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五十章 韦德拉夏(1)
    听完投影的叙述,朋克不但没有担心,反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丝笑容也从他的面孔上露了出来。

    第四关试炼确实极为困难,经历他人漫长无比的一生足够让绝大多数“意志坚定”的天才迷失自我了,但是唯独朋克不怕这一点,没错,一点也不怕。

    朋克的灵魂可是在虚空中产生进化的灵魂,也许别的方面没有,但是关于“自我”这一方面朋克敢保证,就算神座层次大能能不能比得自己过都说不一定。

    时间漫长?再漫长难道还比得过“没有时间”来的“漫长”么,意识磨灭?再磨灭比得过虚空中的无尽死寂来的恐怖么?

    所以朋克是真的毫无畏惧,如果说有人能够通过者一次的试炼,那朋克绝对会是最轻松,最惬意的一个。

    “太棒了,时间很紧急,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

    朋克没有掩饰自己的欣喜,他面带微笑的对投影说道。

    对于朋克不同寻常的自信,投影没有多说什么,它本来就是一个比较死板的智能程序,大奥师们为了限制智能程序设置的一大堆灵魂法阵更是成功的让这个高级的虚拟灵魂失去了包括好奇心在内的一切情感,既然继承者要求开始试炼,那它自然没什么可多说的。

    在朋克眼中,投影只是非常淡定的点了点头,随后,自己的意识就慢慢模糊了起来,空间似乎开始旋转,一切的光华都慢慢弥散,模糊,最后归于黑暗!

    ——————分割线——————

    这是耐瑟瑞尔文明的末期,那时耐瑟瑞尔文明与神明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十万年了。

    这时的耐瑟瑞尔文明还是辉煌的,可怕的费伦魔葵还没有横空出世,神明们在浮空城面前不堪一击,几乎每天都有某某浮空城打进某某神国灭杀某某神明的消息被人们津津乐道。

    就在这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里,在这个眼看着耐瑟瑞尔文明就要达到传说中的超脱层次,进而超脱整个宇宙的伟大时代,在一个不起眼的浮空城中,一个不起眼的魔法家族多出来了一个小生命。

    这一年嫩生季的末尾,扎卡斯家族的唯一的正式级强者——老族长莫斯-扎卡斯在家族仅有的七名成员面前开心的举起一个还在熟睡的小婴儿大声说道:

    “韦德拉夏-扎卡斯,我可爱的孙子,他将成为一位强大的施法者”!

    韦德拉夏-扎卡斯的人生就这样在熟睡中被人命定下来了。

    韦德拉夏的天赋在老族长看来是非常优秀的,至少比他自己这个卡在正式级巅峰一辈子都看不到一点点大师级门槛的“笨”老头好的多,更不是韦德拉夏的父亲和他那两个哥哥正式级都达不到的蠢货能够比拟的。

    所以老族长在韦德拉夏身上寄托了巨大的希望,他索性干脆放弃自己镜花水月一般的晋级大师级之路,在一生中第一次醉酒痛哭一晚上后,老族长毅然决然的把所有原本用于辅助自己晋级的资源都换成最好,最珍贵的法师启蒙资源用来培养自己这个“天赋好”的孙子。

    扎卡斯家族以制造魔法药剂为业,老族长的魔法药剂绝对称得上物美价廉,因此,“扎卡斯药剂家族”在这个“远空之影”浮空城的正式级法师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论财富更是直逼一些刚晋级的大师级强者。

    出生在这样一个富裕家庭,韦德拉夏的童年在物质生活上绝对是超高水准的,他有专属于自己的豪华房间,有一个在小韦德拉夏看来纯粹就是玩伴的同龄小女仆照顾生活起居,还有贫民们一辈子都可能见不到一次的调养精神力魔法美食点心不限量供应,用小少爷这个词形容韦德拉夏炼制就是侮辱,他几乎就是一个小皇帝,除了必须按照爷爷的吩咐完成一些在他看来“浪费时间”的任务以外,其他方面完全就是要什么有什么,偌大的家族除了威严的老族长以外,包括他的两个哥哥都没人敢跟他说“不”。

    老族长很明显一点也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要不是韦德拉夏有一个颇为懂事,不高兴了就软硬不吃刁蛮的小女仆时时提醒着,韦德拉夏就真的要成为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了。

    还好,作为拥有智慧的小法师,韦德拉夏总算没有长歪,他的童年就这样在和自己的小女仆打闹中度过了,等到后来,在去法师学院上学韦德拉夏看来,他唯一对童年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有一个天天逼着自己学习一些“无聊”玩意吃一些“恶心”玩意的老族长。

    不知不觉,韦德拉夏已经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他不得不在老族长严厉的眼神注视下和自己那个朝夕相处,心生爱慕的小女仆无奈告别,然后踏上前往一个施法者学院的飞船,真正进入属于施法者的世界。

    刚刚走上法师道路的韦德拉夏其实是叛逆的,因为他根本不想当什么法师,而是像成为一个像看门大叔单克什一样的骑士,至于原因也非常简单孩子气——韦德拉夏觉得用拳头教训人很酷,仅此而已。

    好吧,我们怎么能指望一个天天生活在象牙塔的富家少爷明白什么叫做机会,什么叫做珍惜呢。

    处于叛逆中二少年时期的韦德拉夏就毅然决然的偷着学习了在当时不被人看好的斗气,并且还沾沾自喜,因为他觉得斗气比晦涩难懂的魔法好学多了。

    在接下来长达十四年的学生生涯中,韦德拉夏居然真的一边修炼斗气一边学习魔法,硬生生的来了一个魔武双修,要不是他的见习级施法者导师及时发现了这一点,这个未来的大奥师搞不好就怎样就真要一个魔战士了。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韦德拉夏的祖父也就是老族长当然知道自己的孙子不是什么魔武双修的天才,修炼斗气只会毁了这个孩子,所以他气冲冲的亲自赶过来干脆利落的磨灭了韦德拉夏的斗气,简单粗暴的断绝了韦德拉夏的战士之路。

    其实当时的韦德拉夏虽然碍于祖父从小的威严屈服了,表现出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但是他的心理是一点也不开心的,直到成为了大奥师,韦德拉夏都在为当时感到遗憾,不是因为他不热爱魔法,而是因为斗气是他童年憧憬的美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