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秘密(4)
    防盗章节,明日更替。

    1478年4月26日,朱利亚诺.德.美第奇在帕奇家族的叛乱中身受19刀而死,他的孩子于1478年5月26日出生。三日后受洗礼,女孩继承了老科西莫妻子的名字,被命名为康斯特娜。

    男孩则被命名为朱利奥,即朱利奥.迪.朱利亚诺.德.美第奇。

    历史充满谎言。

    史书中的朱利奥.迪.朱利亚诺.德.美第奇与康斯特娜一样,被洛伦佐.德.美第奇收养,在舒适安全的维奇奥宫里度过自己无忧无虑的童年与少年时代,直到。但事实上,他还在襁褓时就被自己的伯父交给了受教皇西斯科特四世之命在意大利中部传教的弗朗西斯.托德斯切尼.皮克罗米尼主教,并在时断时续的旅行中度过了自己宝贵人生的前六年。

    现在,他们来到了阿西西。

    阿西西,一个坐落在丘陵之间的小城,它存在的时间甚至超过了罗马城,早在主后238年,就有圣人路斐乐在此传道并殉教,但最终让它成为整个翁布里亚甚至巴尔干半岛的圣城的,还是于主后1182年暨1194年诞生于此的圣方济各和圣嘉勒,前者创立了以守贫、贞节、服从为教规的圣方济各教派,并在卒后两年(1228年)即被封为圣人,后者是他忠实的追随者,创立圣嘉勒女修会,1253年去世,同样在两年之后(1255年)封圣。

    因前来阿西西朝拜这位终生清贫,贞节,言行如一的真圣人的虔诚教徒们始终络绎不绝,同年,在修士艾里亚的倡议下,阿西西的民众和教会出资修建了圣方济各教堂和附属的修道院,以便接纳更多的修士与朝圣者。教堂紧靠着原本被称之为“地狱之丘”后因圣方济各自愿葬身于此改名为“天堂之山”的丘陵而建,分为上下两堂,1253年竣工,极其精巧,巨大且美丽。

    朱利奥的现任监护人,皮克罗米尼主教的一个同学最近凭靠着叔父的金币成为了佩鲁贾教区的主教,他知道皮克罗米尼主教受前任教皇之命在翁布里亚地区传教,所以就竭力邀请他的兄弟前来朝觐圣方济各与圣嘉勒,当然喽,皮克罗米尼早在抵达翁布里亚地区的时候就在第一时间行过这桩圣事,但朝觐圣人就和做功课一样,是永远不会多只会少的。

    皮克罗米尼主教进入阿西西时,凌晨时分的晨课刚刚结束,得到这个消息的佩鲁贾主教等候在圣方济各修道院门前,心情愉快地将双手放在凸出的小腹前,他为了今天的重逢特意挑选了一件被人们称之为达尔马提卡的丝绒袍子,袍子所用的紫红色丝绒是从米兰来的,在蜡烛或是火把下会闪出点点金光,胸前垂挂着金十字架与一枚方形的胸牌,胸牌上镌刻着圣方济各与小鸟,镶嵌着深紫色的水晶。他身后是圣方济各修道院的院长,神父以及执事们,还有圣方济各的修士,他们穿着带有兜帽的褐色长袍,腰间系着白色的亚麻绳索,如圣方济各那样赤着双脚。

    一个佩鲁贾主教最为信任的神父为他捧着一个黄金的圣物盒,里面装着一根腐朽不堪的绳索,据说它就曾数十年如一日地缠绕在那位圣人的腰上,见证了他的虔信与纯洁。佩鲁贾主教对此不是非常满意,他希望能够拿出更值得人们惊叹的东西,但圣方济各可不是一般的圣人,他在光荣十字圣架瞻礼前后,为了退省神工而进行了四十天的斋戒与静修,为此有天使从云层上下来,赐予他双手、双脚、肋下五伤圣痕——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得到教廷承认的圣痕,而且在他生前与死后,尚有以百计的神迹显现,他的品行与虔诚都是不容亵渎与怀疑的,正是因为如此,也没人敢像对待其他圣人那样,从圣方济各遗留在这个浊世的躯体上切割下一部分分开放置。

    另外,圣方济各确实如他所宣扬的那样克勤克俭,他的手中甚至未曾持有过一根木杖,以至于他德全功备,被我们亲爱的主召叫离去之后,他留下的东西就连一个房间都填充不满。

    最后佩鲁贾主教只得勉为其难地接受了修道院院长的提议,他们从圣嘉勒教堂拿来了属于圣嘉勒的三样圣物,又有两个执事为他提着有三根链子的铜香炉,铜香炉里燃烧着木炭,木炭上面倾倒着乳香,如同浓雾般的浓烟携带着馥郁的气息缭绕在众人身周,另有两个执事为他捧着圣书,圣书的装帧精美而昂贵,切口上都镀了金,而且里面用了不下十二种珍贵的宝石颜料,并由同一个修士抄写与描画了近十年方才完成;除此之外,还有四个貌美的侍童,捧着银盘,银盘上放着装有来自于法国卢瓦尔产区的葡萄酒,与筛过二十次的面粉与牛乳制作的白面包,以及一个硕大的曲颈壶,里面温热的水不是用来饮用的,而是用来洗去面孔上与手指间的尘土的。

    所以当他们等待着的人终于骑着马出现在灰白色的小径上时,最高兴的可不是佩鲁贾主教,而是端着那只曲颈壶的侍童。

    皮克罗米尼从马上跳了下来,对于一个已经四十五岁的男性来说,他仍然显得十分地强壮与敏捷,他剃过的头发整齐地排列在浓密的眉毛上方,眼皮略有些浮肿,眼珠却像鹰隼那样锐利,他的鼻子弯向下巴,嘴角严厉地向下撇,让人望而生畏——他穿着一件和圣方济各修士极其相近的袍子,外面裹着一件又宽又长的羊毛斗篷,是浅黄的本色,没有经过任何漂染,也没有刺绣和钉扣子,只用一枚铜别针在左肩上别住。

    一个执事上前想要搀扶他的时候被他挥手拒绝了,佩鲁贾主教在心里做了一个下流的手势,连带着做了一个鬼脸,鉴于他的老同学还是那样的格格不入,但还没来得及行礼,也没来得及说话,皮克罗米尼就给了他一个大惊吓。

    皮克罗米尼的双脚站立在地面上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提起斗篷,让裹藏在里面的小家伙自己掉出来。

    那是个孩子,大约只有五岁,顶多六岁,有着一头乌黑的卷发,面颊就像玫瑰花儿那么红润,他的眼睛是一种非常非常之浅的褐色,被磨得很薄的琥珀在阳光下就是那种颜色,火把和蜡烛的光在那双眼睛里闪烁,如同星辰,又如同涟漪。

    “一个朋友的儿子,”皮克罗米尼和佩鲁贾的主教手挽着手走在修道院的长廊上时这么说:“因为一些原因,他不能待在他的亲人身边。”

    佩鲁贾主教点头表示理解。

    修道院院长愿意将他的房间让出来,但无论是皮克罗米尼还是佩鲁贾主教都拒绝了,修道院中有的是供前来朝圣的人们与终身修士居住的房间,房间里只有一张椅子,床,修士们的房间会有一张小桌,他们就在小桌边坐下,佩鲁贾主教占据了那张狭窄的床铺,而皮克罗米尼使用了那把椅子。

    一个修士端来了两份并不怎么奢侈的夜宵,几片甜姜用来开胃,卷心菜汤,奶油焗烤猪油皮,末了用陈年的干酪收尾,除了时间之外,这份餐点就算是放在大斋期也没什么可挑剔的:“那些远道而来的兄弟们,”佩鲁贾主教一边捏起一块甜姜放在嘴里,一边问:“他们都被安排妥当了吗?”

    “一切都万分妥当,”执事说:“我们为他们准备了浴桶、面包、盐和清水。”

    “浴桶?”皮克罗米尼说。

    “怎么?”佩鲁贾主教嚼着甜姜问。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皮克罗米尼说,“圣方济各曾明确地表示过,‘肮脏’也是具有神性的标志物之一。”

    修士惴惴不安地看了一眼朝圣者,而皮克罗米尼只是全神贯注地将一片面包浸入到卷心菜汤里。

    “圣方济各也曾说过我们的水的姐妹是那样的恭顺、洁净、珍贵呢。”佩鲁贾主教满不在乎地说:“我们用水的姐妹清洁身体,也是在遵循他的教诲。”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正准备站到房间角落里去的修士,“可以了,孩子,”主教和气地说:“你可以回到你的房间里去了,我们会相互为彼此念诵经文的,就像我们还在罗马时那样。”

    年轻的修士立刻站住了,他不是那种以隐修为目的而终生不进铎的虔诚之人,能够同时侍奉两位主教的机会也同样极其罕见,但他知道接下来可能有些事情不是像他这样的普通修士可以听见的,于是他马上温顺地退出了房间,只留下皮克罗米尼和佩鲁贾主教在一起。

    “现在你或许可以告诉我了。”佩鲁贾主教说:“那个孩子是谁?”

    “你可以开始念经文了,”皮克罗米尼说:“亚德里安兄弟。”亚德里安是佩鲁贾主教的俗人名字,那时候他们还在罗马神学院,年少而天真,热血而鲁莽。

    “这是个秘密,对吗?”佩鲁贾主教说,就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同学在咕哝着什么:“我们可以交易,你告诉我,我也告诉你,未必是重大的,但我保证你不会因此而欠我的债或是做我的债主。“

    ”你想知道什么?“

    “你带来的那个孩子……”佩鲁贾主教说:“是人质?还是馈赠?又或是你的又一个私生子?罗马人传说你已经有十二个私生子了,就和耶稣基督的门徒一样多。”

    “收起那种亵渎的说法吧,你知道我没有私生子,也没有情妇。”皮克罗米尼说,虽然他也不是那种会如同苦修士一般严苛地对待自己的人,但他确实不擅长如罗马的圣职者那样追逐着孩童与娼妓的脚跟到处乱跑。

    “让人们这样说说也无妨,”佩鲁贾主教说:“哪个深红色(枢机主教衣着颜色)或是白色(教宗衣着颜色)的长衣下面没有藏着一两个孩子呢,真正圣洁的人都在羊皮纸和大理石上,别让他们觉得你会是一个威胁。”

    “威胁?”皮克罗米尼抬起头:“我甚至不是一个枢机主教。”

    “会是的。”佩鲁贾主教说,“你是一个皮克罗米尼。”

    “关键时刻远在千里之外的皮克罗米尼。”

    “看来你也并非对罗马一无所知。”佩鲁贾主教说,心满意足地交叉起双手。

    “我们的圣父危在旦夕。”

    “还能坚持上几个月。”佩鲁贾主教说:“可能。”

    “罗马的气氛已经变得紧张起来了吗?”

    “一些枢机主教正在搜罗金子,你觉得呢?”

    皮克罗米尼露出了一个讥讽的微笑:“事实上我觉得他们完全可以用掷骰子的方法选举教皇,”他不太恭谨地说:“谁做了教皇就挨个儿分赏每一个枢机主教。”他摊一摊手:“又公平,又合理。”

    “我已经筹备到了一笔不菲的钱财,”佩鲁贾说:“或许可以换换衣服的颜色。”

    “这个可有点难,”皮克罗米尼说:“难道还会有人自愿放弃教职吗?”

    “或许会有人突然发了疯,”佩鲁贾主教真心实意地说:“但皮克罗米尼,我想要回罗马,我不想在这个位置上待到垂垂老矣,一事无成。”

    “你的想法值得尊敬。”

    “那么你呢?”佩鲁贾主教逼问道:“你呢,你呢?皮克罗米尼,听听这个显赫的姓氏,你是庇护二世的外甥,二十二岁就是主教,庇护二世允许你继承皮克罗米尼家族的名字与家徽,你曾连续担任过不下三个最为重要的职务,除了你的舅父,你还曾经照顾过保罗二世的起居饮食,他是那么的信任你,爱护你,视你为他的左膀右臂,如果不弗朗切斯科.德拉.洛韦雷……”

    “毋庸置疑,”皮克罗米尼心平气和地说:“他比我更懂得如何贿赂与诱惑。”

    “那是因为你总是犹犹豫豫,”佩鲁贾主教不满地说:“你原本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的,而不是被洛韦雷如此轻易地赶出罗马。”

    “好啦,好啦,”皮克罗米尼说:“我知道你的想法了,既然如此,你可以说说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了。”

    “我并不是那么功利的人,”佩鲁贾主教悻悻然地说:“但,是的,对,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他站起来,打开门望了望:“让瓦伦西亚神父来这里。”他对等候在门外的修士说。

    很快地,瓦伦西亚神父出现在两人面前,让皮克罗米尼也不禁有些为之惊讶的是他居然还只是个孩子,“罗马竟然已经堕落如此了吗?”他说:“一个孩子竟然也能成为神父?”

    “这有什么,”佩鲁贾主教拍拍手:“俗世中还有襁褓中的婴儿或是腹中的胎儿成为一个公爵或是国王的呢,一个神父而已,八岁,九岁,十岁又能怎样呢?”

    “几岁?”

    “呃,八岁。”佩鲁贾主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