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围城
    维克剑圣是一个强大的职业者同时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精通兵法的将军,从接受到国王的命令到整备落日城所有的军队向米格要塞开拔仅仅只用了一天的时间。

    等到他到达米格要塞,并且与和“教会派”贵族们派出的“联合军”会和之后,维克又凭借铁血的手段和几百年下来积累的威势轻易统领了这支军纪混乱的“联合军”。

    到目前为止,维克已经拥有了一支为数二十五万的大军,这些军队即使不是什么精锐主力,即使军纪涣散,即使有这一堆毛病,死死的包围一个仅有五万“荣耀军”守军小小的米格要塞也绰绰有余了。

    维克剑圣到达米格要塞的第一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率领军队布置出要全力进攻要塞城墙的架势。

    一架架云梯被搬运过来,一辆辆实木打造的投石车被整齐摆放,每一个投石车旁边都有数个大汉呼哧呼哧的把一个涂满油脂的巨大石块放进投石车的篮子,每一个士兵都在擦拭自己的刀剑,米格要塞下的军队俨然一副随时准备进攻的样子。

    攻城的准备是非常完善的,每一个步骤都可以说达到了“教科书式精准”的程度,指挥如此一支临时拼凑的大军还能做到条理分明甚至游刃有余,这足以说明维克剑圣为何被叫做“迪伦第一将军”了。

    但是……此时的维克没有任何一点高兴的心情,恰恰相反,他对于这场必胜的战争无比反感。

    事实上,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攻破米格要塞,根本用不到这二十五万军队一兵一卒,维克剑圣一个人就足以让这座古老的要塞化作废墟了,那两层用花岗岩做为砖石堆砌的城墙在正式级剑圣的斩击面前并不比两层旧羊皮纸坚固多少。

    面对维克剑圣的突然进攻,兵力吃紧,强者稀少,要啥啥没有的荣耀军根本拿不出一个正式级强者守卫米格要塞,而且…………即使抽调一位正式级强者过来难道有能耐打败已经达到十四级的维克剑圣么。

    事实上,如果不是维克剑圣下令无差别屠杀所有“活物”,米格要塞里的守军早就直接投降了。

    维克之所以命令二十五万军队摆出攻城的架势其实更多的是为了防止米格要塞里面的居民逃跑,坚持“命令是绝对的”理念的维克剑圣接到的命令是“屠杀所有活人”,所以他不会放任何一个贫民离开。

    做好一切准备的维克剑圣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他只是命令大军严格警戒,原地待命,然后就一个人坐在华丽的营帐中若无其事的闭目养神起来——他没有违背国王的命令,只是在没有任何负面影响的情况下稍微拖延一下而已。

    事实上,维克剑圣非常不愿意执行这种“屠杀”命令,他是一个善良守序阵营的职业者,信奉的神祗也秉承着善良守序的教义,这种屠戮手无寸铁贫民的命令无疑违背了维克的原则和底线,更何况维克非常清楚整件事情其实都是晨曦教会的阴谋,而国王已经放弃了身为国王的责任和荣耀沦为了晨曦教会的傀儡。

    但是维克是一个从小由迪伦王国皇室培养的“绝对死忠”,即使国王的这种命令让他在心底深深的厌恶和反感,但只要那是“国王”用自己的意志下达的命令,他依然会坚定不移的认真执行。

    “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维克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作为“国王”的利剑,我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情感,不需要自己的意志,只要无差别执行所有的命令就足够了…………但是…………还是会如此悲痛么”?

    维克低沉着脑袋轻轻抚摸手中被迪伦王国第七任国王赐予,象征着“绝对忠诚”的“沐风惩戒者”着久久不语。

    他没有第一时间对米格要塞出手,因为他知道那位善良的公主在——特蕾琳卡必然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善良的公主呀,带领你的护卫创造所谓的奇迹,用剧毒的利刃刺穿我的头颅吧,也许作为一个邪恶的杀戮者被正义斩于剑下,是我唯一一种能够在“忠诚”的同时拥抱善良的方法了”。

    维克注视着巨剑侧面上投影的那张属于自己的坚毅面孔,口中低沉的喃喃自语着。

    ————————分割线——————

    此时此刻,就在维克剑圣沉浸在悲伤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特蕾琳卡公主正在快马加鞭从墩克城赶往米格要塞,过长时间的赶路让她的秀发在风中飘逸,汗水更是淋湿了铠甲上几乎所有的皮革。

    在公主的马匹身后,一男一女两个身影紧紧跟随着,他们是特蕾琳卡公主手下仅有的两名可以随时跟随的正式级强者——执政官艾克斯和侍女娜娅。

    “特蕾琳卡公主殿下,这是一个陷阱呀,是卑鄙的晨曦教会布置的陷阱,维克剑圣恐怕已经在米格要塞布置好天罗地网等着你过去了…………”

    执政官艾克斯焦急的一边跑一边的说道,但是他的话很快就被公主打断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是所谓的屠杀就是为了引我自投罗网,但是那有怎么样呢,难道我要放任自己的子民被杀而无动于衷么”。

    特蕾琳卡公主眼眶通红的大声说道,她同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和泪水,露出的坚定不移的决绝表情。

    “维克剑圣不是一个嗜杀之人,我对他非常了解,他比谁都要忠于国家,忠于皇室,我会告诉他这一切都是晨曦教会的阴谋,我会说服他为王国真正的荣耀而奋斗”!

    “公主殿下…………”

    艾克斯还想说些什么,他想说公主殿下你一点也不了解维克剑圣,他是忠于皇室没错,但他那是不可理喻的愚忠呀,这种愚忠的人怎么可能被一个被定义为“叛逆”的公主说服呢?

    但是艾克斯知道现在的公主根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说服维克剑圣已经是荣耀军最后希望也是特蕾琳卡心中最后一根稻草,一个快要溺死在绝望之中的人是不会去思考或者说不敢去思考这根稻草是否有效的。

    所以艾克斯即使口才通天也劝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更何况他还没有什么好口才。

    看着特蕾琳卡公主骑在马上颠簸的单薄身影,艾克斯只能重重的叹息一声,不在多说什么了。

    他默默的和旁边一同行进的娜娅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模一样的意志——无论如何,即使要和那个传言中恐怖至极的维克剑圣性命相博,也要保住公主的性命,保住迪伦王国最后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