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浅曈女帝 > 阴谋诡计
    盈玉一路上丑态百出。身上的碎发被清理干净,衣服领子里的碎发随着她的摆动被扎得更深。

    “宋使者,盈玉什么时候能见到王上。”盈玉一路上根本就不顾及形象,一直在与高冷的不行的宋竹套话。嬷嬷几次三番的干咳示意,盈玉根本就顾不上,身在泥潭之中的人太想要飞上枝头了。却不知,如此费力得到的东西是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维持的。

    诗离几次三番的而被宋竹捉回来,根本就一点点的时间都没有去换衣服。

    “主子。”练女在路边摘了一枝梅花别在了诗离的头上,把几缕碎发卡在耳边。露出了一边光洁白嫩的脖颈。映衬着衣服的光泽,美得像是一个玉人。

    “皇后娘娘。盈玉参见皇后娘娘。”惺惺作态,娇柔仅作。

    诗离款款的跪下,不骄不躁,淡然平静。正是从不讨好与人,才会如此的迷人。

    一抬头看到了站在了一旁的沐阳王爷。诗离平静的眼眸泛出了一丝的笑意。却在目光触及的一刹那。那半边脸的沐阳王爷的而脸上露出了惊恐和激动地神色。

    “书宜。”皇后娘娘试探的叫了一声。

    “书宜在。”诗离又是一个叩拜。

    “书宜上前,几日没见,我仔细地瞧瞧你。”皇后娘娘一个招手。诗离起身上前。沐阳王爷脚尖不自觉的对着皇后娘娘,似乎是下一个时刻既能上前。

    “书宜这一身的衣服甚是好看,是在哪里得到的。曾经有位故人,也穿了这么一件,如此看来,还真的是你们两个人很是相似呢。”皇后娘娘慈祥的目光向市长了钉子死死地定在了诗离的身上。

    果然是衣服的问题。诗离嫣然一笑。“不是什么特意的,不过是山间小店偶然得之,真的细细想起来,竟是那具体的位置也想不起来了。倒是确实是上了一些的年纪。”诗离假装苦想一番。最后带着歉意的回答。

    “嗯,皇后娘娘的眼光不错,我也觉得这件衣服不错呢。”一旁一只假寐状态的皇上也睁开了眼睛。

    竟然就连皇上也注意到了这件衣服,肯定不简单,诗离这次是被白妃给栽进去了,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盈玉,你是怎么会是,身体不舒服就让御医给你瞧瞧。”盈玉一直在地上不舒服的扭来扭去。终于被皇后娘娘注意到了。

    “呜呜呜呜。”以达到目的,盈玉就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新娘子了,怎么哭了起来。多不吉利。”皇后娘娘语气里已经有了烦躁。只是,不经人事的盈玉怎么能听得出来,以往,升级为公主的身份本就是皇后娘娘喜欢她的一种荣耀,又怎会觉得皇后娘娘会轻易的额不喜欢自己的么,这一种自知之明恐是轻易地不见了。

    “皇后娘娘,您可要为了盈玉做主啊。”盈玉直接哽咽起来,一副受尽了委屈又顾全大局的模样。

    皇后娘娘已经明显的不悦。“盈预计将是我越洛国和亲的公主怎会让你受了委屈。”

    “是书宜,书宜把我的手下的得力的婢女打死了。”盈玉一面泪痕,没有控制住,把整面的妆都苦花了。

    “哦,可有此事。”皇后娘娘看着身边的诗离。

    “有。”诗离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如此不按套路出牌的作风,皇上都抬头看了诗离一眼。“是我的婢女失手,为了保护我,毕竟是我的人的不对,书宜愿意接受惩罚。”诗离跪在了地上。“是书宜管教不严。”

    “为何。书宜在宫中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从没有犯过如此的错误。”

    诗离拿下了头上的梅花。一截断掉的头发搭在肩膀上,与旁边的长长的披肩的头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瘦瘦的肩膀让人有些心疼。“盈玉的婢女截下了书宜的头发,书宜的婢女一时情急才如此。毕竟是伤了人的姓名,书宜愿意一并承担。”

    “嗯,不愧是皇后娘娘手下调教的人,就是一介女子都能如此的有担当。”皇上今天的话特别的多。

    “哈哈哈,父皇母后,耀阳来晚了,这里还真的是热闹啊。”耀阳王爷一声哈哈的大笑,把原本凝重的气氛捅出了一个洞,露出了新鲜的空气蜂拥而来。瞬间让人轻松了不少。

    “耀阳皇弟,你可是不止一次的迟到了。”沐阳王爷与耀阳王爷打着哈哈,当着众人的面,诗离自然是明白一下那个不苟言笑的沐阳王爷是在为自己争取机会。

    “耀阳来了正好,你看这件事情应该如何处理。”皇后娘娘直接把事情推在了耀阳王爷的身上。

    “诗离?”耀阳王爷一下子没有回过神,被地上的那一张熟悉的侧脸吸引。

    “耀阳王爷,此事,是书宜的错,请耀阳王爷惩罚。”诗离早已经感觉到了今日所有人的不寻常的情绪。就连耀阳王爷都如此,出言提醒道。

    耀阳王爷赶紧说道,假装自己在思考。“虽然盈玉公主这里死伤比较多,但是事情毕竟是她们挑起来的,而且,宫中断发之人。。。。但是,毕竟出手过重,不能不罚。”

    “书宜谨遵教诲,回去一定好好地管教她。”诗离低下了头,一副潜心悔改的模样。

    “不如,就交给我吧。惩治一番。小惩大诫。”耀阳王爷分明是在挑衅诗离。

    诗离猛地抬头,眼中警告的看着耀阳王爷。

    “书宜是有不满意。”皇后娘娘自然是察觉到了书宜突然地情绪凛冽的变动。竟然惊动了自己。在自己的面前,不准皇宫之中有任何的人撒野。

    “书宜不敢。书宜相信耀阳王爷定会秉公执法。不偏不倚。”诗离最后几个字咬的特别的重。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盈玉得意地说道。

    “既是和亲的公主就应该有个公主的样子。”嬷嬷提醒道,松垮垮的脸上却是带着威严的不容怀疑。

    盈玉赶紧低下了头,不时地冲着宋竹分不清是眉目传情还是其它的眼神交流。

    “盈玉在宫中住的太久了恐是忘了宫里的规矩,以后就在宫中好好好的练习宫规,等着和亲的那日吧。”皇后娘娘平淡的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皇后。”盈玉失声叫出了声。

    “盈玉公主快些回宫做准备,师傅已经在宫中等候了。”嬷嬷立马把盈玉请了出去,当这这么多的人下逐客令。盈玉把所有的人都看了一个遍,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吝惜她一个眼神。

    “是,盈玉告退,”不情不愿,却又是无可奈何。

    “练女。”练女就要被一个护卫带走。书宜伸出手惊呼一声,语气中竟然带着惊恐,从始至终,练女都没有说出一句话,虽然所有的人都明白耀阳王爷管辖的刑法之处,只能进不能出。

    “主子。练女定不会忘了主子。”那已经是近乎决绝的一句话。

    “放心,书宜郡主,我身为审判官,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护卫。”耀阳王爷俊美的脸上诗离很想挠上几下子。

    “多谢。”诗离咬牙切齿的脸带微笑。建握着拳头。这里的人能够保全诗离一个人已经是尽了力,而且,根本就没有人想要量能活下来,如此衷心的奴仆在诗离的身边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这样就能再诗离的身边空出一个位子,公平竞争了,只是,他们没有征求过主子的意见。

    “应该的。”耀阳王爷的额嬉皮笑脸已经挑战到了诗离的底线。

    “哈气。”皇上很是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换了一个姿势。“泗水之事你处理的很好,朕赏你一个什么东西呢。”

    皇上丢了一个极大地难题给诗离。皇上已经表现出厌倦之意,诗离不能说是什么都不需要的废话之类的。但是又不能直接开口要。不能表现得太急切,谁都看得出来,诗离现在最想要的是练女,偏偏又不能提,皇后娘娘前脚下的旨意,诗离后脚给推翻了,这不是找死的节奏么。

    但,这也是诗离的一个机会。诗离能够抓住。

    “皇上已经上次给书宜了,书宜不敢二次请赏。泗水之事,本就是身为郡主的分内之事,书宜能有机会亲自为民解忧本就是极大地福分,不敢取巧,所谓物极必反,如今便是最好的安排,诗离接受。”诗离诚挚岩岩。没有半点的虚假。在场的每一为她捏一把汗的人,不自觉的嘴角的上扬一分。

    “早前你为皇后娘娘诊治的现如今在继续留下来吧,皇后离开你早就有些睡不着了。”皇上说完此事,一脸的疲倦,众人簇拥着离开了。

    “耀阳王爷。”冷冷的光是呼吸声就带着些许的怒气,若是再明显一切就能将那人戳穿。诗离料定,耀阳王爷还在宫中,练女一定也在。

    “呦。”耀阳王爷褪去了身上的袍子,脱去了特制的官服,耀阳王爷魁梧的身材并没有半分的消减。

    耀阳王爷并没有就此打住。解开了腰带。诗离一直就站在身后。衣服脱下,滑在了胳膊的肱骨之处。“怎么。你不伺候我么。”耀阳王爷很是欠揍的声音。

    诗离本来是要来杀死他的,反而是忍着一肚子的气要服侍他。

    原本干尽了粗活的宰相府大小姐伺候人竟然是这么的生疏。:“啧啧啧则。”几声欠揍的声音。诗离刚要抬起的脚,被某一个人一抽身上的腰带打了下去。

    诗离吃痛,扶住了身后的东西,一股温热的感觉。“哗啦。”热水。

    “唔。”带着男人的浓厚的味道的沉重的衣服扣在了诗离的额头上。突如其来的重量差点把诗离压倒。

    诗离把衣服扒拉下来,某个人已经很是舒服的把自己沉浸在温水里。只露出雄浑的肩膀。诗离一点都没有欣赏美男子的心情。

    “你就是这么伺候人的。”“啪叽。”一块热毛巾从天上飞了过来,还热腾腾的冒着热气,活像是煮熟了的鸭子向着诗离飞过来。

    诗离伸手接住,并没有想象中的烫手。诗离一下一下的给这个混蛋搓洗着后背,身上。手深入了热水之中。

    诗离尴尬的把已经能搓的地方都搓的干净,还剩下腰下的部位。

    “完了。”诗离把毛巾刷在了浴缸上。水花溅在一张俊美的脸上。由于热水的蒸腾,诗离的脸上少有的泛着些许的红晕,淡淡的,白里透红煞是惹人爱。

    “还有呢。”“哗啦。”一根女人白藕一样的腿在水中伸出。

    “你,不要太过分了。”诗离紧攥着拳头。士可杀不可辱。

    “那算了,我还想今天手上能少死一个人呢,”耀阳王爷看着自己的一双手似乎在感叹自己的罪孽深重。

    “我洗。”诗离任命的在盆子里选了一根刷子最是硬的刷子。玩不死你。

    远看白净的像是女人的而退,凑近了一看,上面看是细细密密的疤痕。看着诗离有一些的犯呕,这,皮肤伤成这样还能长得好吗。诗离竟是不知该如何下手,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伤了这残损不堪的肌肤。

    诗离一抬头,却发现耀阳王爷这一次没有闭着眼睛享受,而是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诗离最是讨厌如此的毫不掩饰的探究。

    “嘶。”一刷毛下去。耀阳王爷差点在浴盆里跳起来。诗离早就知道这一刷子的威力。老早就准备好了跳得远远地。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回事耀阳王爷的对手。身边的毛巾一甩直直的勾住诗离的脖子,轻轻地一用力后扯。浴缸中凭空进入了一个庞然大物。“哗啦哗啦。”水溢了出来。

    “王爷、”匆忙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见是里面有声音、

    “滚,”喉咙里发出的嘶吼的声音。诗离浑身的温热。水中诗离睁不开眼睛。

    肩膀上有东西牵制住自己。诗离住不住东西。脚不能够到底。使劲浑身的力气挣扎确实不能抓住任何的一根的救命稻草,就是一根微不足道的蜘蛛丝都没有。

    “咳咳咳咳。”诗离终于被一拎到了浴盆的边上,趴在上边咳嗽。

    “喝饱了。”身边幽幽的声音。诗离眼前一双熊掌一样的大脚。手上一根银针金属刺进皮肉的声音细微带着麻酥酥的手感。

    “咯噔。”耀阳王爷毫无防备,困兽犹斗,一直小蛾子垂死还能扎人一针。

    耀阳王爷伸手就把诗离勾在边上的一只手勾起来,已经沉入过深渊孤独无助的人怎么会在此把自己沉入那么无助的地方。

    诗离抓住了这最后的一次机会,死死地勾住耀阳王爷的哪怕是一根手指顺势拉着衣服,勾上了他的脖子,像是菟丝子缠住了一棵参天大树。

    加上脚上传来的麻酥酥的感觉。耀阳王爷重心不稳向后仰了下去。下意识里竟然是保护住自己身上的这个小兽。

    诗离脖子间的一个鹰爪手,骨节之处已经探入了喉咙,只是稍稍再一用力,诗离憋得通红的脸色就能永远的变成艺术一般的死灰色。

    诗离手上的银针放入耀阳王爷的喉咙的凹陷处。若是诗离一用力或是手上的力道突然次奥是,单是稍稍的一个伤口,两人都会明白会是如何的一个下场。

    “你敢。”耀阳王爷压低了声音,喉结都不曾滚动。

    诗离怒瞪着眼睛,赔上了自己的一切。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敢。”

    “咳咳咳咳。”诗离几乎是要把自己的心脏刻出来。与耀阳王爷保持距离。耀阳王爷刻意的活动了自己的脚,运用内力竟然没有知觉。想要伸手抓住那个最酷祸首竟是只能用爬的。身为耀阳王爷堂堂的皇室继承人之一,怎么能在一个女人的面前做这么的没有面子的事情。

    往后支着手臂移动着。靠在了墙上。

    “放了练女,你要什么。”诗离声音有些让人心疼的沙哑。

    “你能给我什么。”邪魅的嘴角上扬,诗离很是想要杀掉他。

    “皇位。”诗离看着耀阳王爷的眼睛,不假思索地说,此刻,就是整个世界,她也不会在乎。

    “呵呵呵。”耀阳王爷好笑的看着这个口出狂言的女子。“你知道你这句话会害死多少人。”眼中满是警告意味。这句话在这个女人的额嘴里说出来,虽是一身的柔弱,却又让人一刹那的信服的感觉。只是一刹那而已,皇室之中的人不能有丝毫的闪失,这个险,不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实验。

    “能杀了你就够了。”依旧是不假思索。

    “疯女人。”耀阳王爷看着很是认真的诗离,她真的会为了一个婢女杀了自己的。若是她有能力的话,他绝对会相信。

    “你不选的话,我会选择杀死你。”

    “哼,就算杀死我,刑部也会有新的人掌管。”

    “起码会延迟几天。”诗离阴冷的笑着,昏暗之下,眼中的绿光一闪而过。“咳咳咳咳。”诗离吐出了几口水。

    “怎么样,刚刚喝的水让你足够的清醒了吧。”耀阳王爷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已经可以动了。“害死了我身边的人,你也要付出代价。”耀阳王爷眼中并没有商量的余地。

    “她。”诗离脑海中闪过一个人影,那个女人,泗水之中,继龙做的。那个女人也是耀阳王妃的婢女。

    “一命换一命,我还给你。”诗离紧咬着嘴唇。“咔嚓。”随手打碎了一个花瓶。捡起了一个碎片放在了自己的脖子间。根本就不给耀阳王爷反应的时间,既然你不选择,我来帮你选。

    “住。。。”鲜血四溅。诗离已经个破了皮肉,血流如注。

    耀阳王爷一瘸一拐的奔过去。诗离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断了气。

    脑海中翻天覆地。耀阳王爷一时之间体会到了什么是整个世界都昏暗了。

    竟然看着地上倒着的这个女人手颤抖得不敢上前触碰。她的手上的碎片还在滴着带着温度的血。

    “我答应你,答应你,放她一条生路。放过她、”耀阳王爷喃喃的说。

    手上一阵刺痛。浑身都麻痹不能动了。身上爬上了一个冰冷的人,眼睛余光看到地上的躺着的人已经没有了。

    耳边一阵阵的凉气。“既然答应了,以皇室的荣誉发誓,你可是不能食言啊。”“咔嚓。”牙齿咬破皮肉。

    身上的温度在肩膀上的伤口处源源不断的流向另外的一个生命。耀阳王爷渐渐地没有了一开始的疼痛,反而是一种心之向往。如此,就能与这个女人有所牵连了。意识模糊。

    “王爷,王爷、”迷迷糊糊,耀阳王爷看到了自己的很多的宫女在自己的身边焦急的模样。只是,有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笑脸在人群之中渐行渐远,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自己却是就连神兽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爷今日突然不要我们任何的一个人伺候。”

    “自己洗澡的时候被碎掉的花瓶划伤了肩膀。”

    “呀,有牙齿印。”“蹭蹭蹭。”利器划破皮肉的声音。“就一块割掉最快了,呵呵呵呵。”一声声的女子诡异的声音不断的在梦境中出现。却又偏偏的想不出来是谁。偏偏又在自己的脑海之中萦绕。

    “御医,耀儿的伤怎么样了。”皇后娘娘闻声赶过来看。

    “依老臣看,耀阳王爷的而伤口似乎不只是伤口碎片划伤所至。”御医看着伤口,包扎好了之后。

    “那是什么难道是行刺。”皇后娘娘紧张了起来。

    “不像,皮肉像是割破的,而且不是割了一下,更像是人为的,而且,伤口之下,有齿痕。”

    “齿痕。”皇后娘娘大惊。“这宫中难道有野兽出入。”皇后娘娘反应过来立马警告。“此事不得外出张扬。”

    “耀阳王爷只是抽筋时不下心被打碎的花瓶简单地割伤感染,不多时就能痊愈。外伤而已。”御医很是聪明的说道。

    “嗯。”皇后娘娘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不过脑海中又有一件事情放不下,白天里那件衣服一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现实之中竟然会有这么相似的一个人,额而且,那件衣服,那件衣服,她怎么会有那加衣服。

    今夜无眠的将会是所有的人,除了一个当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