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失望的骑士长
    “怎么样,那些暴民们是不是有不少油水”?

    大腹便便的茨威格-考拉坐在一张华贵的牛皮椅子上,他轻轻摇晃着杯子里的冰块红酒,另一只手用力搂着一个已经呼吸不畅的侍女,高高在上的询问手下一个尖嘴猴腮的管家。

    “大人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那些贱民的狡猾,什么都瞒不过您,那些难民手中果然有不少油水,现在为了面包,终于交出来了”。

    听到管家的恭维,茨威格开心的哈哈大笑,带动屁股下的椅子都嘎吱作响。

    “老柯拉你听好了,那些贫民看起来一个个穷困潦倒,但是一个个都和曲曲麦一样,只要用心榨,总能榨出油水来,哈哈哈”!

    “老爷实在英明,老坷拉可是万万说不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看到自己的主人心情舒畅,鸡贼的管家赶快递上一句马屁,各种赞美之词滔滔不绝。

    “不过我们的仓库里还有那么多囤积的粮食,那些穷鬼却没钱了,接下来可怎么办呀”?

    想起堆满仓库的粮食,饶是狡猾的管家也有些簇头,这些过多的粮食都是去年的丰收带来的产物,但是贵族们为了哄抬价格,纷纷不隐藏这匹粮食的存在,现在又爆发了这样的瘟疫导致多莱滋城和其他领地断开了联系。

    眼看着五十万卡其(重量单位,约等于半斤)即将烂在仓库级,除了米诺霍恩商会买走一些以外居然无处销售,贵族们开始纷纷对商务代理人茨威格施压,要求他给大家一个交代。

    茨威格也止住了笑容,放下手中红酒,这些粮食是多莱滋城近半贵族的共同财产,当年为了获得利益,茨威格付出了不少代价举荐自己的家族作为代理兜售粮食,但是因为现在的局势,粮食居然无处销售,这让压力剧增的茨威格难以自处!一旦那些贵族决定收回粮食自己单干,考拉家族岂不是血本无归?

    “这样吧,既然那些穷鬼没有钱买粮食,但他们不是有妻儿子女么,让他们用这些“财产”换粮食不是很好么”!

    茨威格眼睛一量,突然想到了这样狠毒的方法,他越想越感觉这个方法可行,即可以削减那些“累赘”的数量,又可以获得一些奴隶,还能收获其他贵族的好感,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可是,可是老爷呀,现在城里不需要这么多奴隶,别的领地也不在接受任何来自多莱滋城的生物了呀”?

    老克拉摊摊手,无奈又不甘心的对茨威格指出问题的所在。

    “这确实是个麻烦…………”。

    茨威格心中思考着解决的办法,同时一口灌下杯子中的所有红酒。

    这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一个自己曾经通力合作,现在唯恐避之不及的“生意伙伴”,被贪婪蒙蔽双眼的茨威格仔细的斟酌一番后,他还是贪婪的开口说道:

    “不用担心,我可是一个仁慈的贵族,那些“幸运”的贱民会有一个好归宿的”。

    茨威最后似乎下定了某些决心,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就恢复了阴谋得逞的残忍笑容,咧开一嘴参差不齐的大牙,怪笑着的回忆了起来。

    思绪已经飞到那条不可告人途径上的茨威格没有听见身边的侍女被大力的手掌揉捏的痛呼,更没有看见,老柯拉眼底闪过的那一丝微不可查的欣喜。

    ——————分割线————————

    不同于收获了贫民最后的一点财产而志得意满,欢心喜悦的贵族,凯斯卡瑟现在只觉得自己自己的世界居然如此的黑暗肮脏,冰冷无情。

    凯斯卡瑟在组织好难民按扎营寨后,就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往城堡面见哥拉特,他直到走进城堡的前一刻还幻想着自己的领主能够慈悲的为领民们考虑,撤回禁止难民入城的命令。

    但是他的领主却在和侍妾们亲热,根本不肯召见凯斯卡瑟。

    失望透顶的骑士长只好前去求助教会,去求助自己一直以来信奉的神明,他希望骑士之神海若尼斯的教会能够对城外忍饥挨饿的贫民伸出援手,至少说服贵族们免费救济一些粮食和医药。

    但是海若尼斯教会的牧师明确的告诉凯斯卡瑟,海若尼斯是一位善良守序的神明,所以作为信徒的他们可以派遣牧师学徒救助难民,但是却没有权利干涩贵族“合法”的意愿。

    万般无奈的对海若尼斯教会的牧师表示感谢后,凯斯卡瑟又另辟蹊径,他连夜带领亲信号召多莱滋城的平民们捐献物资,号召每一个有影响力的商人贵族联名表态向领主请愿。

    但是满怀激情的凯斯卡瑟又一次失望了,许多受到贵族蛊惑的多莱滋城的人民完全忘记了这位骑士长曾经功劳,也忘记了外面的难民在一个星期前还是他们的亲密同胞,他们纷纷愤怒的唾弃着凯斯卡瑟,怨恨他把灾祸救“回”多莱滋城。

    而少数善良的民众们除了祈祷以外也没有别的选择。

    直到此时此刻,几乎所有的躲在多莱滋城墙后面的人还都在坚信,等到那些得了瘟疫的“垃圾”死光了,自己不但可以毫发无损,甚至还能接收那些死人的财产,他们根本没有想过那些难民的痛苦与绝望。

    看到这样的一幕,凯斯卡瑟终于失望了,他也明白为什么那些平时一直和自己对着干的和贵族这一次没有施加任何阻碍的原因了。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从头到尾注定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徒劳无功!

    “估计在那些家伙看来,我就是一个白痴的小丑吧”!

    凯斯卡瑟黯然的找到一个依旧生意兴隆的酒店,平时滴酒不沾的骑士长第一次一口气买了一大箱高浓度麦酒,他大口大口的灌下啤酒,阻止斗气的运转化解,任凭酒精麻痹自己的大脑…………还有那颗对城外难民充满愧疚的心。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不止那些贵族,连那些普通的百姓都是地狱中爬出来的魔鬼么”?

    喝醉的凯斯卡瑟像一个孩子一样趴在桌子上痛哭流涕,大滴大滴的眼泪滴落在金黄的铠甲上,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些难民骨肉分离时凄厉悲怆的哭喊,那些饥饿的孩子们崇拜自己的目光,还有那些少年少女期待的看着自己前去争取救济时的眼神。

    “果然我只是一个废物骑士,在这个恶鬼横行的世界里注定一事无成!”

    凯斯卡瑟消沉的对着酒瓶子中自己扭曲的倒影自言自语着,倒影的自己面孔模糊扭曲,在烛火的摇曳中朦胧模糊。

    “不不不,年轻人,你太偏激了”!

    正在凯斯卡瑟几乎彻底绝望的时候,一个白净的手掌轻轻拍上他的肩膀,一股温和的斗气瞬间驱散了凯斯卡瑟身体中醉意,充满关怀和暖意的善意仿佛化为实质一般流过心脏,这种真诚的善意正是凯斯卡瑟所期待的…………久违的温暖。

    “介绍一下我自己,一个以“救赎”为己任的帅气游侠——康凯-尼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