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五章 哀悼
    防盗章节——明天晚上九点更新。

    ——————————————————————————————————————————————————

    恶魔之无色钻永恒指环

    2oo4年冬,凌晨,伦敦。

    虽然长达一个世纪的重工业搬迁与集**暖的大工程已经大大改善了这个古老帝国都的空气,但冬天的伦敦依然沉溺在过去的氛围中,大幅大幅布匹一样的灰白冷凝气体从鱼肚般青的天空蔓延下来,穿透色泽黯淡的建筑,湮湿了同样沉闷的人群后,在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青石板地上结成薄薄的冰。

    从苏格兰场近旁的咖啡馆透明的玻璃窗中看的到已经恢复了清澈的泰晤士河,精致的兰贝斯宫与对岸的议会大厦则隐约可见,周遭是细碎的橙黄灯光……即便不再使用煤气灯,这个城市的居民仍旧偏爱暖色的灯,或许是为了在这个气温最低,日照时间最少的季节里略微增加少许心理慰藉。

    正在昏昏欲睡时,黑衣先生倏地移身进来。

    难得一向华贵优雅的他居然衣衫破碎,神色仓惶,仔细看手腕面颊边还残留着几丝血迹。

    见了我,他定下心来。

    “时间,救命!”

    狼狈模样真是醒脑提神,我恶狠狠笑。

    “救命?你走错地方,此地是珠宝店堂,要找医院向东走1oo步,便是圣德士医院,里面许多白衣天使,美丽可亲医德高尚技术过硬……噫,对了,你如此狼狈,莫非碰上你老冤家?”

    黑衣先生惨叫。

    “你还有心讲笑话!?”

    我看见门外黑影闪动,心念一转,已经加上四五六道屏障,嗯,或许以后也应当如此,以免闲杂人等统统不请自到,当我的店堂是游戏场。

    想来不是那些可爱的白衣先生了,他们讲究光明磊落,从来现身不是香花四散就是温风拂面让你的小卧室里充满该死的光明,虽然在凌晨三点时你根本不需要这东西。

    他露出悻悻神色。

    “这是我签约对象的灵魂,我已经履行承诺现在要取得报偿,却被那个该死的蝙蝠纠缠的快要疯!”

    “嗯?”

    我有了兴趣。这几日真是无聊的要死。

    ——————————————————————————————————————————————

    黑衣先生拿出一只钻石指环。

    有曼妙女子的灵魂囚禁在内,安安静静合手端坐。

    连我也很少见到这样可爱的小监狱,24粒钻,粒粒毫无瑕疵,约麦粒大小,圆形,按人类制定的最新评定标准属于无色净水钻类,完全洁净级(F1a1ess),简称FL。即钻石内外无任何缺陷。晶莹剔透,火彩烁烁,环做一个小巧的圈,意义为永恒的爱。

    最主要的是,它已经存在于这个世上数百年。

    数百年前,应当还没有这样精致的手工。我轻轻触摸它的白金底座,那里尚残留着制做人的气息,不,不应当说是人……

    店堂内寒意突起。

    一只苍白细长的手缓缓突破了无形的屏障,借此点竭力突破下,一个男子自半空中现身,垂肩黑,微勾鼻尖,深邃墨蓝眼瞳,血红一线薄唇,苍白肤色,铅灰丝绒长氅。

    “我有听闻过您的名字,时间小姐。”

    他慢慢将视线转向我手中的钻戒,而后转向黑衣先生。

    “释放她!”

    我看看黑衣先生,他作出无奈表情。

    “伯爵大人难道不知什么叫做契约么?她与我的契约已经签订,我已经完成她的委托,现在是她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被唤做伯爵的男子露出坚决神情。

    “我已经找了她那么久,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不论付出任何代价!”

    任何?

    我懒懒收拢手指。

    他太猖狂,令我不快。

    戒指内相应传来细微振动,我忽有所感,不禁向身旁的黑衣先生投去奇异一瞥。

    他立刻低下头,礼帽投下深黑阴影,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您这么确定她就是你要找的人?”

    黑衣先生低低问。

    “这几百年来我对她的思恋没有一瞬断绝过……确定?我根本不要确定,不论她是什么样子,她的灵魂所独有的纯洁气息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伯爵无限爱怜地望着我握住的戒指。

    黑衣先生摸摸自己的伤口。

    “几百年,对于长生不死的血族也不能算一段很短的时间了,何况作为人类的话只怕已是经过了无数轮回,面目全非了……您可真自信啊!”

    “她是不会改变的,她永远是我奉上永恒指环的路易丝……我愿意补偿您,解除契约吧!”

    “补偿……啊……”

    似乎是放弃了,黑衣先生微笑着,摸出了雪白的合同。

    我闭上了眼睛,即便是血族,撕毁了恶魔与人类的契约也会遭到最可怕的反噬,一弹指间衰老了几百年的躯体对于只爱美丽东西的我来说简直是一种视觉摧残。

    手指间的戒指缓缓减轻了重量。

    再睁开眼睛,伯爵已经心满意足消失不见,黑衣先生反抱着双手,呆呆立在原地。

    “那个灵魂实际上是属于你的吧。”

    我的话令他颤抖。

    “真不愧为是时间啊……是的,这是除了很少人知道的,恶魔签约使用的方式一种……我与她……交换了彼此的灵魂。”

    黑衣先生忽地笑了。

    “我找到了他,他却找到她……时间,我能说些什么呢?他那么痴情地爱着路易丝……我却已经不是路易丝了。”

    我按住那只已经无用的定情信物。

    “我愿意无偿帮助你一次。”

    无视他惊骇目光,我倾过身去。

    “我是时间,我可以粉碎一切所谓的禁忌,来,说吧,我可以帮你达成愿望!”

    他几乎站立不稳。

    但终于……

    他还是恢复了平静,稳稳地走到了门边。

    “谢谢你,时间,真是非常诱惑的提议啊!连恶魔也为之心动不已。不过……已经不需要了。”

    黑衣先生以舞蹈般的优美姿态脱下了礼帽来,行了一个相当古典的骑士礼。

    我第一次看到了他完整的脸。

    十分俊秀的五官。

    ——————————————————————————————————————————————————————————————————————————————————————————————————————————————————————————————————————————————————————

    (完)

    琥珀之代价

    185o,梵蒂冈。

    这国中之国,仿佛处处都是黄金与花朵。

    巨大的华盖,螺旋形描金铜柱,波纹起伏的吊饰,葡萄枝和桂枝枝叶间攀援著无数小天使,奇巧精致的镶嵌画和玻璃窗,即便是教堂大厅的穹窿屋顶下行走,黑衣白裳的虔诚人物们,也无不隐约带著一丝豔色……此粒巨大的奢华畸形珍珠焉能不令我欢喜?

    门口那双小鱼粼粼一响。

    进来的客人是个少女,身披五色斑斓却破旧不堪的衣衫,细瘦如芦苇,小小面孔上戴一副半透明墨镜,诡异得紧。

    不像我店中客人。

    不过要待看见她身後人物,我才真正地蹙起眉来。

    那是个温文儒雅,面容秀丽的白衣先生。

    他一进来,便不禁四处一望,似乎正在奇怪店堂中居然没有温度无端端上升若干度,且有奇特芳香缭绕之类特殊状况生。

    我“嗤”地笑一声。

    他不再关切这间店堂,扶著少女慢慢地走到我面前。

    “我在找一枚琥珀。”

    声音亦十分柔和动人。

    “世界上琥珀多如沙砾,你找那一枚?”

    “六千万年前,活封了一只金斑蝶,大如人类眼睛。”

    我嗯一声。

    琥珀,原本不过是远古松科松属植物的树脂,偶然间埋藏於地层,经过漫长岁月的演变便形成化石。透明似水晶,光亮如珍珠,色泽美丽似玛瑙。若是有虫子在此之前恰好溶入粘稠的松脂,无法脱身,就伴随松脂一齐埋入地层,最後又一同变成化石。在千秋万代之後从地下开采出琥珀,有时还可在透明的晶体中看到昆虫苦苦挣扎的形象。

    不过我拥有的这枚又有大不同。

    晶莹金黄的松香,六千万年内裹住这只微型蛱蝶,它触须细弱,肉眼几乎不可见,翅膀略有破损,腹部干瘪,但是依然在以一个极其微小的角度反复弹动身躯。

    它依旧活著。

    “就是它。”

    他轻轻点头。

    我伸指按住这只琥珀。

    报出价格。

    他叹息一声。

    “你本无需人类财富,时间。”

    “那与你无关。”

    我意欲收起琥珀,却被少女阻挡。

    近距离看她,才觉墨镜下竟是一双由12ooo─17ooo个小眼组成的晶亮复眼。

    她与它,原来就是同族。

    “她寻它六千万年,请慈悲……时间。”

    白衣先生作出哀求姿态。

    “不要与我讨价还价,这笔钱款对凡人来说几无可能,对你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且不论你那位显赫的顶头上司,就是你,只要走出这道门,显一显真身现一现灵光,自然有无数信徒上来捐助。”

    “我们戒律深严……”

    “那与我无关。”

    我冷冷道。

    “我最恨廉价同情,有力而不为只会做做温柔表象……想以堂皇美丽理由在此白白获取我手中珠宝,那是徒劳。”

    “时间……”

    看他与她还想罗嗦,我露出可怕笑容,手指微动间,已将他们狠狠踢出店堂。

    这番交道令我感觉疲累至极,睡足了一日一夜才出店堂来。

    未想那个白衣先生正纹丝不动坐在门边的洛克可扶手椅上等待。

    “我知道你这里可以物以物。”

    他不等我下逐客令,抢先说话。

    “看你有什麽?”

    我懒懒地回应他。

    “你一定会喜欢。”

    他眼神十分坚定自信。

    “好。”

    我一探手,取过琥珀来。

    才要交给他,他摇头。

    “还要先请时间你释放它。”

    我无言以对。

    罢罢罢,就算是售後服务好了。

    瞬息间,琥珀已在我手中狭窄范围内回返六千万年时光,逐渐明亮,柔软,液化,缓缓向上升起,它体内的囚徒乘隙奋力飞起,自由地翩迁在我的店堂内。

    白衣先生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他小心翼翼从衣服里取出一只似曾相识的蛱蝶,一扬手,让它与久违的同伴齐齐飞扬。

    绚丽情景不过数十秒。

    它们很快失去力气,飘摇,散碎……

    消逝成无形灰尘。

    白衣先生却如成就了一番大事业,眼神平和宁静,一派了无遗憾的模样。

    我笑眯眯,预备收取好东西。

    ——————————————————————————————————————————————————

    一个月後。

    有些厌倦此地的我正预备收起店堂,却来了个不之客。

    “好久不见,时间……那是!”

    黑衣先生优哉优哉走进来,却突然面色惨白,呐呐不成语。

    我亮一亮身上的新上裳。

    它由无数雪白带有明丽氲彩的羽毛编缀起来,柔软舒适异常,没有重量,水火不侵且永远不会沾染任何污秽。

    我望住黑衣先生嘻嘻笑。

    “黑衣先生,你若是看中我手里什麽珠宝……”

    他连忙摇头兼摇手,一叠声的拒绝。

    “不不不不不不……”

    他如此坚决,令我觉得十分遗憾。

    原本还想要一件黑色的羽毛衣裳的……呵呵。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