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七十五章 少女与少年
    初到尼爱兰小镇的碧兰对这里的别样风景很是新奇,挥手辞别他送她过来的赶车人,碧兰面露笑容的打量着小镇上那些并不高大但却精致秀气的建筑小屋,要知道,在多莱滋城的贵族区域,那些要求苛刻的贵族总是把每一堵墙的每一块砖石都擦的干干净净,看起来既刻板又千篇一律,还给人一种挥之不去的压抑感,从小几乎没怎么离开过贵族区的碧兰早就看腻了。

    但是在今天,她却见到了尼爱兰小镇上这种在她看来“独一无二”的建筑,那攀上石头的青苔,那开放在路边的野花…………在碧兰眼中,眼前的小镇风光有一份独特的韵味,有一份独特的灵秀。

    那里的古朴小房子,虽然只是用最常见的钐木搭建,但它们盖得是如此的精致漂亮,而且由于镇民的爱美之心,连阳台扶手、屋脊也雕刻上了许多粗糙却不失美感的花纹,在蜿蜒的小路上都铺的零散到结实的青石板,虽然尼爱兰小镇的道路都因为没有太细致的规划而窄窄的,可青石板小路的缝隙里隐隐窜头的地衣却为道路平添了几分淡雅自然。

    出身贵族的少女从未见过小镇这样一种不张扬的美,那是一种沁人心脾的美,单纯善良的碧兰轻而易举的就沉浸到其中了,镇上的居民说话都是和颜悦色的,一点没有多莱滋城那样的急躁与嘲讽,即使是在碧兰心中一直属于“逐利者”定位的商人摊贩们的语调也大多平和婉转,讨价还价间也有着一种不失淳朴的热情。

    虽然作为一个法师学徒,碧兰在接近小镇的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朋克所建立的白塔方向阵阵传来大量不加掩饰的魔法波动,但是被小镇祥和所吸引的碧兰打消了直接去找自己的“导师”报道的念头,她想要更加亲近的步入小镇,更多的感受这种新奇的氛围。

    一边浏览着店铺的各种手工装饰,一边感受着轻轻拂面的淡淡微风,碧兰来到了一个贩卖面包的店铺前面。

    嗅着空气中的面包麦香,碧兰的小琼鼻不禁微微抽动,相比于贵族家庭那些放满了调料的“重口味”佳肴,这种平淡发酵的普通面包更让碧兰感觉香醇。

    美丽的少女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面包店前,满怀期待的打量了一遍种类不多的面包托盘,她用轻灵的声音问道:

    请问面包师傅,这里的这个…………枒沫面包(一种费伦独有的普通面包)多少钱?

    面包店的老板是一个胖胖的和蔼中年人,也许是因为突然有一个美女走上前来,中年的面包师傅愣了好几秒钟的神,直到碧兰问起第二遍才匆匆忙忙的反应过来:

    “这个……这个呀!新鲜出炉的枒沫面包是个七个迪伦铜币一个呦~请问小姐你要几个”?

    “这么便宜,那我就都要了”!

    没有理会面包师傅的惊讶,碧兰对着仅有的七八个小面包迫不及待的宣布了自己的“所有权”。

    虽然她出身的贵族家庭只是一个小贵族,但由于费伦位面过大的贫富差距,与寻常贫民相比也是绝对的富豪阶层,这次出行碧兰身上足足带了十多枚金币,买几个面包完全是小意思。

    而且…………

    碧兰眼中闪着小星星的看着躺在橱柜里的小面包,那焦黄的脆皮,那松软的面心,那飘香的气味…………这些小面包在少女眼中好像都活过来还不断嚷嚷着恳求碧兰买下来一样。

    尼爱兰小镇的面包是什么味道呢,好期待呀…………

    “等一等呀!给我留两个”!

    正当碧兰陶醉在小面包的芳香中时,一个稚嫩但有点不合时宜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抱着厚书,戴着花里胡哨帽子的稚嫩少年一边跑过来一边呼喊着。

    听到少年的呼喊,碧兰才从面包的美味中醒过神来,她有些呆萌的看了看少年,似乎还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稚嫩少年跑到面包店前,气喘吁吁的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

    “喂喂!你…………你怎么,一下子要走…………要走全部……全部面包,我昨天……可是预订过……过的”!

    “唉~面包还可以预订么”?

    碧兰歪着头看向面包师傅。

    “这个……这个~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吧”?

    面包师傅摆出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其实他也有些苦恼,这种白面包虽然算不上多么稀缺珍贵,但在贫民群体中也算是奢侈品了,每天来面包店买面包的人实在不多,而且一般人也就买一两个而已,像今天这种“供不应求”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虽然他很想多卖出去几个面包,但实在没有更多的面包了。

    正在考虑要不要赶快回到后厨再做一份面包出来的面包师傅还没有注意到,那个稚嫩少年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面包上了。

    迪奇多是一个刚出师没多久的吟游诗人,他觉得这一天是自己最幸运的一天,因为他在今天想要购买面包庆祝生日时遇到了让他深深迷醉的女神。

    看着碧兰如碧水般清澈的眼眸,飘逸唯美的长发,带着华贵蕾丝边的粉白色连衣裙,年轻的少年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面颊隐隐发烫起来,他敢说,这是他从小到大到目前为止遇到的最最漂亮的女孩子,

    作为一个年轻的吟游诗人,他还没有那些风流的花哨经验,还比较单纯年轻么迪奇多感觉自己就像刚刚踏上广场大庭广众诵唱诗歌时那样手足无措。

    “你你你……你好,我……我叫迪奇多,是个吟游诗人,今年十六岁,性别…………”

    慌乱的迪奇多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烂七八糟的“自我介绍”一边在心中狠狠的抽自己的耳光:

    “天呀,我在说些什么,又不是去市政厅填报身份登记,这下子丢脸丢大发了”。

    就在迪奇多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时,听了大段少年“疯言疯语”的碧兰按耐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经常在那些擅长献殷勤的公子哥中周旋的碧兰还是第一次看到自我介绍这么生涩的“小男孩”,在心底,一种有趣好笑的情绪涌现了出来。

    看了看高挂天边的两个太阳,现在的时间还不到中午,碧兰不着急去见“正式法师大人”,一方面是由于心中的畏惧和忐忑所所做出的下意识的拖延,一方面也是因为她觉得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有趣极了,很值得开心的聊上一聊。

    于是,纯真的少女对青涩的少年伸出了一只洁白的玉手,微笑注视着少年慌乱不知所措的双眼:

    “你好,我叫碧兰,很高兴认识你”。

    ————————分割线——————

    ——————————————————

    说明:这俩人挺重要的,特别是碧兰,而且作者君向塑造一个由朋克一手施为,一手推动,一手当boss的悲剧,所以才有两章的铺垫,很快,在过一章——邪恶的悲剧要开始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