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三百九十章 大漠中的奥瓦克因
    大漠风沙,驼铃叮当。

    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它雄浑,静穆,永远板着个脸,黄沙组成的世界总是给你一种单调的颜色,黄色、黄色,永远是灼热的黄色。仿佛大自然在这里把汹涌的波涛、排空的怒浪,刹那间凝固了起来,让它永远静止不动,起伏的沙丘定格在沙漠的个个地方,每当沙漠上的狂风滚滚袭来,这片荒凉的世界便会沙粒飞扬,天昏地暗。

    这就是沙的世界,简直无你立足之地,这里是黄沙的世界,黄沙的海洋,绵绵的黄沙与天际相接,根本想像不出哪里才是沙的尽头。

    在这无边沙海中的一个小沙丘上,一个略显消瘦的身影正在踉踉跄跄的攀登着巍峨的沙丘。

    这是一个身穿单薄华丽长袍的少年,少年身上虽然沾满尘土显得脏兮兮的,但是他面容看起来还是颇为英俊,一头细碎的黑色短发在风中舞动,硬朗的身形虽然看起来瘦弱,但是那副沉着的背影依然像是能扛起一座山一样尽显坚毅。

    这里是位于霍斯山脉南部的狂涛沙海,作为一个面积巨大的沙漠,这一片黄沙的世界永远都是人迹罕至的,而在现在这个时候,会孤身一人没有任何补给来到这里的毫无疑问只有一个人,或者说一头龙——奥瓦克因。

    没错,这个有着黑色短发的少年就是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的奥瓦克因-酸喉,现在这个人类的形态则是奥瓦克因项链上的一个“高等变形术”带来的效果,这个原本专门为了方便奥瓦克因操控精密炼金仪器的魔法物品此时居然成了巨龙保命的护符。

    虽然这种人类的样子让身为巨龙的奥瓦克因很不习惯,人类的身体比巨龙孱弱的多,没有翅膀不能飞行,构造完全不一样的喉咙结构也没法释放吐息,恢复能力几乎递减了十倍以上,失去了坚实龙鳞的保护更是让奥瓦克因感觉像是被脱光了一样不舒服。

    但是现在奥瓦克因不得不这样做。

    他受到的伤势太严重了,“沉睡巨龙火山”的喷发让奥瓦克因的灵魂几乎处在崩溃的边缘,即使在传奇装备自动激活的保护下活了下来,现在的奥瓦克因也一直停留在一个奄奄一息的阶段,极度不稳定的灵魂让作为十九级施法者的黑龙连一个最简单的法术模型都无法完成构建,在这个时候支撑着巨龙的身体乱逛就是在找死。

    毕竟这片广大的沙漠虽然看起来荒无人烟,但是居于此地的强者们也不是吃素的,奥瓦克因可以确定——只要它敢在这里释放一点点那种一看就知道外强中干的龙威,立刻就会有一大群大师级的强者冲过来“铲除恶龙”!

    更何况…………

    通过自己释放在朋克身上的灵魂标记感知着敌人的位置,奥瓦克因不禁露出了一抹饱含憎恨的苦笑。

    正如同他可以通过对朋克释放的“灵魂标记”感受到朋克的大概位置,朋克也可以通过对他释放的“灵魂标记”感知他的位置,具体定位也许十分模糊,但是大方向的感知却不会出错,而现在,奥瓦克因可以确定,朋克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向自己这里追杀过来。

    “这下是真的完了,虽然预料到了伤势的严重,但是没想到会严重到这种程度,第一次受的伤还没好就受到了更大的伤害,在已经濒死的时候还透支灵魂快速逃亡……现在,我奥瓦克因居然连一个学徒级的法术都无法释放出来…………而最难以容忍的时,这样的事情还要持续至少一两个月的时间…………”。

    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奥瓦克因又感受到灵魂深处一阵钻心彻骨的痛楚,这是那副千疮百孔的灵魂在提醒他——奥瓦克因,你一直都在生死的边缘徘徊!

    现在的黑龙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地,这片霍斯山脉后面的沙漠他一点也不熟悉,黑龙坚持的前行只是单纯的向与朋克相反的方向逃跑而已,即使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奥瓦克因也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死在朋克手上,一想到那个眼神阴冷的疯狂法师,奥瓦克因就能感到一种暴怒再次给予了自己动力。

    但是……愤怒没法代替资源,即使是大师级的强者,在到达传奇之前,每个月也最少需要吃饭喝水一次,而巨龙这样巨型的魔法生物更是必须每天很大量的饮用水源。

    可是此时的奥瓦克因放眼望去,无边的沙漠里只有空气在灼热的阳光照射下散发出徐徐热浪,在干燥的空气里,大量的土元素粒子几乎完全挤占了水元素的位置,即使以巨龙强劲的嗅觉都没法找到任何一点水源的痕迹。

    这一点已经快要让奥瓦克因无法忍受了,食物的话依靠黑龙消融一切的胃酸还可以吞食黄沙充饥,但是没有水源…………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事情,特别是奥瓦克因还没法使用预言法术寻找绿洲或者城镇,这种尴尬的处境就越发让黑龙绝望。

    逃亡进行到了现在,奥瓦克因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就算是到达大师级的巨龙也不可能坚持一个星期滴水不进,可现在的奥瓦克因已经有五天时间没有获得任何一点水分了。

    虽然传奇装备还在加班脚点的修复他的灵魂,但是这种灵魂的伤势即使有着传奇装备的帮助也至少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修复,奥瓦克因预计自己在一两个月后恢复一点点施法能力都是最好的预测了。

    可是………一两个月后的法术怎么可能救的了现在的奥瓦克因呢?

    在这一刻,从来以睿智法师自居的巨龙第一次后悔没有专门弄一个储物戒指装满普通的饮水和预言法术卷轴,哪怕有一个学徒级的预言法术可以使用,奥瓦克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绝望。

    “没有水,一点水都没有,我堂堂霍斯山脉的主宰者——奥瓦克因-酸喉最后的结局居然是渴死在沙漠之中码?一头快要步入传奇的巨龙落到这个下场…………恐怕五色龙母提亚马特都会忍不住发笑吧”。

    一边低声的自言自语,奥瓦克因一边努力抬起沉重的双腿,即使继续走下去可能没什么意义,但是坚定的黑龙还是不愿意放弃。

    随着正午的慢慢到来,刚刚进入嫩生季的大漠阳光就展现了它的灼热,在高温的火元素注入下,空气里连最后一丝丝水元素都彻底消失转化掉了,注视着依然望不到尽头的沙漠,感受着灵魂里那仿佛被塞进烙铁一样的剧痛,奥瓦克因的视线不禁慢慢模糊了起来。

    最后,也不知道走到了那里,黑龙的意识完全陷入了黑暗……

    不过,距离强大的奥瓦克因闭上眼睛昏迷后没多久,在一片沙尘随风而逝之后,只见就一队骑着骆驼的商队出现在了远方的地平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