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章 娜娅的陨落
    “不,这怎么可能,艾克斯,艾克斯居然…………”

    为了强忍住哭泣你冲动,特蕾琳卡公主的嘴唇被咬出了鲜血,她把头依靠在娜娅的肩膀上,只有这样特蕾琳卡才能让自己的悲痛得到一丝慰藉。

    “公主殿下,我们一定可以活下来的,我发誓”。

    看到特蕾琳卡悲伤无助的样子,娜娅只觉得心中也如同碎裂扎一样痛苦,她用细微到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声音默默诉说着,暗影能量不断推进身体向前飞奔着。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只要离开这些该死的光雾,就可以潜入暗影了,所以再快一点吧”!

    娜娅的身影已经快的真剩下残影,她脚下光雾的弥漫速度虽然也很快,但娜娅还是要比这些雾气快上许多,事实上,只要再有五秒钟的听见,娜娅便可以脱离光雾的范围,到时候再次潜入阴影的娜娅和特蕾琳卡公主基本就可以宣告潜行成功了。

    但是,维克剑圣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么?

    看到在光雾中飞奔的娜娅,刚刚斩杀了艾克斯于剑下的维克只是叹息的摇了摇头。

    特蕾琳卡公主身边的强者都称的上资质优秀,潜力巨大,忠心耿耿,他们如果能成长起来必然会是迪伦王国的栋梁之才,维克真的不想对这些未来的“栋梁”痛下杀手,但是…………

    “正式级斗技——斗气化翼”!

    “秘法——炎冲!”

    维克剑圣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把心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扔掉然后悍然发动了斗技。

    大量炽热的火属性斗气会聚在维克的脊背上,然后迅速凝结成一副巨大的羽翼,肆虐的热风烧红的地面的岩石,伴随着狂暴热浪的肆虐,维克剑圣的身影冲天而起。

    斗气之翼的速度被来就堪称惊人,但是维克剑圣还觉得不够,他谨慎的动用了底牌之一的秘法增加速度。

    两道炽烈的火环包围了维克的身体,热量的推动让维克本就无比迅速的飞行入队再上一个台阶。

    追击的结果自然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维克以堪比超音速战斗机的入队飞在空中,而娜娅只是在地面奔跑还必须带着身穿铠甲的特蕾琳卡公主,在三秒钟之后,娜娅就被维克剑圣追上了。

    “再见了,名叫娜娅的勇者”!

    维克轻生的感叹一句,然后高举巨剑“沐风惩戒者”对准娜娅从空中斩杀而来,灼热的铠甲因为过快的下降速度而烧的炽红,燃烧着熊烈焰的巨剑更是在半空中斩出了细小的空间裂缝。

    “轰!!!”

    维克的攻击如同从天而降的陨石,他造成的破坏也不比陨石差到哪去。

    恐怖的能量瞬间爆发,肆虐的狂风卷走的地面上每一粒沙尘,维克攻击落点周围上千平方米的地面都被冲击波翻了过来,而位于维克攻击正中心的位置上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陨坑,一道贯穿整个陨坑的裂缝还燃烧着热浪滚滚的烈火,那就是维克剑圣斩击的威力,大地被高温烧融,岩石被利刃斩断,空间都被撕裂除了细小的裂隙。

    在陨坑的正中央,潜行者娜娅的身体焦黑,四肢支离破碎,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凄惨无比,她普通破烂的布偶的一样无力的倒在结晶的岩石堆里一动不动,残缺的血肉中没有了任何一点生机。

    而特蕾琳卡公主则完好无损的跪坐在娜娅的尸体旁边,她的秀发还是那样的金光美丽,亮银色的铠甲甚至没有沾染一丝灰尘。

    “原来如此,在最后的时刻倾尽全力把特蕾琳卡这个见习级的骑士送进的阴影位面,而自己却没有躲开攻击么”?

    看到呆愣在娜娅身边的特蕾琳卡公主,维克剑圣就已经知道那个潜行者在十分之一秒不到的瞬间都做了什么了。

    他压抑的叹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散去了准备释放的斗技——冲锋,很显然,娜娅用自己的性命保住了原本不可能活下来的特蕾琳卡公主,而仅剩下残缺尸体的娜娅已经威胁不到维克剑圣了。

    “不,不应该这样的,娜娅,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快点醒过来,求你了!”

    特蕾琳卡公主没有理会提着沐风惩戒者一步步走近的维克剑圣,她徒劳的用手捧起娜娅的尸骸试图拼接会原本的位置上,泪珠顺着洁白光滑的脸庞轻轻滑落,大滴大滴的泪水落在娜娅烧焦的尸体上。

    但是特蕾琳卡公主不是骑士小说中的主角,她的眼泪只会在半空中就被高温蒸发殆尽,娜娅也不可能因为她的哭泣而活过来。

    不管如何痛苦,不管如何的悲伤,不管如何的不愿意相信,特蕾琳卡公主都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艾克斯和娜娅都已经死去的事实。

    “伟大的提尔呀,作为失败者,我早已经看淡了死亡,但是为什么可怜的娜娅要为了我的错误付出代价,难道这也是所谓正义的考验么,难道这样的“考验”也称得上“正义么”!

    神色迷茫的少女向神明祈祷着,但是并不会有神明回应她一个连正式级都没有达到的信徒。

    “好了,特蕾琳卡殿下,请问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么,如果没有的话…………鄙人就要执行国王陛下的命令了”。

    维克走到特蕾琳卡面前,寒光凛冽的“沐风惩戒者”对准了特蕾琳卡公主那洁白的脖颈。

    “遗言,你是在嘲笑我么维克卿”?

    面对死亡的逼近,面对珍视之人逝去的悲痛,特蕾琳卡没有像寻常少女那样沉沦在悲伤绝望之中不能自拔,她坚定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用充满冰冷寂静的眼神毫不避讳的凝实着维克。

    “作为不折不扣的失败者,我感谢你能给我一个体面的终结,但是作为这个国家最后的希望——“荣耀军”的领袖,我谴责你的愚忠,更谴责利用你愚忠的国王陛下”!

    特蕾琳卡的心中充斥无尽的愤怒,悲伤,和无法掩饰的不甘,但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化作冰冷的话语与目光成为她对维克剑圣的回应。

    “维克剑圣,国家和部下是我最珍视的存在,是爱比我的生命更重要你存在,而你此时正在把他们全部摧毁,现在,用那把由我的先祖赐予的沐风惩戒者斩下我的头颅吧。

    我在此发誓,如果我活下来话…………我必然会对你身后怯懦的贵族和皇室发起最疯狂的复仇”

    闭上眼睛的特蕾琳卡如是说道,她的声音如夜间的百灵一般清脆,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