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希腊之紫薇大帝 > 第四十章 我为世间燃灯,光照一切黑暗
    “尊者可有所教我?”

    迦尔纳见到这黑暗之中的一行人,冲着他们继续问道。

    为首那黑发黑瞳的青年淡淡一笑,转身看向身后的一男二女:“正法明、弥勒、文殊师利,你们见此,有何解说?”

    这一行人,正是阿德罗斯与他的三位弟子。刚刚阿德罗斯将那一丝记忆片段给迦尔纳体悟之时,同样让自己的三位弟子随意观看了一下。

    身着白色天衣的正法明,与身着金色纱衣的文殊师利,都没有说话,大腹便便、笑脸呵呵的弥勒则双手合十,对着阿德罗斯说道:“老师,是诸法平等,无有高下,人根底相同,亦应无有高下。有种姓与无种姓,皆是无量阎浮众生,自该平等视之。”

    阿德罗斯手中,那盏灯光顿时大亮,将周边的一切黑暗照亮,他照向迦尔纳的脸上,对他说道:“我于正法之外,另有解说,名为沙门。沙门之中自有妙法,可断三界见思烦恼,究极圣者位,你可愿与我出家?”

    所谓沙门,就是阿德罗斯与他的三位弟子为自己的修行之法起的共名,与婆罗门正法争锋相对。这名字是以印度神域预言而来的,止息诸恶,善调身心,勤行诸善,期以行趣涅盘之出家修道者,便是沙门传人。

    “何谓出家?”迦尔纳问道。

    “婆罗门法即为在家正法,断弃婆罗门法,学沙门之法,便为出家。辞亲出家,识心达本,解无为法,名曰沙门。”

    听了阿德罗斯的话,迦尔纳似懂非懂,但是心中却生出了向往之心。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大神通的尊者,对他讲要断弃婆罗门正法,再加上刚刚体验的陈胜记忆,让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婆罗门正法的鄙夷。

    “见过老师。”

    迦尔纳跪伏在地,用自己的头去叩拜阿德罗斯的双脚。

    “既然要了断前尘,割裂外法,何不将三千烦恼丝全部去除,为何留这一截?”

    阿德罗斯看到迦尔纳光洁的头上,还留有一小片如鼠尾巴一样的辫子,不禁微微摇头,用手顺便一抹,顿时最后一小片头发也一概不见了。

    “老师说得极对,既然我等沙门以出家为名,那便该与婆罗门修行者区别开来。舍弃三千烦恼丝,自我开始,便是我沙门修行的要求。”

    一边的弥勒闻言,大笑一声,顺手往自己头上一抹,一个圆溜溜的光头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灯光都能被它反射了。

    “正法明尊者,弥勒说得似乎也对,你说我等是不是也该去除三千烦恼丝啊?”

    文殊师利见了,嘴角含笑,望向一边的正法明。

    正法明双手合十,微笑回道:“我等已经了无烦恼,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阿德罗斯轻轻摇头,没有理会自己弟子话语之中的机锋,他看向迦尔纳这个新弟子:“迦尔纳,我急着去往出世之地,你暂时便随着弥勒学习数年。等我回来之时,再视你情况,传你妙法。”

    随后,他又看向弥勒:“弥勒尊者,沙门之法,你可看迦尔纳禀赋而传。令我有羿术一套,源于九州司羿大神,你可代我传于迦尔纳。”

    阿德罗斯伸手一点,顿时后羿的拉弓射箭之术,便传入了弥勒的心神之中。

    弥勒与迦尔纳急忙拜谢,阿德罗斯扶起这一神一人,对迦尔纳说道:“迦尔纳,你需好好练习箭术,若是能让我满意,将赐你一件神器,足与天地神灵争锋。”

    当初贡蒂还没有诞下迦尔纳的时候,阿德罗斯便已经开始谋划他的事情了。这位出身平民的英雄,阿德罗斯要让他成为自己最好的助力之一,展示出远远胜过他命中注定的光芒。

    “请问老师,我该如何称呼您?”

    黑暗之中,迦尔纳看着阿德罗斯与两位尊者的身影,渐渐消失,唯有那道灯光还咋若影若现,急忙大声问道。

    “我为世间燃灯,光照一切黑暗。”

    灯光之中,传来了这样一句隐隐约约的话。

    ······

    象城之中,很多仆役产妇,开始在王宫之中忙碌了起来。自从所有的王子都跟随德尔纳大师去往外面学艺之后,王宫之中,很少有这么热闹的场景了。

    已故的般度王之妻,她肚子里面的那个般度王遗腹子,终于快要降生了。

    持国王对这个孩子的降生没有一点表示,象城王室已经足够强大,多一个男丁或者女丁都无所谓。

    倒是持国王的妻子甘陀利,心中十分开心,她众多的儿子随着老师出去学习,据说是很多年都不能回来的。现在王宫之中,还陪伴在她旁边的孩子,只有女儿杜莎罗一个。现在贡蒂又要生下一个孩子,起码杜莎罗也有了玩伴。

    贡蒂自从半夜开始,便有了生产旨意,但是一直到了凌晨,这个孩子都没有生产出来。

    这不过是小事,连续几天才能生出来的孩子也不在少数。但是天地之中却出现了大事,这一天清晨,太阳却不见升起。

    这不是阴天一般的不升起,而是太阳在这一天,没有给象城一丝亮光,仍然是一片黑暗。

    恒河之子毗湿摩站在象城城楼之上,看着远处其他地方的光芒,心中不由得露出了惊愕的神色。他们象城,是不知不觉之中,得罪了太阳神苏利耶了吗?

    “伯父,还请您问一下太阳神,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舍弃象城的子民,竟然不愿给他们一丝半点的光芒?”

    宰相维度罗来到了毗湿摩身后,请自己这位强大如神灵的伯父,去与太阳神苏利耶交流。

    毗湿摩听了,缓缓点头,然后看向远方:“苏利耶,请你告诉我,你不见光明赐给象城,到底是什么原因?”

    恒河之子毗湿摩不愧是人间第一战士,他冲着天空高呼后不久,太阳神的御者,曙光之神阿卢那便现身了。

    这位迦楼罗的兄长,因为他出世太早,只有上半截身子,不过身处太阳神的神车之上,别人也无法看出他空空荡荡的下半身。

    “尊敬的毗湿摩,太阳神让我转告你,象城之中将有魔头出世,他将让象城三天不见太阳。”

    听了曙光之神的话,这位向来稳重的恒河之子也不禁微微有些慌乱了,太阳神苏利耶是什么实力,他心中很清楚,大概除下三位创世尊者与因陀罗天帝,就没有哪位神灵说一定比太阳神强的了。

    这样一位神灵,竟然如此郑重地说在象城之中有魔头出世,怎么能让他不慎重?而在他清楚,就在此时,便有着一个象城的王子正在诞生着。

    这个时候,恒河之子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持国的长子难敌出世之时,连续不断的风暴、闪电,祭司也表示这个孩子将会给象城带来灾祸。

    但是因为持国爱子心切,并没有将他的长子献给神灵。到了现在,毗湿摩回想此事,也不禁觉得祭司说得没错,难敌这个孩子,未来还说不定真会给象城带来灾祸。

    想到这里,毗湿摩不禁要好好想想,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该如何对待了。

    “太阳神也算是世间主宰者之一了,没有想到心眼还是这么小。不过不要紧,他不愿意赐给象城光芒,我老师会赐给。”

    一个金色纱衣,拥有着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貌的女神出现在了城楼之上,妩媚的眼神,婀娜的身姿,让曙光之神阿卢那竟然生出了他从来没有过的反应。

    要知道,他因为出世太早,下体只出世了半截,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冲动。而这,也正是他深恨他母亲最主要的原因了。

    印度神域之中,以湿婆神的下体林伽为最珍贵的圣物,而他身为神灵,竟然连下体都没有长全,竟然连正常的生理反应都没有,怎能不让他仇恨?

    但是这位女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在她手中,提着一盏灯,一盏似乎在风中随时会被吹灭的灯。

    随后,女神将这盏灯扔向了空中,顿时,灯盏大亮,四时皆明,无论日月,还是火珠,似乎还比不得这盏灯带来的光明与温暖。

    也是在这一刻,贡蒂终于将孩子诞下了。这孩子说来也奇怪,并不是从贡蒂产道而出,而是从贡蒂右肋而生的。

    在这孩子诞生的同时,贡蒂似乎在迷迷糊糊之中,又看到了那位曾经打过太阳神的尊者,在他的旁边,还有身形相貌大变的双马童神。

    “生时一切身边如灯,故我当名燃灯。若为王子,则燃灯不复神灵记忆;若非王子,则燃灯将自去寻道。”

    听到这句话之后,贡蒂便马上转醒了,然后侍女便把孩子抱了过来,贡蒂看到这孩子如此可爱,忍不住在他额头亲了一下。

    空中依然是灯火通明,不见日光,而太一神苏利耶的御者,因为向那位带灯而来的女神表白,直接被那位名叫文殊师利的女神打走了。要不是太阳神车快速无比,恒河之子毗湿摩都会怀疑,那位曙光之神很有可能会陨落在此地。

    心中带着对贡蒂所生孩子的疑惑,毗湿摩去往了恒河岸边,向他的母亲求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