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桑格斯
    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现在迪伦王国就是一棵在狂风中摇曳不止的枯树,支撑着它没有被四面来袭的暴风肢解破碎的唯一原因就是它还算得上巨大,即使树干已经被腐蚀成了空壳,凭借扎入岩石的根系一时半会还垮不了。

    但是…………如果这棵大树的树根都将断裂破碎了呢?

    在这一次的夜行者任务中,朋克等人活跃在迪伦王国的西部地区,但是在迪伦王国王城里爆发的一场大战却丝毫不逊色与西部旷野上的勾心斗角,甚至于这场大战激烈程度和影响范围都远大于朋克等人的战斗。

    时间回到一天之前,迪伦王国的王城“烽火之都”——涯角城中。

    这座从迪伦王国建国以来就一直作为王城而存在,在最低迷的时候也至少有着二十万常住人口的巨城却再也不见了了繁华。

    原本漆刷着迪伦王国国旗的城墙寸寸开裂,原本总是行人络绎不绝的街道只剩下一个个冒烟的大坑,原本林立在城内的岩石建筑更是倒塌的倒塌,粉碎的粉碎,放眼望去偌大的城池居然找不到一栋完整的房子。

    整个地势较高的“涯角”东部更是像被人咬了一口一样缺了一大块,十分之一的城市面积居然变成了一个深深的陨坑。高温的熔岩和突兀的闪电在陨坑中迸发出一道道代表毁灭的绚丽光影。

    大概一万人左右的幸存者站在涯角城外的高山上呆愣愣的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家园,他们有的人禁不住跪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有的人悲伤的向信奉的神明祈祷着。

    不过不管活下来的人做何反应,一时半会他们还不能回去“涯角城”,虽然这里的战斗已经步入了尾声…………

    在那个巨大的陨坑深处,一个身披破碎铠甲的人形生物捂着右手的断臂怨毒的盯着地上一个被烧焦到都快认不出来的“有机物”冷冷的笑着。

    毫无疑问,他就是获得惨胜的卡斯帕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桑格斯大法师,这,就是神明的力量,这就是晨曦的光辉,你那些异端戏法……呼呼……根本,不值一提”!

    “我胜利了,我胜利了,善良必将战胜邪恶,光明必将战胜黑暗,即使是你——当年的”裂地者”桑格斯也无法抵挡神圣的净化”!

    卡斯帕其颤巍巍的举起手中一根洁白无瑕的短杖,短杖顶端晶莹宝石的光辉仿佛也在庆祝他的胜利,虽然他的伤势其实不比桑格斯好到哪去,如果没有这跟短杖的支持,卡斯帕其也早就瘫倒在地上了。

    “咳咳……咳!年轻人,这就是你的胜利,这就是晨曦教会的“善良”,在你我的战斗中至少有十几万无辜的贫民死于非命,这就是你口中的善良么”!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你桑格斯用干枯焦黑的喉咙沙哑说道,他的声音没有任何的语调,仿佛只是一个机器人在照本宣科。

    “哼,他们能够为了吾主的胜利牺牲是他们的荣耀”。

    卡斯帕其狂热的大声说道,他把洁白的短杖放在胸前,摆出一个严肃的造型说道:

    “至于善良……我能够给予那些异端一个体面的死亡,让他们能够不再以异端的身份苟活于世,难道还有什么会比这更善良么”!

    卡斯帕其一边说着手中的短杖居然同时散发出圣洁的光辉修复他的身体,这道只对善良阵营生效的光辉丝毫没有对卡斯帕其产生排斥。

    看到卡斯帕其的样子,似乎随时可能死去的桑格斯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唉!是我犯傻了,居然想和你这样被教会洗脑的神棍谈善良?老了,老了呀”!

    “住口!你要为你诋毁污蔑的言辞付出代价”。

    听到桑格斯的话语,卡斯帕其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狮子一样炸毛了起来。

    但是倒在地面的桑格斯没有受到卡死帕斯的干扰,他依然老神自在的自言自语着什么:

    “代价?我已经支付了太多的代价,我轻视敌人,失去了一切,我已经不剩下什么代价可以用来支付了,这个由我一手开创的国家的末路已经注定,还有什么东西对我一个糟老头子称得上代价呢”?

    桑格斯的喃喃自语模糊不清有低沉沙哑,旁边头脑昏沉的卡斯帕其根本没听清自己的对手在说什么。不过他本来也不在意桑格斯死前说了什么,这一次他毅然决然的晋升大师级后就立刻来和桑格斯血拼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桑格斯,到时候不论自己是否能活下来,晨曦教会占据整个迪伦王国都会成为定局。

    眼看着卡斯帕其已经一步步的“蹭”到了自己身边,桑格斯才慢慢的转过已经连骨头都烧焦的头颅用精神力对视上卡斯帕其仅剩的一只眼睛。

    “呵呵呵………星星之火也可以燎原,死亡又何尝不是新生的开始…………我早已准备好了……呵呵……”!

    “一派胡言,我以伟大晨曦之主的的名义宣判你有罪!现在!去死吧”!

    卡斯帕其只是模模糊糊的看见桑格斯的喉咙在颤抖,他立刻认为这是对方还在诅咒谩骂,他一边宣告者晨曦之主的圣名下边高高的举起短杖瞄准了桑格斯的脑袋。

    “嘿嘿……晨曦之主……嘿嘿嘿,所谓的神棍果然是最高明的骗子,你不仅仅骗了别人,还连自己都一块骗了,现在…………老夫……也该让你可清醒清醒了……嘿嘿嘿”!

    看着被太阳光辉笼罩的卡斯帕其,桑格斯焦黑的嘴角咧开一抹笑容,他用伸出仅剩下两根手指的右手爆发最后一点力气猛地撕开自己的胸口。

    被高温烧焦的血肉没有流出什么血液,桑格斯的半个肋骨被他自己一口气扯了下来。

    只见老人身体里不但没有心脏和肺叶,甚至没有任何其他的内脏,在血红的胸腔里只漂浮着一个晶莹剔透却暗淡无光甚至有着丝丝裂痕的水晶球。

    就在老人把胸腔打开之后的下一刹那,原本死气沉沉的水晶球就像点燃的镁条一样瞬间燃烧了起来,剧烈的能量波动开始如火山一样喷发爆射。

    在爆燃的高温光华中,桑格斯最后发出了一声仿佛来自灵魂的叹息。

    “唉!现在………我已经竭尽所能了呀,可惜,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