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三百五十章 可怕的想法
    “你说什么?瘟疫?为什么会发生瘟疫”?

    屋漏偏逢连夜雨,费伦位面也存在着意思类似的歇后语,现在,焦尼第一次无比深刻的认识了这一句话。

    朋克突然发难杀死王国所有大贵族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现在又突然有传令兵报告自己说大规模的瘟疫突然爆发了,饶是焦尼有着大师级强者的意志,他也难免有了被一次又一次的“大惊喜”砸的晕晕乎乎的感觉。

    “士兵,你确定要为你所说的话负责?这种大事可不是开玩笑的”。

    还抱有最后一点侥幸的焦尼一个箭步窜到传令兵旁边,然后恶狠狠的在这个士兵面前大声质问起来:

    “立刻把所有的事情全部说明白,检疫官都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瘟疫的消息现在才传递过来”!

    面目扭曲的焦尼看起来极为恐怖,他放在传令兵肩膀上的左手已经把对方的铠甲都抓裂了。

    “是………是的,将军阁下”。

    虽然一路跑过来的传令兵心理充斥着看见这片名叫王宫的废墟的惊讶,在之后面对焦尼歇斯底里的咆哮和恐怖的面孔更是吓的瑟瑟发抖,但是这名传令兵好歹也是一个佐达斯家族的见习级圣武士,多年以来的训练让他条件反射一样快速说出了所有需要报告的情报:

    “报……报告佐达斯大将军,根据个个地区正义之神神殿的报告,瘟疫在昨晚凌晨开始陆续爆发,短短三个小时之内,王国的个个城镇几乎九成以上的居民就被确诊了瘟疫的感染……至于防疫官……他……他们家族在五年前的贵族会议上犯下“扰乱军心”罪被您处决了,之后由于国库空虚也没有再任命…………”

    说到这里,传令兵的表情已经开始变得呲牙咧嘴了,因为他感觉的到,在焦尼不经意间的用力下,自己肩胛骨已经被抓裂了。

    “胡说八道!什么瘟疫能够在三个小时感染几乎全国的人,难道是传奇疫病不成?这可能吗?这分明是…………”

    说到这里,焦尼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在徐徐的寒风之中,他慢慢放开面色惨白的传令兵,然后,这个斗气波动四溢的圣武士缓缓转过身来看向朋克,在淡淡的阳光照射下,那一双几乎与怒火融为一体的瞳孔简直像是两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赛安…………这场瘟疫到来的未免太过于巧合了,请问……您是否知道……疫病为何能传播的如此迅速呢”?

    焦尼的语气听起来平静了许多,但是,谁都知道,这份平静只不过是一种对愤怒的掩盖而已,如果说刚才焦尼的怒火如同熊熊烈焰,那现在他的怒火就变成了即将喷发的岩浆,更加压抑……也更加炽热!

    焦尼也不是傻子,瘟疫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突然爆发还这么快传遍全国,这种事情一看就知道八成是有人下黑手,出于敏锐的直觉,几乎用不着思考焦尼就第一个把怀疑目标放在了朋克身上。

    听到了焦尼的质问,朋克不由的在心里暗暗的吐槽:

    “能不快么,我可是花了三天的时间一个个河流亲自投毒的,传播的不快就见鬼了”。

    当然,这些话他肯定不会说出来,反正没有证据指控到自己身上,对于疫病爆发这种事情朋克绝对是死不承认的。

    光死不承认还不够,他还要赶快让焦尼把注意力从这件事情上转移走,毕竟朋克用上“灰骨病毒”不是为了和焦尼打架而是为了对付奥瓦克因的。

    因此,早已准备好了一套说辞的朋克非常淡定的的对焦尼说道:

    “我曾经听一位智者说过一句话,灾难如果利用不好,那它就仅仅只是灾难,但是如果善加利用,那它便可以成为无往不利的武器,现在,对于贵国发生的灾难我不得不说一句——这,是一件好事”!

    “好事”?

    听到朋克的回答,焦尼基本已经可以肯定这件事情和眼前这个至今为止都面无表情的法师脱不开关系,现在这个始作俑者居然还一脸认真的对自己说这是“好事”,想到这里焦尼甚至气笑了,他索性拄着巨剑椅靠在一片断墙上反问朋克:

    “太好了,快说给我听听,这是什么好事?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好事”呢”!

    但是朋克没有理会焦尼嘲讽的语气,他的态度依然无比认真

    “疫病的恐怖足以毁灭一个国家,不论是对于积弱的枫叶王国而言还是对于强盛的龙吼王国而言都是如此,那么为什么这场瘟疫不能成为对付龙吼王国的武器呢,相信面对无孔不入的疫病,即使是奥瓦克因也会手忙脚乱的”!

    朋克的声音在废墟上回响着,同时,焦尼则收敛了扭曲的面孔陷入了沉默。

    “赛安,你要做什么”!

    许久没有说话的本拉进微微皱了皱眉头,但是朋克没有理会他,他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佐达斯先生,摆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众多的贫民将充盈你的荣耀之军,饥饿将成为他们的无所畏惧的动力,疫病将成为比刀刃更可怕的武器,那么,焦尼,你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

    “但是……手无寸铁的贫民会产生何等巨大的牺牲……劫掠龙吼王国的粮食和强盗又有什么区别……疫病的灾难也不能放任蔓延…………”

    “焦尼,你的顾虑实在让人好笑,牺牲?难道贫民为了国家而牺牲不是一种荣耀么?劫掠?龙吼王国的一切都是从枫叶王国手里夺来的,从强盗手里抢回属于的财产难道不正义么?至于瘟疫的蔓延…………只有战争之后才能投入全部的精力去控制研究疫病的解药,还是说你想尽快发明出强效的药剂然后被龙吼王国占领一切,让干净的土地白白成为奥瓦克因的战利品”?

    朋克冷冷的诉说着一句句在他自己看来纯属胡说八道的歪理邪说,但是,这些偷换概念的“毒鸡汤”偏偏对焦尼这种固执的正义人士非常有效。

    随着朋克的“道理”越摆越多,焦尼也开始陷入了更深的沉默之中,此时此刻,即使这位圣武士还对朋克抱有巨大的警惕之心,但是不得不承认,在焦尼的心底,他已经隐隐的有了“这家伙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可怕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