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零四章 爆发的疫病
    夜幕中的白塔有着洁白的塔身,和蔓延其上的邪魅红色纹路,矗立在山坡上的白塔像是黑暗中诱惑人走去沼泽的红帽子,诡异同时让人好奇。

    碧兰和迪奇多坐在白塔大厅的地面上喘息着,由于朋克从头到尾都没有在白塔的大厅里添加任何家具,所以疲惫的迪奇多和碧兰只能忍着浓重的血腥气息席地而坐。

    “哈!哈!终于…………终于安全了么,可恶!”

    迪奇多大口喘息粗气,作为一个纯粹的普通人,跑如此远的路程已经榨干了他最后一丝体力,现在他瘫倒在地上,即使血腥的味道让人作呕也不在意了。

    有着职业者等级的碧兰半跪在地面处理小男孩的伤口,但她却没有任何发言的想法!

    白塔的大厅里一时间有些沉默。

    “可恶呀,那些人为什么看着我们被追杀却不出来救援,他们看不到我们还带着重伤的孩子么”?

    迪奇多几乎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咬牙切齿,在逃跑的过程中,他分明么看到许多平日里友好互助的镇民都在透过窗户看着一路飞奔的自己和碧兰,听着两人不断的求援和呼吁,然而…………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阻止那些疯子传教士,甚至没有人出声呼唤一下,那些平日里一起吹牛打混的镇民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像看一出恐怖剧一样,一脸惊恐但毫无作为。

    “可恶呀,为什么,他们难道没看见那些疯子传教士么,只要十几个人就可以拦住那些家伙了,这些人就没有一点同情心么”?

    最后一句话迪奇多是咆哮着说出来的,眼泪顺着迪奇多的面颊滑下,从小在尼爱兰小镇长大的他感觉那些平日里和谐友爱的镇民的真面目是如此的可耻和懦弱,他们从头到尾就像是冷漠的看客,甚至有于多人还因为他人的不幸而幸灾乐祸!

    “人是一种矛盾的生物,平时那些友爱的一面是他们,今天怯懦的一面也是他们,只不过是不同情况下的不同选择,并不是那些人想要欺骗我们!”

    碧兰小心的用法术抚慰着小男孩的伤痛,听到迪奇多的咆哮,她用哀伤语言说着可悲的事实!

    “………………”

    听到碧兰的话,迪奇多沉默了,从小就在人们的善意之中长大的迪奇多从来不知道人性还有如此丑恶的一面,今天,他见识到了一群疯狂的信徒,还有一群怯懦的镇民,前者让他恐惧,而后者…………让他伤心。

    “但是我们不能因此放弃希望,不管他人如何对我们,但作为一个善良的人,我们一定要一直坚守心中的善良!

    善良啊…………是自己的事情呢,从不需要别人的回报”!

    在阴暗摇曳的光华中,碧兰轻轻的抚摸迪奇多凌乱的头发,少女用温柔的声音安慰着哭泣的迪奇多,虽然碧兰也因为今天的遭遇而悲伤无助,但是眼前哭泣的这个男孩子比自己更需要慰籍。

    迪奇多泪眼朦胧的看着碧兰,眼前的少女似乎是这个黑暗世界唯一的光明了。

    “振作起来吧,我们需要救治这个孩子,还要…………离开这里”!

    碧兰轻灵的声音中透着一种坚定和执着,她轻轻扶起身体酸痛的迪奇多,然后小跑到朋克的实验台前开始小心翼翼的寻找刀具和药品。

    虽然朋克在实验台上也留下了好几个魔法陷阱,但是被经常强制呆在实验台旁边的碧兰记住了魔法陷阱的位置,至于朋克回来后会怎么样…………现在救人要紧,以后的是以后再说吧!

    迪奇多愣愣的看着碧兰的背影,他这时候才发现白塔这个环境是何等的可怕诡异,还有那个沾满鲜血的实验台…………看起来就像一个邪恶法师的研究基地一样,碧兰所谓的“还不错”难道就是在说这种环境么?

    想到这里,迪奇多不由得鼻子一酸,他那里还不知道那到那番说辞只是碧兰为了不让自己担心而已,看着碧兰的背影,迪奇多感觉到对方娇小的身体里隐藏着不可思议的坚强和力量。

    “我……怎么可以就这么消沉下去呀!”

    迪奇多咬着牙站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必须努力奔跑才能追上少女的背影,而现在…………可不是停下脚步的时候。

    “那个…………碧兰……我来帮忙吧”…………

    矗立在山丘上的白塔在寒风的呼啸中矗立着,虽然阴暗但却可以给予两个悲伤的旅者安全的庇护。而尼爱兰小镇的居民们就没有碧兰和迪奇多的“好运气”了…………

    ——————————分割线——————

    白塔的防御有着明显的朋克风格,为了方便奴隶的运输,朋克设定的程序是允许通行者带人出入的,反正重要的东西朋克一向随身携带,白塔里的东西只是几件不值钱的辅助工具而已。

    因此,白塔的防御法阵都是偏向攻击的,通过几个灌满魔力的宝石作为能源,不知死活冲入法阵范围的传教士们瞬间就被狂暴的法术陷阱炸成了碎片。

    不过没有朋克魔力的补充,这个以攻击为主,消耗巨大的法阵支撑不了太长时间,而且由于朋克走前“处理”了最后几个奴隶,所以白塔里也没有储存任何食物或者饮水,迪奇多和碧兰在这里呆不了太长时间。

    似乎是因为知道这一点,五六个呆滞的传教士披着灰红色的袍子静静的站在法阵的范围之外,他们用混浊的眼睛死死盯住山上的白塔。像是几座蜡像一样了无生气!

    现在的尼爱兰小镇彻底失去了平静和祥和,可怕的疾病如同从天而降一般突然爆发,接近三分之一的镇民都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脆弱不堪,只要稍微磕磕碰碰就会骨裂甚至骨折!

    在疫病蔓延的恐慌下,提沙夏尔的传教士们一改原本死缠烂打的态度,他们组成一个个小组,挨家挨户上门推崇教义,并且拿出了可以治疗所谓“灰骨诅咒”的“神水”让人喝下。如果对方不喝,那么数个传教士就会一拥而上,掰开对方的嘴巴强行灌下去!

    所谓的“神水”确实有着治疗这种可怕疫病的能力,有接近三分之一得病的镇民为了治病都恐惧的加入了这个诡异的教会,还有许多人被逼着喝下了“神水”,这些饮用了“神水”的人们无一例外都在短短半小时之内变成了“提沙夏尔女神”的狂信徒!

    看到这一幕的清醒镇民怎么会意识不到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但无力的他们只能躲在家里一声不吭瑟瑟发抖,他们害怕被那些疯子传教士找到,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反抗或者逃跑…………

    疫病和邪教像预谋好的一样,一夜之间在多莱滋城周围的村镇中迅速爆发,但是…………由于过于不便的交通,前往多莱滋城报信的十数个信使却还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