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逃不出的鬼城 > 第四十四章 孽种
    陈勃不由打了个冷颤,中年妇女说话的声音,竟然让人感觉一阵冰冷,冷到连骨子里的血液,都要结成冰一般。

    他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个妇女的魂魄,正在快速充满了怨恨和死气,甚至开始影响起四周的环境了。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突然就有了这样的变化?如果是所谓的孽种,怎么生前不知道,死后又突然知道了,而且还刚巧就在自己遇见她时,她居然知道了?

    陈勃皱紧了眉头,显然眼前这个女子魂魄的变化,极其不正常。

    莫非是因为这个墓府的关系,恐怕也不正确,毕竟她魂魄变化的时机,实在太凑巧了。

    显然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引发了她魂魄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只针对她这个魂魄,一旁的老妇人就没有这种变化。

    想到这里,陈勃不由紧了紧双拳,现在一切都不明朗,如果贸然出手,说不定会打草惊蛇,把幕后的主使给吓跑。

    而且,现在也不太清楚,这个变化后的魂魄,有着怎样的实力,万一自己的手段没有成效,反而会让自己陷入不利。

    中年妇女猛然挣脱了老妇女的双臂,似乎是用力过猛,老妇女的双臂看上去普通脱臼了一般,无力的低垂在身旁。

    “妈,我最后这样一次叫你。难道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嘛?”

    “当初,你们可是煞费苦心,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人力,被最终找到了我这个比较特殊的女子吧。”

    中年妇女一脸轻蔑的看着老妇女,缓缓的自言自语着,仿佛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

    陈勃耐着性子,静静地聆听着,同时不停观察着四周,找寻着任何不寻常的轨迹。

    按照中年妇女的说法,她出生的那天,恰逢是民间的中元节,而且还是在午夜零点。

    按照民间的说法,这种时候正好是鬼门关开启,阴阳路现世的时候,也就是所谓百鬼夜行回归地府的时候。

    加上她出生的时候,自己的母亲因为难产而死,父亲也因此晕厥过去,可谓是集阴气和怨气于一身。

    而她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都极为不幸。兴许是因为克死了自己的母亲,父亲对她一直很看不惯,时常在喝醉酒、或者心情烦躁、又或者输了钱以后,将其狠狠地揍一顿出气。

    如果不是后来,父亲因为车祸身亡,她被中年丧子的二伯收养,或许她真的就要沦落到孤儿院,亦或者沿街乞讨了。

    可惜,二伯家里也并不富裕,加上二婶因为丧子的缘故,精神上出了点状况,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清醒的时候,二婶会给她做好吃的,会带她出去玩;可糊涂的时候,除了会蜷缩在角落里哭泣外,就是一声不吭的在阴暗处,冷冷地看着她。

    这种极度压抑的生活,一直到她考上大学,遇见了钱曦的父亲后才有所改善。

    只是最初,钱曦的父亲看中的并不是她,毕竟那时的她极为自闭内向,为人又很低调,自然不会引起太多人的关注。

    直到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钱曦的父亲居然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趁着周围没人的时候,将她壁咚在角落里,强行夺走了她的初吻。

    也就是从那天起,钱曦的父亲就毅然甩了原本的女友,极为大方的牵起了她的手。

    也许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相信这一切,以为这可能就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无比漫长、甜蜜而且难以醒来的梦。

    直到临近毕业,钱曦的父亲居然当着众多学生的面,在女生宿舍摆上心形蜡烛,捧着九百九十九多玫瑰,当众请求交往时,她才无比陶醉地给与了肯定的答复。

    虽然没有一毕业就结婚,但是他还是资助了她,开了一间花店,还给她和自己的家族企业有了相关业务往来。

    面对这样“用情颇深”的完美男子,不动心才是假的,于是两人在毕业后的第三年同学聚会上,再度上演了一出求婚盛景。

    之后过了一阵,在一番调理后,她终于怀上了第一胎。可惜在分娩时,因为某些原因,孩子没有保住。

    无比悲痛的她,在丈夫和婆婆的劝慰下,逐渐走出了阴影,又怀上了第二胎。

    然而,第二胎也极为不顺,依旧是在出生后,意外夭折了。

    一时间,各种流言蜚语在外面流传起来,有人说她天生没有母象,怀不上好胎;也有人说,这是蒋家历代所受诅咒的孽种,必须要死满一定数量,方可有活体胎儿。

    到最后,传闻更加离谱,甚至在产房里,都有人碎碎念的冷嘲热讽,也有年长的老人,暗中烧香拜佛,祈求早日赶走这尊瘟神。

    幸好,关键时候,她的丈夫和婆婆再度站了起来,支撑着她再次恢复正常,直到怀上了第三胎。

    这一次,不仅是她格外小心,就连她丈夫和婆婆都格外照顾,丈夫甚至暂时停止了手中的各项工作,专注地陪在她左右,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同时,休养在家的期间,手下的女佣、管家等也极为照料,简直有点皇室女王般的待遇。

    兴许是因为有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第三胎终于成功的呱呱坠地。

    伴随着那一声清脆响亮的啼哭,她如释重负的闭上了眼,随后便失去了感知。

    等她终于醒来时,发现床边围满了人,见她醒来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之后医生和护士一番检查,同时悉心照料了起来,逐渐令她的身体恢复了正常。

    “我原本以为,那次只是因为我先前太过操劳,心力交瘁加上分娩,所以才引起了身体的变化,因此昏厥。”

    中年妇女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一对空洞的眼睛看向了身旁的老妇女。

    老妇女的脸上,没了之前的淡定,快速闪过一抹惶恐,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双手却控制不住的颤抖着。

    “我没想到的是,你们居然特意制造了这三次分娩,同时在我第三次后,又让我产下了一个孽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