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韦德拉夏(2)
    在韦德拉夏的学徒生涯中,被断送斗气的修行不得不专心于魔法还只是韦德拉夏人生的两大遗憾之一,他的另一大遗憾也发生在懵懂无知的学徒时期。

    那就是……第一次失恋!

    还不到二十五岁的韦德拉夏只是一个毛毛躁躁的小伙子,他的法师天赋在到处都是天才的施法者学院里也只称得上一般般,少年的冲动在他的脑海里占据更加主导的地位,再加上有一个正式级法师爷爷作为靠山,韦德拉夏在这个时期根本没有努力可言,所谓的学习更多的只是拙劣的应付。

    直到第二件大事发生以前,这位未来的大奥师关注点还都是聚会喝酒和玩女人。

    这种“自甘堕落”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韦德拉夏在二十岁的时候,也就是他的七个学年回到家里的时候。

    这一次的回家,还在满脑子想着怎么应付自己爷爷的韦德拉夏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他爱慕的小女仆凯蒂嫁人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让韦德拉夏绝望的是,凯蒂是真心找到相爱之人然后幸福的举行婚礼嫁人的,没有任何逼迫和不愿意,更不存在什么狗血的富家公子强夺良家少女,凯蒂是百分之百出于自己意愿和一个年轻的开酿酒作坊的贫民相爱并结合的。

    实际上韦德拉夏爱慕着这个从小陪伴自己长大的凯蒂,到凯蒂却并不喜欢自家这个孩子气的大少爷,这个世界不是网络小说,女仆对自己主人一般只会有畏惧而不会有爱意,更何况凯蒂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韦德拉夏的伴侣,凯蒂只是一个普通人,她只有短短百年的寿命,而韦德拉夏的人生要比她漫长太多了。

    所以在韦德拉夏离开之后,凯蒂也就顺理成章的向扎卡斯请求解除当年签订的十年契约。

    完全没有情商可言的老族长对此当然乐见其成,他知道自己孙子对这个普通人女仆的爱慕(用心灵法术看出来的,他可猜不到),老族长不允许一个没有价值的女人耽误自己孙子的人生,他正想着如果这个凯蒂敢赖着不走就“送”她回“老家”呢,这时候凯蒂自己前来请辞,老族长自然欣然答应。

    “既可以让孙子死心,又不会让孙子怨恨,我真是太聪明了”。

    当时的老族长绝对是这么想的,这点韦德拉夏非常确定。

    韦德拉夏兴冲冲的回到家里,第一个听到的消息就是自己的爷爷自作聪明,自己预订的女人跟人跑了,年少气盛的韦德拉夏怎么受得了。

    他虽然平时对自己这个有点刁蛮的小女仆还算尊重,但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的占有欲是何等之强,本来就在自己祖父的命令下永远失去了斗气的韦德拉夏直接爆发了。

    他第一次真正用功学习了一个法术,那是一个学徒级的预言法术,然后少年韦德拉夏在凯蒂生日的晚上喝了一个大醉酩酊,提着法杖直接找上了和自己丈夫在一个酿酒小作坊里幸福庆祝生日的凯蒂。

    那一个暴雨倾盆的晚上,醉酒韦德拉夏不顾凯蒂的痛哭哀求,当着凯蒂的面把她的丈夫一点一点烧成灰烬,他心中的憎恨根本无法抑制,凯蒂越是哀求,韦德拉夏就越是愤怒,因为他知道自己永远的失去了凯蒂的心。

    第二天,酒醒之后的韦德拉夏没有等来他爱慕少女的回心转意,他只等到了他祖父的禁闭令以及……凯蒂自杀的消息…………

    作为魔法家族的继承人,韦德拉夏杀死了一个贫民只需要上交一百金币就算完事了,但是韦德拉夏一辈子都没法原谅自己犯下的错误,直到一万年后,已经成为大奥师的韦德拉夏依然会在想起自己这个儿时的初恋时悲伤自责。

    这件事情彻底改变了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富家少爷,为了让自己忘记那些可以把任何一个善良阵营法师逼疯的愧疚感,也为了像苦行僧一样惩罚自己,韦德拉夏扔掉了所有的娱乐,专心致志的投身魔法的学习。

    疯狂学习的韦德拉夏展示出了他的天赋,这个家伙比最疯狂的巫妖还要醉心与魔法,他再也不食用一日三餐,改为用一星期一支高浓度营养液作为“食物”,他一路晋级到大师级,足足八百年的时间里硬是没有离开自己的实验室一步。

    要不是他的家族已经无力再提供他继续学习下去的资源,这个家伙绝对会一直在自己的实验室呆到迈入传奇层次。

    这就是韦德拉夏直到大师级以前的生命历程,可以说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学习学习再学习,对于战斗这个大师级施法者根本一窍不通,他没有认识哪怕一个朋友,作为一个大师级的施法者,到现在为止他只亲手杀死过一个生物,那一次的杀戮还是太最后悔的一次杀戮,不得不说韦德拉夏也是一个大师中的奇葩了。

    韦德拉夏迈入了大师级层次了,他的家族更加欣欣向荣,老族长在自己这个孙子达到十七级的时候耗尽寿命安心死去,他对自己这个孙子的成就非常欣慰,虽然他的孙子以忙于实验为由拒绝到场给他送行。

    但这时候为止,韦德拉夏的学习时光暂时告一段落了,失去了老族长的扎卡斯家族本来像让韦德拉夏出任下一任族长,但是这个已经变得沉默寡言没人看的透的施法者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独自一人离开了住了八百年的实验室,毅然决然走向耐瑟瑞尔文明的前线战场。

    扎卡斯家族的人自然全力劝说,理由也还算合理——你从来没有参与过哪怕一场战斗,你怎能去战场呢?

    但是韦德拉夏对周围人的劝说视若无睹,虽然现在他是扎卡斯家族的顶梁支柱,更是这个家族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利者,但是其实在韦德拉夏心中,自己的这个家族早已无比陌生。

    他所有熟悉的人包括父母,哥哥,爷爷都已经寿命耗尽死去了,更加富有的扎卡斯家族把那个老旧的小城堡也整个翻新了一边,这里的一草一木对韦德拉夏来说都无比陌生,那些向自己恭敬行礼的仆役更是一个也不认识。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韦德拉夏只想离开自己这个家族,离得远远的,最好再也不回来,刚离开实验室的韦德拉夏其实对这里没有一点归属感可言。

    于是这个已经变得非常有主见的施法者就离开了,他沉默着报名参加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法师军团,开始了属于“远空学者”的战争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