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七十一章 箩塔兰的到来
    箩塔兰现在已经从“逃难”到多莱滋城寻找机会的小女孩摇身一变,变成了多莱滋城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了,即使许多多莱滋城的核心贵族也要对她多加礼遇,这一切身份上的转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掌握着整个多莱滋城最大的炼金药剂贸易,但更多的是因为她的背后有一位实打实的正式法师支持着。

    如果没有一个强大到让这些贵族绝望的后台,像箩塔兰这样无权无势的小女孩早就让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贵族们连人带货物吃个一干二净了。

    现在,在多莱滋城上层社会叱诧风云的箩塔兰正在心有不岔的站在朋克的白塔前面,装满几箱子金币的马车就停在小山丘的下面,里面装着箩塔兰辛苦赚来的七成金币,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四处奔波才赚到的金币大部分都要送给这个白塔中“游手好闲”的年轻法师,箩塔兰就一阵咬牙切齿,虽然老管家提醒过她一定要明白朋克和米诺霍恩家族的“合作”关系,但是叛逆的箩塔兰还是难以摆出一副“淑女”的笑容去面对朋克。

    不过,当朋克控制着白塔的大门向箩塔兰打开时,所有的不岔和愤慨都变成了一种深深的战悚,那种仿佛将整个白塔都泡了一遍的浓重血腥味和邪恶气息把本来要大声抱怨的箩塔兰足足逼退了好几步,一肚子的“傲娇宣言”也从新被憋会了肚子里!

    这个法师到底干了什么,这种可怕的近乎实质的血腥气息可不是杀几只动物能够散发出来的!即使是那种传说中万人厮杀的战场也不过如此了吧?

    定了定神,压制住立刻转身逃跑的冲动,箩塔兰不断在心理告诉自己:

    “我可是米诺霍恩家族的女伯爵,怎么会被点……血腥吓到呢”!

    轻声的说了一句“打扰了”,箩塔兰小心翼翼的走进白塔。

    很快,“勇敢”的小箩塔兰——米诺霍恩家族的女伯爵就再一次被白塔内的景象吓住了。没有办法,她终究还只是十五岁的小孩子,这种可怕的场景完全超出了一个温室花朵的承受底线。

    只见白塔的地面上,墙壁上都有着黑红的纹路混乱的交织蔓延,仔细看这些纹路还在不断蠕动,似乎有无数的哀嚎嘶吼从这些纹路中隐约传出。

    在白塔的大厅内部,还有许多岩石笼子彼此间隔着至少半米的距离整齐排列着,笼子里的生物…………长着青红色的皮肤,血红疯狂的眼睛,布满骨刺的甲壳,还有那种不断啃食石柱乃至自己的癫狂!即使以箩塔兰的知识也能够认出来,那是一群恶魔!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恶魔,但那种几乎凝聚成实质的邪恶疯狂气息依然严格箩塔兰吓得叫出声来,瞪大了眼睛的箩塔兰几乎不敢相信,这个法师居然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群恶魔,这种邪恶的生物不是只有那些小说中最最邪恶的巫婆才会摆弄的么。

    不过箩塔兰紧接着就看到了坐在一个小桌子边的朋克,朋克依然穿着淡青色的法袍,清爽的坐在那里,好像周围的血腥与嘈杂都不能干扰他一分一毫。

    箩塔兰不敢让朋克过多的等待,而且她也不想在朋克面前露出“少见多怪”的一面,她可是米诺霍恩家族的女伯爵,即使面对神秘冷酷的法师也不能失态才行,更何况…………总之不能让他看低了自己。

    强装镇定的走向朋克,忍受着笼子里弗洛魔的刺耳嘶吼和空气中的血腥翻涌。从箩塔兰的表情来看就好像真的视血腥和恶魔如无物一样,但她完全没发现自己颤抖的双腿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真实内心。

    朋克坐在桌子旁边,这样的场景会吓到箩塔兰一点也不奇怪,而且整个大厅里的深渊邪恶污染还没有被清理干净,普通人受到影响简直在正常不过了,倒是箩塔兰居然能够震静下来,至少没有瘫倒在地上已经让朋克感受到她的成长了。

    只不过对朋克来说,箩塔兰成长还是不成长都意义不大就是了。

    朋克没有清理掉深渊的污染主要是为了研究恶魔于混乱本质的联系,但是现在看来,联系什么的没有搞明白,一个邪恶法师么形象倒是建立完善了。

    只想着赶快继续自己研究的朋克有点不耐烦的听完箩塔兰不成系统的汇报,然后更是直接无视了箩塔兰一脸“快来表扬我”的孩子气表情,他只是把一箱子在前两天赶制出来的炼金药剂和一份需要的物品清单放到箩塔兰脚边。

    “你有最多一个月的时间把所有“材料”备齐,最好在三个星期后让两个法师学徒连同二十个健康理智的奴隶一同送到白塔这里”。

    说完,朋克没有理会箩塔兰的惊讶的表情,他站起身来,再一次走向了实验台,上面放着一只“鲜活”的弗洛魔,被开膛破肚的弗洛魔正在不断的抽搐嘶嚎,整个白塔的气氛都显得阴森诡异。

    “那个…………你要购买奴隶是要……是要做实验么”?

    箩塔兰看了一眼实验台,紧接着就赶快缩回的小脑袋不敢在看了,强忍着呕吐感问出的话语连声音都走了样,虽然在对朋克说话,但箩塔兰此时的脑海中都是实验台上摆放整齐的……恶魔内脏,甚至有许多内脏还在轻微的蠕动着,一想到这一幕,箩塔兰就觉得胃里一阵翻腾。

    “你觉得这是你该问的么”?

    刀子切割肉块的声音突兀的停了下来,朋克手中捏着一只疯狂转动的眼球慢慢回过头,用眼角的余光撇向有些颤抖的箩塔兰。

    箩塔兰几乎被朋克淡蓝色瞳孔中深邃幽深的目光吓呆了,她第一次有了不顾一切赶快逃离某个地方的冲动,冷汗瞬间打湿了她轻薄的衣衫,曼妙的曲线不加掩饰的显露了出来。

    最后,她还是保持住了理智,很大声的惶恐回答:

    “抱……抱歉”!

    ————————分割线——————

    直到坐在回城的马车上,箩塔兰还绝对胃里一阵不舒服,她完全难以想找朋克是一个怎样可怕的法师,才能够面不改色的…………解刨一只生物——哪怕是一只邪恶的恶魔。

    手中的纸张被箩塔兰捏出了褶皱,上面罗列着朋克要求她在三个星期内必须准备好的东西,只有邪恶的法师才会需要的大量“实验用”奴隶赫然在列,想到在多莱滋城,不论是普通贵族还是低级职业者,任何人提到居住在不知名小镇的“邪恶大法师”就害怕的声音都发抖。箩塔兰以前还认为是那些人胆小怕事,现在…………

    箩塔兰看向窗外的晚霞,贝齿轻轻咬住惨白的下唇,她觉得自己理解那些人的恐惧了,神秘的朋克让她发自内心的害怕着,光是想起那种看透一切的诡异目光就让她的额头布满冷汗,但是在少女的心中,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却使她没法把朋克当做一个可怕的法师去唯恐避之不及,反而……反而让她想要更加接近这个带给她恐惧的神秘存在。

    “哎呀哎呀,算了算了,我可不想那一天被放到解剖台上”!

    箩塔兰在心底咆哮着,把这些心事和淡淡的情感统统放到一个隐秘的角落中,朋克交给她的任务还有的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