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契约(9)
    “你知道你会遇到什么吗?”阿瑟问。???

    “被一大群……”巫妖省略了两个词语:“追着跑?”

    阿瑟露出了一个即便在泽拉塔也相当罕见的恶劣笑容。

    能够听闻到他们对话的人或许只会以为他们是在讨论之后的血战,但巫妖很清楚,他的导师并不会如此宽容地将他的秘密保留在最后——不过他的畏惧之心已经随着回归的力量而变得薄弱起来,更不用说,他的身体还有着他最好的盟友,一个永远不会背叛……呃,也许偶尔会有一些小麻烦的盟友,但在巫妖以及其导师埃戴尔那的教导之下,那个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也拥有着令恶魔与魔鬼也会深为忌惮的魔法。它是一个卓越的心灵术士,也许是因为另一个位面没有神祗的关系,它的信仰缺乏最根本的基础——它是一个毋庸置疑的无信者,与之相关的认知甚至要比一些认为神祗不过是“强者”的狂妄者更为坚定——这让它很有可能永远地被克蓝沃钉在墙壁的最前方,但也让它的法术力量几乎不受任何既定认知的制约。

    这是这个位面的心灵术士不可能达成的标的,如同每一个凡人,他们在诞生之初就被神祗的威名控制着,即便他们只是泛信者,或是伪信者,又或是无信者,但最终他们还是无法真正地相信自己的精神力量可以越那些不可言说的存在,这让每个心灵术士都只能成为一个强大的施法者而非神祗们的威胁。

    一千多年前,曾经有着一个心灵术士的家族曾经险些逾越了这道可怕的界限,可惜的是,他们所在的地方被一个邪恶的神祗关注着,当她现他们的企图时,她派遣了不下十二个高阶恶魔屠戮了整个家族,从幼儿到老翁,无一幸免,就连他们的堡垒也被推入了岩浆,他们的灵魂不知所踪,可能也已经成为被召唤者的一顿美餐了吧。

    看到巫妖和灰袍交谈的人都让开了,无论这两位是仇敌还是达成了暂时盟约的陌生人,贸然地接近他们显然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骨塔于此,显然,这也是一场小小的测试——一个法师召唤出了一只怪物,在他的命令下,怪物试图穿过骨塔之间的区域,但它碰触到骨塔的阴影时,它的阴影与骨塔的阴影迅地融合在了一起,而后,如同人们所预料的那样,它被拉向骨塔,它的皮肉一碰到骨塔的表面就黏结在了上面,就像是那些还在挣扎哭叫的灵魂那样,先是畸形的肢足,然后是锋利的前爪,肥硕的身躯,它的头颅是最后被融入骨塔的,然后骨塔就如同人类饱足之后那样温柔地鼓动了一下,略有些粗糙的表面凸起了一张脸,正是属于那个怪物的。

    骨塔的阴影就像是一张稀疏但毫无遗漏的巨网那样覆盖在大地上,当另一个急躁的候选者想要依靠飞行穿过它们的时候,从骨塔中飞出了幽魂,它们一下子就攫住了他,虽然防护法术最终还是保住了这个蠢货的性命,但他还是受了伤,他的血引起了一阵骚动,所有的人都在远离他。

    他的生命只被勉强延长了大约……十次呼吸不到的时间吧,突然塌陷的地面就像是海中的漩涡那样抓住了他的脚,把他拖了下去,在漩涡消失之前,咀嚼声不绝于耳。

    不过既然已经有人删除了错误的答案,剩下的人们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就要简单的多了。

    除了巫妖。

    他被一座疯癫的骨塔盯住了,它的表现十分奇特,又像是在畏缩,又像是已经陷入了疯狂,在如同女性哭嚎的刺耳响声与猛烈地颤抖中,它站了起来,如字面意义——骨塔的基座下是无数如同蜘蛛一般的细脚,每一根细脚都有三个巨人那样高大,而尖端则如同精金长矛一般的锐利,然后它就专心致志地追逐起这个身着白袍的狷狂之人起来——其他的候选者并不怎么清楚它为什么要突然这么做,但它确实让他们得到了好处——这座骨塔没有丝毫顾忌到它的同类,在追逐巫妖的路途上,它不是撞碎了这一座,就是掀翻了那一座,骨塔崩溃后又迅地将自己组合起来,当然,作为魔鬼,然后又作为恶魔的造物的它们可不会有一个逆来顺受的好脾气,于是它们放弃了那些小心翼翼的猎物们,开始愤怒地抽打起这个不知所谓的同类。

    能够站在这里的没有傻瓜,在骨塔陷入混战的时候,候选者一个接着一个的,乘着这个千年难得一遇的好机会穿过了骨塔区域。

    “它为什么追着你?”阿瑟问道。

    “也许是因为它还记得是被我杀掉的吧。”巫妖回答,他在龙火列岛杀死的一个女性龙裔术士,她的灵魂因为违背了与乌黯王子的契约而落入格拉兹特的手中,被他镶嵌在一座骨塔上,也许格拉兹特只是想得回自己赐予红龙格瑞第的卷轴——恶魔从来就是非常吝啬的,但格瑞第也不是什么慷慨之人,这个灵魂被她弃之不顾——在骨塔内,灵魂们总是忙于相互吞噬,以抢夺骨塔的控制权,很显然,格瑞第的弃儿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她操纵着骨塔,追杀她的敌人,即便并不能坚持很久——那些曾经被她吞噬的灵魂在她薄弱的精神中显现,就像是应一场饕餮大餐的邀请而来的食客们,它们终于寻找到机会切割这个坚韧强大的同类。

    “哦。”阿瑟说,他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而后他就召唤出一团黑触手,黑触手承托住自己的主人,就像是海底的章鱼那样在瞬息之间,伴随着一阵迷蒙不清的烟雾,挪动着最起码有着一百条的腕足跑掉了。

    巫妖没有浪费时间去诅咒自己曾经的同门。他平稳地投掷出一个石化术,将骨塔的细脚石化了一部分,并且立刻将它们化作沙子,骨塔失去了一部分躯体之后顿时向着一侧倾塌,骨塔的表面出现了一张巫妖有着几分熟悉的面孔,它无声地大叫着,连着塔身一起向巫妖扑来——骨塔直接撞上了巫妖召唤出的石墙,数之不尽的灵魂都在哀嚎着,幽魂就像是被打翻了的垃圾桶里的蟑螂那样惊惶愤怒地飞了出来,迎接他们的是巫妖的法术,它们突然感觉到迷惑,之后,遵照新的主人的命令,一些幽魂开始攻击其他的幽魂以及还没有来得及穿过骨塔林的候选者。

    骨塔被突然出现的石墙截断,它一如有生命的物体那样蠕动着,那张脸侧向沙地,痛苦无比地扭曲着,像是想要竭力逃过被其他灵魂分而食之的命运,一双灰色的,看上去毫不起眼的靴子停在了它的眼前,它努力往上看,看到了属于秘银法杖的柔和光芒,在被钴蓝色光线笼罩的第四十七层,这道美丽的光芒让它想起倒映在海面上的月光和星河。

    这是它最后的意识,巫妖提起秘银法杖,用磨碎翼龙牙齿的力道将面孔浮现出来的部分彻底地碾碎。

    在他继续走过骨塔的时候,骨塔们安安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完全看不出之前的混乱不堪,就连它们的阴影也谨慎地被收了起来,距离塔身不过三四尺的距离。骨塔类似于魔像,而它之中的灵魂就像是魔像的核心,如果主导的灵魂不被摧毁,那么骨塔可以在转瞬之间弥合,但恰恰相反,那么骨塔即便弥合,也需要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而其他的骨塔是不会放过这个壮大自己的机会的。

    阿瑟居然就在骨塔的阴影外等待着巫妖,一贯的厚颜无耻,他将双手拢在袖子里,身下的黑色触手变得多了起来,看来他也并不是如一些人以为的那样真的只能逃跑——但数量增多之后,他看上去就像是坐在一朵半透明的深色海葵上,这个场景让巫妖难以遏制地想起了异界的灵魂里一些不可为人知的废料——理所当然的,他拒绝了与阿瑟一同分享这个奇特坐骑的邀请。

    在漫长的跋涉之后,他们已经可以看到乳白色的象牙塔上细腻的漩涡状纹路,但他们既无法接触它们,也看不到任何一扇门扉或是窗户。

    “我们还要做什么?”一个候选者低语道。

    “死亡。”另一个人回答说,在前者开始反抗之前,后者的匕就割开了他的咽喉。

    ————————————————————————————————————————————————————————————————————————————

    在这些人中,只有阿瑟与巫妖最终获得了觐见乌黯王子格拉兹特的资格。至于其他的人,并不是都成为了骨塔的饲料,只是在将来,可想而知的,除了炮灰之外他们不会再有其他的职务在身。

    “你们是朋友?”引领他们入内的费瑞克希尔问道——巫妖与阿瑟在之前的战斗中站在了一起,他们不但战果赫赫,自身也同样毫无损。

    “是非常友爱的同伴。”阿瑟说。

    巫妖盯着他,意味难明。

    “这可真是一件好事啊,”费瑞克希尔说:“难道有比友情更美好的东西吗?”然后她将手指放在塔身上,吟唱咒语,象牙塔的一部分突然变得透明。她率先走了进去,巫妖与阿瑟紧随其后。

    让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是,象牙塔中并不阴暗,外界钴蓝色的光线到了这里转化成了宝石蓝,晶莹而明亮,象牙塔的内部就像是表面一样,似乎也不受光线的影响,触目所及,没有幽魂,也没有波达尸,又或是丑陋的低阶恶魔,每个地方都是洁净,但冰冷的。绛紫色的火焰在墙壁与廊柱中像水流那样的流动,带来光与寒冷,生者的呼吸在这里会凝结出细小的冰晶,巫妖和阿瑟都有着自己的伪装,但阿瑟似乎并不在意暴露出不死者的身份,他吐出的雾气一会儿变成了一只蹦蹦跳跳的兔子,一会儿变成了一条昂欲噬的毒蛇,在巫妖看过来的时候,毒蛇吞下了兔子,两个都消失不见了。

    这个把戏他在七十七群岛上也玩过,不过造成的结局对于某些人来说不能说十分美好,至少那些圣骑士与白袍们不会这么认为。

    阿瑟看向巫妖身上的白袍,上面闪烁着的神圣光芒让他觉得眼睛疼,虽然很早之前他就没眼睛了,在恶魔的故土,无底深渊中,这简直可以被称之为一种挑衅,但或许也能说是一种试探。

    试探谁呢?

    ————————————————————————————————————————————————————————————————

    乌黯王子格拉兹特坐在自己的宝座上,身边环绕着人面狮,六臂蛇魔还有魅魔们。

    凡人们时常会混淆人面狮与人面狮身兽,但事实上,他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物。人面狮有着一张美艳的女性面孔,喜好说谎与狡辩,给予一个人类希望然后巧妙地夺走是她们最大的爱好。在阿瑟与巫妖走进来的时候,她们露出了兴致盎然的神色,毕竟施法者们对于智力从来就有着很高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