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契约(6)
    阿芙拉走出去的时候,脸上带着细微的笑容。

    事实上,这颗束缚法球,第一个主人是格瑞第,第二个是克瑞玛尔殿下,而第三个是她——殿下对她没有丝毫隐瞒,从她的父亲葛兰到母亲梅蜜相识相爱开始,到伯德温拒绝了她父亲的恳请——谁也不知道伯德温的符文是否能够祛除神祗的诅咒,但他的确不曾给予丝毫怜悯是毋庸置疑的,之后就是母亲的死亡,和阿芙拉被父亲送到了格瑞纳达——也许他将这枚束缚法球交给阿芙拉,正是让她自己决定,降临在阿芙拉身上所有的劫难与折磨,究其源头,伯德温或许有着无可推卸的责任。

    但阿芙拉现,自己对这个凡人并没有太大的恨意,她甚至不怎么憎恨她的父亲葛兰,当然,阿芙拉不是那种在温暖平和的环境中长大,从而温和宽宏的令人呕吐的天真孩子,她只是觉得,能够遇到克瑞玛尔殿下就已经足以抵消她受到的所有伤害、冷遇与侮辱了,无论是伯德温,还是葛兰都让她感到兴味索然。

    就让伯德温.唐克雷的亲生子来给出判决吧,阿芙拉一点也不觉得他们会愿意让伯德温继续作为他们的父亲或是国王存在于世,他们会怎么做,是毁去伯德温能够证明自己的东西之后放逐他,还是直接将他永远地埋葬?而伯德温会怎么想?在他被自己的孩子无情地抛弃之后?

    “你知道炸面圈儿在哪儿卖吗?”阿芙拉兴致勃勃地问他们的“向导”:“就是在滚油里面炸得膨胀起来,然后在豆粉和黑糖里滚一滚的那种——还有库斯库斯,面饼里面包着蔬菜和猪肉,上面撒着芝麻,或者油炸面团也行,我喜欢里面放了糖腌苹果的——再来一份圆塔汤,要羊肉,栗子,卷心菜,但不要橄榄……我还想去看看集市广场上的六巨人喷泉,今天有集市吗?”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听听和品尝克瑞玛尔殿下描述过的那些景色,音乐和食物,她总觉得,这样就像是殿下仍然在她的身边,没有离开,而且她也能与殿下有更多相同的地方。

    “我想要住在白鹭脚旅店,”阿芙拉说:“或者是阿尔瓦法师的雾凇小屋,都可以。”对于这位对殿下有着照拂之情的强**师,阿芙拉还是保持了些许的尊敬,也许她可以去拜访一下这位人类法师,阿芙拉想,等到殿下回来,一定会很高兴听到她的故事。

    ————————————————————————————————————————————————————————————————————————————————————————

    年轻人回到大公的府邸时,魔法星河已经横亘天穹,大公在等待着他,房间里只有一根鲸油蜡烛亮着,比起鲸蜡蜡烛,鲸油蜡烛要黯淡,并且有着烟雾,大公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都带上了血丝。年轻人走过去,熄灭了鲸油蜡烛,从一个抽屉里熟悉地摸出了三根鲸蜡蜡烛,把它们点燃。他没有责备仆人,因为这肯定又是大公的要求——随着迫近碧岬堤堡的危机逐渐远离,大公对自己的要求也变得越苛刻。

    “怎么样?”大公放下羽毛笔,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他们还有什么要求吗?”

    “也许还会逗留几天,”年轻人说:“看来计划必须推迟了。”

    大公叹了一口气:“或许这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在庆典上……万一形成了恐慌,出现推搡和踩踏就很危险了,是我的疏忽,孩子,”他摇了摇头:“我之前究竟在想些什么呢?难道就是为了所谓的仪式感吗?太蠢了。”

    “不,一点也不蠢,”年轻人脱口而出,随后他懊恼地现自己犯下了一个大错:“我是说,”他说:“为什么您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大公,您拯救了整个碧岬堤堡,您所有的都是您应得的——我相信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大公看着他,然后露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谢谢你,我的孩子,”他说:“但我已经做出决定了,如果……”他从书桌后走出来,将手放在年轻人的肩膀上:“如果还有什么,那就是我必须和你说声抱歉,我让你背负上了你不想背负的东西——但相信我,除了你之外,没人能够背负起这个沉重的负担。”

    年轻人突然抬起手,蒙住了自己的蓝,眼泪从指缝中流出来。

    ———————————————————————————————————————————————————————————————————————————————

    他在离开房间的时候,看到了在长廊的彼端,生出了一丛旺盛的小花,虽然不够整齐,但还是很漂亮,笔直碧绿的叶子中抽出一根长长的花葶,顶端是一个簇拥着上百朵小花的伞形花序,小花雪白晶莹,每朵小花里都有五根顶着金黄花药的花蕊。

    “洋葱。”他说,然后眼泪再一次地流了下来。

    ————————————————————————————————————————————————————————————————————————————————————————

    阿芙拉是在离开碧岬堤堡三十天后才接到了那位严肃苍老的大公的死讯,而这时的克瑞法已经接近了亚尔岛,距离碧岬堤堡已经很远了,就算她想要做些什么,碧岬堤堡也能有足够的反应时间。

    “他们是在庆典上动的手吗?”

    “是在庆典之后。”一个龙牙骑士说:“在大公召开的会议上,他的护卫们拔出了短剑与匕,他身中十二刀而死,不过并未遭受到太大的痛苦。”

    阿芙拉的嘴角微妙地翘了起来:“那么那些护卫呢?他们是否被处刑了?”

    “怎么会呢。”龙牙骑士似乎也感受到了小主人愉悦的心情:“他们已经是将碧岬堤堡从暴君与独裁中拯救出来的英雄了,为的那个成为了新议会的议会长,他还是那么的年轻,看来不出意外的话,碧岬堤堡能够迎来最少五十年的安宁。”

    “英雄啊,”阿芙拉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上的戒指:“人类的民众总是那么愚昧,被他们奉上宝座的,不是蠢货,小丑就是骗子,而真正为了他们牺牲的人却被他们践踏在脚下。”

    “那位大公是伊尔摩特的信徒,”龙牙骑士说:“这正是他所希望得到的结局。”

    “他当然可以选择,”阿芙拉说:“但这就是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忘恩负义的理由了?”

    ———————————————————————————————————————————————————————————————————————————————————————————

    奥布里给了新议长一拳,很重的一拳,直接把他打倒在地。

    “奥布里叔叔……”

    “不要叫我叔叔!”奥布里愤怒地大喊道:“你曾经过誓,”他指着年轻的新议长:“你誓要效忠于他!而你的效忠方式就是将利剑刺入他的胸口吗?”

    “这不是我希望的!”新议长同样大喊道。

    “别告诉有人控制了你!”奥布里捏紧了拳头:“我看得到你是怎么得意洋洋地披上议长的袍子的!”

    “我没有!”

    “你有!”奥布里叫嚷道:“你欺骗了他,背叛了他,而他把你当做他的儿子看待!”

    “我没有!”新议长站起来,而奥布里看到那张比他更为哀恸的面孔时不由得呆滞了一下:“是大公要求我这么做的,”新议长疲惫地说:“是他要求我这么做的,”他重复道:“他让我们杀了他。”

    “为什么?”

    “为了碧岬堤堡,”新议长说:“碧岬堤堡成为一个自由城市已经有一千多年了,之前是,之后也会是,它不应该受到任何统治。”

    “但哈威……”

    “哈威大公之后呢?”新议长叫道:“难道我们能够找到一个新的哈威大公吗?碧岬堤堡的富庶可以令得巨龙也为之垂涎,你怎么能保证下一个独裁者能够没有丝毫私心?而只要有一个,奥布里叔叔,碧岬堤堡就毁了,彻底地毁了!”

    “你们可以驱逐他!”

    “没有用的!”新议长痛苦地说道:“难道我没有提过吗?我根本不想让他去死,我甚至不愿意流放他,但大公说了,只有一个凄惨,卑微与绝望的死亡才能保证不让人们生出与他同样的野心!”

    “我就连把他埋葬在碧岬堤堡都做不到。”新议长继续说道:“我什么都不能做,奥布里叔叔,什么都不能!”

    ————————————————————————————————————————————————————————————————————

    生者的痛苦嘶喊不会传达到死者的耳朵里,哈威也不会在乎他是否有着一个壮观的安息之所,他的结局从他决定成为碧岬堤堡大公开始就已经被写好了,他只担心那些年轻人是否会在老奸巨猾的议员手里吃亏,不过还有奥布里,以及另外几位性情刚直的议员从旁协助——嗯,应该可以吧,他有点不负责任地想到,同时感到一阵由衷的喜悦,他为碧岬堤堡辛劳一生,死亡对于他只能说是解脱而非惩罚。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一艘庞大到遮蔽了天地的黑色大船,它在哀悼荒原上航行,就像是凡人的船行驶在大海上,苍白的手臂向哈威抓来,但在它们碰触到哈威之前,一缕光线让它们消融,哈威听到了尖锐的叫喊,随后,他的手臂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

    伊尔摩特来迎接他了。

    —————————————————————————————————————————————————————————————————————————————————————

    与此同时,在高地诺曼王都的城外,一个人正缓慢艰难地行走在密林间的小路上,不断地跌倒,然后不断地爬起,他的面孔与身体让人看了又是恐惧,又是怜悯——覆盖着一层亚麻布的面孔浮肿,扭曲和畸形,只有一只手和一只脚,他的衣着尚算整齐,佩戴着一柄短剑——他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他佩戴宽剑了,不过短剑也是武器,在几个流民想要打劫他的时候,它的锋利保证了伯德温.唐克雷不至于受伤乃至死亡,他的钱囊也是。

    不过除了这些之外,他一无所有,就连流银手臂也随着他的衣物盔甲一起被安葬了,而且作为高地诺曼的国王最为鲜明的特征之一,它也不可能被拿出来安装在他的残肢上,现在他右臂上只有一个普通的铁钩,和大部分佣兵一样,他失去的脚和被龙火灼烧过的脸无法被神术治疗,脚被一根圆锥形的木头代替,至于脸,他只能用一个兜帽与面巾保证它不会吓到别人。

    他来到了一个很小的村庄,里面有好心人愿意容留他,只是在偶尔瞥见他面孔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这是怎么啦?”农夫问道。

    “龙火。”伯德温简单地回答。

    农夫的眼睛亮了,“你和我们的国王陛下一起对抗了红龙吗?”

    “不……”伯德温说:“我是个懦夫。我逃走了。”

    让他意外的是他没有从农夫的眼睛中看到轻蔑,“不怪你,”农夫说:“我们都知道红龙有多么可怕。”

    ……

    “是啊。”伯德温苦涩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