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信息
    此时的地牢中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阴森恐怖,一道道像水波一样缓缓摇曳光芒充斥了每一寸走廊过道,但是除了特蕾琳卡公主之外,其他所有人都淡定的对眼前的奇异景象视而不见。

    不,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站在特蕾琳卡公主牢房外面的朋克。

    朋克足足跟随那到火球飞奔了一下午加半个晚上,而火球的行进方向也和朋克预料的一模一样,它完全都没有拐弯就飞进了绿藤城,然后大摇大摆的在上万城中贫民的注视下飞进了绿藤城堡,然后又悠哉悠哉的从城堡里的守卫,佣人乃至老战士碑格安面前飞过,最后才晃晃悠悠的飞进地牢之中。

    在火球飞行的过程中,朋克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群体暗示术”的力量接连渗透进所有看到火球身影的生物灵魂,为了避免被“群体暗示术”影响,朋克不得不远远的跟着大火球,维持着一种刚刚看到一点光芒的“安全距离”,即使如此,朋克依然能够感觉自己的思维有点浑浑噩噩,他不由的感叹大师级法术的强大效果。

    直到火球进入的城堡,朋克不得不选择跟的近一点,幸好他发现海特滋塔魔法匣上固化的“海特滋塔灵魂蕴养波动”可以有效抵御“群体暗示术”的影响,所以朋克才敢跟着这个火球一路深入绿藤城。

    进入绿藤城后朋克的第一个反应是有些疑惑的,按照他想来,绿藤家族肯定已经接到了桑格斯陨落的消息,如果绿藤家族的斥候团队在机灵一些搞不好库伦死亡的消息也已经传达过来了,毕竟这个世界的信息不流通是对于贫民来说的,那些贵族使用的各种魔法通信绝对有着不下于地球互联网的情报传播速度。

    按着朋克的估计,绿藤家族的反应应该是在城堡里大量屯兵,布置各种防御设施,甚至急急火火的宣布整个绿藤领地都进入战争状态也有可能,但是这种绿藤城依然维持这日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绿藤城堡却已经不知不觉被搬空的情况就跟让人意外了。

    直到朋克跟着火球一路进入地牢看到了特蕾琳卡公主之后,他才大概猜到绿藤家族的想法。

    “看样子绿藤家族已经决定抛弃“荣耀军”这条破船了,他们居然连点犹豫都没有就直接把特蕾琳卡公主下狱了,这个名叫多兰的家主魄力当真不可小视”。

    朋克微眯着眼睛蹲坐在地牢房梁上看着远处的牢房里的特蕾琳卡公主把缩小了数十倍的火球握在手中,他对绿藤家族如此果决的做出决定还是比较惊讶的的。

    作为一个熟知贵族这个阶层特点的施法者,朋克非常了解让一个贵族放弃领地甚至放弃爵位是何等的困难,在费伦位面可一点也不缺那种为了所谓“家族的荣耀”宁可被千刀万剐也不愿意离开领地一步的贵族。

    但是对于绿藤家族的行为,朋克也仅限于吃惊而已了,他现在更关注的是特蕾琳卡和她手中的洁白水晶球。

    根据预言法术的探查,朋克分析特蕾琳卡应该是在接收水晶球中的信息传承,不过大师级魔法物品的屏蔽能力不是朋克能够穿透的,他根本无从得知特蕾琳卡从水晶球中得到了什么信息。

    “可惜,要是魔像二号在身边还可以让它去试探试探,但是现在…………还是再观望一段时间吧”!

    朋克很想现在冲过去直接一发动能锥送这个公主去连桑格斯,相信到时候她有的是时间问桑格斯给她留下了什么,但是………朋克不敢随便接近那一个奇特的光球。

    虽然在“海特滋塔灵魂蕴养波动”生效期间朋克不会被光球上随时释放的“群体暗示术”影响,但是谁知道一个活了上千年的大师级施法者死前会在自己的魔法物品上留下什么未知的手段,无数贸然拾取战利品的“前辈”已经争先恐后的用鲜血和生命验证了一个真理——死去的敌人有时候此活着的敌人威胁更大!

    朋克紧张的警惕着任何一点危险的征兆,特蕾琳卡却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了光球携带的信息当中:

    “特蕾琳卡,我杀掉了晨曦教会的大师级牧师卡斯帕其,善良混乱阵营的晨曦教会绝不会善罢甘休,与王国接壤的卡莫斯王国狼子野心,虎视眈眈!杀光兄弟上位的威廉国王更不是省油的灯!

    我的计划已经一败涂地,现在迪伦王国的覆灭已经势成必然,这不是一个两个正式级乃至大师级强者可以挽回的,你和你的十五万荣耀军更不可能。

    我——“裂地者”桑格斯一手开创了这个国家,又一手把它带进深渊,最后我能留下来的只有这一张年轻冒险时偶然得到的炼金卷轴作为遗产…………

    我的直觉告诉我——永远也不要使用这个卷轴,否则必然会有无可阻挡的恐怖降临在这片土地上面,年轻时的我无数次下定决心又被直觉吓住,年老后的我更是决定永远封存这一张神秘的炼金造物,全当它没有在我的生命历程中出现过。

    但是在死前的一刹那,我犹豫了!

    我曾经是远近闻名的天才法师,我曾经探索过幽暗的地下城,曾经在深渊中和恶魔战斗,曾经撑着一根魔杖纵横繁茂之森,一度闯下了“裂地者”的赫赫威名,要不是我的寿命即将耗尽,要不是身上的暗伤压制不住,区区卡斯帕其一个新晋的大师级牧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这么死去,我得留下点什么,至少把这个我一辈子也不敢打开卷轴传承下去…………

    现在,卷轴是你的了,你可以带着储物空间里的上万金币远走他乡隐姓埋名,水晶球可以护送你离开没人察觉…………

    你也可以打开这张卷轴……迎接不可名状的“未知”,我已经死去,不复存在,从现在开始……你所有的决定………就都是自己的意志了………”

    信息的传递很快完成了,小小的光球也一点点暗淡下去,直到最后不再释放任何一点光泽,不论是朋克还是特蕾琳卡都可以清晰看到光球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一点点散溢着洁白的能量。

    牢房中再一次恢复了深沉的黑暗,烛火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缓缓摇曳着,只有几滴烛泪记录着时间的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