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九章 塔拉
    亚戴尔明显地停顿了一下,也许他没有想到会是阿芙拉提出这个问题吧:“如果你所指的是我所要担负的罪孽,”罗萨达的牧师面对这个几乎可以说是充满了恶意的问题,仍然相当和善地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不,我从未忘记过,也从未以为可以摆脱这是永远的,即便我回到了晨光之神的脚下,匍匐在地,灵魂上的枷锁也不会消失。”

    “但您似乎并不因此而感到困扰,”阿芙拉认真的说:“我是说,您有过犹豫吗?在您夺取他人,或是其他智慧生物的性命时?”

    “如果我那么做了,”亚戴尔说:“那么对方一定有着无法饶恕的罪过。”

    “难道就没有值得救赎的可能吗?或是接受的惩罚大于犯下的罪过的……”

    “也许有,”亚戴尔说:“但这个判断不是由我们做出的,而是由更崇高与无瑕的存在做出的。”

    “就没有无辜的人吗?我是说,有时候,你并非出于本心,却还是造成了悲惨的后果,”阿芙拉说:“您会为此感到悔恨与痛苦吗?”

    这次亚戴尔犹豫了更长时间,“我不能说完全没有,”他温柔地说:“但他们所遭受的苦难会总会得到补偿,而我将背负着我的罪孽蹒跚前行。”

    阿芙拉轻微地摇了摇头,显然这个答案并不能让她感到满意,“那么您有没有想过,终结自己的性命,在没有得到晨光之神的宽恕时,又或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有意放下手中的刀剑?”

    “没有,”这次亚戴尔回答的很快:“没有那个神祗会高兴看到自己的信徒轻易舍弃自身的性命,因为对于神祗们来说,每一个灵魂都是有其价值的。”

    “信仰。”阿芙拉一针见血地说道。

    “可以……这样说吧,”亚戴尔有点无奈地说:“还有的就是神祗对于人们的期望,以及赐予,擅自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件事情是不会得到神祗褒奖的。”

    “信徒是财产,”阿芙拉喃喃道:“每个神祗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就像是人类饲养牲畜,如果不是因为神祗而献出,那么无论他是为了什么,都是会遭到厌弃的,因为这是一种无谓的消耗。”

    在一段令人尴尬的沉默之后,阿芙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非常感谢,罗萨达的牧师,我虽然还有疑问……但最关键的问题的答案我好像已经触摸到了。”

    我真想知道一下你究竟得到了怎样的解答,亚戴尔觉得自己好像是犯了一个错误,但他最后还是只能站起来,将阿芙拉送出自己的房间。

    巫妖没有立刻回到意识的表面,在他与另一个灵魂的交谈结束之后,他突然感觉到一阵难以忍受的厌倦,之前温馨的幻觉被突如其来的清醒撕裂了,他不得不与另一个灵魂,从襁褓开始的三十余年的意识与法则的固有支柱,或说是壁垒相对抗在那个虚弱无力的位面里,杀戮是一种几乎消失于凡人的事情,是一种……会令人感觉残酷与可怕的行为,即便他们知道,为了遏制邪恶的行为,死亡必不可免,但他们还是会感到畏惧,憎恶,以至于他们可以说是尽所可能地漠视与避开与之相关的所有事物……但在巫妖的位面里,在恶魔与魔鬼的无尽深渊里,在无上崇高的光明巅峰,杀戮从来就是一件如同光与黑暗同样寻常的事情。

    人类与人类的国家,城市与城镇总是在乐此不疲地相互交战,邪恶的信徒所有的匕首最终的下落总是会嵌在某个良善守护者的胸膛里,而那些自诩正义的骑士与白袍们,他们宣扬教义的时候,也不仅仅是舌头,正确点来说,更多的是他们的宽剑与钉头锤,甚者有如苦难与哭泣之神伊尔摩特,他的牧师也不惮于扮演盗贼与刺客即便是精灵,他们在面对黑暗的时候,也更惯于将闪烁着魔法光芒的箭矢搭在自己的长弓上用肉体的死亡,灵魂的消散来解决问题,几乎可以说是这个位面根深蒂固的概念。

    曾经的不死者懊恼于自己无法用人类所贪慕的权势,金钱以及情爱来诱惑身体中的另一个灵魂,对于它的执念它的位面,它的家,还有亲人更是嗤之以鼻难道作为一个生命短暂犹如蚊虫,容貌与才能都只能说是平平,无权无势,除了与家人一起平静的活下去之外别无他求,也不可能有所求的人类,会比另一个世界的国王或是强大的术士更好吗?虽然巫妖从不认为自己会信守承诺(如果他们能够成功),但这些难道就不能让它面对选择的时候有所迟疑吗?

    现在他倒要感谢曾经让他……很不舒服的阻碍了,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灵魂依旧厌恶杀戮,也许是天真,它曾经以为过自己可以作为“自己”回到它的位面,在记忆逐渐完整之后,它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个设想是完全不存在的在这个充斥着魔法,有着神祗与深渊生物的位面,它的退让只会带来死亡,不,作为赎罪巫妖,他们只会在一霎那间无声无息地消失,可能连一道闪光,一声哀鸣都不会有。

    巫妖给了它选择,是恪守着前数十年在另一个位面构建而起的道德框架而死,还是放弃先前的准则,作为一个本位面的生命而活下去如果它还想回到它的位面,回到它的家,那么就注定了它不可能还是原先的那个人类,就像是埃戴尔那所预想的那样,它将会成为一个怪物,或许它的心中还有着一点洁净的本质,但到了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它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且,曾经的不死者很明确地告诉它,因为在他们之前,从未出现过赎罪巫妖的关系,就连他也不知道他们消亡之后,灵魂是否真的会如以为的那样粉碎更糟的是,它的灵魂会被剥离与剖析,而那些神祗,那些恶魔,那些魔鬼,甚至是这里的人类,精灵,矮人,侏儒以及巨人,兽人等等,都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探知这个未知的位面那样富饶,又是那样虚弱的位面……那些人类甚至还在愚蠢地,不断地向外发出信号,祈求与之不同的生命眷顾他们的领地……

    不但是那些邪恶与卑劣的存在,即便是如同泰尔,罗萨达,苏伦,伊尔摩特这些善良的神祗,也会为了那个位面储存的深厚的信仰之力而疯狂吧,那是整整七十亿人,没有信仰,泛信仰,或是伪信,纵然有虔诚的信仰者,因为没有神祗的关系,这些珍贵的信仰之力也只能徒然地流散在空气之中毫不夸张地说,一个低等神祗,若是能够取得这些人的信仰,那么一跃而成为强大神祗也未可知。而对于那些兽人,巨人,怪物们而言,那些平和而又没有丝毫防范意识的人类,就是摆在桌上的一道道鲜美菜肴,至于人类……这里的人类也一样充满了贪欲,巫妖搜索过的记忆表明,那个位面一样有所谓的“科学”,人类凭借着它制造出了一瞬间可以毁灭整个城市的武器,但在最初的时候,对魔法与神术的概念还局限在漫画与小说中的人类只怕会遭受到巨大的打击,尤其是平民。

    另一个灵魂对它的家,它的位面的爱成为了巫妖的武器,就像是扎入它足后的刀刃,即便鲜血淋漓,它也不能后退一步,这不单单是它,是巫妖,还有所有它曾经爱过的人……是否会面对这个可怖而又庞大的多位面侵袭蹂躏的关键它已经没有退路。

    但这样的变化,一定非常痛苦吧巫妖在心中说道,他伸出手,而后又收了回去,就让它安安静静地度过这最后一段宁静的时间吧。

    凯瑞本的手在房门上轻轻抚过,紧闭的门扉就悄无声息地打开了,精灵还是游侠的时候,也做过这样的事情而那个时候,他是为了给予某人死亡而来的,他记得很清楚,或者说,精灵对于每个死于自己之手的生命都记得很清楚,即便是兽人们用来削减他们气力的老弱而那一次,对方也是一个施法者,一个邪恶的法师。

    让精灵感到难过的是,房间里甚至没有设置许多施法者必然会设置的法术陷阱,也没有警告,他就这样毫无阻碍地走到了克瑞玛尔的身边,黑发的龙裔平静地躺卧在床上,身上只简单地搭了一张灰白色的毛毯,袍子和斗篷挂在床边的椅子上,就连从上方垂挂而下的帷幔也没有拉起,精灵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的睡颜,是那样的平静,就像是一个无辜的婴儿。

    但此刻,精灵所能想起的却是那个邪恶的法师,那个时候,他也是仰面躺在冰冷的石板地上,他的眼睛紧盯着精灵,有忿怒,也有憎恶,还有一丝侥幸,他以为他的符文会令得精灵游侠重伤乃至死亡,至少他可以得以脱逃,但精灵的“星光”结束了他的妄想,凯瑞本将他钉在地面上,看着他不甘地吞下最后一丝气息。

    他这样回忆着,一边低下头去,有一个瞬间,他几乎被自己惊吓的跳了起来因为他竟然看到那个法师的脸与克瑞玛尔重合了,这是他在知道克瑞玛尔是个赎罪巫妖的时候,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他往后退了一步,手指紧紧地抓在一起,就像是不那么做他就会拔出“星光”刺入黑发龙裔的胸膛那样。

    精灵被压制住的惊呼与脚步就像是蛾子穿过火焰带来的上升暖流那样轻,却已经惊醒了克瑞玛尔,他的身形突然模糊了一下,随即出现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但在看到凯瑞本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显而易见地松弛了下来,但与之前有所不同的,凯瑞本能够发觉他的不安.

    他竟然没有发觉,凯瑞本责怪自己道,在被阿芙拉指出之后,有意被他忽略的地方一如黑暗中的星光那样鲜明,虽然这是同一具躯体,但这个和另一个有着无数截然不同的地方,譬如说,像是现在这样近似于绝望,却又坚毅的神情就不是……那个曾经的不死者所会有的,虽然后者同样有着惊人的意志力,但他永远不会用那样的眼睛注视他人。

    异界的灵魂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阿芙拉扔掉了最后的马甲,它在略略踌躇了一会后就露出了一个微笑,“是早晨了吗?”它问,一边向窗外看去,凯瑞本不是一个会贸然进入别人房间的人,难道现在已经是中午,或是下午了?想到这里,异界的灵魂就想要抬手蒙脸,这种像是小孩子一般的行为它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做过了,特别是来到这里之后,这具身躯对于睡眠并不渴求,像是彻夜不眠记忆法术,抄录卷轴,或是阅读问卷,无论它还是它的同居人都做过,但之前,它确实……不顾一切地沉溺在了一个冗长而又悲伤的梦境里,这个梦境理所当然地让它感到痛楚,但它根本无法从中挣脱出来,直到它隐约察觉到了访客的到来。

    “晨祷还没开始呢,”凯瑞本低声说:“我只是来……看看你。”

    “啊,”异界的灵魂说:“我很好。”

    索姆的事情很快就平息了下去,作为伊尔摩特的牧师,丑鸡所受到的尊重也不会让她被无礼的羁留,她重新踏上道路的时候,晨光温柔地倾泻在她的身上,给她带来黑夜无法给予的温暖与光明。

    索姆的事情并不如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无所谓,索姆的仇恨与死亡还是让丑鸡感到了一丝无奈与疼痛,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索姆的行为也没有让她太意外,作为一个凡人,索姆做到的事情有限他只能雇佣一个盗贼来刺杀她,以及在前者未遂的时候亲自动手。

    有些人,直接在还没有逃离呼啸平原,或是兽人的领地的时候就会试图杀死丑鸡,或是惊动他们的“主人”,丑鸡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想的,但她对此的处理方法从来就只有一个。

    她被诅咒会失去她最爱的人,然后,就像是诅咒应验了那样,她失去了她的第二个爱人。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接受过其他人,即便伊尔摩特的宠爱让她保有着年轻与健康,但丑鸡的一切已经属于她的仇恨与神祗,而不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