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圣者 > 正文 第七百四十五章 神祗
    明天更替。

    ——————————————————

    众仆之仆

    第十三章属灵

    属灵的人能够看透万事,却没有一人能够看透了他。——哥林多前书

    ——————————————————————————————————————————————————

    “主教我这么做。”朱利奥说,他知道自己或许有些鲁莽了,一个六岁的,没有经过相关教育的孩子原本不会想到这些。但在他已经成为皮克罗米尼弟子之后,皮克罗米尼主教如果不幸以异端,或是男巫的罪名被异端裁判所拘押,即便这位主教最后可以因为家族的势力与赎罪的钱财被赦免,抑是宣称无罪,也必然背负上一个无法摆脱的污点,这样的棋子只会被他的家族,以及那些曾经看重他的人放弃,并且永无翻身之日,因为只要他略有反抗之意,今天的罪名就会如同沥青一样倾泻在他的头上——那么,作为他的弟子,朱利奥也必然会被放置在尘土之中,无论洛伦佐多么喜爱与怜悯他弟弟的儿子,朱利奥.美第奇最好的结果是作为一个浪荡儿庸庸碌碌地就此度过乏味的一生,最坏的结果是被美第奇家族在一些交易中不可缺的人质,或是被其他家族拿来作为嘲弄与威胁其他美第奇的工具。

    “说谎言的,必将灭绝,”主教的视线变得愈发尖锐:“孩子,只有异端会用主的名字来说魔鬼的话。”

    “当下……”孩子向前倾身,“十二门徒中有一个成为加略人犹大的,去见祭司长。”朱利奥轻声诵读道:“他说,我把他交给你们,你们愿意给我多少钱。他们就给了他三十块钱。”

    “从那时候,他就找机会要把耶稣交给他们。”皮克罗米尼主教接续道,然后,他略过了中间的一段:“耶稣说,起来,我们走吧,卖我的人近了。”

    “说话之间,那十二个门徒里的犹大来了,并有许多人带着刀棒,从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那里与他同来。”

    “那卖耶稣的给了他们一个暗号,说,‘我与谁亲嘴,谁就是他,你们可以拿住他。’犹大随即到耶稣跟前说,‘请拉比安,’就与他亲嘴。”

    “耶稣对他说,‘朋友,你来要做的事情,就做吧。’于是那些人上前,下手拿住耶稣。”诵读到这里,皮克罗米尼主教不由自主地抿起了嘴唇,这只是一个针尖那么大的疏漏,却是生在眼睛上的——自己若是被不义之人出卖和拿住。虽然作为主教,他不会遭受酷刑与拷打,但背后之人也只需要证明他有罪而已——他们毁灭的不是他的肉身,而是他的精神……此时的裁判所尚算温和,那些即便被认定犯有重罪的平民也可能有忏悔,苦修与返回教会的机会,遑论一个皮克罗米尼。但如果他被认定是有意受到了魔鬼的诱惑,从而离开了天主的羊群的话,哪怕他能够重新返回教会,他也绝对不可能有幸再次被任命为主教,甚至无法成为一个神父,他只有成为一个苦修士,在某个人烟罕至的修道院终此一生。

    那些不希望一个皮克罗米尼披上全白法衣(注释1)的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不但他,就连他的家族也要受到威胁。

    他看着朱利奥的时候,孩子也同时抬起头来看向这位仍然保留着一丝宽悯之心的老人,也许不因为他们之间的紧密联系,他也会给出警告与提醒的,毕竟在这个愚昧与荒唐的时代,能够有一个懂得学习与思考的人实在是太难得了。

    皮克罗米尼主教突然转过身去,他的视线恰好落在门后,如同修道院的每一个房间,那里悬挂着一副木版画,描绘的正是圣方济各接受圣痕的场景,用的是蛋清调和而成的矿石颜料,颜色还很清晰,但比起乔托?迪?邦多纳的娴熟笔法,它看上去刻板又幼稚,也许是某个富有的教士临摹的作品,但圣方济各看向天空,翻转手掌,跪拜有着蓝色与红色羽翼的天使的形象依然清晰可辨,落在双手,双脚,肋骨上的五处圣痕尖锐如同五根黑色的铁钉,笔直地刺入皮克罗米尼主教的眼睛。

    就像是有雷声在他的脑中翻滚,又像是雷电将所有的景物化作一片白光,主教的双耳嗡嗡作响,一时间什么都听不见……他将手指放在喉咙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因为忘记了呼吸而险些陷入窒息的死境。这位身材高大但瘦削的老人就像是陀螺那样在房间地急促地转来转去,他捶胸顿足,懊悔不已,“我就是个瞎子啊,”他呢喃道:“唉,我就是一个聋子啊,我就是一个愚人,主啊,我竟然对如此明白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他就这样声音嘶哑,语无伦次地咕哝了好一会儿,朱利奥的眼前突然一暗,他吓得轻轻往后一倾,才发现是皮克罗米尼主教突然跪在了他的面前,因为小美第奇坐在一张斯卡罗贝椅上,这种椅子没有扶手,椅背是一面扇子形状的雕花板,椅座下还有放置物品的小抽屉。所以朱利奥比跪下的主教还要高一些,稚嫩圆润的膝头碰触着他的胸膛,老人将手交叠着放在朱利奥的小手上,并且紧紧地握住它。他的手是枯瘦的,皮肤如同绸缎一般褶皱在一起,摩擦的时候会发出沙沙的声音,手指细长,手掌宽大,朱利奥的手可以被他收纳在掌心里,他的皮肤就像是一块烙铁一般的灼烫:“这是主在救我哪,”他声音嘶哑地说道:“就像是天使降落在索多玛的罗德面前,又降临在耶布斯人亚那劳面前,在凯撒利亚的哥尼流面前那样。(注释2)”

    等等!朱利奥面无表情地收回手,我冒着上火刑架的危险是为了保全一个在这个灰暗愚昧的时代仍然有这个意愿以及能力继续有关于医疗研究的学者,不是为了主能够多一个虔诚的仆人的!反正那位崇高的老人家已经有着数以千万计(以后还会更多)的迷弟迷妹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但一个真正的医生(不会只是撒圣水,上烙铁以及****的),你知道在这个时代有多么珍贵吗?何弃疗啊,孩子!

    “老师……”朱利奥低下头,小声地说,他想从椅子上跳下来,但皮克罗米尼主教的手虽然没有抓得他疼痛起来,但其中蕴含着的固执与不可动摇反而让他不敢动弹。

    皮克罗米尼主教凝视着那双在鬓发的遮掩下反而显得格外明亮,如同流动着的金子那样美丽的眼睛:“你是生来就属灵的,孩子……”

    这下子朱利奥真的毛骨悚然起来了。

    幸而就在他浑身僵硬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这个声音在圣方济各修道院中并非常见,因为修士们多半是穿着简单的薄底鞋或是赤足,皮克罗米尼主教笔直地站了起来,就像是几秒钟前还跪在一个六岁幼儿面前的皮克罗米尼完全不存在似的,他神色平静地走过了去开了门。

    “我没打搅到什么吧。”佩鲁贾主教从门后伸出头来,正好与门后画上的天使处于同一水平面。

    “为什么你要穿威尼斯人的鞋子,”皮克罗米尼主教严厉地责备道:“只有魔鬼才会在脚上装蹄子,你是想要径直走到地狱里去吗?”

    朱利奥歪头看了一眼,果然,在佩鲁贾主教的长袍下面露出了一点包裹着皮革的木底,“这可不是威尼斯人的鞋子,”佩鲁贾主教小小声地说:“它是从佛罗伦萨来的,而且它也只会走到女人的心里去。”

    皮克罗米尼主教的回答就是用力当胸一搡,把他推出门,然后自己也跟着走了出去。晚祷的时候,那个令人心烦的踏踏声果然就消失了。

    第二天早上,皮克罗米尼主教以及其随从就在如同丝缎一般的薄雾中离开了圣方济各修道院,在走过阿西西的拼石子道路的时候,见到他们的人都在深深地鞠躬,而主教与修士们在见到圣方济各和其他阿西西圣人的画像与圣名时也会称颂与行礼,在比来时更加冗长的队伍离开了那些高高低低,尖顶或是方顶的房屋的遮蔽后,雾气消散,在感到温暖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了比之前的几天更为瑰丽明亮的天空。

    这让他们更加坚定地认为已经受到了主与圣人们的护佑,不但是修士,就连护卫他们的侍从都不由得笑容满面,骡子与马匹脚步轻捷,在晨光尚未完全被灼热的金线取代之前,就来到了苏巴修山下。翡翠色的苏巴修山宽大而舒缓,就像是一个乳母那样怀抱着玫瑰色的阿西西,而与之相辉映的正是从底部的乳白色朦胧山脉,到中段的柑子色与杏色的天空,以及夹杂其中的菖蒲色的羽毛状云层。

    朝日的白亮光芒从云层的间隙中如同流水一般地倾泻下来,照耀着旅人的肩背,给他们带来温暖,皮克罗米尼主教怀中的朱利奥抬起头来,深深地呼吸,在干净的冰冷空气中,有着溪流与青草的气息,在他们行进到道路两侧,覆盖着无数野生的虞美人,这些色彩绮丽的花儿就像是人类那样,会在夜晚入睡,白昼醒来,伴随着如同将阳光带来这里的马蹄声,它们也一枝接着一枝地盛开了。走在皮克罗米尼主教身后的金匠修士立刻去采了一把,交给朱利奥让他拿着玩儿。

    对于这样的殷勤照顾朱利奥欣然接受,毕竟在到达下一个落足点之前,在颠簸的马匹上他几乎无事可做,他侧着头,金匠修士立刻策动骡子,将一个侍从挤开后(那个侍从对他怒目而视),“我的小兄弟,”他问道:“还想要些什么吗?我可以为你捉一只蛤蟆来。”

    如果你真的给我捉一只蛤蟆过来,朱利奥在心里说,皮克罗米尼主教非得驱逐了你不可。“我只是想问问约书亚兄弟如何了?”

    “我马上就去看看。”金匠修士许诺道,然后他就一溜烟地跑到了队伍中间,在侍从与修士之间,有一辆带着篷的马车,这辆舒适的四轮马车还是匈牙利的黑军军团中的一位骑士为了赎还自己淫邪的罪过而奉献给圣方济各的,当然,它现在仍然是神圣的,不管怎么说,里面可装着两个修士呢。这两个修士其中之一当然是约书亚,而另一个就是世俗名与一个罗马皇帝巧妙重合的瓦伦西亚神父,讽刺的是,瓦伦西亚神父以照顾病人的名义被强行留在了马车里,他的侍从一个都没能带出来,与他所想象的相差甚远。也许是皮克罗米尼主教罕言寡语的性格让他看起来缺乏攻击性,长期地远离罗马又让人遗忘了他曾经有着多么显赫的身份,但现今这种近似于被囚禁的状态,博尔吉亚的凯撒必须承认,他和他的父亲都失误了。

    但在普通的孩子身上很少能够见到的坚韧性格与沉稳心态,让凯撒还不至于唉声叹气地承认自己就是一个囚徒,在另一个修士的帮助下,他甚至将约书亚照顾的很好。

    他们一路上没有停歇,直到正午偏后,一行人才到达了距离阿西西约有十里路程的小城斯佩罗,与阿西西不同,它虽然同样位于苏巴修山山区,但周围都是丘陵与平原,土壤肥沃,一眼望去不是葡萄,橄榄就是谷物。

    小城最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克劳迪王朝时期,迄今为止,城市中的宅邸巷道有百分之八十仍然带着罗马的印记,这里没有玫瑰色的石材,混凝土与石块都是暗沉的灰色,部分涂刷着白垩与蜜色的泥灰,但这座小城却要比阿西西还要秀丽多姿——在黯淡的背景下,是斯佩罗的人们种植的花儿,它们或是被悬挂在墙壁上,或是从露台的铁栏杆间伸出枝叶,又或是从台阶上扫动着人们的足踝,行走在狭窄的巷道中,长袍和斗篷上会落满细碎的花瓣与叶子,头发上会沾染上黄白色的花粉,在这里,即便是最为贫苦卑贱的人家也会用野外的花儿将自己的家装扮起来。

    听到小城中来了一个主教,众多的神父,修士,这里的教会立刻前来迎接,并且热切地请求皮克罗米尼主教能够在这里停留数日,主持之后的圣体瞻礼仪式。如果是在阿西西之前,皮克罗米尼主教一定会委婉地推却,但在承蒙了主与圣人的恩惠后,难道他还能做出任何傲慢的行为来吗?于是皮克罗米尼主教立刻答应了他们(朱利奥兔斯基眼)。

    当晚他们在用餐的时候,金匠修士想要将朱利奥抱走,服侍他用餐,但被皮克罗米尼主教拒绝了,他亲手将汤倒在盘子里,然后将面包撕成小块浸在汤里,还从自己的餐盘中撕下煮鹧鸪的腿,吩咐斯特罗的执事端上一杯浇着蜂蜜和杏仁的乳酪浆,这种饮料或说是食物已经很接近于后世的冰淇淋了,对于一个美第奇来说,想要享用这种美食当然不是问题,但皮克罗米尼主教认为这种过于精细的食物会令得人们堕落到贪吃的地狱里去,所以朱利奥还是第一次用舌头而不是眼睛品尝到它的美味。

    朱利奥在等待这杯美味饮料的时候,看见了被两个修士夹在中间的瓦伦西亚神父,他也看见了朱利奥,于是就点了点头。

    注释1:教皇是罗马天主教里唯一穿全白色衣服的主教。

    注释2:这三者都因为受到了天使的告诫或是启示而得到了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