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五十二章 麦耐西的最后一战
    “你们!都!得!死”

    伴随着麦耐西已经扭曲了的咆哮声,整个大地都在翠绿色的能量光辉中颤抖崩裂,藤蔓形成的巨人高高扬起仿佛能握住太阳的巨手,携带着空间都隐隐碎裂的呼啸声,用一种毁灭一切的雷霆之势砸向那些可笑的蝼蚁们。

    在巨手接触地面的那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都宁静了下来,当声音大到一个程度时,反而就听不见什么声音了,正所谓是——大音希声!

    那些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敌人们根本来不及刹住他们冲锋的步伐,面对迸发着刺眼绿芒的藤蔓巨手,他们就如同山崩中的松鼠一样,躲无可躲,避无可避,逃无可逃!那些他们引以为傲的见习级实力或者洋洋得意的“绝密”手段,在这种无可匹敌的“灾难”面前都只不过是一堆一文不值的笑话,最后他们也只能像刚出生的婴孩一样,用一脸毫无意义的惊恐眼神面对这携万顷之势的一击挥灭!

    秒杀!毫无道理的秒杀!难以想象的集体秒杀!

    整片被击中的地面上爆发出的扬尘甚至形成了一团巨大的蘑菇云,光是挥击掀起的暴风就让朋克不得不用法师之手全力抓住地面才不至于被吹走,两个忠诚的战士更是紧紧拽住都已经在半空中舞动的公主殿下,深深插进土地中的长剑都不堪重负的发出了呻吟。

    恢宏的翠绿能量在大地上席卷四散,陈年的烂泥都被能量裹挟着普通浪潮一般扩散开来,而那群可怜的搜查小队更是连接触手掌的资格都没有,他们脆弱的身躯早在巨手降临之前就被强大的风压碾成了肉泥!

    这!就是正式级强者的全力一击!是正式级以下的蝼蚁们想象都难以想象的“灾难”般存在,那地面上留下的至少二十米深的巨大陨坑在告诉凡俗的无知生灵们:什么叫“无视一切正式级以下防御”!什么叫“跃迁式的境界碾压”!这可怕的暴虐力量在告诉着那些自不量力的敌人们,即使是已经残疾濒死的正式级强者,他那绝对的威严也不是一些蠕动的蛆虫可以轻易挑衅的!

    朋克仔细感受着已经平息下来但依旧威压不减的能量潮汐。由于攻击中心周围数百米半径的空气都被压力抛散开来,所以这里一时间成为了绝对的真空地带,即使现在空气们已经填充了回来,但朋克依旧绝对自己有些呼吸不畅!

    “这就是正式级的力量啊,难以想象的碾压式强大”!

    朋克的手指都微微有些发抖,不是因为面对“灾难”等级的力量而震惊,也不是因为“微不足道”的余波就差点吹飞自己的恐惧,而是…………对力量的兴奋,对知识的好奇!要知道现在的朋克也已经达到九级的程度了,正式级的道路已经近在眼前了,现在又见识了这等力量的伟岸与宏大,即使是朋克那总是毫无波澜的心中也不免开始期待和兴奋起来!

    不过现在………朋克的瞳孔中魔力的光辉旋转充盈的仿佛湛蓝色的两轮圆月,他冷笑着看向麦耐西的方向。

    “尊敬的麦耐西法师,恐怕刚才已经是你…………最后的一声咆哮了吧”!

    在完成了生命中最后一次攻击之后,刚才还翠绿如青玉一样的藤蔓巨人在短短几秒钟之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了下来,不到一分钟,原本还有着战天斗地威势的巨人就如同烤炉中的雪糕一样快速的衰败下来,大片大片灰败的干枯树皮从每一株藤蔓上剥落,随着些许微风的吹息消失在昏黄的夕阳之中…………

    浑身干枯的麦耐西从藤蔓巨人已经松散的头颅中掉落下来,像是一具破烂的布偶一样砸在已经没有了烂泥的地面上,无声无息,却又异常的震撼心灵!

    “麦耐西叔叔!你怎么了”

    娜丝娅公主顾不上已经被污泥沾染的一塌糊涂的裙甲,她快步跑向如同垂垂老者一般的麦耐西。

    朋克和仅剩的两个战士也赶快跑到麦耐西身边。

    现在的正式法师大人再也没有了柯诺拉城广场上演讲时的意气风发,干枯皲裂的身躯看起来更想一块陈旧的朽木,原本缠绕在断裂伤口上的翠绿嫩苗已经不见了踪影,但是即使失去了绿苗的保护,他撕裂的创口也流不出哪怕一滴血液了。

    朋克有些眼神平淡的看着还在继续干枯下去的麦耐西,心情也不免有些复杂,这个曾经高高在上,被无数职业者和贵族们仰望的正式级强者此时就要死去了,死在这个烂泥密布无人记得的“老泥柯”林地里,和那些穷途末路的苍老野兽并没有什么不同…………

    “咳咳……”

    麦耐西沉重的从嗓子里挤出了一点微弱的咳嗽声,他干枯的喉咙已经说不出什么话了,但他依然拼尽全力从破烂的法袍中拿出一张古旧的羊皮纸……

    泛黄的羊皮纸张被颤动的手掌的递给朋克。

    “拿着……这个,我手上的戒指…………就是你的了…………”

    朋克稍稍愣了一下,但他还是接过麦耐西手上的羊皮纸,他能感受到,麦耐西左手上的那枚戒指看似很不起眼,却有着麦耐西巅峰状态时设立的强大禁制,如果没有麦耐西的解锁指令,除非是大法师级的强者前来动手,不然绝对别想使用一分一毫!

    给了朋克那张破旧的羊皮纸,麦耐西没有在去和愣在原地的朋克说话,他费劲全力的把头扭过一个角度,干裂脊骨的嘎吱声清晰可见!

    “娜丝娅呀…………”

    麦耐西试图在伸长一点萎缩的手臂,再抚摸一下娜丝娅公主的脸庞,再给予这个无助的小女孩一点微小的温暖。

    “你有着和你母亲…………一模一样的…………眼睛,真的……漂亮极了…………自从她成了卡莫斯王后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有神的大眼睛了…………”

    麦耐西干裂的眼角此时竟然滴出了一滴混浊的泪水,沙哑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那天…………是她成为王后之后……第一次来找我…………她求我帮你活下去…………我,我怎么能够不答应呢”!

    麦耐西像小孩子一样带上了哭腔:“我们两个从小就在一起…………我说过的…………她要什么我都答应她…………但那是她第一次求我呀”!

    “好了……麦耐西叔叔你别说了……你别说了”

    娜丝娅公主的泪水大滴大滴的滚落到麦耐西灰败的面孔上,即使她一直不断的用手擦去眼泪,但不住留下的泪水还是把她的衣领都淋湿了。

    “不…………我要说……我这辈子都爱着威丽雅,哪怕她……她为了家族的存续嫁给了卡莫斯国王,我也会……默默祝福她,绝对不提出过分的要求让她为难………她的女儿——你……对我来说……就是!我的!女儿!所以…………娜丝娅你……一定要…………充满希望的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带着着我…………和威立雅的爱活下去呀!”

    说完最后的几句话,麦耐西仿佛要最后看清一次娜丝娅的面孔一样放大了瞳孔,然后…………朦胧着泪水的双眼才终于恋恋不舍的闭上了,他的身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眼中最后一点魔力的光辉也暗淡了下去,被娜丝娅公主紧紧搂在怀里的半截身体慢慢的碎裂成一捧埃尘,随风逝去了……

    “…………能爱上威立雅,真是太好了”

    空旷的破碎林地上,最后一抹一样的光辉扫过原野,但昏黄的阳光中却仅仅只剩下了四个人的身影!寂静的暗夜一如既往的降临了,但这一次的夜幕中,却多了娜丝娅公主如婴儿般无助,悲伤的哭声,久久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