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暴风雪
    绿藤城的暴风雪从傍晚开始侵虐,一直到了深夜也不见丝毫停歇,暴雪狂风不但没有减小的势头,反而在深沉夜幕的掩护下越发狂暴了。

    特蕾琳卡公主站在绿藤城堡的窗户前面,她打开做工精美的窗户,感受着雪花在寒风的推进下扑面而来,丝丝凉气一点点泌入心扉。

    作为一个七级的见习骑士,即使房间里的温度下降到零下十几度,特蕾琳卡也不会感到丝毫不适,她之所以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裙衣刻意阻止斗气的凝聚就是为了感受暴风雪中的这股寒意。

    不是为了所谓的少女情怀,更没有什么文艺的抒情,只是因为这样能让特蕾琳卡感到清醒,祛除萦绕在脑海里的浑浑噩噩罢了。

    现在距离谈判才过去了一天,特蕾琳卡每每回想起库伦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还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恶心,她想过躺在床上通过睡眠逃避可怕的现实,但是当特蕾琳卡试图入睡时,她又会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恶意在向自己逼近。

    辗转反侧到半夜的特蕾琳卡终于放弃了睡觉的打算,那种不祥的感觉几乎压的她喘不过起来,所以特蕾琳卡才会在半夜里暴风雪最兴盛的时间打开窗户感受雪花的冰凉。

    至于那股直觉上的不详预感…………特蕾琳卡已经不想去思考了,或者说她已经不在乎了,经过一整天的思考,特蕾琳卡已经清晰的意识到自己“革命”的失败,“荣耀军”没有她想像的那样英勇无畏,晨曦教会也没有她想的那样容易妥协,最终的结果只会是荣耀军的溃败。

    现在的特蕾琳卡第一次生出了“即使所有“荣耀军”都成为卡莫斯王国的士兵也无所谓,他们没有必要为必定失败的战争赔上性命”的想法。

    不得不说,库伦的话语对特蕾琳卡的影响还是很大的,现在的特蕾琳卡公主唯一的愿望就是保住“荣耀军”士兵的生命,至于迪伦王国的荣耀还有她自己…………已经无所谓了。

    在深沉的夜色中,三轮月亮都已经隐去了身影,一点一滴的死寂慢慢萦绕在暴雪当中,狂风里不知何时夹杂了点点冰渣,很显然,这场暴风雪还没有到达顶点,它还在向更糟糕的地步慢慢演变着…………

    “砰”!

    特蕾琳卡公主的房门非常突然被狠狠撞开,在特蕾琳卡惊诧的目光之中,一队由十余位学徒级战士组成的队伍纷纷爆发斗气冲进她的房间,他们一个个都站在窗户边上,目光则死死的盯住特蕾琳卡。

    “你们在干什么,这难道是多兰的命令么”?

    特蕾琳卡没有试图逃跑或者反抗,她一个见习级的骑士还做不到对抗十几个学徒级的战士,而且特蕾琳卡还能明确的感受到,门外有一个自己绝对无法抵抗的强者气息在一步一步的走向这个房间。

    观察到这些士兵身穿绿藤家族私兵服饰的时候,特蕾琳卡虽然惊讶但还抱着“有人故意让士兵身穿这种衣装陷害绿藤家族”的幻想,但是感受到房门外面的气息后,特蕾琳卡公主终于绝望了。

    在偌大的绿藤城只有一个正式级强者,那个对见习级其实来说绝对无法抵抗的气息除了绿藤家族的老战士碑格安之外还能有谁呢?

    看着那个不紧不慢出走到门口的老者,特蕾琳卡悲戚的意识到了这一个事实。

    “好了,特蕾琳卡公主殿下,你应该知道反抗是毫无意义的,在下此行也不是为了取您的性命,只是希望您能很着老夫换一个地方居住而已”。

    碑格安毕恭毕敬的鞠了一个躬,如果忽略他手中寒光闪闪的利刃和房间里杀气腾腾的士兵的话,碑格安看上去还真像单纯的请公主殿下移驾而已。

    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个自己颇为敬佩的老人,特蕾琳卡面色惨白的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这是多兰的决定还是整个绿藤家族的决定,难道我同意和卡莫斯王国的那个库伦联姻还不够吗”?

    “非常可惜,这是整个绿藤家族的决定,无可更改也无可阻挡,至于原因,老夫可以做主告诉您,第一:卡斯帕其大主教和护国大法师桑格斯大人同归于尽了,第二:……库伦被杀了!

    怎么样?现在您明白了么”?

    暴风雪的冰渣击打在华丽你地板上,沙沙的声响透露着绵绵不绝的冰冷酷寒。

    听到碑格安的话后,特蕾琳卡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死寂,冰雪聪明的她怎么会想不明白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事实上在听到“库伦被杀了”这六个字(通用语是六个读音)后,特蕾琳卡就已经心若死灰了,虽然她依然难以接受绿藤家族的背叛,但是至少她认清了一个事实——绿藤家族的背叛已经不可避免。

    最让特蕾琳卡痛彻心扉的是——面对卡莫斯王国和晨曦教会的双重打击,这个世界上还有哪里提供那十五万“荣耀军”的容身之所?

    碑格安看着特蕾琳卡的眼中一点一点失去了光泽,他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作为活了九百多年的老战士,碑格安知道眼前的公主已经心死,剩下的只是一副被绝望和悲伤充斥的躯壳罢了。

    “唉…………所有人注意,现在执行绿藤家族族长的多兰-绿藤的命令——立刻逮捕领导“荣耀军”背叛国家,亵渎伟大的晨曦之主,蛊惑人心十恶不赦的魔女特蕾琳卡,暂时关押到绿藤家族监狱当中,明日黎明时刻送往涯角城接收审判”。

    说完,碑格安走到特蕾琳卡身边,用一根手指轻轻在她的眉心一碰,一道斗气瞬间渗透到了特蕾琳卡的灵魂之中形成了一个结实的封锁,在碑格安解除这道锁定之前,除非特蕾琳卡拥有正式级的力量,不然她永远也不可能再动用一丝斗气。

    看着特蕾琳卡已经不可能逃跑,碑格安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他神色萧条的离开了这件充斥着暴风雪的冰冷房间。

    关押特蕾琳卡的事情会有那些士兵办好,现在碑格安只想找个地方喝一口浓茶,不去想包括绿藤家族的未来在内的任何事情。

    正式级战士碑格安已经九百三十多岁了,作为没有长寿种族血脉的纯粹人类,突破无望的他也只剩下七十年的寿命而已,他已经没必要思考那么多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