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伪品
    侏儒们的领有着一个很有意思的名字,在侏儒的语言中,是长长的意思,就是说,他要比普通的侏儒高上那么一两寸,他还是个孩子和年轻侏儒的时候,是有一个侏儒名字的,但因为他极其得意与自己身高的关系,他的名字越来越少有人提起,反而绰号“长长”成为了最经常被呼唤的那个。? ?

    长长的年纪比麦基的父亲还要大一点,当然,在侏儒的族群中,年龄并不是成为领的关键,侏儒族群中有着鲜明的等级,就如同之前描述过的,侏儒们有着长老和议员,但与矮人会为了族群流尽最后一滴血和麦酒的长老不同,侏儒们的长老更像是人类族群中手工艺人们的行会领,他们代替大部分侏儒和人类谈判和交易,从中收取两方面的佣金,他们雇佣佣兵,法师来保证自己的安全与对于其他族人的统治,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可取之处的话,那就是他们还能压抑住自己的贪婪之心,为族人们伪装出一个平和与富足的假象,但事实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

    所以说,比起锻造和组装的技巧与经验,侏儒们的领更应该懂得如何攀附、欺骗与贿赂,侏儒们一致认为这才是最重要的——他必须残酷,敏锐,懂得如何察言观色,谄媚献媚,欺上瞒下,斟旋周转,就像是伯德温等人刚刚抵达龙火列岛时那样,侏儒们也曾经无情地嘲笑,践踏和攻击过他们,但一旦黑的龙裔成为了名义上的领主,而伯德温的骑士们在数天之间就过了侏儒的总数时,长长又带着他的族人亟不可待地向他们鞠躬,每次鞠躬的时候都不忘记把自己的鼻子戳到沙子里。

    在企图谋夺麦基父亲留下的遗产的时候,长长命令自己的女儿**和这个暴脾气又性情怪异的侏儒缔结婚约,奇妙的是,**是真心喜欢麦基的,也许是麦基的技艺确实无懈可击的原因,比起年长者的重重顾虑,年轻人总是要简单一点。只是麦基也知道,如果长长要求**往他的蜜酒里倾入毒药的话,**也会这么做的,她或许会哀痛上三十天或许四十天,然后成为她父亲所指定的另一个侏儒的妻子——毕竟失去了麦基她还有着一个作为侏儒领的父亲,而失去了父亲,她就只是一个普通侏儒而已,这笔账简单的谁都会算。侏儒们就是如此,没什么可计较的。

    但现在麦基想要有个家,有个孩子了,**的事情就又被提上行程,而且麦基并不觉得自己现在仍然和在龙火列岛时那样孤单无助了,他终究和伯德温齐肩并行过一段时间,他们之间的情谊虽然微薄,但还是有,而且伯德温的秘银手臂仍然需要他来维护与修缮,这是任何一个人类,矮人和侏儒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手里抓着最重要的几枚筹码,无需担心有人偷走他安稳的生活——在龙火列岛,侏儒们的传承总是散着血的腐臭味儿,像是雇佣佣兵和法师来终止某个侏儒的生命也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新领主出现之后,侏儒族群中的领也随之更换更是一种隐晦的惯例。

    麦基如果想要成为侏儒们的领,并不是什么难事,他身后有着一整个国家,而侏儒们必须仰其鼻息才能在这里苟延残喘。

    ——————————————————————————————————————————————————————————————————————

    长长有考虑过这些吗?当然有,但他忧心忡忡地现,东冠岛的领主已经陷入到一种抑郁而疯狂的异常状态之中,可笑的是,东冠没有受到其他三大主岛的攻击,完全是因为有一群强大而繁多的外来者在侧岛小憩休整的关系,但随着伯德温与李奥娜回到6地上,他们的骑士与士兵也随之而去,只留下了他们的妻子和孩子,还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他们还是为了保护侧岛的罗萨达牧师与奴隶们留下的,他们对侏儒既没有权力,也没有义务,问题是虽然他们对侏儒的财富与侏儒本身不感兴趣,但有其他人喜欢啊,另外三个主岛上的侏儒们一直就在蠢蠢欲动——或许他们的领主也是,长长的族群所在的岛屿遭受到数次海盗的攻击,当然,大家都心知肚明,海盗只是一种隐晦而含蓄的说法,谁都知道那些人根本就是领主的佣兵。

    之后,甚至是东冠的宦官们也开始垂涎侏儒手中的金币了,他们变得贪得无厌,甚至隐约有着将侏儒变作奴隶的想法,等到长长有所警觉,已经有不下十个侏儒成为了那种药草的俘虏。

    他是不得不离开的,他的长老和议员们也是如此,虽然高地诺曼是一个陌生的国家,但没关系,如果麦基所说的是真的(有趣的是他们正是因为麦基不太像是一个侏儒而愿意试着相信他一次),他们或许可以得到一个更为广阔的领地,一个袖珍如同牛背的岛屿怎么能够与谷地或是一连丘陵相比呢,如果只是因为同情或是怜悯的话,侏儒们或许还会踌躇不定一会,但那个国王已经明确地说过了,他需要更多的钢铁,更多的甲胄,更多的武器和更多的盾牌……他提出的数量与时间都无法用宽容来形容,如果让一个人类来看,甚至会觉得太过苛刻,但侏儒们却觉得安心,至少在他们完成这些工作之前,他们是不会被诺曼王抛弃的。

    长长认为,在这段时间里,他可以和以前一样,试着博得当权者的欢心与宠爱,他在龙火列岛上就是这么做的,虽然麦基的父亲要比他更聪明,还有一双无可比拟的巧手,但还是在领位置的争夺之战中一败涂地,他有个好脑子,可惜的是没有用到正确的地方——他在看到伯德温的时候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人类有着一双固执而野心勃勃的眼睛,天真的麦基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选择了怎样一个主人。

    不过这个主人确实有点笨。长长在心里说,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难道这位诺曼王之前没有读过与他们相关的卷轴吗?既然他决定接纳和使用一群陌生的族群之前?但想想这或许也是一件好事,“符文盘……是神祗们的造物,我是说,最早的时候,神祗们用它来测定命运,衡量功过,缔造世间的万事万物——那是凡物们不可触及的珍宝,但有那么一天,它突然坠落在污浊的泥土里,光华不再,神光隐没,那么,又是谁现了它,擦去秽尘,让它重新散出令人畏惧的辉煌的呢?不是人类,对,也不是矮人,更不是精灵,兽人和巨人,是侏儒,陛下,是侏儒。”长长加重了语气,“是侏儒,陛下,在神祗收回他们的造物之前,我们找寻到了它的秘密,我们让符文遍布您所能看到的每一个地方,让毫无法力的普通人也能够创造如同神祗赐予一般的奇迹。”

    伯德温眼神复杂地看了面前佩戴着沉重的金额冠的侏儒一眼,说真的,能够将盗用与剽窃说的如此美妙,冠冕堂皇的人,好吧,就算是侏儒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您有没有想到过呢?”长长无可奈何地说,他还从未遇到过一个这么一个……他是说,头脑如同海边的岩石那样坚硬无趣的领主或是国王,“侏儒们能够仿造任何造物,哪怕它们之前属于一个强大的法师,一个可怕的死灵,又或是一个伟大的神祗……”

    长长叹了口气,他本不想说的这样清楚明白的,这样实在是过于缺乏阴谋特有的美感了:“您可以拥有十个,一百个,或是一千个符文,只要您愿意把它们交给我,我们甚至可以用钢铁在高地诺曼的边境筑起高耸的城墙。”当然,长长知道,除了符文之外,要做到这一点可能需要将这个位面中所有的铁消耗殆尽,但没关系,他相信王应该懂得侏儒们一贯喜爱使用的夸张手法——只要能从伯德温的眼睛里看到渴望,那么他就赢了。

    伯德温的心猛烈地击打着他的胸膛,或许还有他的头脑,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的头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无法思索。

    侏儒们的领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他和他的族人在麦基的带领下来到这里,也不是没有顾虑的,尤其是他,因为麦基很有可能取代他,成为侏儒们的领,他不得不做更多的准备,他要求女儿**尽快与麦基缔结婚约,这样,即便麦基真的成为了侏儒们的领,他也无需担心自己的脑袋会在诺曼的行刑台上滚落;还有的就是,他无法取代麦基的位置,毕竟先向伯德温献上忠诚的并不是自己,严苛点来说,他还曾是伯德温的敌人,而且他也不懂得如何修护那只秘银手臂,但他可以让这位人类的国王看到麦基同样无法取代自己的地方,麦基的父亲是个傲慢的人,麦基也是,他们从来就对仿造不屑一顾,但他能,他的儿子们也能。

    ——————————————————————————————————————————————————————————————————————————————————

    **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未婚夫。还有她身边的女性侏儒也是如此,她们围绕在**身边,小声地笑着和说着话,恭喜**有了一个俊美的丈夫。

    是的,**很高兴麦基终于放弃了他的奇思怪想,但从结果上来看,麦基的奇思怪想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他不离开龙火列岛,他又怎么能够获得一个国王的友谊呢?毫无疑问,这个被侏儒们轻蔑和冷漠过的年轻人押对了赌注,他现在不但为东冠的侏儒们求得了一个不算温暖,但至少十分地广阔与安全的领地,他是这片领地的爵爷,有着一个子爵的爵位,她也将被称作夫人,她当然是称心如意的,就算麦基继续像一个可憎的“地鼠”那样穿着油腻的皮衣,蓬乱着头,带着假胡子赤着脚到处走来走去她也能忍受,更别说,他现在看起来比任何一个侏儒都要来的干净漂亮。

    就连李奥娜和伯德温都要在麦基鞠躬行礼报出名字之后才能相信这就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麦基。

    不过即便麦基已经决定如同一个侏儒般地生活下去,但他的审美观在精灵、法师和矮人那里还是得到了很好的纠正,他没有像是其他侏儒那样装扮的就像是一株移动的花树,周身的颜色就连三种都没有过,白色的衬衫,墨绿色的马甲和黑色的外袍让他看起来既严肃又俊美,除了胸前挂着的一个项坠,手指上戴着的两枚戒指,象征着子爵身份的银球小帽之外没其他多余的装饰,不过李奥娜必须说,她还是比较喜欢之前的那个麦基,虽然那时候的麦基只能以可笑来形容,但他的眼睛里有着火和光,现在,这个火和光都熄灭了,找不到一丝曾经存在的踪迹。

    他就像是奔流在山间的溪流,吵闹而颠簸,但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它最终还是投身于它曾经不惜一切想要摆脱的沼泽之中,他已经失去了一直以来的向往与动力,转而用平静和安宁来麻痹自己,他将作为一个侏儒活着,而后如同一个侏儒那样死去。

    李奥娜为之惋惜,但这是麦基自己做出的决定,即便是朋友,也没有横加干涉的权力,更不用说,他的变化是有利于高地诺曼的。作为一个王位继承人,李奥娜可以想象得到,将来侏儒们将会在高地诺曼繁衍生存,在那片她赐予的领地上,那里或许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城市,她的子民将能够用到铁的犁铧、叉和斧头,而她的骑士们将会覆盖着钢的盔甲,手持钢的刀剑,如同暴雨一般的箭矢上都会镶嵌着闪亮的精钢箭头,马匹脚下的蹄铁将会遍布高地诺曼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