雾气扑打着精灵们的斗篷与面孔,湿润他们的头,密林之王举起一只手,水幕向两周徐徐打开,克瑞玛尔来到时看见和经过的那座细窄的吊桥再次出现,吊桥上干燥而洁净,而在吊桥的彼端,是一座不停地变换着形状的银色门扉,看不见尽头,也看不见底部,精灵之王带着凯瑞本与佩兰特走了进去。

    克瑞玛尔进入万维林的时候,看见的是薄雾笼罩的湖泊,密林之王进入到这里的时候,万维林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浩瀚无垠的大海,小舟也成为了巨大的航船,在航船行驶到大海深处时,原先平静无波的海面突然暴怒起来,海水沸腾着,每一扑击到船身的潮水都足以将他们吞没,但这艘奇异的三桅船只是平静地向前,继续向前……等到天穹被铅灰色的厚重云层遮蔽,雷霆伴随着闪电在船只的周围构架起一座亮光的城市后,密林之王终于停了下来,佩兰特解开身上的斗篷,他一离开英格威的身边,暴雨就立即把他笼罩在了里面,急骤的水流甚至让他无法说话,狂风将他高高卷起,丢向黑色的海水,德鲁伊一个翻身,变成了一只海鸟,雷霆当即劈下,灼眼的白光亮起,但鸟儿只留下了黑色的影子,但即便是凯瑞本,也只看到了独角鲸的尾巴在峰谷浪尖中倏地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你在为佩兰特担心吗?”

    “这并不是真正的大海。”凯瑞本说。

    “但只有佩兰特可以拿到那样东西,”密林之王说:“因为那时候就是他把它放下去的,除了他,谁也无法再找到它,即便是我。”他略微沉吟了一下:“不,大概我是可以的,但整个万维林都会因此颠覆。”

    “那是什么?”

    “一样对某些存在来说,异常重要的东西。”密林之王说:“这样东西,我会把它交给你,然后,在你知道的那个时刻里,把它交给你认为应该拿到它的人。”

    凯瑞本无语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密林之王英格威是个威严甚至有些残酷的王,但他有时候会相当的……对,恶趣味,“为什么您就不能干干脆脆地告诉我应该在什么时候把它交给谁呢?”

    “因为这样一来,”密林之王从凯莱布丽尔的毯子里伸出手来:“事情就失去它本应该有的不可测性了。”

    “但我或许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那也是一种……嗯嘞,命运之轮前行的方向,”密林之王不负责任地说,将手放在凯瑞本的肩膀上,现束起的小辫都因为先前的疾行而乱了:“听从你的心,凯瑞本,你所做出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不会是错误的,相信这一点。”

    等到佩兰特**,又疲惫地从船舷翻上来的时候,就看到密林之王正在为他的儿子梳小辫子——不过一看到他,英格威就立刻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几个呼吸后,佩兰特立刻反握住英格威的手:“别过多的使用力量,”他说:“若是陷入沉睡,你可能要到冰雪消融那天才能醒来。”

    “等到那时候一切事情大概就都已经结束了。”英格威说,伸手随意一点,残余的一些力量随即在佩兰特的长上开出一连串小花:“把这个带给凯莱布丽尔。”这是他的力量结晶,对于一个精灵幼儿来说如同有阳光雨露对于一株幼芽。

    “谢谢,吾友,你的祝福将会如同星辰一般照亮她的夜晚。”佩兰特说,没有拒绝,也没有太过惶恐,他和英格威不但是臣子与王,也是多年的好友。

    英格威微微一笑,接过佩兰特拿上来的东西,那是一个普通的骨头匣子,粗陋的简直就像是没有经过任何雕琢,也没有魔法的保护,或是陷阱,又或是机关,凯瑞本轻轻一抬手就把它打开了,然后,他看到了一片色泽暗沉的东西,看上去就像是被折叠起来的布匹,他伸手把它拿起来,现它异乎寻常的轻盈,“打开它,”英格威说:“我的孩子”。

    在凯瑞本的想象中,不过他掌心那么大的东西,即便再轻薄,打开后也不过从手上垂到脚面,瑟里斯人纺织的,一种可以叠上七次仍然可以透过它们看到虫子般大小文字的纱也只能做到这点而已,但他错了,这样东西完全展开后竟然覆盖了整个前甲板,而且它不是规则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椭圆形,又像是贝壳的形状,就连表面也和贝壳一样有着一道道象征着岁月的凹凸纹理,只是那些纹理就如同蛛丝那样纤细。

    “您也不会告诉我这是什么的是吗?”

    “猜的很对。”英格威说,在数百年之后又一次看到孩子苦恼的神情,他差点就心软了,但佩兰特非常适时地咳嗽了一声,密林之王向曾经的侍卫投去一个“干得好!”的眼神,将骨头匣子交给了凯瑞本:“把它放起来,”他说:“只有这个才能让别人不会在你做出决定之前现它。”

    “还有这个。”英格威说,他给出的第二样东西凯瑞本认识,正确来说,这本来就是凯瑞本给他的——他从极北之地带回来的符文盘碎片。

    “我想你会需要它的。”密林之王说。

    凯瑞本确实需要它,但他总觉得他的父亲所说的并不仅仅是这件事情。

    瑞卡懒洋洋地叹了口气。

    但让他有点失望的是,格什虽然有点恼怒,但还没有失去控制,兽人之王只是重重地喷了一下鼻子,就看向了那个幸灾乐祸的红袍:“是的,”他说,语调很快就褪去了不满的痕迹:“我们必须遵从伟大的卡乌奢的旨意,好吧,你想要怎么做?我们是无法跨越雪盖沼泽的,我们太重了,只会溺死在里面,这样的死亡不会得到卡乌奢的欢心的。”

    “你们不必担心这个问题,”瑞卡说,今天得到的情报让他知道自己无需继续隐瞒:“将会有一条宽大的坦途让你们和我们行走。”

    “最好能够如此,”格什说:“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没有时间了。”瑞卡从黑铁王座上跳下来:“立刻。”他想了一想后补充道:“或许还要跑两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