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坐实不理的教会和神明的秘辛
    “深入基层”的情报探查已经结束了,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或者说为了避免本拉结再闲不住多管闲事,朋克果断半夜离开了那一个越发荒废的小镇,至于老人和小女孩……留下许多食物后在指出一个预言法术提供的“安全路线”就是朋克的处理方法了,反正本拉结也没什么更好的提议。

    总算解决了莫名其妙招惹的麻烦后,拽着还惦记小女孩的本拉结飞奔在田野上的朋克开始认真整理关于枫叶王国的情报。

    简明的总结来说,现在枫叶王国的状况其实还是很清楚的:

    身为护国强者的焦尼-佐达斯一心对龙吼王国发动战争,即使劳民伤财并且从没打赢过也不肯放弃。

    而对于枫叶王国的贫民和贵族来说——大师级圣武士焦尼大将军决定进行战争,哪怕他们再不满意又有谁敢说一个不字?在不可能进行抗议的情况下,皇室只能进一步加大税收,军队也只能更频繁的强征青壮年劳动力入伍当兵,贵族更是会趁着这个战乱的机会加紧对贫民的剥削,全国上下的人都不得不为焦尼-佐达斯的执着买单。

    最后,所有的压迫和剥削最后当然是承载到了普通贫民身上,就这样过去了一百多年,大量的劳动力都站死在沙场上,不堪重负的贫民开始出现大规模的“消极版无暴力不合作”,再加上贵族丝毫没有收敛剥削的意思,枫叶王国自然就出现像朋克之前途经的那样的“贫民窟”小镇。

    说实话,朋克觉得焦尼-佐达斯在这个国家这么“作死”了一百多面,枫叶王国还能撑到今天没崩溃真的已经算是很坚挺了,估计枫叶王国能撑到现在恐怕还有龙吼王国善良富人的救济的功劳呢。

    面对枫叶王国贫困饥荒的现状,朋克的感觉是漠不关心的,这个枫叶王国不管是繁荣昌盛也好,奄奄一息也罢,对他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路上朋克唯一在意的也就是从这些情报中分析出的“焦尼-佐达斯有着固执还喜欢钻牛角尖的性格”这一个事实而已。

    倒是本拉结对这些状况有着很大的疑惑:

    “虽然死脑筋的大师级强者很常见,那些脑子有病的圣职者动不动钻几百年的牛角尖很正常…………但是正义之神的教会就不管么,它就这么任凭这种死脑筋的圣武士固执的乱搞?它不怕信仰流失么”?

    本拉结一路上嘟嘟囔囔的满腹疑惑,不过更多的时候他只是自言自语而已,关于许多神明教会的种种“愚蠢”的举动一向是许多不到传奇的强者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本拉结抱怨出来也没指望朋克能知道答案,

    不同于本拉结絮絮叨叨的抱怨,朋克只是一言不发的继续赶路。实际上,对于本拉结的问题,朋克还真知道原因。

    朋克的便宜父母都是差一步接触到传奇境界的强者,收集到的关于神明的情报还是很丰富的,因此,比如这一个在传奇圈子里算不算秘密的“神明的秘辛”,朋克知道的就不比一般传奇强者少。

    有许多人都很奇怪,明明许多神明见识面是很广的,智慧更是称得上睿智的,为什么偏偏他们在教会里都要搞的尽是阻碍发展的条条框框呢,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们都古板守旧不知变通么?

    事实上,许多人都进入了一个误入,那就是——神明喜欢希望之力,都希望信徒越多越好,教会强者越多越好。

    但是真正的答案是什么呢?

    神明要努力发展教会么?才不呢,事实恰好相反,绝大多数神明都在绞尽脑汁的用迂回方式阻挠自己信徒的扩张和强大!怎么样?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吧!

    也许在普通的法师看来,神明都是独属于神职的忠诚奴仆,每天兢兢业业的履行自己的职责要多敬业有多敬业,同时也死板无比还十分愚蠢。

    但是事实上,神明虽然在理论上不可能反抗神职奴役并且也没有反抗成功的例子,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已经放弃了反抗,神职的那种极端的奴役和对神明情感理智的吞噬是没有神明可以接受的,不论机会多么渺茫,不论反抗的效率多么低下,也不可能有哪一个神明愿意慢慢变成神职的傀儡,所以那些还没有被磨灭自我意识的神明们其实都在暗中绞尽脑汁的抗争着——即使这些抗争的用处非常有限。

    正面对抗显然是找死的行为,所以许多神明就选择了迂回的方式,在希望渺茫的情况下,最基本的抗争手段当然是拖延了,尽可能降低神职吞噬自己意志的速度几乎是所有神明的首要任务。

    至于拖延神职后腿的办法其实也很简单——自残而已!

    信仰之力是神明赖以生存的根本也是他们力量的维系和晋升的唯一途径,但是信仰之力也同时是神职的能源和动力,是驱动神职吞噬神明意志最好的助燃剂。

    正是因为这种情况,许多神明都不会太专心的发展自己的教会,甚至许多古老的神明宁可让自己过的饥一顿饱一顿也不愿意去发展信徒,因为教会越繁荣,一个神明的神职就越强大,它吞噬这个神明意识的速度也就会越快!

    像晨曦之主那样繁盛无比的教会证明不了神明的强悍,它只能证明——曾经那个名叫洛山达的开朗强者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悲的,具有智慧的神职的傀儡。

    不过神明自己直接出手命令教会停止发展是神职不允许的,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封神时间长的神明为了保证“自我”的存在,他们往往不惜让自己的教义变得苛刻以增高信徒的门槛;派遣天赋优秀的信徒执行危险的任务来保证削弱自己的教会,还有就是松散教会的组织,放任毒瘤的滋生,甚至发动各种名义的无意义内耗…………所有的目的都是让自己的教会保持在一个勉勉强强撑得下去不至于消亡但也绝对别想有大发展的状态。

    也许这种自毁根基的行为会让神明的处境变得非常危险,会让他们的晋升变得遥遥无期,会让他们不得不尽可能的节约每一点神力过的“抠抠嗖嗖”…………但是至少这样可以让一个神明保有自我的多“活”几万年。

    这也是没什么那些教会里天赋最出众的圣子,圣女经常执行最危险甚至必死的任务的原因——因为神明无法容忍这些信徒的优秀和虔诚了,尽快“合理的”除掉他们非常有必要!

    别以为善良阵营的神祗就是都是真的善良,除非自我意识已经消糜殆尽,不然善良的就永远只是神职而不是神明!

    正因为神明们这些看似愚昧的举动是层次不够高的人无法了解的,所以许多人才会认为神明都是死脑筋的古板家伙,事实上,真比较精明程度,还说不定谁比谁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