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零九章 领主
    多莱滋城的领主名叫哥特拉-海德,今年十六岁,距说他的家族有着不次于迪伦王国皇室的悠久历史,曾经还和皇室有过通婚。

    不过现在的海德家族虽然也掌控着不小的领地,但是他们一代代的人丁越发凋零,等到哥拉特这一代时,整个海德家族竟然只剩下十六岁的哥拉特自己了。

    但是这些并不影响这位少年领主的统治地位,他有着忠诚…………或者说看起来忠诚的大臣打理内政,还有着一位忠勇的骑士长处理军务,最重要的是他们家族的在三百年前找到的庇护者——十三级正式级矮人战士巴翰格依然健在,这些都让多莱滋城得以维持一直以来的稳定…………前提是没有什么难以抵御的意外!

    不过,还能有什么以外比得过一场波及范围广,传播速度快的疫病更意外呢?

    哥拉特今天天不亮就被女仆长从温暖的大床上叫起来,理由居然是大臣们有要事需要商议,这让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关注一次内政的哥拉特非常诧异甚至颇为烦躁,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自己的那三个新收的漂亮小女仆更重要。

    在几个少女仆人的服侍下,哥拉特穿戴好华丽到沉重的袍子,用珍贵的贵族特供香料填充好仅仅使用了一天的香囊,最后不耐烦的吃掉些许已经腻歪的“山珍海味”,顺便在路上把几个小女仆推到水塘里看着她们呼救取乐,直到内事官再次提醒大臣们都已经等待很久之后,玩的还不尽兴的哥拉特才不急不缓的在一众仆役的簇拥下走向政务厅。

    政务厅坐落在多莱滋中心城堡的二楼,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浓厚的贵族风格,各种烫金的装饰,华贵的饰品让这个大厅更像是舞会场所,而不是什么处理政务的地方。

    实际上这里大多数时间根本没有人待着,所有的政务都是让内政大臣赫特在自己的住处处理的,十六岁的领主哥拉特除了整天和一群小女仆莺莺燕燕之外对所谓的政务根本不闻不问。

    这一天,华贵的大厅少见的有了一丝凝重的气氛,端坐在领主宝座上的哥拉特甚至也感受到了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沉重。

    “领主殿下,最近多莱滋城及附属的三百六十四个村镇出现了大规模的疫病,大量患病暴民都在前往多莱滋城,为了城中人民的安全,希望城主赶快关闭城门,阻止暴民进城”!

    一个猥琐佝偻的老人迈着小碎步从队伍里走出,用一种看似商量建议其实更接近直接命令的语气说出了瘟疫的情况。作为内政大臣,赫特的行为可以说几乎丝毫不把哥拉特放在眼里。

    但是哥拉特没有介意赫特的言行,这位大臣从小就是哥拉特各种贵族知识的教师,对于没有主见的年轻领主而言,听从对方的“建议”完全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赫特不容置疑的“建议”下,哥拉特只是象征性的环视了一眼低头不语的群臣,然后毫不犹豫的打算开口同意赫特的建议。他还惦记着回去再“宠幸”一次昨天新收的小女仆呢!

    但是就在哥拉特的嘴张到一半时,一句洪亮的声音从大厅的入口传来。

    “万万不可,领主殿下”。

    伴随着清晰洪亮的声音,一位威武刻板的中年骑士大步走进了议事厅,金黄色的铠甲烨烨生辉,甲胄包裹的军靴踏在精美的地毯上,金属摩擦的声音啷啷啷啷作响,直到走到哥拉特的面前,骑士帅气的扬起赤红色的披风,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啷啷声戛然而止,威武的骑士半跪在地毯上行了一个完美的骑士礼。

    紧接着,他抬起没有一丝胡须的严肃面孔,用灼灼的目光注视着旁边的赫特,当着所有大臣的面毫不留情的厉声训斥。

    “赫特,你居然让领主殿下把领民拒之门外,坐视成千上万的百姓死去,你把海德家族的声望和家训至于何地,又把领主殿下至于何地”

    面对骑士的质问,赫特不由的后退了一步,然后立刻反应过来,他眼睛中充斥着憎恨的目光,嘴上却完全不接骑士的话头。

    “凯斯卡瑟骑士长,现在是严肃的议事时间,你不顾职责迟到已经是大逆不道,现在还当中打断领主殿下的商议,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骑士精神么”?

    凯斯卡瑟骑士却完全不理会赫特的质疑,也没有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他就像完全没听到赫特的问话一样面相领主,铿锵有力的说出自己的“建议”。

    “领主大人,现在不但有瘟疫突然爆发,还有一股邪教肆意横行,他们逼迫…………”

    “住嘴,凯斯卡瑟,你有什么证据就敢污蔑提沙夏尔教会是邪教,你难道在毫无根据的亵渎一位伟大的神祗”。

    听到“邪教横行”写四个字时,赫特就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老猫一样吼叫了起来。

    “你才是够了,赫特,我不知道提沙夏尔教会给了你多少好处,但是现在的多莱滋城危在旦夕,现在不是争权夺利的时候”。

    “你……你…………”

    赫特难掩恐惧的看着凯斯卡瑟站了起来,骑士眼睛中的怒火宛若实质,身体上甚至传来了一阵阵微不可查的斗气波动,仿佛眼前的老头再多说一句,这位骑士就要当场“为民除害”一样。

    赫特咽了咽唾沫,最后还是把一肚子话憋了回去。

    看到赫特终于闭嘴,凯斯卡瑟不屑的瞥了一眼怀恨在心的赫特,然后重重的鞠了一躬,大声的说道:

    “领主殿下,在下建议赶快派出城卫队,剿灭邪教,安抚民众,打开多莱滋城,收容未染病的难民”!

    从头到尾一直迷茫的听着手下两个最倚重的大臣吵来吵去,宝座上的哥拉特一直都感觉晕晕乎乎的,实际上他根本没认真听这两位大臣的争吵,被沉重礼服压的喘不过气的哥拉特现在只想赶快结束这次“无聊”的会议,自己好回去和那些漂亮女仆继续温存。

    赫特敏锐的察觉了自己领主的不耐烦,他知道如果再不说些什么,这个只图痛快的领主一定会想都不想就同意骑士长的建议,所以他咬着牙顶住凯斯卡瑟的威势,也用一副公鸭嗓“嚎叫”起来。

    “不行呀,领主殿下,怎么能让那些贱民踏足海德家族神圣的城池,更何况他们脏兮兮的还带着瘟疫,万一传染给领主您,那还了得,难道您的健康还比不过一群农民的低贱性命么”?

    “赫特,你胡说八道,只要做好检查,瘟疫根本不会传进来,而且一旦放任领民不管,领主岂不是要变成和那些残暴统治者一样的人了么,你难道不怕千夫所指么,你难道不怕被那些正义冒险者追杀么”?

    也不知道是因为此时怒发冲冠眼看着要暴起杀人的凯斯卡瑟太过与吓人,还是因为他所说的后两句威胁起了作用,赫特像是被鸡骨头卡住了喉咙一样,涨红面孔好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出一句话:

    “多莱滋城的驻军根本不多……军费也不够了……哪够干这么多事情…………”

    “那就先救助难民,至少不能让海德家族的声望就此败坏”!

    凯斯卡瑟怒瞪了一眼怨毒的赫特,他那里不知道那些军费都尽了谁的腰包,但是现在实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强行压制住当场杀掉这个奸臣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平静的看像已经动来动去坐不住的少年领主,等待对方做出决定。

    哥拉特已经对这种决议已经很不耐烦了,他习惯于把所有事情扔给手下的两位大臣处理,他对什么瘟疫,邪教都没有太多的认知,现在听到这两位“助理”的争论终于有了结果,当然不加思考的同意了。

    至于具体行动……当然是交给不辞辛苦,德高望重的凯斯卡瑟骑士长了。

    凯斯卡瑟失望的看了一眼迫不及待离开议事厅的哥拉特,然后无奈的扫视了一圈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的群臣,最后重重的叹息一声,大步走向正门。

    只剩下面目扭曲的赫特一脸怨毒的盯着凯斯卡瑟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