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大典(3)
    防盗章节,明天晚间九点以前更新。??

    ——————————————————————————————————————————

    《苍之封印》前传(漫画同人)

    前言——筱原千绘的《苍之封印》中的罗宣与高雄是我心仪的人物,但不知为何,作者却将重生的罗宣写的十分懦弱且……难以形容,实在令人扼腕!

    ……

    谨将此文献与真正的鬼王罗宣!

    ***

    食人!食人!

    我乃鬼王罗宣!

    我如黄金,肤似白石,双唇艳色比过人类鲜血!

    我为我族最尊贵且强力者,全族之骄傲、荣光、希望!

    我乃鬼王罗宣!

    ***

    Luoxuan

    我有些骇异,继而大笑。

    “西家之领白虎,你真的不是在说笑?你说你与这人类是朋友?”

    白虎脸色铁青,沉默不语。

    我亦收起了笑容来。

    “西家,我早有听闻你们西家中有人悄悄与人类来往通婚,但因为并无确实证据,所以我也一直没有召你前来询问。而现在在我--东之苍龙罗宣、北之玄武高雄,及族内长老的面前,你竟然公开宣称人类是你的朋友?”

    白虎苦涩而倔强地抬起头来。

    “不错,这个男子虽然是人类,却是我最好的朋友。”

    族人们一片哗然。

    “西家,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称呼我们的食物为朋友,那么视我族人为什么?猛兽、洪水?西家的族长,你现在的言行,已可确认为叛逆,只要我一声命令,就可以将你直接交与南家的朱雀行刑!”

    “我今天既然来这里,就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只希望您可以放了那个人类!”

    “西家!”

    冥顽不灵的白虎真正激怒了我。

    “这个人类是我的食物!西家!如若你作为我的臣子向我请求分享,我或可允诺。但是你要我抬手轻易放过他,决无可能!”

    “苍龙!”

    “你若那样想救这个人类,就按鬼的方式来。西家!向我攻击,从我的鬼火下抢夺我的食物!”

    我傲然站立,燃起我专属的青色鬼火。

    “站起来!西家!莫非你不再以为自己乃鬼族一员?!”

    族人沸腾起来。

    “西家!”

    西家的白虎身体一震,迎向我凌厉的眼神。

    “苍龙......你认为我们西家的人还真的是鬼族的一员吗?”

    “何时西家不是鬼族的一员?”

    我伸手阻止了族人的喧扰。

    “如果族人当真视我们西家为同伴的话,我们也不会与人类通婚。

    但是苍龙,我们西家的能力就是荼毒同族。您也知道吧,族内的鬼与西家鬼通婚的话,能力相同或弱的一方会失去鬼的能力,那对于任何一个鬼来说,都是比死亡更加痛苦的事情。因此我们受到族人的歧视疏远,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我不愿意也不能看着西家绝灭。

    苍龙罗宣,您是一族之长。如果有一天,鬼族也面临着灭亡,在那个时候,您是要让族人继续维持权威与尊严而死,还是忍受着屈辱与冷漠继续生存呢?!

    回答我,苍龙!”

    他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白虎。我凝视着这个我没见过几次的西家领,在我成年之前,西家已经被鬼族有意无意地排除在外,不是逼不得已的情况,没有谁会邀请西家聚会。比起与我行影不离的玄武高雄和南家朱雀比较起来,他对于我实在太陌生了。

    淡色头碧色眼睛,白色鬼火。

    他有些不自然地重又低下头去,躲避我的目光。

    我突然地微笑了起来。

    “西家,那个人类还给你!”

    “!”

    白虎与我身边的人都讶异了。

    “还有,你说过,鬼族对你们西家不公平,那么这样吧,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苍龙!?”

    “对,我给你一次以实力争取权利的机会,西家的白虎。好好听着,在下一次圆月初满的时候,圣地中会有一对一的决斗,最后的优胜者就是我的王夫。如何,你要来参加吗?”

    “苍......”

    “苍龙罗宣!不可以......”

    一旁的长老惊慌的阻止:“他是西家......”

    “噤声!”

    我厉声喝止那无谓的担心:“你以为我的能力会低于西家的白虎吗!”

    我再转身向西家的白虎。

    “西家,你愿不愿意?”

    “谨尊上命!”

    ————————————————————————————

    “罗宣,你又顽皮了!”

    “你说什么?”

    我毫无仪态地躺在柔软的卧榻上,对于高雄的话只报以狡猾的一笑:“是因为我给几乎注定胜利的你找了一个强劲的对手吗?可是啊,玄武,作为鬼族女王的王夫,应当让所有的族人心服口服才对。”

    “罗宣啊......”

    高雄无奈纵容地微笑着为我拉起掉落的长袍。

    很冷静呢,我仔细想一想,好象从我很小的时候起,就没有看见过这个玄武情绪失控的场面。

    “你不在意我会真的爱上那个白虎吗?”

    “爱上也不要紧。”

    “唔?”

    “因为你的王夫是在所有族人面前确认的最强者,这个与是否为你所爱没有关系。”

    我*…………%

    “你那么有把握成为最强者?”

    “那是绝对的。罗宣,就象你的存在一样毫无怀疑的可能。”

    连语气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

    我,我还是不应该对他的反应有什么幻想的。

    这个人固执、理智、冷静地令人疯狂,我却爱他。

    北之玄武高雄。

    我希望看见他为我挣扎痛苦,满身鲜血泥泞,匍匐在地上亲吻我的双足求我垂爱。

    可是如何他才会这样做?

    他只会偶尔轻轻触碰我的双唇,连笑容也罕见。

    ***

    gaoxIong

    那个人狂热、倔强、任性地令人恐惧,我却爱她。

    东之苍龙罗宣。

    我希望为她挣扎痛苦,直至满身鲜血泥泞,匍匐在地上亲吻她的双足求她垂爱。

    可是我不能这样做。

    我只有偶尔轻轻触碰她的双唇,而后安静地离开。

    一如现在。

    “我先告退了,罗宣,请您好好的休息吧。”

    没有回音。

    我静静地走出罗宣的卧房。

    罗宣的用意我不是不明白,她希望的事情我也不是作不到,但是我是玄武,鬼族的祭司。

    苍龙是鬼族的希望、荣光,是唯一的方向与领。玄武则是唯一不能沈醉在那眩目光芒中的鬼,他必须冷静与中立,随时随地,为苍龙去除哪怕再微小的阻碍,在她涉足危险之前阻止她的行动,或者,挡在她的身前。

    “你可以尊敬她,爱护她,崇拜她,但是高雄,你决不能爱她。”

    父亲--上一代的玄武,临终时的话语犹在耳边,但是……

    我爱她!

    我爱她!

    我爱罗宣!

    我爱她黄金波纹一般的长,爱她圣水一般清澈的眼睛,爱她狂放的性情,爱她粉色的手指,当它们若即若离地搭在人类的胸口或颈项上,将那炙热汹涌的生气化做身体的食粮时那种近似于微醺的神情,双目迷离,肤色晕红,那是至今为止我看见的罗宣所有表情中最美丽的。

    我爱她!

    没有人察觉,当罗宣当众宣布西家的白虎有竞争王夫的资格时,我心中的嫉妒之火是如何瞬间吞没了我的全身!

    西家!鬼族之中的叛逆,与人类通婚的贱种!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控制住自己的黑色鬼火,没有让它们扑向下的白虎,将他包围,吸取他的生气,就在苍龙与族人的面前,吃了他!

    我,真的,真的很想……

    手指的指尖泛出血色,黑色的鬼火在我四周现身,我的身体与心,都在渴求,渴求那甜润、充沛的生气。

    食物,那在柔弱身躯中奔流的血液,甘甜的肉和脆香的骨!

    微些的气流在已经成为巍然黑影的山谷中飘荡,我循着它们飞跃在山林之间,扑向尚未察觉死亡即将降临的愚蠢人类!

    食人!食人!

    我乃鬼族玄武高雄!

    我的与眼比黑夜更黑,肤色却苍白,我乃鬼族祭司,仅次鬼王罗宣之人!

    我的一切,均属于罗宣!

    ***

    FeIZI

    食人!食人!

    我乃鬼族南之朱雀绯子!

    我色血红,淡金肌肤,一双眼睛犹如琥珀!

    我乃鬼族最严厉冷酷者,凡有害于鬼族及苍龙的一切事物,我都将予以诛杀!

    我只向苍龙屈膝,听从她的命令!

    “北家,让开!”

    我伸出一只脚踏住地上的人类,红色的鬼火挡住了他的来势。

    “南家!你要与我争夺食物?!”

    黑夜中,高雄的眼睛生光,语气中失去了平常的冷静与理智,他手中的黑色鬼火蠢蠢欲动,随时就要扑上来。

    “南家!”

    “北之玄武高雄,这个人类不是你的食物。”

    我抬起脚,拉起地上的人类,他立刻顽强地挣扎起来。

    “北家,他乃是苍龙罗宣亲口允诺放弃的猎物,属于西家白虎。”

    “如果那样就让西家自己来要!”

    高雄的黑色鬼火不退反进。

    “哦?这个人类这样美味?让北家这样固执,看来只有令苍龙罗宣言而无信了……”

    我笑吟吟看着高雄咬紧了牙关转过头去。

    这个小孩子,如何斗得过我?

    他与罗宣,年岁都大大小于我。在他们尚在圣水中沈睡时,我就在上任鬼王的肯下,亲手抱过他们。每每午夜梦回,那稚嫩的肌肤触感仍然残留在我的指间。我是南家的最后一丝血脉,却失去了生育的能力。也许是一种冒犯吧,在我的内心深处,高雄与罗宣,就是我那看得见却得不到的孩子。

    “去吧!北家。食物有很多,假若你饥饿的不仅仅是身体,那就在月圆的圣地拿西家来充饥。但是现在,这个人类,你不可碰触。”

    黑夜中,鬼的眼睛看得见那最细微的异变。

    我看着年轻的鬼族祭司,看着他慢慢地,慢慢地,不堪重负般地向后退却,消失在黑暗中。

    很嫉妒吧,很憎恨吧,很不甘心吧……

    那样的话,就在月圆的那一夜尽自己所能地争斗吧。作为鬼族的朱雀,我会和苍龙一起,从容地看到最后……

    “走吧!”

    那个人类看着我,也许对他来说,没有被鬼四分五裂地吃掉,实在是太奇怪了。

    “向南走!那里是我的领地,我管辖下的鬼不会再来袭击你。一直走上百十里左右,就可以回到人类的地方了。”

    我向他指出方向。他仍然不动。

    “枥,怎么样了?”他问我。

    枥?那是什么?

    “白虎……”

    原来,西家在人类那里,连名字都有了。我冷冷地一笑。

    第一次与“食物”说话,我感觉奇特。这个人类并不十分畏惧我,他站立着,与我对视,

    虽然双脚仍然有一点颤抖。

    “既然鬼王已经给出了承诺,他不会再受到同类的袭击。”

    得到我的回答之后,那个人类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白虎,与你是朋友?”

    “是。”

    人类给了我一个绝对的答案,:“他是我妹妹的未婚夫。”

    哈哈哈哈哈哈!

    当那个人类的身影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之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地靠在一棵树上,尽情地大笑起来。

    未婚夫?人类的女人?

    我可没忘记,就在今天,白虎第一次见到苍龙罗宣时,他的神情……

    我想,或许有件很有趣的事情就要生了。

    哈哈哈哈哈哈!

    ***

    LI

    我第一次看见罗宣。

    对于她,我早已经听到许多传闻,鬼与人类都在传说她的美貌与聪慧。

    但我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她有这样美……

    她的美丽,与我所见的任何人类与鬼都不同。那种美丽,不局限于眉眼与肌肤,虽然它们精致地胜过任何一件天然或人工的饰物;但是更加令人无法抗拒的是她与生俱来自然的威仪和隐藏在美丽身躯下残酷嗜血的本性。

    苍龙罗宣,见到她的人,在一瞬间,就被夺取了生命与灵魂……

    我的灵魂已经不再属于我。

    我究竟是如何保持了在她面前的镇静?我在说话的时候,有没有因为低垂的眼睛看见了她纤细的脚而言不及意?当她命令我抬起头来时,我的眼睛有没有泄露我无可自拔的迷恋?

    她要我向她攻击,抢夺她的食物;我却更想拥抱她的双脚,亲吻她的裙裾。

    当她说出她的决定时,比起归还我的那个人类,更加令我欣喜若狂的是有了通过实力之争来得到她的机会!

    我爱她!

    我要得到她!

    横在我面前的唯一障碍,就是玄武高雄!

    就像我初见苍龙罗宣时就知道她是我不二的爱人一样,见到高雄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他是我今生今世最憎恨的敌人。

    同样的,玄武高雄也应当这样觉得吧。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罗宣与其它的族人在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扑下来,将手指按在我的胸口,吃掉我!

    而我……

    也许会比他更快地出手!

    西家所拥有的能力,就是吃鬼!

    我的指尖,燃起白色的鬼火……

    一直等待到了月圆的时间。

    今天是最后的决战。

    不意外地,圣地的中央,只剩下了我与高雄。

    他与我都经过苦战,衣衫褴褛,形容狼狈。但是形势上我要比高雄更加有利,因为在他之前与我比试的鬼无一例外,统统成为我补充生气的最佳来源。真没有想到,我被族人厌恶的能力,竟然也有一天成为我的有力武器。

    高雄也觉了这一点,他谨慎地选择着进攻的时间,寻找着我的破绽。

    我微微地笑了,我不会给他恢复的时间。

    “玄武!”

    黑色的鬼火与我白色的鬼火交杂在一起,一触即分!

    我们两个迅疾地给予对方无情地一击。

    高雄的实力不容小看,我轻轻地触摸了一下自己的胸部,肋骨好象有断裂。

    但是踉跄的高雄唇边已经溢出鲜血,内腑破碎了吧。

    下一击,我要让他无力站起,然后将我的双手按在他的咽喉,吃了他!

    这个时候。

    黑暗的一角,有着轻微的响动。

    甜润的生气!

    人类?怎会?

    我无暇他想,扑向生气的来源,就算杀死这个人类,我也决不会给高雄补充生气的机会!

    “枥!”

    是他?!

    我伸向人类颈项的手指曳然而止。

    他怎么会,在这里?

    黑色的鬼火猛然间流窜进我与人类之间!

    是高雄!

    他果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杀了这个人类!

    我的理智告诉我。

    保护这个人!

    我的感情这样说。

    我犹疑了。

    几乎在同时,我就知道我输了。

    这个人类在饥饿的高雄面前不亚于是最及时的美餐,高雄的手指接触到他的肌肤不过弹指之间,那个人就化做了灰烬。

    我没有救到他,也失去了杀死高雄的最后机会。

    我只有冷静,面对已经完全恢复了的高雄。

    苍龙罗宣,见到她的人,在一瞬间,就被夺取了生命与灵魂……

    罗宣。

    就让我把生命连同灵魂一起献给你!

    食鬼!食鬼!

    我乃鬼族西之白虎枥!

    我色淡如月光,碧绿瞳仁,浅麦肤色。

    我乃鬼族叛逆,与人类通婚交往,誓灭亡鬼族!

    苍龙罗宣,我将期待来世再见,到那时,你必将爱我一如我爱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