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阴影(5)
    在看到克瑞玛尔的时候,阿芙拉笑了,不,不是人们通常以为的那种笑,她在很早之前就学会了如何将笑意隐藏在低垂的眼睛和麻木的嘴角里,但即便被隐藏得很深,在如同异界的灵魂那样敏锐而又对她充满善意的人的眼睛里,仍然可以看到犹如星辰般的细碎光亮。? ?

    她不像梅蜜,除了那双青绿与琥珀色交杂的宝石眼,她的深色头打着卷,披散在肩膀上,鼻子的轮廓简直可以用锋利来形容,鼻尖略微下弯,缺乏血色的嘴唇薄的就像是一条缝隙,还有尖锐的下巴,从耳根陡然峻峭起来的后脑,这些都是从葛兰那里继承到的,如果她的母亲还活着,异界的灵魂无法控制地想到,她会多么地爱怜这个孩子啊。

    “殿下。”她说,她的声音不像一个孩子应有的那样清脆,反而有些嘶哑与干涩。

    “你需要喝点药水,”克瑞玛尔说:“否则你可能无法坚持到今天的工作结束。”

    药水是苦的,就像是大部分治疗药水那样,但在最底层,沉淀着厚重的蜂蜜,如果有人只是观察或是摇晃,是无法察觉到这点小秘密的,但阿芙拉在被第一次嘱咐要喝完药水的时候就嗅到了蜂蜜的香味,即便它被掩藏在令人作呕的药水里面——蜂蜜的分量很小,小到可能只有一个勺底,但这是阿芙拉在七年的生命中仅有的能够尝到的甜味。而且药水可以让她饱受摧残的身体获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阿芙拉将涓滴不剩的银杯交还给隐形仆役,在接下来的准备时间里,她在脱下身上的长袍时,看到她的殿下已经转过身去,检查卷轴和将要用到的器械——也许是因为他不愿意看到她光///裸的身体的关系,阿芙拉想,她的身体并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是丑陋,虽然她有着乎其他学徒的自愈度,但因为她卑下的地位,能够在她身上试用鞭子和烙铁的人有很多,所以她的伤痕永远是层叠不断的。因为得到的食物和水都很少,她的身体没有孩子的圆润,只有干瘪和棱角,皮肤呈现出惨淡的青白色,薄的就像是一张纸,手脚更是细瘦的好比骷髅。反正她从不觉得自己是好看的,她很羡慕那些牧师们,不仅仅是因为她们拥有着的权利与荣誉,更是因为她们玫瑰色的双唇与果实一般饱满的胸膛。

    那些女性牧师们最近逐渐变得宽容起来了,阿芙拉知道这是因为她们可以借着她与克瑞玛尔殿下有所交集,毕竟格瑞第的牧师并不是每个都能够随意进出宫室的——可惜的是,阿芙拉尖刻地想到,把她带到这里的权力,似乎也已经被几个高阶牧师垄断了——她们会留在克瑞玛尔殿下的房间里,再看见她们的时候,她们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像是迸着火一样的热量,而且阿芙拉也能得到一点好处,像是一份烤肉啦,一杯干净的水啦,又或是被免除某个必然会因此受到惩罚的工作啦。但阿芙拉一点也不会因此而感到高兴,她在咬着烤肉的时候就像是咬着牧师们的肉,而饮水的时候就像是在尽情啜饮她们的血,至于鞭子,她已经习惯了,多一次少一次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她也知道,现在的她,就是一只小老鼠,即便她在学徒中也能算得上是个佼佼者,但那也只是一个学徒。

    异界的灵魂转过身去的时候,阿芙拉已经不着丝缕地俯卧在坚硬的石台上,她闭着眼睛,但就算是闭着眼睛,她也能够感觉到殿下走过来了,长袍带起的微小的空气流动让她颤栗了片刻,然后柔软的织物落在腰部以下的部分,只留下头颈,背部,还有膝盖上方三寸之下的地方。阿芙拉屏住呼吸,安静地等待着,她能够感觉到殿下的手指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脊背上,殿下的手指似乎总是带着一点暖意,和阿芙拉见过和触碰过的每一个格瑞纳达人都不同。

    阿芙拉的脊背上,就像是在空白的卷轴上描绘与抄写法术那样,遍布着诡异莫测的符号、文字与线条,在线条与线条交界的地方,还镶嵌着宝石——血肉的身体当然不是秘银,或是黄金,宝石的基座如果落在皮肉里,随着时间的流逝,要么是被新生的血肉逐渐地排斥出去,要么就是被它们逐步地包裹起来,就像是贝壳里的珍珠,所以唯一能够固定基座的地方就只有肩胛骨和脊骨,在宝石的基座上有着很长的脚钉,钉子上附着魔法,可以让它如同活物那样在骨头中生根,并且驱逐新生的皮肉,所以那里的皮肉只有避让开它们的位置,如果有人拔除了那些钉子,那么这里就会留下一个深可见骨的窟窿,奇异的是这些窟窿的边缘甚至是光滑的,覆盖着皮肤。

    所有的纹样都围绕着,或是从这些宝石钉的中心散出去,从艺术的角度来看,它们有着规律性与密集性的美——就像是蝴蝶的鳞片,又或是植物的脉络。当然,对于格瑞纳达人与格瑞第的牧师来说,单纯的美是无法打动他们的,让他们妥协的是魔法刺青能够带来的强大的力量——阿芙拉只是一个实验品,但从她的身上,牧师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无比美好的前景,她的生命因此有了最大的保障,她仍然会饿,会渴,会受伤,会遭到羞辱,但无论如何,不会再有人玩笑般地夺走她的性命了。

    她应该觉得很冷,克瑞玛尔想,他们身边的温度略微高了一点,但它也很清楚,这点微薄的好意根本无法与阿芙拉将要受到的折磨相提并论,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它所要做的,除了能够保证阿芙拉不会轻易沦为无谓的消耗品之外,同样对她有着无法言喻的益处,在格瑞纳达,没有什么能够比自己的力量更值得信任,与更为重要的东西了。

    熟悉的剧痛传来,阿芙拉张开了嘴,沉默地喘息着,她竭力放松身体,将自己的思想转移到痛苦之外的地方——譬如说,从克瑞玛尔殿下身上传来的浅淡气息——格瑞纳达人身上经常出现的气味第一是硫磺,因为红龙们身上总是有着浓重的硫磺气味,即便是他们化身为人类的时候也是如此,为了表示对红龙们的憧憬或是尊敬,格瑞纳达人们使用的外用香料永远混合着硫磺;第二种占有主要地位的是甜腥的血味,格瑞纳达的人们喜欢血酒,尤其是新鲜的血酒,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一只鸽子扭断脖子,让血从它的口中流到酒里是酒馆中最常见的景象之一;至于第三种,有时候会是没药,有时候会是麝香,有些时候也会是玫瑰。

    只有克瑞玛尔殿下身上几乎没有任何气味,如果一定要说有,那么只能说是水,最洁净的水和空气的气味,冰冷,但让人感到舒适与畅快,阿芙拉深深地呼吸着,这是她接下来十几天或是更久的时间里能够获得的少许慰藉之一。

    异界的灵魂低着头,空气中缓慢地浮现出血腥的气味,很多辅助器械可以被用在魔法刺青里,从附魔的秘银针到恶魔的牙齿和尖刺都可以,但异界的灵魂用的是仅属于自己的那些,将力量凝聚成无形的刀刃或是刺针倾泻在敌人的头上并不困难,但要如同控制一根有形的,细如毛的尖针那样控制它们只是“刺入”温热的血肉,而不是撕裂和翻滚,在没有接受过埃戴尔那的教导之前,它是绝对不敢那么做的——特别是他的力量可以轻而易举地将钢铁的甲胄扭曲折断之后。

    今天需要刻印完毕的也只有很小的一部分,异界的灵魂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头颅就像是要爆裂那样的疼痛,在这方面,他倒可以与阿芙拉交换一下彼此的感受——但最后的一步还是要完成的,它将手指放在线条的末端,念诵咒语,魔法的力量从他的指尖传达到线条之中,阿芙拉可以感觉到就像是一条活生生的毒蛇,并且鳞甲都是用烧红的铁刺做的,正在从她脊背上的一点窜到刺青覆盖的其他部分,度迅疾,或说缓慢,她已经没有办法分辨了,也许在沉入黑暗的一百年,又或是一霎那,她就又清醒了过来,她看到的是一双黑色的眼睛,在白色氟石的照耀下,它们里面分别藏着一个袖珍的阿芙拉。

    “结束了吗?”

    “结束了。”

    她的殿下站起身来,在他记录些什么的时候,阿芙拉穿上了长袍,在走出房间之前,她拉了拉克瑞玛尔的长袍。后者会意地转过身,在停顿了一下之后,异界的灵魂屈下膝盖,拥抱了这个纤细瘦小的孩子,他可以感觉到间隔着血肉骨骼,那颗幼小的心脏犹如欢歌般地猛烈跳动着。

    ——————————————————————————————————————————————————————————————————————————

    这是伯纳所听闻到的,陛下与殿下最为激烈的一次争吵。

    伯纳从阶梯下溜出去,一边想着他或许必须感激一下前来叙职的修,修,还有法师盖文,两位王子的注意力几乎都被他们吸引过去了,因为修和盖文没有居留在王庭之中的资格,所以雷哲与雷蒙从王庭里偷溜了出去,如果他们找到了修,那位倒霉的雷霆堡领主可能要被他们纠缠上很长一段时间,雷哲被父亲的过往彻底地迷住了,而雷蒙知道自己将来必然会是雷霆堡的领主,他迫切地需要知道一切有关于雷霆堡的事情。

    伯纳希望修能够坚持得足够久,至少等国王陛下与王后殿下吵完了之后再让那两个淘气鬼回来,之后伯纳确信自己可以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免得雷哲与雷蒙因为父母之间的争吵而感到恐慌或是愤怒——他们毕竟还只有七岁,身体或许长大,但思想却还有着属于孩子的单纯与幼稚。

    不过在雷哲和雷蒙回来之前,伯纳更想要知道,陛下与殿下是为了什么事情产生了争执,要知道,伯德温的权利欲,众所周知的并不怎么强烈,他之前可以任由王后殿下掌控王庭七年,应该不会突然因此感到恼怒或是羞耻,而王后殿下也不再如同还是个王女时那样有着一个固执到无法通融的脾性,七年里她同样要面对十来个或是更多的大臣,有再多的锐刺也要被消磨完了,高地诺曼两位统治者之间的关系近年来只有愈融洽的可能,是什么让他们突然爆了两人之间的战争呢?

    伯纳回忆着自己听到的几个单词,一路从高塔的地步走到了那个被荒废过,至少表面上被荒废过的地方,高塔的残骸已经被灌木与藤蔓包裹了起来,伯纳穿过不为人知的护卫们,径直踏入炙热的地宫,这里聚集着几百个侏儒,他们都是从已经不那么稳定的龙火列岛迁居而来的,他寻找着那个侏儒,侏儒们曾经的领,一个叫做长长的家伙。

    他询问了好几个侏儒,但都没有侏儒看到过他们曾经的领,也许是长长有意不让他们说,因为就在伯纳改为寻找麦基的时候,长长突然出现了。

    长长穿着整套华美的衣服,挂着琳琅满目的饰品,侏儒的特殊体质让他们在这个呼吸一口空气都会像是吞了火的恶劣环境中犹如漫步在清晨的花园里,他的额头上没有汗,衬衫的褶皱都整整齐齐,戒指和手镯一个不少,但正因为太完美了,反而让伯纳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您最近在做什么?”

    长长看了伯纳一眼,他很不情愿接受一个人类的盘问,但他也知道伯纳是个将来的爵爷,而且伯德温很爱护他,“陛下要求我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

    “让陛下告诉你,”长长说:“我只能说是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