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谈判
    在查看了魔像二号的伤势之后,朋克不得不承认,自己小看了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大男孩”,他那个“血手”的招数似乎是某种天赋能力,能量强度甚至足以打破自己使用“魔力压缩”召唤出的“钢铁铠甲”。

    从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血爪”倒是没有撒谎,他确实是一个术士,而且距朋克分析,他八成是一个走“血脉激增”路线的术士。

    术士这个职业本身就比较特殊,他们大多既不修炼魔力也不锻炼斗气,他们晋升的道路是挖掘自身血脉中蕴含的力量,锻炼好自身的天赋能力。

    术士的道路大体可以分为“血脉激增”路线和“血脉觉醒”路线。

    后者一般是出现在那些拥有强大魔法生物血脉的术士身上,他们相当于是继承了先祖财富的“富二代”,只不过这一大笔财产被上了密码,他们必须不断的破译密码也就是进行“血脉觉醒”获得那些被封印的力量。

    而“血脉激增”路线的术士则没有一个高大上的先祖,但是他们依然可以通过的锻炼自己弱小的血脉“白手起家”成为“富一代”,甚至有一些人专注于锻炼最最单纯的“人类血脉”走出了一条“肉身成圣”道路,这些人又被称为苦修者!

    从刚才的攻击朋克可以看出,眼前的血手没有使用斗气或者魔力,他只是单纯的操控蕴含强大生命和神秘力量的鲜血组成了“手套”,并且还打碎了魔像二号的一只手掌。

    通过这种操控血液的能力,朋克推测血爪可能是一个吸血鬼术士,但是他的血脉气息却又不蕴含任何高位血脉的威压,所以他的血脉来源很可能只是最低级的普通吸血鬼甚至是更低级的血仆吸血鬼。

    这种弱小的血脉被血爪一点点锻炼到今天这个正式级的地步,并且还有着巨大的潜力。

    朋克还发现,血爪对自身的血脉控制非常细致入微,刚才一击的力量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当然,这也是“血脉激增”术士的优势所在,他们一般不需要向“血脉觉醒”术士那样费尽心机的去“挣脱牢笼(摆脱先祖血脉的意识侵蚀)”,而且自己千磨百练的能力总会十分得心应手。

    “如果这个家伙一心破坏并闹出大动静,我拦不住”!

    最后朋克无奈的的出来这样一个结论。

    既然不死不休的战斗只会让那个正式级剑圣维克渔翁得利,那么两个人也就只好坐下来耐心谈判了。

    虽然参加这场仓促谈判的人是两位强大的正式级强者,谈判的内容更是和整个贫民窟乃至落日城都息息相关,但是谈判的场地却非常随便——朋克在小巷子里召唤出一套石头桌椅就算完事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不肯贸然去往对方的地盘,所以就只好就地谈判了。

    “那个先说一句哈,让我离开那肯定是不行的,虽然我确实是一个后来者没错了,但是大家都是邪恶阵营的,用不着讲什么先来后到对不对”?

    沉默了好一会之后,血爪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开口说道。

    但是朋克却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他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需要合理的补偿”。

    朋克知道自己赶不走这个麻烦玩意,但是勒索一些补偿还是没问题的,反正现在占据主导地位的是自己。

    听到朋克一开口就是直白的说法,血爪摆出一副无语的表情开始打起了哈哈:

    “哎呀,咱们以后就是邻居了,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要啥补偿,多俗气,那啥,在不作为见面礼我把这个漂亮女仆送给你好了,她可是我花了好些钱才买到手的猫女,你看,这漂亮的耳朵是不是很萌”?

    一边说着,血爪一边扯下旁边刺客少女的帽子,伴随这靓丽长发的落下,一双微微颤抖的黑色猫耳显露出来,不得不说,如果放在地球上,光凭这一双猫耳就可以萌倒一大批宅男。

    但是朋克明显不为所动,他只是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边刚才的话语:

    “我,需要,合理的,补偿”!

    看到朋克完全无视了身边面颊羞红的猫女,血爪知道这事算是混不过去了,他轻轻的叹息一声,然后把猫女拽道自己的怀里,一边抚摸少女的耳朵一边说道:

    “好吧好吧,你们法师都是一群不知享受的家伙,这样好了,送你一瓶见习级的吸血鬼“初拥之血”怎么样,如你所见我是一个穷术士,你也不能太欺负人对不对”?

    血爪摆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看起来还真像是被人抢了最后一个铜板一样。

    但是朋克看都没看这个“表情帝”一眼,他仔细的思考着“初拥之血”的价值。

    这种特殊的血液是吸血鬼用来把其他吸血鬼转化成吸血鬼的“工具”,凝聚一份初拥之血是需要一个吸血鬼降低一个职业等级作为代价的,这种血液既可以用来制造吸血鬼,也可以用来研究或者作为魔药材料。

    最后,朋克幽幽的说道:

    “两瓶,并且浓度需要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诺,拿去”。

    血爪一脸肉痛的扔过来两支试管,这两瓶闪烁着邪魅光泽的“初拥之血”被在旁边警惕的魔像二号接了个正着。

    “很好,看来你很明智的没有动什么手脚,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重要的谈判了”。

    在检查了两份试剂确实是很正常的“初拥之血”之后,朋克非常淡定把两份试剂受到储物戒指当中,看的对面的血爪眼角抽搐。

    “那么我先问一句吧,你那个“不能轻易移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嘿嘿,我的朋友,这可是一个重要的秘密,就算你问我喜欢和这个小女仆用什么姿势我们都可以“交流交流”,但是“那件东西”清容许我无可奉告怎么样”。

    “无可奉告?算了无所谓了,反正我早晚可以知道”。

    朋克用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表达了自己毫不相让的态度。

    听到朋克的回答,血爪气的青筋都暴露出来了,他抚摸猫耳少女尾巴的力道都不由自主的加大了许多,但是在场的两个人都没有理会痛呼出声的刺客少女。

    血爪瞪大血红的瞳孔和朋克针锋相对的对视了好一会,最后他还是无奈的妥协他。

    血爪知道,他一个主修近战的术士很难拦住一个一心探秘并且擅长预言法术的法师的探查,翻脸的话又八成打不过,所以他只能强忍住怒气重重的坐回座位上。

    “好吧,好吧,你又胜利了,我可以告诉你那是什么,但是你需要归还我的两支“初拥之血”作为补偿,那可是我仅剩的两瓶“初拥之血”了,我好歹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术士,总不能太吃亏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