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丑女无娇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看到希望
    赵无眠是个称职的解说员,他的见识比秀姨渊博多了,将每一样物品拿在手里,来历用途,娓娓道来,声音悦耳动听,明明是应该枯燥的物品解说,硬生生被他讲成了高低起伏扣人心弦的华丽乐章。

    偏偏美好的事物人人喜欢,小迷不但是外貌协会的,还是个声控手控,赵无眠那美如白玉的手,修长而不孱细,声音磁性温柔,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配上他那副妖孽般的颜值,神仙也免不了动心,小迷只觉得简直如同有重力吸引般,听着看着,忍不住就被吸引着,向他靠得越来越近,几乎要贴上去了……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暗吸一口气,赶紧后撤,重新坐直身子,偷偷觑几眼赵无眠,生恐他发现自己的异样……

    而每每这时,赵无眠的心底如同翻腾着一锅甜粥,热烫甜蜜,那股难以言喻的甜美滋味让他要花费更多的力量来克制自己嘴角的弧度不要上扬得太高,脸上的表情要愈发地云淡风轻,仿若对小迷的小动作一无所知。

    若是小迷不是“色令智昏”兼之做贼心虚,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次她重新坐直身子后,赵无眠的讲话声音就会不觉间调低了半拍,之后会逐渐低缓轻柔,手中物品的展示距离也随之而调整,于是,为了将他所讲的细节看得更清楚,小迷会下意识地将身子向前探过去,为了将他偶尔低柔的声音听得更清楚,小脑袋亦会无意识地向声源靠近……

    而那个主导这一切的幕后者,就那般不动声色不露痕迹地将他甜美的小猎物引入自己的温柔陷阱,饱含深情的目光如风,悄悄地拂过她的眼角眉梢,粉嫩的脸颊,嫣红的小嘴巴……看她黑亮的大眼睛里迸射着明亮诱人的光彩,那张粉白的小脸上,露出时而喜悦时而惊叹时而了然时而讶异时而赞同的神情,他拿出全身的力量来克制自己保持镇定,不要失态,还是会偶尔有小小的失神……

    好在她听得投入,竟不曾发现他偶尔的停顿,不是刻意的悬念,而是面对她,难以自抑的失神失态……

    “……果然发财了!”

    小迷原本查看的时候,就大致判断出鲁益达的赔礼价值不匪,只是其中有很多的价值她并不完全了解,有些还不认识,她原打算有时间让秀姨慢慢查看造册,反正也没有急等着用的东西,这算是她正经地第一笔索赔金,也是第二桶金,第一桶是先前接皇家龙脉符阵的。

    至于岫之迷与生活类符纸的收入,自从知晓了赵无眠在其中所做的幕后工作后,她就再也无法将其当成自己独自掘的第一桶金了。

    “鲁益达如此知趣,贵府上出了不少力吧?”

    定然是齐国公府同时施压了,不然,以鲁益达素来的行事风格,即便是被打压了,多半会化明为暗,暗搓搓地使小手段。

    以鲁家的势力和鲁益达的号召力,若硬是要与岫之迷对上,显然小迷这厢的实力是不够看的,除非她彻底放弃了岫之迷,然后与鲁家不死不休……哼!到那时,她是单枪匹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必然会整得鲁家后悔晚矣!

    但那样也会有无数的后患,按大陆法则,修士间的恩怨,祸不及家人,以小迷的为人,也不可能真将鲁家所有人都屠了,但若她真将鲁益达如何了,先别不说她能不能灭了鲁益达,就算她打败了或者让他灰飞烟灭了,鲁家家大业大人口多,对上她一个,单是没完没了地车轮战,她就受不了,除非她晋升为大符师了,鲁家不得不歇菜或者是齐国公府愿意为她与鲁家开战,否则地话,当然还是以和为贵。

    鲁益达想要虚名,她又不好这个,给他就是,只是他老老实实地别来惹自己,他这大夏第一符师的位子就能坐得稳当,若是非要闹个没脸,无所谓啊,看谁怕谁看谁更输不起!

    不过,能让他这般迅速地低头,厚礼奉上,单凭自己给的那张回春符怕是不够,应该是还加上齐国公府的权势,让他明白齐国公府是站在她这一边的,鲁益达不得不衡量清楚,他能不能同时树两家强敌。

    不过赵无眠办事,的确甚是善解人意,她可什么都没说,就将好处全帮她要到了,而且还是样样妥贴周到,她自己都想不到,他却都想到了。

    “还好,只是与他推心置腹说了几句实在话。”

    赵无眠并不居功,鲁益达的识时务,在他的预料之中,鲁益达若真头脑不清楚,他也不会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何况还是自己的父亲,堂堂齐国公亲自与他谈心?

    论符道修为,他既不如小迷的前辈,是绝对绘制不出师九阶上品灵符的,论个人实力,符师的武力值本就会稍低些,他与父亲又相差两个小境界,根本不是对手,论家族势力,鲁家要屈居赵家之下,何况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九阶符师与齐国公府结盟?

    以鲁益达的为人,断断不会以硬碰硬的,习惯掠夺强占与唯我独尊的人,往往是欺软怕硬的,不到绝境,是绝不会勇往直前的,而眼下的局面,只是件小事情,远不到需要破釜沉舟铤而走险的程度。

    “那也是因为说在点子上吧?言之有物,正中他的软肋。”

    小迷知道他虽说得轻飘不在意,实际上是花费了一番心思的,“这些东西,你看哪个是你有用的,拿走不谢。你自己用不上,也可以送给别人。”

    “小迷对我真大方。”

    赵无眠对她这种态度极是受用,不是为东西,而是心上人不见外的亲近,忽然就生出小小的试探之意,莫非在小迷的心里,他其实,好像,似乎已经有一点位置了?

    “我能用得上的好东西可不止一件两件呢,你舍得?”

    他一副开玩笑的口吻,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紧张得手都无意识地握紧了,一边觉得自己做这样的试探未免是贪心不足自讨苦吃,明明小迷都已经给了他与秀姨同样的待遇,应该已经知足了,是他偏偏想要更多……

    都有用?

    小迷莫名觉得他看似轻松自然地开着玩笑,目光中却隐藏着一丝忐忑与期盼,甚至她仿佛还看到了一分等待宣判般的紧张,似乎她的答案很重要,重要到要让赵世子屏息……

    不会吧,几件东西而已!

    她将自己最急需的两件挑出来,还有给秀姨留的两件,之后将剩余的都放回储物袋里,手一伸,“白得的身外之物,有何舍不得的?喏,都给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