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反击(8)(第二更)
    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伯德温.唐克雷,他像是刚从比武场上下来,披挂着链甲,怀里抱着头盔,在看到葛兰的时候他微微一蹙灰色的双眉,但什么也没说,只是走过去,与王女李奥娜相互吻了吻彼此的面颊,然后他就走向了连通着会客室的一扇门。 ? 虽然伯德温的动作很快,而且葛兰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打量,但谁能躲过一个盗贼的眼睛呢,看来已经成就好事的不单单只是他和梅蜜。

    连通着会客厅的是一个小套间,最里面是卧室,外面是个用于起居的小厅,伯德温将自己的头盔挂在李奥娜的斗篷旁旁边,又取下宽剑,把它倚靠在王女的火焰剑旁,沉重的链甲被伯德温提在手里,他打开一个箱子,把它放在一块柔软的丝绒上,施加了魔法的丝绒会清洁与打磨链甲,让每只小环都能变得光可鉴人,李奥娜的链甲也在一边,已经被打理妥当,散着秘银特有的微光。

    伯德温走入卧室,现在,除了没有缔结婚约之外,他与李奥娜就如一对真正的夫妻一般——伯德温誓原本他并没有这个想法,事实上,他总觉得王女对他并不是爱,而是一种不可理喻的迷恋,它来的快,去的也同样快,这几年间,他一直等待着李奥娜露出歉疚或是厌倦的神情——虽然在龙火列岛上,他为了李奥娜对他的背叛而愤怒不已,但心中总有一种“啊,终于来了”的放松感,即便现在证明李奥娜仍旧爱慕着他,但关于这点,伯德温并未试图做出任何解释或是动摇。

    所以对于李奥娜,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爱着的这个女性,伯德温并未如同对待梅蜜这类女人那样轻忽狎昵地亲近她,在离开龙火列岛之前,他们最亲密的行为也只不过是热烈的轻吻一番。

    是什么在促使他,还有李奥娜做出改变的呢,伯德温想,他不知道李奥娜是怎么想的,但他确实感到了危机——在高地诺曼的王室凋零的只剩下李奥娜一枚孤零零的花朵时,就算是最刻板的爵士也必须做出退让,何况诺曼的继承法早在一年多前就修改完毕了。李奥娜将来必定会成为诺曼的王,而且是第一个女王,她的身份可以说是一跃自泥泞之中攀升到了晨光之上,人们向她谦恭的鞠躬行礼,口称殿下,或许心中还在呼喊着“陛下”,奉上无数礼物,从双臂展开那么大的银盘到镶嵌着宝石的黄金冠冕,从白色的巨熊皮到象牙做的酒杯,从华美富丽的丝绸到爽滑细密的亚麻,金币与银币在空荡荡的内库迅地累积起来,从山丘变作尖峰。

    而李奥娜的身边,出现了更多的年轻的爵爷与骑士,他们风度翩翩,举止有礼,面容上没有风霜留下的皲裂与皱纹,生机勃勃,温文尔雅,若要问他们是否勇武——其中有一两个同为泰尔追随者的骑士能够与伯德温一较高下,他们有侍童,有扈从,有军队,还会舞蹈,弹琴与写诗,他们有伯德温所有的优点,却没有伯德温的缺点。不要说李奥娜,或是任何一个女孩,就连伯德温,如果他也是个女性的话,他也会从中挑选一个,而不是继续留在一个老迈暴躁的堕落骑士身边。

    当李奥娜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紧紧地拥抱着伯德温的时候,曾经的雷霆堡领主第一次屈服了。

    在关系变得更为亲密之后,他们几乎有点后悔——不是后悔这样做,而是后悔没有早点这么做,仿佛在袒露胸膛之后,心脏也同样直白地呈现在了爱人的眼前。他们好奇地探索着彼此的身体与内心,惊讶地现自己居然如此愚蠢,愚蠢到没有深刻地领会到对方给予自己的信任,还有如此甜蜜的爱意。

    就像是现在,伯德温能够理解李奥娜为何会使用如同葛兰一般的人,就像是她使用男爵夫人,就算他曾经表示过反对,就像是人们需要猫来捕捉黑夜中的老鼠,那么就不能责备猫会偷吃鱼和肉干——你总不能因为狗要忠诚可爱得多就让狗去抓老鼠。

    他打开连接着卧室的另一扇小门,小门后是一个全部由雪花石砌筑的房间,浴室里有着一个施加过魔法的浴桶,里面的水永远是洁净并且热气腾腾的,伯德温解下长内衣,缓慢地坐了下去,滚热的水顿时浸没到他的胸膛,它们的热量渗入皮肤,让伯德温忍不住轻微地颤抖起来——他听到门被打开又被关上的声音,来人的脚步声他很熟悉,那是李奥娜。

    王女走到浴桶边,浴桶的高度恰好到她的胸膛,她将双手放入浴水中,等它们温热后再将精油涂抹在手心,为伯德温按摩紧绷的颈部与肩膀。

    “今天几个?”

    “七个,”伯德温回答,一边微笑起来,不单单是因为他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力量与敏捷,即便连续挑战七个骑士也能够从容获得胜利,更多的是因为他想起了黑的施法者曾经说过的一个小故事——一个裁缝一掌打死了七个苍蝇,为了纪念此事,他将这句话绣在了外套上。但人们误以为他是一下子打死了七个巨人……误打误撞之下,他居然没有被揭穿,反而得到了一个国家与公主的爱慕……多么的相似,又是多么的不同。

    李奥娜也想起了这个故事,她的笑容变大了一些,王女伏下身体,将嘴唇靠在伯德温的耳朵边:“我也有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要告诉你。”

    “我听着呢,吾爱。”伯德温捉住她的手,心满意足地说。

    “梅蜜已经怀孕了,她有了葛兰的孩子。”

    孩子……伯德温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又带着一丝隐痛,他记得潘妮是怎样欣喜而急切地盼望着他们的孩子的到来,却又因为另一个男人的孩子而背叛了他,不,一切都过去了,他将会有个血脉高贵的孩子,他一出生就注定了要继承一个强大而又广阔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