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七十六章 青涩的风
    “哈哈,其实木各大叔做的霜糖面包才是最好吃的”。

    在清静的小路上,淡绿色长发的少女和戴着彩色帽子的少年并肩行走着,少年怀抱着装满一羊皮纸袋子的面包,少女则用手小心的捧着一块淡白色的小面包小口小口品尝着,就像溪边饮水的小鹿一样俏皮可爱。

    正在装作“万事通”介绍尼爱兰小镇的迪奇多时不时的瞄一眼刚结识不久的碧兰,女孩子小口拒绝面包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原本让迪奇多渴望不已的美味面包现在被别人吃掉了,可是他的心中不但没有不悦反倒感觉十分开心。

    “能够和碧兰同行,面包什么的根本就是小事情”。

    迪奇多在心里暗暗的为自己想出来的这个“帮忙拿面包”的注意点赞!

    听着迪奇多滔滔不绝的介绍尼爱兰小镇的风土人情,碧兰其实感觉迪奇多的种种表现更加有趣,她当然看的出来迪奇多的刻意讨好,但这种讨好却是一个少年实实在在的纯真,这是碧兰以前遇到的所有男性同龄人中都没有存在过的。

    “话说……碧兰,你又是为什么来到这个尼爱兰小镇呢”。

    刚滔滔不绝介绍完自己吟游诗人的生涯和自己的“伟大”理想,迪奇多突然想起自己对碧兰还一无所知,所以很自然的张口问道。

    “是…………是去拜访导师来着,我是一个小法师啦~”。

    碧兰知道普通人大多对职业者都是敬而远之的,一般来说如果想要继续聊下去,隐瞒自己法师学徒的身份是很重要的,但是不知为什么,碧兰不想在迪奇多这样一个真诚告诉自己所有信息的少年面前撒谎,她自己都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自己那么反常。

    “也许他会露出恐惧的眼神然后赶快离开吧”……

    碧兰心中有些忐忑和伤感,她见过太多次新来的仆人听说了自己法师身份后从欣喜到恐惧的快速转变了,她已经适应了普通人对待自己那种唯恐避之不及的态度了……已经适应了么?

    “唉~碧兰小姐居然还是一位神奇的法师吗?好厉害呀!”

    迪奇多并没有向寻常普通人那样表现出畏惧和慌张,相反,他还对碧兰感到十分佩服,因为成为一个职业者可是很不容易的。

    在这一方面,碧兰其实想多了,迪奇多作为一个从小跟随老吟游诗人到处诵唱诗歌的吟游诗人,虽然年纪还小,但也见到过不少职业者,而且因为老吟游诗人的教导,迪奇多的心里其实没有大多数普通人对待职业者的那种恐惧和偏见。

    碧兰有些呆愣的看着迪奇多,在成为炼金法师后,第一次,她收到了一个“好厉害”的赞美,在家族长辈的冷漠中,在同龄职业者的嘲笑中,在贵族公子们的谄媚中,度过了太长时间的碧兰都已经快要忘了收到真诚的赞美是什么感觉了!

    “你是要来尼爱兰小镇拜访导师?尼爱兰小镇确实是有一位法师大人啦…………喂喂!你不会是要去拜访东部山丘上的“那位”吧”?

    没有发觉少女的走神,迪奇多思考了一下“拜访导师”这句话,然后得出了一个让他在心中担忧的结论?

    “是……是的,朋克先生是我的导师来着…………”

    听到迪奇多的话语,碧兰才从愣神状态中惊醒,她几乎下意识的回答了迪奇多的问话。

    “那位法师很可怕的,听说他会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出来抓走不听话的小孩子炖成肉汤吃呢”?

    虽然心中担忧,但迪奇多还是努力让气氛轻松起来,他张牙舞爪的扮作鬼怪状,对碧兰讲述了在镇民中广为流传的“吓小孩专用鬼故事”。

    “噗嗤”!

    看到身穿白色长袍的迪奇多在身边跳来跳去张牙舞爪还笨拙的模仿野兽的吼叫,碧兰忍不住再一次笑了出来。

    “什么呀,一听就是吓唬小孩子用的,我听说朋克大人可是一位很厉害的炼金大师呢”?

    碧兰伸出手,弹了一下迪奇多的额头。

    “嘿嘿,这都是镇民们传说的啦”。

    迪奇多笑着揉了揉脑门。

    嬉笑过后,他又努力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说道:

    “不过还是要小心一些,听说前一段时间,那座山丘上常常传来可怕的嘶吼声,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可怕极了”。

    碧兰注视着迪奇多充满担忧的眼睛,她能看出来,对面的少年是真的为自己担心着的,那种浓浓的关怀是一点都不掺杂水分的。

    “安心安心,朋克大人只是在实验一些法术而已,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虽然心中也十分忐忑不安,但碧兰还是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她轻声说着一些既是安慰迪奇多也是在安慰自己的话,虽然这些话真真切切只是单纯的自我安慰而已。

    一阵微风袭来,风中卷起片片淡粉色的花瓣,嫩生季已经到了末尾,许多树木的花都赶在最后的一个月了争相开花,淡淡的花瓣从枝头飘落,随着微风飘上天空…………

    少年少女现在青青的石板上,四散的花瓣零散的点缀着冷清的地面,不知不觉,两人的脸蛋都微微泛红起来…………没有人说话,一种青涩的安静在微风中飘荡着。

    心中五味杂陈的碧兰首先开口,她感到一用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中翻涌,这让少女有些惊慌,同时还有一丝丝甜蜜。

    “我……我要去拜访导师了…………那个…………快要迟到了”。

    不知为什么,碧兰现在只想赶快躲开这种奇妙的气氛,在这种气氛中,她感觉心跳的很快,而且周围太安静了。

    “…………不再吃一个面包么…………”

    在心中搜肠刮肚“找台词”的迪奇多也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吐出这样一句有些奇怪的问话,在心里,他又开始狠狠的扇自己嘴巴子了,“那些华丽的辞藻诗句都去哪了呀啊啊啊啊”~~~

    “…………不了,再……再见”。

    碧兰转过身,快步的走向白塔的方向,现在心中充满那种说不出的感觉,对面见朋克的忐忑倒是没有什么了。

    呆愣愣的捧着羊皮纸袋,已经彻底忘记面包这回事的少年看着碧兰的身影越走越远,突然想起来什么:

    “…………我每天上午在广场唱诗,有时间一定要来听呀…………”

    “……知道了”。

    听到了碧兰远远的回答,迪奇多开心的有在原地打滚的冲动,经过了好几次的深呼吸,心中的波涛汹涌才渐渐平息下来。

    他小心翼翼从怀里的羊皮袋子里的拿出一块面包,犹豫了好一会才慢慢的咬下了一小块,轻轻的咀嚼着柔软的面芯,迪奇多敢肯定,这是他从小到大吃过的最最好吃的面包了!

    ————————分割线——————

    ——————————————————

    说明:这俩人挺重要的,特别是碧兰,而且作者君向塑造一个由朋克一手施为,一手推动,一手当boss的悲剧,所以才有两章的铺垫,下一章开始——邪恶的悲剧要开始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