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真理之思
    灰雨国——因为在每一年的嫩生季必然会下一场灰色的雨水而得名。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职业者国家,在这个国家中,掌握权利的不是传统的国王或者教皇,而是一个由六个传奇组织分部的大师级部长组成的“高等议会”。

    这个议会在名义上需要“征询”贵族们的意见后再做出决定,但是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在这个国家里,贵族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摆设,六位大师级强者完全掌握着一切权利,他们背后的传奇组织更是让神明都不敢插手这个国家,所以这个名为“民主”实为独裁的“高等议会”又被称之为“六人众议会”!

    掌控灰雨国这个国家并在这里设计了重点分部的传奇组织一共有六个,分别是——费伦大陆上到处都是的“法师工会”、跟神明们有一腿的“贤者议会”、臭名昭著的“散塔林会”、盛产狂战士的“斩首联盟”、中立的施法者组织“真理之思”、以及最不招人待见的“盗贼工会”。

    这六个组织都在不算广阔的灰雨国建立了分部,一方面执掌这个国家的军政大权,一方面控制珍贵魔法植物——“灰泽兰草”的采集与贸易。

    “真理之思”的一处重点分部就处于这个国家的南部沼泽,作为一个比较受重视的重点分部,灰雨国的“真理之思”分部在各个方面都远不是那些设立在边缘地区的“可有可无”的小分部能够比拟的。

    在这一处重点分部里,足足有五位大师级施法者坐镇其中,分部部长更是一位成名已久的十九级预言法师。

    分部的旗下还有三十多位正式级强者以及成百上千的法师学徒。

    “真理之思”十分奉行法师教育,它们几乎所有的重点分部都会定期招收学徒并培养法师,每一个正式级以上的成员除非正在执行任务或者申请了“持续研究”,不然就都有义务抽出些许时间教导学徒,而这一处分部当然也不例外。

    现在是秋收季的中旬,在灰雨国无数贫民无数贵族乃至众多职业者家族中,下一个月的第一天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日子——因为三个施法者组织都将在那一天开始开始新的一批学徒招收。

    三个施法者组织招收学徒的时间都是十五年一次,每次只招收十岁以上,二十岁以下的青少年作为学徒,所以对于普通人来说,加入传奇组织,成为施法者的机会一生只会有一次。

    因此,哪怕距离学徒招收日期还有一个月,灰雨国的无数贫民家庭和贵族家庭都已经开始兴致勃勃的准备了,在这个阶级极为固化又残酷无比的世界里,贫民的儿子几乎必然是贫民,贵族的儿子却不一定还可以继续当贵族,所以成为职业者几乎是贫民得以拜托贫困的唯一机会,也是贵族保证家族地位的必然选择。

    为了把握这唯一的一次机会,所有人怎么可能不做好准备呢?

    招收学徒对三个拥有完整教育体系的施法者组织也是一件很重要或者说很麻烦的事情(法师工会不招收学徒),毕竟这件事情颇为繁琐又倍受重视。

    对于“真理之思”来说,这个时间段就更有的忙了,作为半学院式的法师机构,“真理之思”选择学徒从来只看天赋不看出身,所以它的学徒招收方式是派遣正式级法师带领一群见习级法师去个个城市乡镇检测拥有法师天赋的适龄少年少女带回学院。

    这件事花时间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招收学徒的过程必然不是那么太平的。

    要知道,拥有成为施法者资质的普通人虽然是千里挑一,但数量还算够多,只是那些天赋较好的就真的很稀少了,在这种情况下,三个施法者组织就会为那些天赋上等的学徒展开竞争。

    不要想这种竞争是会是让学徒自己选择那么好的事,所有的中立施法者组织普遍遵循“先到先得”的原则,先找到学徒的一方会把合格的学徒们直接带走,而像“散塔林会”那种邪恶阵营的组织一般都会在半路上抢学徒,抢不到也要全毁掉,反正就是不让你开开心心补充新血。(别问学徒们愿不愿意,对于施法者组织来说,学徒的想法是什么?能吃吗?)。

    正是因为有“同行”的竞争还有不讲道理的劫匪拦路,所以收学徒的行动也被生动的称为“新血战争”,对于接收了“招收学徒”任务的正式级法师来说,这份工作可不是一个舒舒服服形似旅游的活计,而是一个动不动就要全速赶路甚至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带回来的学徒数量不够是要罚款的!

    在这一天,眼看着十五年一度的“招收学徒”任务又悬挂在任务面板上了,“真理之思”的大厅中也少有的出现了数位正式级施法者犹豫不决的身影。

    也正因为平时深居简出的这些正式级强者在这里驻足,平时熙熙攘攘无比的任务大厅零散安静的闻针可落,所有的法师学徒都蹑手蹑脚的从大厅最边缘慢慢有过,一点大气都不敢发出来,生怕打扰了“正式法师大人们”的思考。

    “这次的报酬比上一次更丰厚了,足足三十点兑换点,都可以买一份“朦胧之雾”药剂了”!

    一位矮个子的正式级法师站在大厅中指着置顶的“招收学徒”任务图标小声对旁边的同伴说道。

    他旁边站着一个半边脸被烧焦没有皮肤的丑陋女法师,那个同样是正式级女法师毫不客气的回应了矮个子法师的话:

    “别光想着任务报酬,最近那群红袍又不安分了,上一次的“招收学徒”任务中玫迪可是连命都搭进去了,她可是一个十二级的正式法师呢”!

    “那是她太倔了,遇上两个红袍疯子都不知道跑…………”

    “跑了就亏死了,一个学徒没带回来你知道要赔多少兑换点么,“真理之思”死要钱的嘴脸你又不是不知………吾…呜呜……”

    女法师的后半句话刚刚出口就被矮个子法师跳起来捂住了嘴。

    被突然捂住嘴的她当然很不高兴,但是当她刚甩开嘴巴上的“脏手”目录凶光的看向矮个子法师时,却看见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矮个子法师正在讨好的看向自己身后。

    心中升起一阵不祥预感的女法师机械的转过头去,然后……她看见了一个头发花白,眼睛上蒙着一块老旧布条的灰袍老者正无声无息的站在自己身后。

    “柯……柯克伟伦大师,您……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