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戒指
    库伦胜利了,已经心神失手的特蕾琳卡公主很快就同意在一个月之后与卡莫斯王国签订条约,也明确的接受了“库伦未婚妻”这一身份,成功完成所有任务还抱得美人归的库伦自然是喜气洋洋的从绿藤城离开。

    坐在马车上时,库伦那一头油腻腻的头发都是飘起来的。

    不过还有一个人的心情可能比库伦更好,这个人自然就是朋克。

    朋克跟着库伦进入了绿藤城,这座城市连一个超过十二级的正式级强者都没有,也许荣耀军真的已经精疲力尽了,朋克一路远远的跟着库伦到达领主城堡外面都没被人发现。

    当然,朋克毕竟不是潜行者,无声无息的跟着库伦进入城堡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还好库伦和特蕾琳卡公主见面的地方是城堡大厅。

    这个专门用来议事的大厅不但没有设置什么警戒法阵,而且和城堡外面的街道都只隔着一层普通的墙壁,距说建造这座城堡的绿藤家族第一任族长最初的寓意是“光明正大,没有隐瞒”,现在倒是正好便宜了朋克。

    在朋克使用了一个拥有透视功能的“探查之眼”后,大厅内发生的一切就被看了个清清楚楚。

    一开始朋克是感觉很失望的,不论是卡莫斯王国的阴谋还是特蕾琳卡公主的纠结对朋克来说都没有一点意义,但是就在朋克失去耐心打算离开时,库伦拿出的一个东西猛地吸引了朋克全部的注意力。

    就在特蕾琳卡对库伦愤怒大喊的时候,表面上云淡风轻但实际上紧张不已的库伦以最快的速度从储物戒指里掏出来了一个小物件藏在手心里。

    即使库伦的动作足够迅速,但是朋克还是清楚的看到了他拿出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一枚造型古朴的戒指。

    只见戒指上栩栩如生的绘制着一只翱翔的黑鹰,黑鹰明黄色的眼眸仿佛活过来一样充满灵性,每一丝羽毛的纹理都被篆刻了出来。

    “大师级炼金造物,最最顶级的那种”!

    感受到那个戒指上散发出的几乎微不可查并且一闪而逝的魔法波动后,朋克的脑海里立刻就冒出了一个结论。

    虽然戒指的明显有着极强的气息隐藏能力,以至于泄露的那点魔力波动连和库伦近在咫尺的特蕾琳卡都没有任何察觉,但是朋克作为一个辅修预言法术的十四级施法者感知能力是何等强大,再加上系统的瞬间记录能力,他立刻就确定了戒指上的魔力波动层次之高简直超乎想象。

    如果说像“晨曦的照耀512”那种“鸡肋”装备的气息是一阵稀薄的雾术的话,那这个戒指的气息就是恒古不化的坚冰,从质量上就不去那种粗制滥造的玩意能够比拟的。

    所以朋克第一时间就确定那是一件极为优质的大师级物品,其品质可能比自己身上这件大师级法袍和维克剑圣持有的“沐风惩戒者”还要优秀。

    “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呀,这么一个使团唯一能算作战力的只有一个刚刚晋级正式的小战士,宰掉那个菜鸟战士,这么好的装备唾手可得”!

    对这一次“营救任务”收获颇为失望的朋克几乎顷刻间就决定劫走这件装备(此次行动收获大师级装备只有泉水之泪一个…………)。

    当然,做出了这种公然打劫使节团抢走国宝的事情肯定会被卡莫斯王国和迪伦王国联合通缉,甚至桑格斯大法师和卡莫斯王国的护国大师级强者也会悍然出手搜查凶手,但是朋克却完全没有这层顾虑。

    还是那句话,有着“海特滋塔魔法匣”的预言屏蔽能力,别说来两个大师级了,就算你拉开几个传奇一起找,能不能找到朋克都不好说。

    既没有后顾之忧,风险又十分低下,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干朋克就不是那个中立混乱阵营的施法者了。

    所以朋克当即决定等到库伦离开绿藤城后就出手突袭。

    “看来生物进化出“好奇心”这种东西还是有不少用途的,搞不好就能发现点不同寻常的好东西”。

    朋克一边小心的离开领主城堡附近,一边喜悦的想着。

    ————————分割线——————

    寒冬季的绿藤城郊外还是很冷的,虽然这里位于迪伦王国的西部所以很少降雪,但是配合地面的一层冻霜和叶片凋零的树木,整片环境看起来也有一种冷冽的感觉扑面而来。

    华丽的马车在官道上不紧不慢的行驶着,不重马车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车辙,其实那四匹好马可以快上一倍还多,但是马车里的主人为了避免颠簸特地命令车队慢下来一些。

    “华丽的车架容易被霄小窥视?哼,老头子车夫就会危言耸听,这荒郊野外哪有什么敌人敢袭击有着正式级强者护卫的车架”?

    坐在马车里,身上披着两层绒被的库伦显然对老车夫的警告不屑一顾,虽然他知道那个年迈的老人只是忠心耿耿,但是库伦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

    他用纯银的叉子叉起盘子里的一块七分熟的嫩牛排放进口中,手中慢慢摩挲着那枚父亲偷偷塞过来的戒指。

    戒指的手感凉凉的很光滑,摸上去十分舒服。

    库伦现在的自信心是非常爆棚的,其根源就在于手上的这枚戒指。

    作为家族的第一继承人,库伦认识这枚戒指,这是他们莱拉家族的传家宝,也是族长的身份象征,最重要的是,这枚戒指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魔法物品,不但可以释放强大的攻击,还可以把远在他乡的持有者瞬间传送回自己家族的定位法阵中,激活之后没有大师级的手段根本不可能进行拦截。

    有了戒指的库伦完全无视了自己反应速度的问题,他已经自认为天下大可去得了。

    当然,库伦的父亲偷着给儿子这样一枚戒指可定不是为了让这个富二代用来装蒜的,库伦不知道自己此行是多么危险,他的族长老爹还不知道么?

    威廉国王给了莱拉家族充分的的好处要求他们派出库伦这样一个“有价值的人”作为“借口”出使迪伦王国。

    正好莱拉家族真正掌握权利的长老们已经决定宁可让旁系继承族长也不让库伦这样一个混吃等死的蠢货带领家族,所以那些人巴不得这个蠢货就死在迪伦王国才好,正好顺了威廉国王的心意也符合家族的决定。

    就在还以为自己要走上人生巅峰的库伦出发的前一天,他的族长老爹终于决定违反族规也要给自己的儿子准备一条后路,所以他才偷着把这枚戒指赛给了库伦。

    库伦毕竟是他父亲唯一的儿子了,即使他再不争气,他的老爹也不忍心看着他被算计。

    按理来说,库伦老爹的后路还是很有效的,只要特蕾琳卡不是一言不合拔刀就砍,只要库伦提前发现一点危险的征兆,那么即使他只有普通人的反应能力也机会启动戒指的传送功能。

    但是…………

    恐怕没有人想到,库伦嚣张的态度没有惹怒特蕾琳卡公主,反而正是这枚戒指为沾沾自喜的他带来了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