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九十二章 线索,小镇上的少年
    蜘蛛洞窟内部不但非常潮湿而且空气也十分污浊,沿途还有大量的污秽物积累在角落里,洞顶上的钟乳石也没有一般钟乳石那种晶莹剔透的感觉,相反,这里的乳石内部都似乎充斥着肮脏的雾气!

    朋克没有急着继续深入洞穴,他小心的召唤出一个暗淡到和打火机亮度相当的微小光球,让小光球漂浮在指尖,然后俯下身子,仔细的观潮的面。

    这种潮湿的地面上留不住太明显的痕迹,大多数残留物都会被空气中的水蒸气侵蚀的面目全非。

    但是只要这条通道真的经常有生物出入的话,朋克依然有办法找到一些线索。

    正式级咒法系法术——微观视觉:是目标生物的眼睛与低倍显微镜想当的放大倍数。

    为了保证安全,朋克只在一只眼睛上施放了这个法术。

    一层灰色的薄膜出现在右眼的前面,透过这样一层能量薄膜,朋克能够清晰的看到细胞大小的东西,空气中漂浮的颗粒粉尘,污秽物里蠕动的微生物全都变得分毫毕露!

    朋克半跪在地面上进行观察,他发现,地面上一层只有在微观视角才能看到的细小划痕,从划痕的密集程度来看,这里似乎经常有大群的节肢类小生物反复出入,只有这种情况才能出现如此密集却又极为相似的划痕。

    朋克小心的用晶莹的指甲从地面的污垢中挑起一点细心寻找。

    很快,朋克就在其中找到了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朵唯花的碎屑!

    朵唯花是一种制作香水的原料,在这个技术落后的世界,一般的“植物净化萃取技术”就是单纯的用白开水泡制花瓣而已,正因为朵唯花的花瓣结构松散,所以才能轻易的泡制出浓香的“植物萃取净化”。

    所以朋克推测,如果那个让朵唯花在短短几个星期内在繁茂之森失去踪影的家伙真的把朵唯花搬运到了某个地方,那么它几乎必然会在路上留下朵唯花掉落的“碎屑”!

    这些细小的“残骸”肉眼是完全看不见的,但在朋克的法术它们面前却无处遁形。

    随手掸了掸指甲上的污渍,朋克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

    现在来看,“朵唯花短时间消失”的谜团已经揭开了,看样子一大群小型节肢动物把这些花卉统统搬进了蜘蛛洞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繁茂之森外围那么多的朵唯花为什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采摘”干净,毕竟大量不辞辛苦的昆虫绝对比无时无刻不想着偷懒的采摘工人效率好的多!

    现在朋克比较疑惑的是,对方采摘如此大量的朵唯花是为了什么,要知道,朵唯花只是一种香味比较浓厚的普通植物而已,完全没有任何魔法材料的成分,理论上是没有办法用来制作魔法药剂的,但是对方却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收集这些普通的花朵,要说这里面没什么阴谋诡计,朋克第一个不相信。

    但是现在仅凭一些“残骸”和划痕还看不出对方的目的何在,不过考虑到敌人如此的大张旗鼓…………朋克暗暗觉得对方的谋划一定不小!

    挥手散去覆盖在右眼上的“微观视觉”,朋克带着魔像继续深入洞窟,不管敌人有什么目的,他们那么做就必然是为了利益,既然都是利益,那自己为什么不能黑吃黑捞上一笔呢?

    ——————分割线——————————

    迪奇多倚靠在尼爱兰小镇广场的一个圆柱形大理石雕像上婉转的吟唱着优美动听的诗篇,流畅的声音里能很好地感觉到那种平仄起伏的韵律和抑扬顿挫的节奏,欢快的地方有着如百灵鸟一样的灵活回转,沉重的地方有着悲伤如水的浓重冗沉!

    配合着时而淡雅时而高亢的竖琴弹奏,不得不说,迪奇多的唱诗真的把诗歌中的韵味和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迪奇多的唱诗随着经验的增加越发的熟练优美,但是听他弹唱的镇民却一天天减少了。

    提沙夏尔教会的传播越发猖獗,许多年轻不甘心平庸的镇民都“自愿”加入了这个“前途无量”的教会。

    教会的传教士虽然没有出现过什么伤人的事情,可是他们那种拦在路上,“不死不休”的疯劲实在让人心里发寒,但是不论是多莱滋的治安队还是其他善神教会的牧师都不能对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提沙夏尔教会”进行干涉,因为理论上任何神明都有权利在任何地方传播宗教,除非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个教会属于邪恶阵营,不然他们就不能对它的发展做出阻挠!

    许多镇民为了躲避到处围堵路人强行传教的传教士,都选择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所以出来听迪奇多唱诗的人自然也就少了,相应的,他能够获得的收入也大幅度缩水。

    迪奇多虽然在心里有些忧愁,但作为一个合格的吟游诗人,他不可以把个人情绪带入诗歌,所以他的唱诗还是一如既往的壮阔欢快,现在,这也是气氛越发诡异的小镇上极为少有的“欢快”了。

    正当迪奇多唱完了一首长篇的英雄史诗打算鞠躬退场时,他突然看见人群中出现了一个靓丽的身影…………

    这个身影虽然好久不见,但迪奇多却对她无比熟悉,不知多少次?自从那天在树下分开之后,迪奇多已经不知多少次在梦中和这个身影一起漫步在青石板小路上了!

    “碧兰………”

    迪奇多嘴唇蠕动,无声的呼唤出这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名字…………

    欣喜的迪奇多忘却了嘴唇的酸麻,也无视了口腔的干渴,再一次捧起竖琴,用一个自认为最优美富有魅力的姿势依靠在大理石雕像临时构建的舞台上,一首自从学会以来从没对别人唱过的抒情诗在广场上优美的奏响…………

    rt–明亮的星!我祈求像你那样坚定——

    但我不愿意高悬夜空,独自

    辉映,并且永恒地睁着眼睛

    像自然间耐心的、不眠的隐士,不断望着海涛。

    那大地的神父,用圣水冲洗人所卜居的岸沿。

    或者注视飘飞的白雪,像面幕……

    灿烂、轻盈,覆盖着洼地和高山——

    呵,不,——我只愿坚定不移地,

    以头枕在爱人酥软的胸脯

    永远感到它舒缓地降落、升起;

    而醒来,心里充满甜蜜的激荡…………

    (致敬大诗人约翰·济慈(1795 ~1821)

    迪奇多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和诗歌融为一体了,即使是生活的困苦,疯狂传教士的骚扰都被他抛却脑后,留在心中的,仅剩下碧兰那碧绿色的美丽双眼…………像夜空中的明星一样,深邃,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