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五十八章 旅途中的箩塔兰
    在迪伦王国与卡莫斯王国的边境附近,有一座盛产香辛料的小城叫多莱滋,虽然位置远离王城,而且和半敌对的卡莫斯王国接壤,但由于费伦世界香辛料的供不应求和价格哄抬,这个规模不算大的香辛料产地依然凭借香辛料的出口获得了繁华和富裕。

    多莱滋的南面有一条商道经过繁茂之森,这条商道直接连接多莱滋城和繁茂之森南方的尼凯里城,曾经尼凯里城繁荣昌盛的时候,这条商道上的商队足以说的上是络绎不绝。

    但是由于迪伦王国与卡莫斯王国在十几年前关系恶化,与卡莫斯王国通商极为频繁的尼凯里城失去重要的经济来源,再加上统治城市的领主昏庸无能,原本欣欣向荣的尼凯里城就此没落了,而这条商道也处于一个半废除的状态,成了一个强盗团伙的聚集之所。

    近几年来更是连强盗都变得稀少了,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商人步入这条没人打理而杂草丛生的道路。

    但在今天,一辆嵌着金边的漂亮马车却出现在这条荒无人烟的商道上,车身上用烫银刻画了一只斜斩的宝剑,这个标志表示着马车主人的贵族身份,只不过这个贵族看起来可够可怜的,不但出行的车队规模如此之小,而且只有几十个普通士兵充当护卫跟在后边有些无精打采,只有一个骑着骏马的见习级骑士还算有点贵族队伍的样子。

    13岁的箩塔兰就是这辆贵族马车的主人,美丽的小女孩梳着两天灿烂的金色马尾辫,光滑细腻皮肤就像浓纯的鲜奶一样洁白美丽,细长的柳眉,一双眼睛流盼妩媚,秀挺的瑶鼻,玉腮微微泛红,娇艳欲滴的唇,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肤色奇美,身材娇小,可爱动人。

    箩塔兰虽然处在一个不知愁滋味的年级,但她轻轻依靠在窗户旁的小脑袋却显得低落沮丧。

    箩塔兰-米诺霍恩,这是小女孩么全名,她是米诺霍恩家族的独生女儿,同时,她还是米诺霍恩家族的最后一人,她的家族曾经随着尼凯里城的辉煌而辉煌过,现在也随着尼凯里城的没落而没落了。

    就在米诺霍恩老勋爵去世之后,尼凯里城彻底没有了除了几个忠诚的私兵外已经一无所有的小箩塔兰的容身之所,所以这一回她是带着最后一袋子金币前往传说中遍地商机的多莱滋城市寻找重现米诺霍恩家族的机会的。

    当然,她不是什么天才,成立商会的重担还要落在她忠心耿耿的老管家身上…………

    就在小箩塔兰眼神迷茫的看着车窗外面略过的一棵又一棵阑姆树为自己的命运感慨忧愁的时候,她身边坐着的玩伴小女仆劝说道:“小姐,没事的,多莱滋可是著名的机遇之城,以小姐的聪明才智还怕找不到振兴米诺霍恩家族的机会么”?

    “那当然,我可是米诺霍恩女勋爵”。

    终究是一个活泼的小孩子,被自己的小女仆玩闹式的一夸,箩塔兰就抬起下巴做出了一副“女王大人”的样子,只不过由于她的身材娇小,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傲娇的小萝莉,小女仆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啊,居然敢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脸色通红的箩塔兰一下子扑倒了小女仆,坏笑这把把手伸到她的腋下瘙痒起来,直到可怜的小女仆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才肯停止!

    听着车厢里隐隐传来两个女孩子恶作剧的声音,从上路开始就一直面色凝重的老管家和高大战士也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在车厢里,嬉闹告一段落后,耐不住寂寞的箩塔兰坐到刚刚整理好衣服的小女仆身边,她红着脸有些坏坏的凑到她的耳边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呀”!

    “哎呀,小姐坏死了”。

    听到这个问题的小女仆脸颊烫的都要冒蒸汽了,她伸出手想要推开搞怪的箩塔兰,但是傲娇的小萝莉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哪会这么容易放过她!

    “快说,快说嘛~,不然……不然我就再挠你痒痒”!

    “别别别,我受不了,我说就是了”。

    听到古灵精怪的箩塔兰小姐又要恶作剧,小女仆赶快老实的屈服了。

    “我喜欢的男孩子呢…………一定得是厉害的勇士,能够轻松打跑五个……不!十个大坏蛋。”

    害羞的小女仆捂着通红的脸蛋却语气骄傲的说道。

    “哼!如果是本小姐,根本不需要什么厉害的勇士,我自己就能打跑所有的大坏蛋,所以…………”

    说到这里,箩塔兰白净的小脸也潮红起来了。

    “…………所以只要长的帅气,性格又温柔就好了”。

    最后这句话,箩塔兰的声音小的都快听不到了!

    箩塔兰的声音确实快要听不到了,但另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却在马车前进的路线的前方三百米处炸响开来,踏实宽阔的商业道路在被几个淡紫色光球击中后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大块的砂石迸射到四面八方,碎裂的地面一路蔓延单马车的轮子下面,惊扰的马匹们连连嘶鸣,三四个能够把整辆马车都埋进去的深坑取代了在原本的“道路”,那一出手就能把整个车队连人带马一并碾压成渣的危险感觉浓郁的让普通的士兵不禁瑟瑟发抖,要不是他们多少算是受过训练的精锐,光凭这股威压就足以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

    坐在车厢里的小女仆已经害怕的哭了出来,箩塔兰正跪坐在地板上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瑟瑟发抖,那种仿佛毁灭一切么强烈威压已经让小女孩的股间都微微湿润了!

    好在威压来的快去的也快,当神秘的拦路者收敛可怕的威压之后,几乎所有的普通人都瘫坐在地面上喃喃自语像自己信奉的神明祈祷着!

    而小箩塔兰则勉强控制着还在颤抖的双腿站了起来,有些羞愧的她咬了咬泛白的嘴唇,使劲憋回去几乎流出来的泪水,然后执拗的探出头向道路前方看去!

    在道路前方飘扬的烟尘当中,一个穿着青蓝色兜帽法袍的年轻少年正稳步迈过每一块大一点的石块走向呆立在原地的车队,周围空气中密布的沙尘没有一点能够接近少年干净整洁的法袍,并不强壮甚至还略显单薄的身影却给所有人一种“灾难”一般的绝对压迫力!

    那是一种高位灵魂对低位灵魂的绝对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