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召神者 > 第254章 准-龙骑军团长
    “好好好……”虽然不清楚苏泽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背景,但是当自己即将被包围的时候,骨子里的傲气却梅林贤羽破口大骂:“亏你们还是泽克斯帝国的贵族,不过是一群合起伙来欺负外国人的胆小鼠辈!想抓我,那就拿出本事来吧!”

    因愤怒而疯狂的梅林贤羽,当即召唤出了一条成人手臂长短的白色鼻涕虫和一头长满白色长毛的健壮野牛,并立刻命令它们攻击面前的卫兵。

    白刺海兔,水生类魔兽,上级魔兽,成年状态。力量:1颗星。魔法:5颗星。敏捷:1颗星。防御:1颗星。擅长魔法:大冰球术、雪花珊瑚、冰刺铠甲、弱毒领域。

    雪山野牛,食草类魔兽,上级魔兽,成年状态。力量:4颗星。魔法:2颗星。敏捷:3颗星。防御:4颗星。擅长魔法:冰锥术、白色牛角、冰面冲撞。

    作为泽克斯帝顶级贵族们的保镖,这些卫兵本身也是一流的召唤师。如果硬碰硬,他们单挑都能将梅林贤羽拿下,更何况这种十对一的局面。

    然而,常年生活在帝都,不得在公共场合召唤使魔进行战斗的律法,早已根植在了这些卫兵的心中。当那头顶着两根一米来长的寒冰犄角的雪山野牛,朝他们狂奔而来之时,他们居然下意识地想用铠甲和钢刀与之硬拼,结果一个照面就被雪山野牛撞得七零八落!最惨的一个居然被寒冰牛角刺破了铠甲、穿透了身体,整个人挂在牛角上被雪山野牛顶来顶去!

    看着卫兵的鲜血染红了牛角,梅林贤羽疯狂大笑,贵族们却气得目眦尽裂!就在他们这群有话语权的大人物,试图下达当场击毙梅林贤羽这个疯子的命令时,一个黑色圆球和一个绿色圆球就已经从会场角落飞向了高台!

    在苏泽的命令下,酸蚀精灵在半空中猛地张开身体,一把就将雪山野牛吞进了腹中。为了避免伤及牛角上的卫兵,它只吞下了牛身,却没有触及牛头。所以在雪山野牛的血肉骨骼在强酸的侵蚀下渐渐变为一堆无用的黑色残渣之后,随着冰属性武装魔法白色牛角的消散,人们终于听见了那名肚子上被开了个窟窿的卫兵所发出的有气无力的悲吟声。

    与此同时,落地之后变回黑泥状态的腐朽精灵,也在白刺海兔的魔法攻击之下,朝它和它的主人步步逼近。

    面对危险之极的腐朽精灵,白刺海兔对其先后使出了大冰球术和雪花珊瑚,可是受到了两记强力魔法攻击黑水,却仿佛毫发无损地继续向前拱着,最终将被冰刺铠甲包裹住全身的白刺海兔慢慢吞进了身体。

    “师尊从没告诉过我,黑水居然连魔法都能腐朽。”在使魔战斗的时候,苏泽和李莎莎也结伴走到了高台之下。他看着那个半死不活的卫兵,皱眉说:“他都快死了,你们当中就没一个有光属性使魔的召唤师吗?师尊说的果然没错,非战时的军队就是一群废物,不然七大帝国哪会被黑樱桃逼到这个地步?”

    自然精灵,世间唯一。腐朽精灵和酸蚀精灵刚一出场,就引得那群贵族露出了贪婪的目光。而些被黑水和绿水救回一命的卫兵们,此刻也在神情恍惚地感慨自己到底是如何的幸运,才能捡回这条小命?直到苏泽开口询问,他们才纷纷回过神来。

    保镖的职责,就是在任何突发状况下保护主人的安全,所以他们当中有人拥有光系治愈类使魔,这一点也不奇怪。

    回过神后,其中一个卫兵手忙脚乱地召唤出了苏泽曾经见过的灯塔白枭,并对伤员接连施放了治愈术和光之护盾。虽然这种普通的治愈术无法治愈这种贯穿身体的致命伤,不过只要它能保住他的小命,给专门负责治疗的召唤师争取时间就够了。

    这时,成为孤家寡人的梅林贤羽也终于被卫兵们抓获,当场扭送大牢。而且因为他的顽抗,导致这群保镖或多或少都受了伤,所以他们下手也是故意没轻没重,抓个胳膊都差点把这位“国际友人”整脱臼了,不难想象他的牢狱生活会是如何的悲惨。

    事情结束之后,苏泽顺手将两只拱到自己脚边的“史莱姆”收回魂屋,然后就听那群正愁没有机会跟他套近乎的贵族们纷纷称赞道:“苏泽小兄弟真不愧是我们泽克斯帝国的准龙骑军团长啊,不仅有巨龙,连精灵都有两只!厉害呀,真是厉害呀!”

    苏泽最讨厌这种阿谀奉承,怎料球球却跳到了他的头顶,得意洋洋地叫道:“你们这群大笨蛋,我家有四只精灵呐!”

    四只?听到球球的话,贵族们难免一愣——如果刚才的称赞中还带有吹捧的成分,那么此刻出现在他们脸上的惊讶,可就是千真万确的了!

    全世界的自然精灵,统共只有一百零八只!如果说,拥有两只自然精灵的召唤师是运气好,那么拥有四只自然精灵的召唤师又该是……

    苏泽现有的四只精灵,腐朽精灵来自罗琼、蜃景精灵来自寿禄、酸蚀精灵来自屠娇娇、岩石精灵来自寿舒。其中,除了黑水是他从罗琼那里继承来的,其它三只都是战利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樱桃在给他排队上供呢!

    这些事情,苏泽懒得跟贵族们解释。只见他一把抓起话多的球球将它塞进怀中,然后转身就准备离开,却见年迈的梅林莫遗竟扑通一下跪在了自己面前,老泪纵横地说:“老朽不知是龙骑军团长大驾光临,居然还敢在您面前倚老卖老,真是罪该万死啊!”

    “梅林先生,快起来吧。我是准龙骑军团长,是‘准’,所以不是,你就别这样了。”扶起梅林莫遗之后,苏泽不经意间回头瞪了那群贵族一眼,没好气地说:“在这个‘准’字取消之前,别再让我听见那个头衔。”

    “是是是!”贵族们纷纷点头哈腰,内心的潜台词是:你牛逼,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见这群贵族跟一沓狗皮膏药似的粘着苏泽不放,看他的目光中还隐隐透露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盼,李莎莎也不由不耐烦地说:“拍卖会都结束了,你们一个个遍体鳞伤的,也该回去治疗了吧?我们还要跟莫爷爷叙旧,你们能不能让我们单独待一会?”

    “行行行!”贵族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那恋恋不舍的目光仿佛在唱:我愿变成一只小羊,让你们拿着皮鞭轻轻地抽打在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