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即将开战
    以朋克提供的台词为模板,以佐达斯家族的高效服从为执行,以生物求生的本能为基础——在这三者合三为一的作用下,战争动援的效果出乎意料的优秀。

    在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之后,当“荣耀之战”的日子到来的时候,从枫叶王国全国各地赶到前线“自愿参军,保家卫国”的贫民数量骇然尝过七百万之众,如果不是因为太多营养不良贫民承受不住灰骨病毒的摧残倒在半路上的话,这个数字还能再翻上八九倍!

    事实上,由于佐达斯家族把“呆在国内必死无疑”这个理念宣传的十分到位,所以枫叶王国几乎所有还有力气动弹的活人哪怕用爬的也会拼命爬向战场。

    数量庞大的饥民们僵硬的移动着因为灰骨病而越发不灵活的关节,手里抓着用树枝磨尖制成的“长矛”,口中咀嚼着路边倒下的人的尸体充饥,一双双混浊的眼睛里全是对生的渴望。

    正义之神的牧师们封闭了教堂无视这惨烈的一幕发生,神明的启示明确表示不许他们参与任何战争和政治,特别是在受苦的难民绝大多数都是正义之神的虔诚信徒的情况下更是不允许牧师进行任何形式的救助…………当然,恐怕不知情的人怎么也想不到,神明坐视种种灾难发生还“坚持原则”的原因恰恰是因为难民们的信仰总是太多,太虔诚了…………

    当寒冬季第三十一天的阳光照射在霍斯山脉的时候,这些大多由老弱病残组成的“志愿军”终于在枫叶王国和龙吼王国交界的平原上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大部队”,从高空看下去,足足七百万的难民如同覆盖了平原的蚂蚁,黑压压一大片混乱无序,一声声病痛的哀嚎,一张张灰败的面孔,一个个饿狼一样的眼神…………如果不知道人搞不好会以为这是哪一个传奇法师发动了亡灵天灾都不一定。

    当然,这些饥民的破坏力也是绝对不容小视,他们所处的位置上已经连一根蒿草都不存在了,所有的植物能吃的部分都被难民们啃下来充饥了!而灰骨病毒的滋生更是已经蔓延到了难民的皮肤上,他们灰败的身体充斥着肆虐的魔法瘟疫,现在这些看似行动都不灵活的贫民仅仅只靠呼吸就可以传播海量的恐怖病毒!

    在这群“生化大军”的对面,龙吼王国的边境上矗立的是严阵以待的“狂龙军团”,这支最精锐的半龙人部队已经在这里警戒了一晚上,他们都明白自己的职责——绝对,绝对不能让哪怕一个灰骨病毒感染者进入自己的国家。

    相比于枫叶王国这边的一群好像从丧尸围城里穿越过来的“志愿军”,龙吼王国的军队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强兵(“百战”都是焦尼送过去的),站在最前线的是一群实打实的半龙人,他们高达三米多的身体上披着掺杂了寒铁的精致铁甲,一片片寒光闪烁的甲片紧紧贴合着半龙人们墨绿色的鳞片,每一个半龙人手里都拿着一人多高的大锤子,任何人都不会怀疑那粗重的实心铁锤足以一击砸碎最坚硬的岩石。

    半龙人身后还有足足几个梯队的龙化人长矛手和弓箭手,这些全身包裹在轻甲里的士兵面色坚毅,即使在此驻守了很长时间,但是每一个士兵紧握武器的双手还是没有半点放松,可以看出,这些坚毅和耐力都是他们平时刻苦训练的结果。

    最后,位于狂龙军队侧翼的就是龙吼王国的底牌——职业者军队了。

    这些半龙人和龙化人职业者与佐达斯家族的圣武士军队配置基本相同,他们也是由一个正式级的强者带领一百多个见习级的职业者组成编制,唯一不同的是——龙吼王国的职业者数量足足是佐达斯家族的三倍!

    当然,枫叶王国这边也有着巨大的优势——“生化大军”的人数足足是狂龙军团人数的七十倍!而且对“生化大军”来说,只要冲过防线就算成功,换言之,一个普通的狂龙军团士兵理论上必须要拦住至少七十个灰骨病毒感染者——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焦尼,在普通的部队上我们有些压倒性的优势,不过你的圣武士军队真的能阻拦对方的职业者军队么?如果那些职业者支援普通部队的话,再多的“志愿军”也是不够用的”!

    站在一处较高的小山丘上,朋克声音冷淡的询问焦尼。

    “不用质疑荣耀的战士,即使面对再多的敌人,他们也不会退缩半步,除非所有的圣武士都倒在战场上,不然…………没人可以通过”!

    焦尼没有看朋克一样,他只是握紧重剑注视着露出地平线的朝阳。

    看到焦尼如此言词凿凿,朋克也不在多说什么了,那些灰骨病毒感染者能不能成功入侵龙吼王国本来对朋克就是无所谓的事情,从始至终他的目的都只是把奥瓦克因这个头黑龙从“龟壳”里逼出来而已。当然,如果那些普通人的战争可以让奥瓦克因分心就更好了。

    现在,进攻的时间还没有到来,不论是焦尼还是朋克都在等待那头黑龙的降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发起进攻才能让利益最大化。

    不过在奥瓦克因登场之前,本拉结倒是终于赶过来了,当然,这家伙是迟到了。

    “抱歉,抱歉,稍微晚了一点点,不过这是有原因的,哈哈”。

    换上了一身火红色袍子的胖老头看起来还是像一个大肉球,从天空中熄灭火焰之后,这个最近不见人影的家伙也终于降临在朋克所处的小山丘上了。

    看到战斗都已经一触即发了本拉结才“姗姗来迟”,朋克眉头不禁微皱:

    “诺坎尼,怎么回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最近的战术讨论你也经常迟到,你都在做些什么”?

    “哎呀,那个讨论会又没什么用,焦尼只在几百年前和那头黑龙交手过一次,什么情报也没有…………倒是我刚刚知道一件事情,焦尼,你没有关注一下么”。

    本拉结避重就轻的揭过了朋克的疑问,还直接把话题引到了焦尼身上,看的出来,他不打算回答朋克的质疑。

    考虑到大战即将开始,朋克也没心思想这个不着调的胖老头干了什么事实,所以在本拉结转移了话题之后,他也就不再询问,反正本拉结能够到场出力,这就够了!

    倒是焦尼,听到本拉结所说的话后,这个沉默了好一会的圣武士不咸不淡的向胖老头问道:

    “什么事,现在可不是处理小事情的时候”。

    “你们的国王陛下病重垂死,这算小事么”?

    一般来说,有关国王的生命的事情怎么也不可能是小事情,但是听到本拉结的消息,焦尼却只是稍稍表现出一丝动容,很快,他就恢复了刻板的表情。

    “…………这件事等战争结束后再说吧,现在……是荣耀的时刻”!

    感受着断臂处再一次隐隐传来的幻肢痛楚,焦尼已经无瑕理会除了杀死奥瓦克因-酸喉以外的任何事情了,看着自己这边难民组成的军队和敌方严谨工整的“狂龙军团”那鲜明的对比,被夺走荣耀、国土和手臂的屈辱再一次涌上心头,随着早晨的两个太阳慢慢升起,复仇的怒火在焦尼心中也变得越发炽热起来!

    “奥瓦克因-酸喉…………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