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一百一十二章 难民们
    “碧兰,碧兰,醒一醒,醒一醒…………”?

    碧兰隐隐约约的听见有什么人在呼唤她,但是她没有办法回应,现在的碧兰只觉得自己像是身处无边无际的湖水中,不断沉没,向永恒的黑暗中沉没。

    “碧兰,快醒醒,求求你,快醒醒…………”

    “又是那个声音…………”

    碧兰努力的凝聚分散的意识,她想要醒过来,她想回应那声急切的呼唤。

    在少女意志力的作用下,她感觉自己慢慢的停止了继续沉沦,身体开始一点点浮上水面,最后…………

    “碧兰,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碧兰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的景象一浅一深的晃动着,一个喜极而泣的侧脸正轻声呼唤自己的名字。

    “迪奇多……”

    碧兰微弱的蠕动嘴唇,她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正趴在迪奇多的背上,被少年背着前行。

    碧兰第一个反应就是让迪奇多把自己放下来,但是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前所未有的无力,连动一动手指都十分费劲,无奈之下,碧兰只好红着脸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小声问道:

    “这是哪,我怎么了”?

    迪奇多没有察觉到少女的羞涩,他赶快对碧兰解释现在的情况:

    “我们在白塔中待到下午时你突然晕倒了,还发起了高烧,正在我束手无策打算跑出白塔寻找药品时,凯斯卡瑟骑士大人正好带领士兵们驱散了那些疯子信徒,现在多莱滋城周围的村镇几乎都爆发了疫病和邪教,骑士长大人正在救助没有得病的难民,我们已经和另外三个镇子的难民会聚到一起,正在前往多莱滋城”。

    “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碧兰紧接着就想起了自己救助的那个小男孩,她迫不及待的询问迪奇多。

    “他………得病了……”

    听到迪奇多含含糊糊的回答,碧兰不再说话了,她已经知道那个孩子是什么结果了,在费伦大陆,对于得了传染病的普通人最仁慈的处理方法就是关在一个边远的地方自生自灭。

    迪奇多背着碧兰在远离大部队的地方一脚深一脚浅的有着,两个人都沉没了下来,知道碧兰再一次认识到一个问题。

    “迪奇多,我怎么突然会晕倒呀”?

    碧兰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昏迷有些疑惑,作为一个四级的学徒级法师,她的体质绝对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脆弱,按理来说是不可能因为一路的奔逃就累倒的。

    但是这个问题迪奇多却久久没有回答,趴在少年背上的碧兰明确感觉到迪奇多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

    “迪奇多…………”

    “碧兰…………你也……得病了”!

    听到迪奇多小声的回答,碧兰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变得一片空白,作为一个职业者,按理来说她应该免疫所有普通疾病的,所以在碧兰的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词汇就是——魔法疾病。

    魔法疾病,多么可怕的存在呀!厉害的魔法疾病是真正杀人无形的可怕存在,即使是许多强大的职业者也谈之色变!

    碧兰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离迪奇多这么近,一旦把可怕的魔法疾病传染给迪奇多…………

    “迪奇多,你快放我下来…………”

    碧兰倾尽全力扭动身体,想要离开迪奇多的后背。

    “碧兰,碧兰,没事的,我已经免疫这个疾病了,距说一百多人中有可能会有一个人获得抗体,而且……而且,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抛弃你的,碧兰”。

    迪奇多严肃的对碧兰说道!

    “迪奇多,你……这个笨蛋”!

    碧兰感觉眼中的泪水快要忍不住了,不得不侧过头去,躲开迪奇多的视线。

    两人之间有一次陷入了沉没。

    为了转移注意力,好不容易平复心情的碧兰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现在的难民大部队们正在一小队城卫军的带领下顺着“尼爱兰小道”走向多莱滋城,那些难民中有许多人都是老弱病残,他们一瘸一拐的麻木前行着,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迷茫和绝望。时不时传来几声孩童的啼哭,在这片荒野上分外让人揪心。

    “迪奇多,我不是得病了么,怎么会被允许加入难民的队伍”。

    碧兰突然发现了这个疑问,按理来说自己的家族根本没有在这种大事件上的影响力,得病的自己不也应该被“抛弃”么?

    “那个呀……你是哪位大人的弟子呀,骑士长大人特地吩咐要把你带上的,这次的瘟疫是通过接触传播的,只要离那些难民远一点就没事的”!

    迪奇多很坦然的说出了这些话语,在他看来带上生病的人一起离开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疾病抛弃百姓是难以接受的。

    但是碧兰却沉默了,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那些人看向自己这边的神情都夹杂着厌恶与恐惧了。

    “在他们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危险的炼金炸弹吧”?

    碧兰消沉的想着。

    “而且还连累了迪奇多”。

    看着迪奇多在原理道路的草地上走的大汗淋漓,还要小心的背着自己,碧兰第一次感觉这个男孩的身影是那么的有力高大,自己是那么的无力和弱小。

    米拉和奇卡萨一如既往的慢慢潜入地平线,难民部队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些骚乱。

    只见一个个士兵冲进队伍,把几十个腿脚不灵便的老人脱出部队。

    “不……你们不能这么做”

    “爷爷,奶奶,你们要把他们带到那里去”

    “快住手,你们疯了么”

    看到几个强壮的城卫军把老人粗糙的扔在草地上,并且还用长矛威胁他们阻止这些老人归队。难民中一时哭喊声凄厉悲惨,甚至有许多年轻人红着眼睛打算夺取士兵手中的武器。

    看到这一幕,迪奇多也皱起眉头,打算过去阻止士兵的暴行。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矮个子军官站了出来,他对着骚乱的难民一声大喝:

    “够了,谁在不守纪律,格杀勿论”。

    洪亮的声音在草原上依然让人感觉震撼。

    “是职业者大人……”

    “是职业者呀……”

    看到一位职业者站了出来,混乱的民众才渐渐恐惧不安的安静下来。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

    军官沉重的说道:

    “由于我们携带的粮食之后吃三天,所以在三天内,我们必须赶到多莱滋城,不然大家就会一起饿死,因此,我们必须…………做出牺牲,除非你们都想死在荒原上”!

    军官的话语让难民们没了声音,正要赶过去阻止士兵的迪奇多也愣在原地。

    这个军官说的没错,五六千老弱病残难民的速度肯定和马车没法比,一般凭借普通人的步行速度从一个镇子前往多莱滋城至少需要三天左右,如果要因为这些老人而降低速度,那么需要消耗的时间会高达一星期,但是这支队伍携带的粮食只够吃三天!

    “迪奇多,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别无选择”!

    碧兰轻轻的把小手覆盖在迪奇多的拳头上,虽然她心理也很难受,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你说的对,碧兰,我们别无选择”。

    迪奇多轻轻的摸了摸碧兰的小手,示意她自己已经想开了,然后悲伤的低下头,继续向前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