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奥瓦克因的回忆
    在四千年前,奥瓦克因出生于霍斯山脉与迪丽平原接壤的大沼泽之中,那个时候的霍斯山脉还远没有现在这样寒冷,树木众多并且湿润的沼泽还算温暖,唯独大量的水汽总是形成朦胧的迷雾让人生厌。

    作为无数被遗弃的五色龙蛋之一,一般来说奥瓦克因的命运会是被某一只魔法生物当做普通的食物吃掉,毕竟他的父母似乎都是没有达到传奇的青年龙,生出的龙蛋不比一般动物的蛋坚固到哪去。

    但是非常走运的,这一个在泥泞里浸染的灰扑扑的龙蛋被一个善良的半龙人祭祀辨认出来了。

    年迈的半龙人祭祀没有把五色龙视为邪恶化身的偏见,或者说作为一般人认为的“邪恶的半龙人的一员”的老祭祀非常清楚种族偏见这种东西的不合理之处,即使恶魔中都可以诞生向往善良的“救赎之子”,邪恶的半龙人中也会出现他这样的善良阵营祭祀,那么一头黑龙为什么不能成为一个伟大而善良的存在呢?

    抱着这种在一般人看来无比天真的想法,老祭祀毅然决然的把龙蛋抱回了部落。

    也正是因为如此,奥瓦克因出生时看到的第一张面孔不是邪恶黑龙的狰狞的笑容,更不是野外生物饥饿的巨口,他看到的是老祭祀那张长满鳞片却十分慈祥的面孔,至今奥瓦克因还记得那时候老祭祀对它说的第一句话:

    “小家伙,你就叫奥瓦克因好了,你会是一只善良的巨龙”。

    没错,奥瓦克因这个音节在半龙人语言中就是“善良的巨龙”的意思。

    于是,小奥瓦克因便开始了和所有的黑龙都完全不一样的童年生活。

    在没有完成挣脱牢笼之前,奥瓦克因其实还是很容易受到五色龙那邪恶血脉干扰的,再加上雏龙时期的小龙很不懂事,在至少一百年的时间里奥瓦克因都经常把半龙人部落弄得鸡飞狗跳,这也让努力隐蔽黑龙存在的老祭祀好是发愁。

    不过还好,半龙人部落位于沼泽的深处,浓雾弥漫沼泽里也不存在什么珍贵的魔法材料,平时的人迹罕至成功帮奥瓦克因隐藏了自身的存在,就这样,奥瓦克因的整个童年几乎都是在半龙人部落里度过的,不论是憨憨傻傻的半龙人还是慈祥的老祭祀都把奥瓦克因当成真正的家人,奥瓦克因自己也真的把这个小小的半龙人部落当成了自己家园。

    也许是为了让整天胡闹的小黑龙安分一点,也许是真的考虑把奥瓦克因培养成一位稀有的施法者,在黑龙成长到幼龙时期的时候,老祭祀便开始了对奥瓦克因的魔法教学。

    说是魔法教学,但是其实很多的时候都是奥瓦克因在自学,老祭祀自己是一个正式级的萨满,他对魔法的理解其实更多的都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而已,这种半吊子的理论显然不适合教书。

    不过老祭祀倒是很意外的拥有大量有关魔法的藏书,这些也不知道老祭祀是在年轻时经历了怎样的冒险才得到了藏书知识颇为丰富,关于魔法的书籍更是从魔法启蒙到咒语进阶都面面俱到,正是出于这些书籍的功劳,在老祭祀的威逼利诱之下,没什么耐心的黑龙顺利的成为了一个施法者。

    其实在挣脱牢笼之前,奥瓦克因的施法水平真的不怎样,提亚马特的子嗣其实一点也不适合成为法师,不说别的,暴躁的黑龙连静下心来冥想都很困难,要不是老祭祀凭借强力的手段逼着它,这头黑龙恐怕根本学不会哪怕一个法术。

    就这样,奥瓦克因直到成为少年龙至少的大师之路都走的磕磕绊绊,它自己也一直不认为这样有什么不好,反正在奥瓦克因看来,世界本来就是这样平静安详的,每天有在半龙人们击打巨石锻炼的“嘿哈”声中醒来,然后用自己还不熟练的吐息去宰杀几只无辜的小鸟,在浓雾里锻炼一下很不熟练的飞行,进入布满荆棘的丛林寻觅酸甜的浆果…………回想起来,不论什么时候,奥瓦克因都会为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沉醉不已。

    但是……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上,幸福是注定不可能永存的!

    就在奥瓦克因还真心的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无限的延续下去的时候……、一个无比巨大的噩耗找上还在荆棘里打滚“按摩”龙鳞的小奥瓦克因。

    老祭祀的寿命耗尽了!

    作为一个正式级的萨满,老祭祀的寿命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千年而已,在加上年轻时留下的暗伤影响,老祭祀终于在八百七十六岁的生日那天迎来了寿命的终结。

    在弥留之际,守在老祭祀窗边悲伤的人却只有奥瓦克因一个,其他的半龙人的智慧根本不会理解死亡为何物,老祭祀还没有离去,那些没心没肺的半龙人们就开始祈求先祖选出新的祭祀了。

    不过,奥瓦克因不一样,自始至终,身形巨大的黑龙都守在老祭祀身边,直到……他最不想面对时刻悄然到来。

    时隔数千年,奥瓦克因依然记得老祭祀死前对他的嘱托:

    “小家伙,死亡和诞生一样都是我们无法避免的,所以不要对它抱有畏惧和逃避,我的生命即将迎来终结,但是我的梦想却会被你永远传承…………看到了那些族人了么,他们大多数都是在平时愚蠢,在战时疯狂,但是这不怪他们,邪恶的血脉并不是谁都能抵御成功的,这种诅咒赐予了我们强壮的身体也剥夺了我们为数不多的智慧,由于这样的诅咒,我们永远也没法作为智慧生物的一员融入这个世界…………”

    说道这个时候,老祭祀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但是他的嘴唇却依然在慢慢蠕动着——他不甘心:

    “我梦想着让被血脉诅咒的可怜人也可以自由的生活在阳光之下,但是作为一个萨满,我直到死亡也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过也许一个法师可以有不同的想法…………不过我注定无法看到那一天的到来了………”

    老祭祀寂静的盯着眼前的天花板,他口中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奥瓦克因还是牢牢的记住了老人最后的唇语:

    “也许有些自私……但是,我的梦想…………就托付给你了,奥瓦克因”。

    在那一天,一个对奥瓦克因最重要的人离开了这个世界,也就在那一天,奥瓦克因真正的完成了挣脱牢笼,踏上了施法者的道路,也就是在那一天,一条真正的、善良的黑龙在浓雾弥漫的沼泽深处诞生了…………

    “老头子,你的梦想会由我传承,我怎么能就这样化为灰烬”!

    在此刻,伴随着回忆的终结,奥瓦克因的意识在灵魂深处爆发的惊天彻地的怒吼:

    “我是奥瓦克因-酸喉,我要让所有胆敢侵犯我的乐土的人都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