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违和感
    就在血爪不顾一切冲向朋克的时候,三只被召唤出的魔狼忠诚的遵循朋克的命令扑向血爪。

    “该死的牲畜,滚开”!

    不出所料,面对三头魔狼同时配合的扑击,血爪只能改变方向避开两头巨狼,但是即使这样仍然有一只魔狼冲的足够靠前从而成功咬在血爪的右手上。

    魔狼的咬合力说是撕金裂石也毫不夸张,即使血爪已经在手上附着了一层蠕动的血浆进行防御,当魔狼的上下颌闭合的时候,血爪的手臂上传来了清晰的响声。

    “该死该死该死,给我滚开,滚开呀”!

    巨大的魔狼有些和它提醒相匹配的重量,血爪根本不可能带着这样一个体重达到自己两倍的巨大生物进行冲锋,偏偏得到朋克命令的魔狼极度悍不畏死,即使血爪生生用左手把一条狼腿从魔狼的身上扯下来,魔狼也死死的咬住血爪的手臂就是不肯松口。

    血爪眼看着另外三头魔狼已经转身冲向自己,身体的内的生命能量如掷入火盆的油脂一般快速燃烧着,他终于对“同归于尽”这一件事情也升起淡淡的绝望了。

    “果然,我不是一个战斗的料呀”。

    想到这里,血爪狰狞撕裂的面孔上不禁露出一抹了苦笑。

    与此同时,另外两头魔狼也狠狠的咬在血爪身上,三头巨狼的重量彻底逼停了还在努力冲刺的血爪,其中第二头巨狼更是咬断了血爪剩下的左手。

    到此为止,血爪的全部算盘彻底落空了,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来得及接近朋克,酝酿已久的自爆更是毫无意义。

    此时的西部旷野已经进入的夜晚,米拉和奇卡萨的光辉再一次离开了费伦位面,三轮色彩各异的明月在半空中显露身影,但是匆匆赶来的乌云仿佛在诉说着谢幕的到来。

    “看来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朋克此时距离血爪远远的,他手里的法术已经准备完成了,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即使血爪的自爆有着和提沙夏尔自爆相当的威力朋克也毫不畏惧,而被三头魔狼缠住的血爪也不可能在短时间的内脱身。

    “血爪,即使你在如何挣扎,也不过是向刚才天空划过的那一个大火球一样转瞬即逝而已,现在是时候…………”

    “…………”

    “…………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就在朋克准备宣告血爪生命的终结时,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让朋克手中的法术都不由的停顿了一下,在那一瞬间,他好像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昏沉了一下下,但这种感觉太淡薄了,淡薄到朋克都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存在这回事。

    “刚才发生了什么,血爪动用了某种底牌么?“”

    朋克把已经准备好的魔力压缩版“动能锥”捏在手里隐而不发,他的面色越发低沉下来,直觉告诉他刚才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作为一个十四级的施法者,自己的思绪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错觉”,即使是“激活药剂”的副作用也不可能。

    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绝不可能是单纯的错觉”!

    “不管怎么说,先解决掉眼前的敌人好了”。

    朋克轻轻摇了摇头把心中的直觉暂时压制下去,他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面无表情的对血爪释放了早已准备好的“动能锥”。

    在血爪绝望的目光中,动能锥轻而易举的刺穿了他头颅,直到这一刻,他的自爆也没来得及释放出来。

    血爪无头的尸体如同一个破烂的布偶一样倒在了地上,失去控制的鲜血迅速的蔓延成了一摊普普通通的鲜红。

    随着血爪的死亡,他体内那些不属于他自己的生命能量迅速消散开来,最后,大量溢散的生命能量甚至使血爪身边的花草都长高了半截。

    朋克远远的注视着血爪的尸体从是不是的抽搐到彻底归于寂静,然后再三使用预言法术确认那个张狂的宣称“没有人能抓住我”的血爪确实已经死了,他才松了一口气。

    在这一刻,“激活药剂”的效果彻底退去了,朋克只觉得海量的疲惫如潮水一般向自己袭来,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感觉到剧烈的酸痛,大脑里更是向开了演唱会一样各种声音乱响。

    朋克可以肯定,这是他穿越以来第一次这么疲惫不堪,疲惫到让他很迫不及待的想找个地方好好冥想几个小时进行休息。

    但是朋克现在可没功夫休息,不但不能休息,他还要继续绷紧精神随时准备应对危险,因为……他已经百分百的确定——就在刚才,自己的思维被人动了手脚,随着战斗的结束和时间的推延,那种浓重的不协调感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

    朋克命令三头魔狼在自己身边围成一圈,而他自己也陷入的深沉的思考,或者说深入的翻阅起自己的记忆来。

    这种思维上的不协调由不得朋克不重视,要知道他不但是一个心灵力量极为强大的施法者,同时还随时随地的在自己的灵魂外层加持着魔力压缩强化过的正式级法术——“心灵屏障”,想要无声无息的影响朋克的思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直接击杀他更加困难。

    “记忆,记忆,在二十五秒钟之前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朋克闭上眼睛沉浸在自己的记忆当中,他开始在脑海里一遍遍回当二十五秒钟至少的一段记忆。

    “血爪进行突击,我命令魔狼拦截,天空中极快的飞过一个巨大的火球,我准备法术,法术准备完成,我杀死血爪…………血爪进行突击,我命令魔狼拦截…………”

    越是回想朋克的眉头皱的越紧,因为在他的思维中,这一段记忆简直正常的不能在正常了,根本没有“任何”特殊的,或者“任何”值得注意的事情。

    “真是棘手,看来这种影响不是来源于记忆层面的”。

    朋克面色阴沉的睁开眼睛,他已经确认自己的记忆没有被任何人篡改,在几秒钟内阅读这一段记忆数十遍之后,朋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是那种浓浓的“不协调感”却已经不用“直觉”也可以感受到了。

    “真是太棘手了,如果这个“东西”再没有用的话我就得考虑一下要不要使用“污秽预知”了”。

    想到这里,朋克瞳孔中的魔力漩涡极速旋转起来,他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份装在试管中的炼金药剂——专注药剂。

    虽然朋克现在身在这个连一个遮蔽物某没有的荒凉旷野上,能够进行护卫的魔像二号不在他的身边,各种魔法物品的固化法术也没有度过“冷却”时间,最可怕的是朋克还处于“激活”药剂刚刚失效的副作用虚弱状态,但他还是决定喝下这份“专注药剂”。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突如其来的“违和感”随时都在告诉朋克——“未知”已经到来,并且真真切切的存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