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即将结束的一战
    被一口龙息喷了一个正着的奥瓦克因看起来受伤极重,在它伤口上的血肉和骨骼已经被腐蚀成了混浊的红色酸液,仅剩的一只龙爪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化为了飞灰,透过那个几乎占据黑龙身体五分之一大小的恐怖伤口,在场的人甚至能够看见里面了巨大的内脏不断渗透出鲜血,而黑龙那处于龙息波及范围的左侧龙翼更是只剩下半个了。

    “卑鄙的疯子们,今天也许暂时就到这里了,但是我以酸喉之名发誓,很快,我就会…………”

    “用不着“很快”,奥瓦克因-酸喉,今天就是你的丧命之时”。

    当重伤的黑龙用已经露出了大块骨骼的头颅睥睨的看向朋克时,被拍飞出去的焦尼却突然愤怒的发出了不逊色于巨龙的咆哮声。

    “啊啊啊啊,奥瓦克因!赌上我身为圣武士的荣耀,你……即将感受到我复仇的怒火,在这里,给我,去死吧”!

    按理来说现在战场上的局势还处于一个“中场休息”的尴尬阶段,不论是朋克还是本拉结都在尽快恢复法力准备应对接下来的攻击……或者撤退,而奥瓦克因看起来更是准备暂时跑路了,如果以一般的进程来说,现在或者疲惫不堪或者伤痕累累的交战双方应该互相说一些无聊的狠话然后暂停交战的,但是……焦尼哪里还能放任这个大好的复仇机会就此流逝呢?

    这个彻底疯魔的圣武士根本没有顾及全身碎裂的骨骼,看起来已经油尽灯枯的焦尼在爬出碎石堆时居然瞬间恢复到了最巅峰的状态,!不仅如此,他身上的斗气还在不断的节节攀升!太过于大量的斗气甚至把焦尼的血肉都撑破撕裂了。

    下一秒钟,爆发出全部斗气的焦尼再一次冲向奥瓦克因,而且还是直接向黑龙的伤口发起了冲锋。这一回,奥瓦克因却没法再依靠身上的魔法防护进行阻挡,甚至它的龙鳞都已经有大半被刚才的吐息摧毁了。

    “你这个疯子,圣武士秘法?焦尼,你会付出代价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看到光芒几乎堪比一个小太阳的圣武士冲向自己,奥瓦克因只能一边大声的咆哮一边运用为数不多的魔力试图躲避,现在黑龙的状态可以说差到了极点,极度消耗魔力的龙息和“极速平移”已经使用不出来了,而且由于最近一个月大量的付出了鲜血为龙吼王国制造“善良之泉”,奥瓦克因身为巨龙那恐怖的恢复能力也已经近乎失效。

    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了自己头顶,除了朋克这种完全不存在恐惧的生物以外谁又能毫不惊慌呢,奥瓦克因第一次感受到那代表死亡的巨大恐惧在心灵深处爆发,在求生的本能下,这条黑龙再一次鼓动魔力准备升空逃跑,但是…………

    朋克和本拉结可不会放任敌人离开。

    特别是朋克,在看到焦尼突然爆发了秘法再一次发起了决死冲锋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击杀奥瓦克因的最后机会,没有半分犹豫,朋克立刻竭尽最后一点魔力开始准备法术,他剩下的魔力也已经不多了,但是朋克可不想受到一条十九级巅峰施法者的暗中报复,在这里当场击杀奥瓦克因很有必要!

    除了朋克以外,本拉结的火球更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接连射向黑龙,这场惨烈的战斗进行到现在,在场的四位大师级强者居然唯有本拉结存留了最多的魔力,而他一个暴力的塑能专精法师可是有着不可小视的破坏能力的。

    伴随着炽热的烈焰点燃了天空,本拉结的狂轰滥炸成功破坏了奥瓦克因叠加防御的计划,每当暴怒的黑龙试图施法或使用卷轴给自己叠加上魔法防护时,那一个比一个炽热,一个比一个迅速的火球就会第一时间把防护法术击破。

    眼看着光芒万丈的焦尼已经再次接近自己了。可奥瓦克因的防护魔法释放效率还是没法超过本拉结的破坏效率。

    而想要快速逃跑的话…………奥瓦克因仅有的那一招“极速平移”又被朋克的“动能剥离”克制的死死的,往往奥瓦克因的一个“极速平移”刚刚构建完成,朋克的五六发“动能剥离”就已经砸过来了——没有防护魔法的保护,在朋克面前成功施法简直是痴人说梦!

    十九级的奥瓦克因可以发誓,这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憋屈的事情,没有之一!他看得出朋克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本拉结的狂暴施法也持续不了多久,眼前的圣武士更是只剩下了最后一击的能力,如果他没有挨上一发“反弹龙息”,拼消耗,拼攻击,拼防御,奥瓦克因有把握拼死五个不到十八级的施法者。

    但是…………战斗没有如果!

    严格来说,奥瓦克因其实只输在了朋克的一个“沃克洇的改良红宝石护罩”上,挨上那一发来源于自己的龙息比被本拉结砸一千个火球的伤害都要巨大,也正是这种憋屈无比的反转让奥瓦克因陷入了这个躲不了又无法防御绝杀只局。

    直到此时,愤怒的黑龙才意识到,早在他把第一攻击目标锁定在朋克身上的时候,猎人和猎物的角色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反转了!

    “呲”!!

    最后,在奥瓦克因饱含惊骇的注视下,连身体都仿佛化作一把利刃的焦尼成功扎进了黑龙的伤口,也在同一时刻,属于圣武士的那源源不断积蓄斗气的灵魂也瞬间支离破碎了。

    “那么……奥瓦克因,你……害怕死么”?

    在这最后的时刻,焦尼突然变得淡然起来的声音轻飘飘的传递了出来。

    焦尼的疑问注定是问向他自己的……也只能是问向他自己的。

    注视着自己身体上一寸寸耀眼的明黄色光华从体内突破而出,整个人连带重剑都被撕裂的不成样子的焦尼不禁回忆起了他记忆中最无法磨灭的一幕…………

    在一个盛夏的季节,那身穿重铠年迈的圣武士把比门板还大的重剑搭在了少年的脖子上。

    “回答我,我最优秀的学徒,你愿意用生命去捍卫你的荣耀么”!

    “我愿意”!

    “那么,你……害怕死么”?

    伴随着老圣武士严厉无情的话语,冰冷的利刃寒光霎时间驱散了盛夏的酷暑。

    “…………我不害怕”。

    少年坚定的抬起头来直视着老圣武士的眼睛,一抹被微风吹起的树叶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瞳。

    “作为圣武士,我……视死如归”!

    “抱歉……老师,我当时撒谎了,那时候的我其实很怕死来着…………不过现在!我捍卫了我的荣耀!也真正的视死如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