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游侠和善良者
    凯斯卡瑟惊骇的转过头,他是一个八级见习骑士,但那只手的主人居然可以轻而易取的任意在自己的身体里注入斗气,可见来的是何等强者。

    凯斯卡瑟差点惊讶的蹦起来,转过头的他看见一个一头棕色长发头发,身穿纯白色袍子的少年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两只眼睛几乎变成了两条弯曲的睫线。

    最重要的是,对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正式级强者。

    “在下失礼了,不过阁下,阁下是…………”

    感受到对面的少年传来的友善精神波动,凯斯卡瑟依然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来自“岩兔之溪”,现在正在旅行游历,来到这个城市时发现这里似乎正在饱受灾难的肆虐,所以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康凯拍了拍骑士长的肩膀,然后身影突然化作一道清风一样的残影,等到再次出现时,他已经坐在凯斯卡瑟对面的椅子上。

    康凯把双手叠加在一起,然后微笑着面对颓废的骑士,柔声说道:

    “思考问题万万不能偏激,我看的出来你似乎经历了一些事情,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听”。

    “这……这怎么敢劳烦大人呢…………”

    凯斯卡瑟下意识就想要拒绝,但是他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的正式级实力,突然想到说不定对方可以给这个陷入危机的多莱滋城一些帮助。

    “那个,既然大人有时间,那我就仔细的说一说好了”。

    接着,凯斯卡瑟对初次见面的康凯诉说了自己最近的一系列“遭遇”。

    说着说着,骑士长不由的再一次拿起一瓶麦酒大口饮下,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凯斯卡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毫无办法了。

    听完凯斯卡瑟的诉说,康凯用手拄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最后有些无奈的说道:

    “骑士先生,我只是一个精于技艺的游侠,虽然现在已经四百六十五岁了,但依然不是有着大智慧的智者,所以我一时间也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是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些我自己的人生经验”。

    康凯放下拄着下巴的手,严肃的看着凯斯卡瑟的眼睛缓缓说道,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

    “说到底这些都是我们多莱滋城的事情,让大人见笑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大人有所赐教的话,在下一定会认真聆听”。

    凯斯卡瑟听说康凯有所赐教,赶快收敛了所有的颓废,再一次恢复了那种宠辱不惊,荣耀严肃的骑士形象。

    “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给你一点建议而已”。

    “第一:你没有必要把一切都背负在自己的身上,有许多事情不是你的责任,也许你会因为帮助不了别人而悲伤,但不应该为此而自责”

    “第二,那些无动于衷的百姓人并不是没有善心,只是没有力量承担善良,他们不是见死不救,只是没有能力救而已。

    “第三,宽容应该是一种人类精神,是一种善良,一种美;是一种胸怀和气度;更是一种境界”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好多了”

    看着不外满脸颓废的凯斯卡瑟,康凯也再一次恢复了微笑。

    ————————分割线——————

    多莱滋城外,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黄昏,难民们已经在这片冷风阵阵的荒原上露宿了两天了,但是他们没有得到安全,虽然多莱滋城附近还暂时还没有疾病爆发的迹象,但是难民们的生命依然在饥饿的威胁下岌岌可危。

    就在夕阳的照耀下,三个披着灰色袍子的人出现在难民的营地中,最后面的人牵着一头装满粮食袋子的马车。

    “大小姐,大小姐,你可要考虑清楚呀,要是真这么干,那可就…………”

    “可就怎么样?得罪全部的贵族是么,哼!那又如何,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这些人被那些恶魔坑害么”?

    领头的灰色袍子下露出一张精致的面孔,由于愤怒而树立的剑眉透着一种英武的气息,她正是已经成为米诺霍恩财团领袖的少女——箩塔兰。

    “哎呦,我的大小姐呀——,蒙多,你也劝劝大小姐,咱们米诺霍恩家族才刚刚起步呀…………”

    一路上喋喋不休的是箩塔兰的老管家,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的大小姐不但不肯和那些尊贵的贵族一起合作出售粮食,反而宁可得罪所有的贵族也要救助那些平民。

    但是有主见的箩塔兰完全不肯听从老管家的话,旁边的骑士蒙多也选择沉默以对,实际上,自从那次被朋克识破计谋后,老管家就感觉箩塔兰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对自己言听计从了。

    “唉————”

    看到箩塔兰迫不及待的跑向一个被难民围绕的篝火,老管家也只好叹息一声,赶紧跟了上去。

    看到三个披着袍子的陌生人跑向自己,篝火旁边的难民都警惕起来,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小混混成帮结伙的强夺粮食,这些难民不得不打起警惕。

    看到难民们蓬头垢面,用充满怀疑的眼神看着自己,抱着孩子的妇女赶快扯过一块破布把正在哭泣的婴儿盖住。

    箩塔兰看到这样的一幕,暗暗叹了口气,然后从包裹中取出几块干粮,然后递给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中年人。

    “记得赶快吃掉,分给其他人一些”。

    箩塔兰小声的说道,而那个接过干粮的汉子早已感激的泣不成声了。

    几个面黄肌瘦的孩子看到箩塔兰在分发食物,赶快围了上来。

    “姐姐,姐姐,你最漂亮了,给我一点吃的好不好”

    “漂亮姐姐,我的姐姐都虚弱的动不了了,她需要吃的”。

    “你在撒谎,我昨天看见你姐姐和一个卫兵进了一间帐篷”!

    “你…………你胡说八道”!

    看到几个孩子为了多的一点食物差点打起来,箩塔兰赶紧拿出更多的食物,给了所有的孩子一人一份食物,这场混乱才平息下来。

    “孩子们犯了什么错,要让他们忍受饿肚子的悲惨”?

    箩塔兰悲伤的送走孩子们,现在原地哀伤的自言自语道,夕阳的光辉泼洒在箩塔兰粉红色的裙子上,长长的彩带迎风飘扬。

    就在箩塔兰心怀迷茫和悲伤打算转身离开时,她突然感觉到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背上。

    强忍着心底里生出的恶心和不适,忍受着如同蛆虫爬上皮肤的诡异感觉,箩塔兰缓缓转过身来。

    差点惊呼出来的少女看到,在一个角落的阴影中,一个身穿灰红色袍子,带着蜘蛛形状徽章的男人满脸疯狂的贪婪扫视着自己的身体。

    一种浓浓的恐惧在箩塔兰心底不断滋生,直到忠诚骑士的大步挡在微微颤抖的箩塔兰前面,隔绝了那到诡异的目光,箩塔兰才勉强抑制住双腿的颤抖。

    “大小姐,我们赶快走吧,在天黑前把粮食发完”。

    蒙多敏锐的察觉到了阴影中男人那毫不掩饰的恶意,他赶快拉着恐惧的愣在原地的箩塔兰离开,直到少女的背影消失在一个帐篷后面,那到诡异的视线也没有丝毫的转移