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 反击(5)
    艾恩石是数千年前,奥法时代的**师所创造出来的一种魔法宝物,它看上去就像是各色的宝石,大小不等,不过鉴于施法者们的审美,一般不会过掌心大小,施放法术后,它们会围绕着主人的头顶旋转,就像是行星围绕着恒星,每颗都有着不同的作用,譬如说:增强力量、灵敏、体质、智力、感知、魅力,或是加强防护,又或是持续恢复他流失的生机,也有可能可以吸收敌人投掷而来的法术,以及储藏法术,并在紧急时刻使用——与普通的符文宝石不同,它虽然也可以被所有人使用,但它里面可以储存数个或更多法术,具体数量要看制作者的力量。???

    只不过能够制造艾恩石就代表着这个施法者不可能只是个庸碌之人。

    施法者对它们趋之若鹜,但这些小东西比符文盘更难获得,毕竟古早的符文盘虽然罕见,但现在的人们仍然可以仿造它们,但艾恩石的制作方法只被掌握在几个人(有或者不是人)的手中,他们几乎不需要外来的钱财供给,也很少会缺失紧要的材料或是仆从,艾恩石在很多施法者的眼里口中更像是传说,虽然它被每一年都会被誊写在那些有幸为施法者效力的商人所撰的名单位。

    他们看到的还是一颗深紫色的艾恩石,或是你们也可以称它为鲜紫色,这表明它的等级可能仅次于那些特殊艾恩石——珍珠白色的艾恩石可以治疗和回复,淡紫色,绿色艾恩石可以吸收魔法的力量,而鲜紫色的艾恩石意味着它可以被用来储存法术——佩戴着这颗艾恩石,几乎就是多了一个自己——对于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红龙们都是如此。

    奥斯塔尔根本不能拒绝,如果他没有成为红龙的情人,那么他可能还有退让的余地——就让克瑞玛尔与他的血亲纠缠厮斗去吧,但现在他根本就没了搪塞的机会,他可以说不吗?毕竟达诺斯只是一个有着浅薄龙血的盗贼而已,他只能将得力助手转给一个在今后很有可能成为敌人的人,而且无法从中获得一丝利益。

    年轻的雌性红龙在弟弟们嫉妒的眼神中快地从奥斯塔尔的手中取过那颗艾恩石,“我需要术士们,或许还有法师们,”她吩咐侍女道,几乎亟不可待,相信自己将会得到一个惊喜。

    ——————————————————————————————————————————

    巨型鳗鲡在数百尺的泥浆下沉睡,冬季总是静寂而沉闷的,就像是时间在内的一切都停滞了,雪绒花停止了生长,取而代之的是从空中坠落的雪,但巨型鳗鲡一次也没有亲眼看见过,在雪降下之前,她就潜入到黑色的水中,和青蛙,蛇,或是其他怪物一起陷入每年一次的冬眠之中。它们几乎不受打搅,除了偶尔会滑过一两只泥状怪物,它们不会去试着吞噬巨型鳗鲡,它太大了,一甩尾巴就很有可能让它们变成真正的泥沼,除了伏在沼泽最深处的“那个”之外,大概没有哪个怪物可以一口吞下鳗鲡,只是后者已经有一千多年没有再出现过了,沼泽深处又温暖,又安全,食物会从上面不断地坠落下来。

    但今天似乎要成为一个例外了,先是一些讨人厌的小虫子不停地滋扰着鳗鲡,然后更多的蛇和怪物也在到处乱窜,而沼泽上方持续不断地传来有规律的簌簌声,如果鳗鲡还在沉睡,这种低沉繁杂的声音也许只会成为它的催眠曲,让它沉入到更深的梦境中去,但它醒了,醒来之后,除了声音,让它变得愤怒的还有从沼泽的表面侵入的寒意,即便鳗鲡的血是冷的,但它仍然偏好于一个温暖的巢穴,它烦躁地舒展了几次身躯,让它变得灵活起来,然后曲张肌肉,安静地游向高处。

    而在沼泽之上,一个术士猛地站了起来:“敌袭!”他的声音在魔法的帮助下变得很大,然后他就感觉到身下的地面,或者说冰面就猛地跳跃了一下。

    冰面当然不可能自己跳跃,它只会在怪物的撞击下凸起,这样的撞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么大的还是让术士不由自主地蹙眉。

    格瑞纳达的军团在黑夜中行进,就像是要让他们的旅程变得更有趣一点,伴随着寒流,暴雪也接踵而至,鹰狮身兽们飞了一圈,现即便脊背上的乘客能够保持周围的光亮,它们仍然会无法控制地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旋转着打圈,据这些鸟头们说,它们一飞到空中,就感觉有一股嗡嗡叫的声音钻到自己的脑袋里,让它们的脑子疼——格瑞纳达的附庸军团,还有兽人们拆除了所有的皮毛帐篷,把它们浸在水里,然后放在一个碎石砌筑的平台上,用力拉拽让它垂下,在魔法与寒流的双重作用下,帐篷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平底橇车,兽人们用他们的绳索将这些橇车连起来,格瑞纳达人的恐爪龙负责拖拽他们,幸好这些怪物们没有如同鹰狮身兽一般的智慧,但它们还是大声咆哮抗议了一会,但很快地,术士的鞭子和佣兵提来的肉还是让它们再一次地俯听命了。

    橇车在冻结了的沼泽上飞快地行进,术士们可以减轻橇车以及其负荷的重量,恐爪龙尖锐的爪子可以刺入冰面不至于打滑,除了有点冷外,几乎没有什么令人不满的地方——但这不是说雪盖沼泽就变得无害起来了,他们遇到了不下三群双足飞龙,这些名字中也有着龙的含义,事实上更像是一群长着爪子与獠牙的鸡的小怪物们蜂拥而上——当然,施法者很可怕,骑士与兽人们也不是往常那种柔弱的肉块,但冬季的沼泽食物的缺乏到达了一个顶峰,这些面目狰狞的小怪物就像是被橇车激起的冰屑那样蓬乱地飞溅与掉落,但只要给它们一个机会,就会有一个人被它们从橇车上拖下来……几乎都是附庸军团的成员,他们没有坚实的甲胄,武器虽然要比一般的佣兵更好些但也只能说是平平,也没有施法者会去保护他们,有时候,只是犹疑了一下——双足飞龙咬住的可能是他最珍爱的黑铁短矛,那只双足飞龙的双足,爪子,脊背上就会缀上无数它的同类,它们会用自己的重量和力气将愚蠢的猎物拖拽下来,而一旦脱离了飞前进的橇车,就连施法者也会被数以万计,成群涌动的双足飞龙所淹没。

    他们尚未看见精灵的血,却先看见了自己的……在黑暗之中,血的颜色沉黯的就像是最为深重的阴影,但他们还是能够嗅见气味——人类的血的气味总是比怪物的血更加地甜蜜与浓郁一些。

    达诺斯谨慎地注视着他的新主人,看见他轻微地闭了一下眼睛,但无法确定他是在哀悼还是在享受,可能性比较大的是后者,毕竟不会有一个格瑞纳达人会对一个无关紧要的佣兵付出关注或是怜悯,再少也不可能——一边转过身去,龙刺曾经的代领在心中出哀叹,没有人能比格瑞纳达人更讨厌换老板的,虽然他们为了种种理由经常会这么做,但并不代表他们喜欢一次又一次地去揣测与熟悉总是喜怒无常,无法捉摸的新主人,万一,当然,他是说,万一,或是一百万次中你错了一次,能够得以干脆利索的死亡还是最好的,他畏惧的是这位显然与术士塔关系很不错的黑龙裔会把他扔给某个术士做试验品或是祭品。

    鳗鲡掀开了一辆橇车钻出地面的时候,他们正处在相当靠前的位置,无需多加考虑,负责驱使恐爪龙的术士投掷出一道细小的闪电,让它跑得更快些,而在那辆倾倒的橇车前后的橇车上的术士与法师第一时间割断了连接的绳索,一个术士挥舞手臂,后方来不及转向的橇车一下子就飞腾而起,连带着它拖拽的橇车一起在冰面上旋转了半圈后停了下来,后方的恐爪龙与橇车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

    倾倒橇车上的骑士拿起了短矛,他们要尽快处理掉这条巨型鳗鲡,军团的队伍并不会等待他们太久,而失去了红龙的指引,他们只会迷失在这片近似于无边无际的沼泽里,至于因为怪物、寒冷还是饥饿而死,那就不是他们能够猜测得到的事情了,幸好倾翻的橇车上恰好有一个术士。

    曾经的不死者看到身后腾起火焰,格瑞纳达处在炎热的沙漠之中,被海洋环抱,如果之前不是一路征战,一定会有骑士或是施法者不适应,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该怎样对付一条鳗鲡,说起来——他身体中的另一个灵魂或许还会请他们记得留一些肉下来,烤鳗鲡很好吃,这点他也必须承认。

    ————————————————————————————————————————————————

    “你觉得精灵会有准备吗?”红龙的兄弟问道。

    “有,”年轻的雌性红龙回答说:“那又怎么样呢?”她不喜欢格瑞第,但她知道格瑞第拥有着怎样的野心,既然如此,她就不会用神谕来羞辱自己,降低她对信徒们的掌握力。

    在飞驰了一整夜之后,他们已经能够隐约看见黛色的边缘,在黎明时分蟹肚白的天色之下,这条边缘看上去是那样的清晰,红龙知道它们很快就会变成耸立入云的高大树木,她深深地呼吸了一次,比阳光更耀眼的光芒从她的身上迸,周围的人们必须闭上眼睛,转过头去,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灼伤。

    “我们也要吗?”

    “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吗?”双生红龙之一回答了兄弟的问题。

    三只红龙腾空而起,在飞上天空之后,它们的视野变得更为广阔,几乎无需太多时间,它们就现了卡乌奢与安格瑞斯的圣者在战斗后留下的创伤——鲜明的撞击痕迹擦着银冠密林的边缘过去,整片的地面被掀起,深处都能够看到闪烁着微光的岩石层,在痕迹的边缘,又能看到连绵的丘陵,但可以看得出,这些丘陵在一天之前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事实就连密林最终也受到了一定的波及,树木倾倒,藤蔓腐化,不下三处水流被截断,污浊的气味仍然萦绕不去,不过还是看得出精灵竭力救护过这个地方。

    对于红龙来说,这不过是又一件坐实了精灵是如何蠢笨的证据而已,在大敌当前的时候,他们居然不去保存自己的力量对敌,而是把它们无谓地消耗在一些木头上?

    他们看到了在那些死亡的树木中,还残留着一些龙火留下的痕迹,硫磺的气味为它们指出了眼睛无法找寻到的界限,但他们没能感觉到母亲仍然停留在这里。

    “让我来证明一下吧,”年轻的雌性红龙自言自语般地说道,然后,一股灼热的龙火倾吐而出,那些矗立在灰烬之中的树木迅猛地燃烧了起来——如果精灵的迷锁仍然存在,那么龙火就不会灼烧到它们,红龙露出了一个露出了每一根獠牙的微笑。

    树木燃烧着,但多疑的红龙当然不可能第一个进入到密林之中,尤其是他们在巨龙的形态时,那些坚硬而高耸的枝条无疑会成为阻碍他们行进的最大障碍。

    “我们或许应该等到龙火将这里焚烧殆尽再进去。”格什说,他的左眼已经被遮了起来,右眼因为火焰的热量与烟尘而有点红。

    “精灵们不会容忍密林遭到毁灭的。”奥斯塔尔说:“他们很快就要来了。”

    就像是应和着他的话语,一支箭矢射向了格什完好的那只眼睛,兽人之王一抬手,就把它抓在了里面,然后他被雷电击中了,兽人的毛竖立了起来,他张开嘴巴,里面喷出了一股烟雾,奥斯塔尔闻到了一股腐烂的臭肉放在火上烤的气味。

    “小心精灵们的魔法箭矢。”红袍的术士说。

    “谢谢你的提醒,”格什说:“虽然来得太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