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恨长生 > 第八十三章
    水波流转,搅乱了几方幽思,潋滟波痕咋起,景物变幻不定,惊破女孩儿心思。

    自从来到了这里,再也无需为了生计眼睁睁看着姐姐四处辛苦奔波游走,满面笑容小心应酬。也没有了过去为了一块豌豆黄千方百计,为了几件新衣当街吆喝卖花的必要。

    现在虽然难得和姐姐见上一面,但姐姐也富贵无忧,行动可呼奴使婢,饮食皆是上上。沈府按月度给银两用度,几乎事事周全即便不花一文单凭每月物资也大可以从容潇洒,穿金戴玉。

    就算起了游乐添买之心,凡是沈家产业,只要姐姐选用的东西价格不超过一个限度,都可以随意赠送,而沈城里面,不是沈家产业的铺子能有几个?

    这般奢靡娇贵的日子,据说哪怕是自己家里还没有败落的时候也未曾享过。无外乎姐姐几次前来总是忧心忡忡,生怕为了这些富贵自家妹妹付出了什么大代价。

    虽然好像有了不少财物,从此也可以过上肆意妄为,视金钱如无物的好日子。可姐姐还没有忘记这样的日子是妹妹被接入沈园后才有的。

    她自然知道这个打小乖巧聪敏的妹妹身世并无特殊,唯一能够拿出去可能换到这种待遇的仿佛只有惊人的美貌,但是阿芙年纪还小。

    当初沈园展示自己哪怕不用同意就可以将阿芙带走的力量,也显出了对于阿芙的格外重视,自己最开始还以为是为了阿芙那可能极为出众的资质,加上阿芙自己着了魔似得执意前来,自己也就同意了。

    可这么久下来,阿芙关于修炼依旧几乎一无所知,她知道的沈家英才也从来不有所匮乏。加上如此惊人的待遇,这还只是爱屋及乌,居住在了在了那个不允许她搬入的沈园里的阿芙待遇会有多高更是不难想象。

    这可不像是动了收徒的心思啊,倘若有心收为姬妾妻室,待遇也不该如此,沈家正儿八经的少爷小姐们,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这样的,而且阿芙,才十岁啊。

    更为可怖的假设她不敢做出,沈家虽强,也总有鞭长莫及的地方,如果小心。是呵,身在沈城几乎处处都是沈家眼线,凭着她们的能力价值,那是逃也逃不出去的。

    她不是爱慕虚荣之辈,若不然以她的姿色和书香世家虽然早就败落之后的身份,哪怕丧孤长女沾了个遍,入侯爵贵族府里做个有名有姓的宠妾还是可以的。

    何须干着一份虽然待遇算得上优渥,却也勉勉强强只够姐妹两个读书生活的工作。甚至连将自己嫁入商贾之家为正,换得一份不菲聘礼吃穿不愁都不愿呢。

    对于姐姐的担忧,阿芙也是能够理解的,甚至换位思考一下姐姐的心思才是最最正常的,对于一切都习以为常顺利接受的自己,才有些奇怪。

    有时候她也会愧疚,毕竟姐姐为了自己日日操劳,已经十六七岁了却是连婚约都没有定过,她读书识字的花用占了姐姐收入的七成有余,姐姐也从来没有放弃过。

    自己却还不顾姐姐的担忧,执意住在这个沈园里,甚至连解释一二足以让姐姐彻底宽心的理由都没有,也委实过了些。

    可心底却总是有一种留下来的冲动,提到沈家便有一种不知名的愧疚,想到彻底离去的可能便忍不住心中酸楚,好像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等一个人,但这个人在沈园自己却从未见过。

    她曾想过和姐姐倾诉,可却本能的不情愿将这件事披露出去。而且如果姐姐知道了,只怕觉得沈家施了什么术法迷惑住她的可能性就越高了。

    看向自己的小手,恍惚间总以为那该是一双柔夷纤细,这几日中的梦境袭上心头,梦中与自己言笑无忌,将自己小心呵护的儿郎究竟是谁?

    为什么那么欢乐甜蜜的日子,在梦境中自己却只觉痛楚难言,甚至黯然泪下。

    姐姐只知道沈家将自己娇养着,平素遇见来人也都是有礼有节,对于孤身一人抚养了妹妹六七年,为了护着妹妹担当门楣,持家辛苦至今未嫁的姐姐沈家人也大多心存敬重。

    只道是虽然可能有不知名的危机隐忧,但是妹妹的地位还应该是不低的,虽然不曾有传授武道或者修为的念头,可其他的却都将妹妹教养很好。

    但沈家人恭敬,亲切背后的疏离自己却看得一清二楚,甚至有的人还对她莫名不喜。待遇是周到妥协的没有错,心底对于自己恐怕没几个欢迎。

    自己面对这种情况倒觉得理所当然,就如那尊荣生活一般适应良好理所当然,毕竟是自己先负了,负了什么人?

    才从揽水自照,莫名忧郁中被惊醒,转而就思考起了我是谁,谁是我的问题,一直发呆的小女孩玉雪伶俐煞是可爱,可再怎么娇俏也改变不了她站了半日未动的事实。

    躲在暗处观察的人怎么说嘛,要不是听过一两次阿芙梦中呢喃的话语,就算脸和画像辣么相似,他看到这一幕也不会觉得这个阿芙和传言里的是一个人的。

    这两天因为沈若溪的事情沈家一直沸沸扬扬,异样的沉静与喧乱时时刻刻笼罩着沈园。头七过后沈家就已经不强求沈城全城缟素了,可沈园的素白怕是要一个月后才会撤下。

    修界对于生死看的既重且淡,当初的悲伤都是真情实意,现在除了沈若溪的几个至交亲友外,想起那个天资不凡的少年大多数人也只是怅然叹惋。

    阿芙和她姐姐因为当初一切都是沈若溪筹谋的缘故,倒有两分真挚哀伤。沈家这么大不可能为了一个人停留脚步,殊荣过后也就只是白纸黑字,激起少年雄心的代表之一罢了。

    至于这位阿芙据说是沈琅墨沈太上长老,沈家传奇心上人转世的,敬着远着,等着太上长老看开下一个决断就是了。

    真要他说,这种上辈子享尽沈家宠爱,却突然背弃婚约,移情别恋甚至以自己为要挟的人物。就算是国色天香聪慧伶俐,要之何用?

    太上长老却一直放不下,情之一物,他人总归涉足不了,只能任由太上长老自己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