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强大的魔法匣
    拿出海特滋塔的魔法匣之后,朋克毫不犹豫的立刻激活了“海特滋塔的灵魂蕴养波动”。

    伴随着魔法匣的一声轻吟,一个以魔法匣为中心的淡蓝色光环慢慢的延伸开来,而距离魔法匣最近的朋克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笼罩在了光圈当中。

    传奇级魔法不愧是传奇级魔法,它所拥有的效力绝对不是正式级魔法乃至大师级法术可以相比拟的,就在淡蓝色光环与身体接触后的一瞬间,朋克就明显感觉到一股清凉的能量浸透了自己的脑海乃至整个灵魂。

    原本由于“高阶专注药剂”的副作用而头晕不止的脑袋霎时间变得清醒了,充斥耳边的嗡鸣幻听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朋克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似乎被泡在清凉的泉水之中,精神力和魔力的运转普通涂抹了润滑油的轴承一般流畅无阻。

    朋克没有浪费这一次的法术效果,他赶紧静下心来,把全部心神沉入灵魂当中,并且立刻全力运转起法师冥想法来。

    不得不说,在“灵魂蕴养波动”的作用下运转冥想法的过程分外轻松自如,朋克甚至有种错觉,魔力在此刻仿佛不再是必须依靠意识控制的存在,每一滴魔力都仿佛变成了血液一般可以自行流动了,冥想的效率更是一口气提升了十多倍不止,这种冥想之高效让朋克心中惊叹不已。

    “果然,“海特滋塔的灵魂蕴养波动”才是最大的收获,拥有十倍于他人的冥想效率哪怕每天只三个小时,再加上我的半太古精灵血脉带来的寿命加成的话,晋级大师级也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朋克激动的握了握拳,现在有了这件传奇装备的帮助,他想要晋级大师级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甚至连传奇境界也不算是异想天开了,这样巨大的惊喜怎能让朋克不激动万分呢。

    冥想的时间是过的飞快的,他几乎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一个小时的法术生效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朋克恋恋不舍的退出冥想状态,此时此刻,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得到了不小的提升,而且“高阶专注药剂”的副作用更是彻底无影无踪了。

    朋克微笑着拿起海特滋塔的魔法匣仔细端详,那个小木匣还是普普通通的样子,看起来不但没有华丽的感觉,反而还有些脏兮兮的。

    如果没有亲自尝试过,谁能够想到这个看起来灰扑扑的小木匣居然有着如此强大的功能呢?

    “既然“海特滋塔的灵魂蕴养波动”效果大大出乎意料,那么使用“高阶专注药剂”的锻炼就不需要顾及太多了,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连续服用“高阶专注药剂”带来的副作用会大大伤害灵魂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重伤,但是对于拥有海特滋塔魔法匣的我来说,使用药剂的顾虑完全的是不存在的。”

    朋克激动的想道。

    他小心的把海特滋塔的魔法匣贴身放好,同时在心里暗暗开始计划自己的下一步动作。

    “既然“高阶专注药剂”的副作用已经曲线解决了,那么接下来就是稳步发展了,继续培育怨魂蛾炼制药剂以及练习超魔技巧——魔力压缩就是接下来十年之内的主旋律了”。

    朋克很快就制定好了接下来的计划,毕竟作为一个需要低调的法师,提升实力是朋克现在的第一要务,如果按照他本来的计划,走到这一步时自己的法师职业等级至少得有十三级才行,但是现在为了得到海特滋塔的魔法匣,他不得不在十二级的时候就和善良阵营撕破脸皮。

    “不过还好,现在我的职业等级也达到十二级了,距离十三级其实并不算远,那么就先订一个小目标好了,在五年之内提升一级”!

    朋克轻生的自言自语着,然后随手召唤出一道火焰焚烧干净了地上的实验体一号残骸自己空气里游荡的负面能量。

    他转身走向地下室的实验体牢房,那里还关着十多个昏睡不醒的实验素材呢,朋克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给这些“宿主”统统安排一只“可爱”的小影蛆。

    当然,除了朋克本人以外,不论是影蛆还是实验体都不会对此有任何期待。

    ————————分割线—————

    职业者是一种寿命漫长的生物,特别是对高阶职业者来说,过多的生命甚至会让心智不够坚定的人陷入疯狂。

    不过当你适应了这种漫长的生命进程之后,你对时间的感觉将会与普通人大为迥异。

    特别是对沉迷于研究中不可自拔的法师而言,五年乃至十年的时光也算不上漫长。

    距离多莱滋城的毁灭一晃已经五年过去了,朋克的悬赏令虽然依旧高挂在迪伦王国的悬赏名单上,但是除了善神教会那些不知道疲倦和放弃为何物的信徒之外,迪伦王国的官方方面已经不对找到这个“恐怖分子”抱什么希望了。

    大多数人都猜测,那个叫做朋克的可怕法师早在多莱滋城毁灭的当天就逃离迪伦王国了,也有人笃定的认为他隐藏在繁茂之森的深处研究可怕的瘟疫,谋划着在未来的一天回来毁灭迪伦王国。

    但是恐怕没有一个人会去怀疑落日城的一个破烂贫民窟,包括这个贫民窟的居民在内。

    在垃圾堆的旁边的一个老旧酒吧里,一群衣着破烂的流浪汉捧着几大杯“掺杂了麦酒的水”胡乱吹牛,他们是那些典型的流浪者,白天乞讨到了些许铜币,晚上就在这个连凳子都是用石头充当的酒吧里吹牛打屁。

    现在正值寒冬季,流浪汉杯子里的“麦酒”都漂浮了一层冰渣,他们不断的裹紧用破烂麻布拼凑的棉衣,牙齿冻的上下打颤。

    但是即使在寒冷的天气也无法打消他们吹牛的兴致,毕竟这些牛皮可能已经是流浪汉人生中唯一的娱乐了。

    “嘿,老约翰,你知不知道东边垃圾山的铁桶老大新收了一个“头头”,我跟你说实话,那个家伙其实是我的远房侄子,用不了几天,等那小子安顿下来,老子就发达了”。

    一个不断摩擦手掌的中年人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对旁边的几个流浪汉大声说道,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他说的是真事。

    “别逗了杰克,你上个月还说城里死的一个男爵是你舅舅呢,现在你的遗产么,你的爵位呢”?

    “别闹,这回可是真的,到时候我跟着铁桶老大转悠时你可别羡慕”。

    被叫做杰克的中年人脸红脖子粗的反驳旁人的调侃。

    但是流浪汉们已经没耐心听这个满嘴牛皮的家伙胡说了,他们看着渐深的夜色,开始讨论起了别的话题,爱吹牛的杰克被晾在了一边。

    流浪汉们把注意转移到一个年纪最大的老流浪汉身上,此时,那个平时有些神志不清的老头正瞪大混浊的眼睛对众人问道:

    “你们,听说过黑女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